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方便下次免费阅读请记住【看书中文网 www.kanshuw.com

    ,为您。

    林牧上学时,自然是看过这首诗的。

    当时的他,对《过零丁洋》毫无感觉,好在“人生自古谁无死”这两句名言好背,考试时比较容易过关,这就是他当时唯一的感觉了。

    犹还记得,当时的课上,在讲到《过零丁洋》这首诗时,已经50余岁的语文老师如同发了臆怔一般,读着这首诗,也不讲什么“虚指”之类的字句分析,与平时上课的样子很不一样。

    在那节课上,老师只是把《正气歌》写了出来,大致给众人讲了一遍这两首诗的意思。

    当时的林牧,丝毫不懂这诗词背后的情感,只是庆幸不用去背这么长的《正气歌》,顽皮胡闹,浑不在意。

    谁曾想,再听到这首《正气歌》时,竟会是此情此景?!

    生平第一次,林牧感受到那种超越时空的“文人风骨”,看着眼前文天祥的背影,更是仿佛见到了圣人一般震撼。

    确实是圣人,文天祥的行为,让他彻底见到一个宋朝文人,对国家民族有多忠贞、对家庭亲人有多决绝,对蒙元敌国有多仇恨!

    在被关进囚室,以“正气”御“七气”时,文天祥的长女却是在皇帝为奴婢,忽必烈命其写信劝降文天祥。

    算着先前的“囚室”逼降,如今却是以亲情相诱了。

    信中,看着妻女受尽了凌辱与折磨,只要自己点点头、那妻女就能摆脱这种绝境,自己也高官得坐。

    皇帝都降了,自己降元,又有什么?

    可是……

    “谁人无妻儿骨肉之情,但今日事已至此,于义当死!”

    林牧很难想象,究竟是怎样的意志,让眼前之人坚持着那虚无飘渺的风骨,如果那样的境遇,放到了自己身上,自己会怎么做?

    当其时刻,皇帝、百官俱都降元,以往的大好河山,更是数不清的奸臣逍遥世间、百姓黎难、简直就是一片毫无希望的王朝乱世!

    只说皇帝先是重用贾似道,后来为了中央统治,又枉顾民族大义,拒不听从文天祥直谏放权地方,丝毫不在意地方力量的衰弱,哪怕是蒙元侵略如火,依旧如此!

    可以说,那时的宋朝,真的算是气数已尽!

    换成现在的一些公知,早就“我爱国家,可国家爱我吗”,心安理得地当了降臣了。

    文天祥不知道“我爱国家,可国家爱我吗”这句话。

    观他一生,似乎在知道自己“爱国家”后,就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了这个国家民族,丝毫没有一丝讨价还价的样子。

    宋朝朝庭不爱他,可宋朝朝庭,能代表这个国家吗?

    那千里如画江山、那亿万无辜百姓,那礼仪道德的太平盛世,或许才是文天祥心中的“国家”,为了这个“国家”拼尽一切,哪还需要什么理由?

    至于皇帝、群臣势力?

    因为这些人没了骨气、当了降臣,自己就也可以跟着心安理得地投降么?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

    一个囚徒的力量,能有多大?

    文天祥每活一天,他的风骨就刺痛着无数的宋人,激励着无数的反抗者!

    在当时各地的反元势力中,几乎每个人,都在高举“文丞相”的大旗,以此获得大义名分。

    在起事时喊出的各路口号中,有扬言“救出文丞相”的;也有匿名书信中,言“某日率兵马为乱,可保丞相无忧”的,那个囚室中的不屈文士,以实际行动,让这个世界知道什么叫“文人风骨”!

    这样的文天祥,支援了天下的反元势力,身处囚室,影响却是时刻都在威胁着元朝朝庭。。

    这样的文天祥,刺痛了朝庭上每一个人的神经,文天祥活一天,他们的灵魂就要遭受一天的拷打!

    满朝大臣,纷纷建言忽必烈,请杀文天祥!

    一个人活着,让整个朝庭都想杀他,在林牧看来,此时的文天祥,已经超越了孔孟,堪称是史上最有人格魅力的精神力量了!

    “精神力量”后面,或许后面需要加个“之一”,但林牧想了几次,也不知道谁的精神魅力,能超过文天祥……

    ……

    劝降多少次了?

    在历史上,劝降的记载数不胜数,

    有作秀一般解个捆绳,就感动得跪地愿降的;有给其披上件披风,就纳头便拜的。

    也有硬骨头,怎么都不愿降,招降人也懒得再招降,直接杀了了事。

    但对于文天祥这样的“第三圣人”,忽必烈几乎是宁愿承担各种后果,也不想杀这样的“圣人”,哪怕是到了现在,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天祥,已经成为蒙元最大的祸患时,他依旧不想杀!

    “你以对待宋朝的忠心对待我,我让你做宰相!”

    这是忽必烈的承诺,可以想象的到,这个“宰相”,与先前那些降臣的宰相,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

    面对劝降,文天祥曾经冷言讽刺,曾经痛苦悲伤、曾经绝望欲死,但在这最后忽必烈的招降下,他的情绪,似乎出人意料地平静:“文天祥既受宋恩,忝为宰相,如何能再事新主,唯愿一死!”

    忠贞之士,莫过于此!

    即使是灭国无数,自视极高的元朝开国皇帝忽必烈,在这样的文天祥面前,依旧是平待相待:“好男子,惜不为我用!”

    公元1283年,一月九日,文天祥在刑场上,向百姓问明了方向,面南而拜。

    随即,他索取纸笔,写下诗歌:

    “昔年单舸走淮扬,万里逃生辅宋皇。

    天地不容兴社稷,邦家无主失忠良。

    神归嵩岳风云变,气入烟岚草木荒。

    南望九原何处是,关河暗淡路茫茫。”

    随后,从容就义,死亡在他的眼里,仿佛回到家乡一样的喜悦、轻松。

    ……

    林牧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刑场之上的犯人,会被允许其写诗,并且留传下来。

    这样的疑惑,在文天祥写在自己衣带上的遗诗面前,获得了答案。

    在其夫人欧阳氏为其收尸时,在文天祥的衣带上,发现了一首诗句。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而今而后,

    庶几无愧!om,。

    手机用户请浏览m.kanshu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