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奋斗在沙俄 > 第三百三十章 又入“虎”口(上)

第三百三十章 又入“虎”口(上)

  弗拉斯从来没觉得离死亡这么近过,他曾经听人说过,在临死前你会想起这辈子所有的过往,那些曾经经历过的苦苦乐乐全都会一幕幕的在眼前回放,放完了你这辈子也就完了。

  以前弗拉斯嘲笑过这种说法,认为这太鸡婆了,大丈夫死则死矣回忆什么过去,就算要回忆他也不会忏悔,他不会为这辈子做过的任何事情道歉。

  弗拉斯就是这么硬气,哪怕是明知道坏事做得太多会下地狱,他也无所谓,因为如果不做坏事,不用等死后下地狱,活着的时候那就是地狱。

  既然已经在地狱里了,那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只不过当他眼前真的闪现出曾经的那一幕幕时,他多少是有点感叹的,他并不是生来就是一个坏人,而是这个世道逼着他不得不做坏人。不做坏人他会饿肚子,会继续被老家的农奴主当牛做马使唤。

  他不认为自己在走出家乡当兵之前做过什么罪恶,不光他没有,他父亲、伯伯、叔叔,甚至祖父、曾祖、高祖都是老实巴交的农奴,没有做过任何有愧于国家和天父的事情。

  可是这些老实巴交的善良人都是什么样的结局呢?没有一个活过六十岁,没有一个在冬天吃饱和穿暖过,甚至没有一个过上过一天舒心日子。

  这不应该是好人应该有的结局。相反,那些坏事做绝的农奴主呢?他们祖祖辈辈都是混蛋王八蛋,坏的冒泡死后却被神甫称之为神所喜爱者。

  这是什么样的道理?

  反正弗拉斯是从来没有想通过,他所见到的是偌大一个俄国:守法朝朝忧闷,强梁夜夜欢歌;损人利己骑骡马,正直公平挨饿;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

  自然而然,弗拉斯更不觉得做个好人有多让人向往了,既然这是一个坏人的世界,那就无所畏惧地做一个坏人吧!

  所以当往日的这一切尽浮现在他眼前时,他并没有忏悔,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做了很多坏事,很不对很糟糕。但比他坏的还有很多,那些人如果因为临终前的一阵忏悔就得以上天堂,那这个天堂不去也罢!

  因为弗拉斯觉得如果这样的混蛋一阵虚伪的忏悔就能上天堂,那不用说天堂里肯定也尽是这样的人渣。尽是人渣的天堂那还叫天堂吗?

  如果真有天堂和地狱,他也不愿意再和那样的人渣待在一起了,还是去个没有那些人渣的地方,哪怕是地狱,也舒心点!

  这就是一个坏人弗拉斯心中最真实的想法,他不求吃饱穿暖夜夜欢歌,只求不跟人渣继续待在一起,相信有这样念头的俄国人远不止他一个,千千万万的农奴恐怕也是不愿意和他们所谓的主人一起待在所谓的天堂里的!

  当然,弗拉斯并没有下地狱,正应了那句老话祸害遗千年,像他这样的祸害还不能死!

  虽然他现在也就剩最后一口气,已经离死不远了!

  “这家伙还活着诶!”

  随着这一声呼喊,鲍里斯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来。他正在那里后悔呢!后悔刚才下手太重,给殴打弗拉斯的那货一下就撂倒,如今看起来是出气多进气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活过来。

  如果这货死了,鲍里斯觉得这大晚上的这一通钻林子是白忙活了,因为所有的证据都没有了,可不是白瞎么!

  鲍里斯怎么来的呢?还要从他前面的监视说起,他和帕弗拉不是看见卢卡夫的庄园里马车一辆一辆往外走吗?就觉得有必要跟踪监视一下,看看这些东西究竟是运到哪里去,说不定顺藤摸瓜有新的发现呢!

  谁想到这一趟跟踪直接就跟到了深山老林里,尤其是当鲍里斯看到那两人从马车里拖下来一个人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肯定很重要,说不定这就是卢卡夫要杀人灭口。

  自然地,卢卡夫要杀的人他是肯定要救。但出人意料的是,就在他准备动手救人的时候,套着头的那位竟然撒丫子跑了!而且跑得那叫一个快,一个利落!

  这直接让鲍里斯的布置落了空,无奈之下他也只能带着帕弗拉和几个部下紧随其后地追了上去。只不过天太黑,而且弗拉斯夺路而逃实在是太拼命,他们还真没追上。

  说起来这也是弗拉斯的一劫,如果他老实一点没搞那么多花样,恐怕还会少受点罪。

  等好不容易再找过来的时候,眼前的场景就有点吓人了。卢卡夫的一个手下双目圆瞪嘴张得老开仰面倒在地上,到处喷溅的都是血,那叫一个血腥!

  而另一边,弗拉斯和另一个抱成一团扭打在一起,两人一身血污一个拼命挥拳一个张嘴狂咬,那场景别提有多震撼了!

  只不过么,弗拉斯毕竟双手被缚住吃亏太多,虽然不断地在挣扎抵抗,但越来越微弱越来越力不从心了。

  眼看不妙,鲍里斯一声大喝就冲了上去,他怎么也得把关键证人给救下来不是。顿时三拳两脚就给猛锤弗拉斯的那厮打翻在地。

  原本嘛,鲍里斯就是着急救人,而且觉得挥拳那厮很是彪悍,难免力气就用得足了些,他觉着这货如此凶悍恐怕是不好对付的。可是谁想到三拳两脚下去那货直接就翻白眼了!

  这也不能怪鲍里斯,因为那厮其实也是垂死挣扎,他和弗拉斯的缠斗消耗了太多的精力,也分泌了太多的肾上腺激素,结果被鲍里斯K.O之后那股子气势自然就没有了,一口气接不上来死掉也是正常。

  不过这也让鲍里斯是挺沮丧的,这会儿听到弗拉斯还活着,顿时来了精神:“让我瞧瞧!快!先救人!”

  顿时鲍里斯这边是一阵鸡飞狗跳,七手八脚的将弗拉斯给放平,然后又是捶胸又是灌酒,差点没给这厮呛死。好一阵子弗拉斯才喘过了这口气,只见他幽幽地问道:

  “我死了吗?这难道就是地狱?”

  不等鲍里斯说话,帕弗拉这个小辣椒抢在了前面:“没有,你被我们救了!话说你是谁啊!他们为什么要杀你啊!”

看过《奋斗在沙俄》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