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鸾凤长吟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失落

第二百七十五章 失落

  傍晚时,一场大雨下得铺天盖地。

  秋月宫内,匆匆进门的琛儿看见窗户大敞,狂风夹着雨水将桌案上的物件吹得东倒西歪。

  她赶忙上前关上窗户扭头对道:“你怎也不知道关个窗户。”

  李芊芊呆坐在椅凳上完全没有理会对方的抱怨,手里不停地滚着佛珠口中念念有词。

  琛儿见她这幅模样不禁来了气,咚地一下坐在她对面叩着桌面道:“有个内务府的侍卫死了”

  “阿弥陀佛?”李芊芊不知到底听没听到琛儿的话,继续闭着眼睛念佛号。

  对方的这反应彻底激怒了琛儿,她拍了拍桌子道:“你能不能不要整天阿弥陀佛的,佛祖能让你和他团聚吗?”此刻外面风雨交加,她根本不用担心她们的对话会被别人听见。

  面对严厉的质问指责李芊芊并未反驳,她将手按在琛儿手上道:“我觉得那道鬼影根本就不是幻觉,或许是老天爷在给我警告。我们能不能不要杀乔玉兰?”

  “我说你是不是疯了?!”琛儿听到她有放弃之意猛地站起身来大吼道:“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你怎么就非要钻那牛角尖!你难道想永远留在这宫里头吗?你难道忘了你对李大人和李将军的承诺吗?”

  这一吼,将李芊芊心中的恐惧激化成怒气迸射而出:“因为看到那鬼影的人不是你,所以你不信,因为那水泡长在我身上烂在我身上所以你感觉不到疼,因为你的心里只装着你的王爷所以你根本不管别人的死活。我也想不明白,明明杀人的是你为什么那鬼却要缠着我不放!为什么!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双臂挥舞间,桌上的茶具全部扫落在地,碎成了一片狼藉。

  琛儿见她如此竭斯底里便降低分贝道:“因为你不够坚定,因为你对李将军的爱不够纯粹,因为你心里有鬼所以才会看见鬼,而我就不同了,我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这信念强大到鬼神不近。”

  李芊芊突然仰天大笑:“哈哈哈你知不知道,你比我还要蠢?”

  琛儿冷着脸道:“我不想在这里跟你讨论这些没用的东西,你总觉得你是世上最可怜的人,可你遭受的不过就是皮肤之痛,那些杀人作恶的勾当哪一桩不是我去做的?我可有在你这里抱怨过一句?”

  “不过就是皮肤之痛?”李芊芊朝她迈进一步看她的双眼道:“我逝去的青春就不值一提?我忍受的屈辱就不值一提?我所有的委屈就不值一提了吗?”

  “当初入宫没有人逼你吧?”琛儿仰着脖子反问。

  “呵”李芊芊踉跄着退了几步:“对,你说的对,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琛儿从她的状态中察觉到一股绝望的气息,开口道:“你已经付出这么多了,难道要在快要看到希望的时候放弃吗?”

  “希望……还有希望吗?”李芊芊似在喃喃自语。

  “只要我杀了乔玉兰,乔旭和温正山一定会联合弹劾梁清月,眼下梁国招兵重任都在兵部手上,就算叶隐修有心袒护也保不住她。梁清月一旦被废,我们就有机会对她下手。只要她一死,这一仗就会打起来,到时候你觉得叶国有获胜的可能吗?”琛儿将她凌乱的头发挂在耳后。

  李芊芊将这番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许久道:“真的快了吗?”眼神像极了无助的孩童。

  “很快了,你只要再坚持坚持很快就能和李将军团聚了。”琛儿适时地安抚她,这个时候可不能让她发疯,这女人一旦发起疯来太容易坏事。

  “好,我等。”李芊芊闭上双眼呵出一口气来。

  雨过天晴,空气中飘散着泥土的芬芳。

  柳风和民承从飞狐山回了弘城,进门前双双在石台上刮蹭着黏在鞋底上的厚土。

  “你赶紧去把韵儿接回来吧,这小东西淘气的很,这几天储慈她们带着他定是累坏了。”柳风催促道。

  民承摘下帽子掸了掸:“我先洗一把再去,这么早她们估计还没起床呢”

  “你就是懒”柳风打了下相公的后背:“那我去吧,你把水先烧上。”

  柳风到达绣庄时见铺门紧闭,便拍门唤道:“掌柜的,开门。”

  吱呀……没等上三秒门便开了。

  “你们这么快就回来啦”刘储慈手拿木梳正梳着头发。

  “怎么?还嫌我们回来早了?看来这韵儿还将你们折磨够。”

  刘储慈将手伸出门外扯下缠在梳齿上的落发道:“莫说是几天,就是韵儿一辈子住在我这我都不嫌烦。”

  “嘁!那我不是白白替你们生了个儿子”柳风说话间已走到后院。

  “娘!”韵儿听见娘的声音立刻拉开屋门跑了出来:”韵儿好想你啊”

  刘储慈轻轻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道:“哎呦呦,这小没良心的,昨天还说喜欢在干妈家住呢,今天就嚷着想你娘了.”

  “那当然,他可是在我肚子里呆了九个多月呢,若不知道想我那我岂不是白受罪了.”柳风打趣儿道:“行了行了我先带韵儿回去了,这几天已经耽误了你不少生意。”

  “干爹干妈再见”韵儿摆手道。

  逸丰尘从屋里头出来一把抱起韵儿道:“你就这么急着想走啊”

  “我想吃蜜果儿了”韵儿含着手指咯咯直笑。

  “这小家伙还真是不得罪人呢”刘储慈朝韵儿皱了皱鼻子:“快回去吧。”

  小人儿走了之后,铺子里突然静了下来。

  刘储慈坐在石凳上挽着头发,略有失落。

  “怎么了?舍不得韵儿?”逸丰尘见她无精打采的模样,走过去弹了弹她的脑门。

  刘储慈一把拽着相公的衣裳道:“你说,如果我这辈子都怀不上怎么办?”

  逸丰尘见她语气严肃知她不是在说笑,便也一改平日怼人的作风坐下道:“怀不上就不怀,生不出就不生,有我陪着你不就行了。”

  刘储慈鼻子一酸红着眼眶道:“你可真是这么想的?你会不会把我休了再找个人给你生孩子?”

  “咱们家又无皇位等人继承,要不要孩子真不打紧儿。你要是怕老了以后没人给你送终,那我答应你让你走在前头还不成么”逸丰尘将她揽在怀里轻轻拍了拍。

  刘储慈吸着鼻子道:“那你把我送走了,你又怎么办呢?”

  “你放心吧,韵儿这孩子有良心着呢,等我要死的时候让他守两天不就成了”

  “可我还是想要给你生个孩子”刘储慈抬起头来道:“墨卿给我开得药快吃完了,你赶紧去他那里再抓几副来。”

看过《鸾凤长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