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鸾凤长吟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抓药

第二百七十六章 抓药

  若搁着以往,面对这个要求他定是会百般拒绝,可今日却十分爽快地答应道:“好,我这就去。”

  自己的媳妇自己最了解,别看平日里她嘻嘻哈哈没心没肺,可人总有脆弱的时候,该温柔疼爱的时候可不能伤了她的心。

  逸丰尘走到药铺时见墨卿正要出门,立刻伸开胳膊将其拦下:“你这是要去哪儿?”

  墨卿一把将他拽入门来:“进来说话。”

  “这么神秘,看来又要去做见不得光的事”逸丰尘揶揄道。

  墨卿身负重任没时间跟他闲扯,仰着脸道:“你来做什么?”

  “储慈让我找你给她再开些药回去喝着”逸丰尘依着桌子道:“我说,你那药倒地管不管用?若是没用就别让我媳妇白受罪了,那药汁我闻着都苦。”

  “我匡谁也不能匡你们呐,实话告诉你吧,之前我替储慈把过脉,她属体寒极阴之体不易受孕,估计得再喝上三四个月才能调好。”墨卿说着便抓起草药来。

  “你的意思是调好了就能怀了?”逸丰尘趴在柜台上问。

  “正是”墨卿将药包放在桌上道:“你来的正好,顺便替我看着铺子,上午估计有两三个人来取药,这药包上我都写了名字,待他们来时你直接对号给药就好。”

  “你这是要去哪?”逸丰尘扫了眼桌角的三个药包问。

  “庄主传信让我继续调查李府,我准备再去盯一天李有峰,据说他过几日就要离开弘城回军营了。”墨卿道。

  “那你去吧,我来替你看着”逸丰尘听闻绕道柜台后坐了下来:“你把药先给储慈送去,顺便告诉她一声,省的她着急。”

  “好”墨卿说罢,抓起药包离开了铺子。

  一个上午过去,铺子里除了那几个来取药的人再无其他人进来。

  逸丰尘闲的无聊便伏在桌上打起盹来。

  咚咚……

  午时过,有人叩了叩门。

  外头的阳光有些刺眼逸丰尘抬起头来半眯着眼睛朝人望去.

  只见那人背光而立身材高大,头戴一顶黑色幕篱,整张脸藏在黑纱下看不清样貌。

  此人的出现瞬间驱走了逸丰尘的困意,从那人身上散发的强大戾气可见此人是个武功极高的人。

  “您是来瞧病还是抓药?”逸丰尘揉了揉眼睛问.

  男子踏入门槛道:“这几日我腹泻不止浑身乏力,你替我瞧瞧是可是哪里出了毛病”说话时声音浑厚低沉,与他身上阴冷的气质十分相符.

  逸丰尘绕出柜台朝内堂比了比道:“好,这边请”

  男子在铺垫上坐下取下幕篱搁在一边,将胳膊搭在桌上道:”你可要给我仔细瞧瞧.”语气中似带着一股威胁的味道.

  逸丰尘抬眼的瞬间只觉心脏咚地一声,此人不就是那夜出现在荒郊的杀手吗?他为何会出现在弘城?而且还找到了这里来了?

  带着无数的问题他假模假式地将手指搭上了男人的脉搏若有所思。

  片刻后他抬起眼睛收了手道:“阁下脉搏强劲有力,并无异样。敢问阁下可是外地人?”

  鲁明放下袖管道:”对,我不是叶国人,可这我与腹泻有何关系?”

  逸丰尘呵呵一笑:”这就难怪了,阁下腹泻想必是水土不服所致,我给你开几副止泻药回去服用,过两日便可痊愈。”

  “好”鲁明紧紧盯着眼前的男子记下了他的五官长相。

  逸丰尘娴熟地从各个药屉中取药包好递给他道:“每日两幅,三水煎熬,保证药到病除。一共是三两银子。”

  鲁明提上药包正在掏银子,突见一名男子进了屋来.

  两人擦身的瞬间,互用余光瞄了一眼对方。

  逸丰尘一见来者立刻殷勤地上前招呼着:“李公子,夫人的病可好些了?”

  “前日喝了药本来已经好些了,可昨夜又疼起来了,我正准备叫你去再替她看看”墨卿眉头紧锁一脸烦躁道:“若日再瞧不好,我就去请别的大夫了。”

  “瞧您说的,我从医多年怎会连这点小病都治不好。”逸丰尘说罢从柜台下取了药箱背在身上:“走走,我这就随你去府上替夫人把脉”

  鲁明听完两人的对话将银子搁在桌上转身离去。

  两人走出药铺确定无人跟随后直奔柳风的宅子。

  柳风正在灶厨里忙活,突然听见儿子喊了声“干爹”,撩起围裙擦着手儿走了出来。

  “怎么了这是?”她看到逸丰尘背着墨卿的药箱,又见两人面色不对,立刻意识到有事发生。

  “民承呢?”逸丰尘问。

  “我来了”民承拎着水桶从后院出来:“可是出了什么事?”

  “刚才萧无惑的人来了药铺”逸丰尘望了眼儿墨卿道:“我曾经跟踪过此人,一眼便认出他来。”

  柳风一听是萧无惑的人,一把将韵儿搂在怀里:“他怎么会找到这里的?”

  墨卿道:“一定是李芊芊将庄主的信息传了过去引起了他的怀疑,所以才会派人来打探”

  “萧无惑曾在山庄见过我,若刚才是我坐堂就麻烦了,他一定会拿我的画像给萧无惑。好在刚才是丰尘替我守着铺子,萧无惑没有见过丰尘。”

  民承问:“那他进了铺子后可说了什么?

  逸丰尘道:“他说肚子不舒服让我给他好好瞧瞧,我就替他把了脉抓了些药给他。”

  柳风道:“你又不懂医术,怎么抓的药?”

  逸丰尘放下药箱道:“你怎就转不过弯来,你当真以为他会去喝那药吗?我就胡乱抓的一些,让他觉得我真的是个大夫。”

  “我觉得他既然已经来了,就不会轻易离开。这几日丰尘就在要药铺里继续扮演你,墨卿就住在咱们这,总归不能回铺子去。”民承道。

  墨卿摇头道:“不,我得留在铺子里。”

  柳风着急道:“那怎么行,那人一定还会再去铺子的。”

  “当初为了以防万一,我在铺子里设了一个密室,我就住在密室里”墨卿出言打消了对方的顾虑。

  逸丰尘一脸惊愕地看着他:“哪里有密室?我怎不知道?”

  墨卿道:“就在药柜后头,正巧能搁得下一张床。”

  “韵儿,这几日千万不要出门,听到没?”柳风蹲下身子叮嘱儿子。

  墨卿摸了摸韵儿的头:“对,一定不能让韵儿出门。这人既然是萧无惑的人,难保没有见过韵儿,若让他看见韵儿咱们再怎么掩饰都没用了。”

  韵儿仰着小脸道:“娘,你放心,韵儿一定乖乖的呆在家里,不给您添麻烦。”

  “真是娘的乖儿子!”柳风满眼欣慰.

看过《鸾凤长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