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大侦探双子 > 第三章 糖果(3)

第三章 糖果(3)

  “你是说我笨呗,考虑不到这件事情,是不是这个意思?”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张良甥,充满着吓唬。

  “没有,我知道您需要保险柜里面的钱,为什么不先考虑密码是多少呢?”

  “如果你告诉我,那就另当别论,根本不用浪费时间。”

  “要是我知道密码,谁还在这里婆婆妈妈,对不对?”

  “是吗?”

  “嗯,要不然请您打消这个念头,离开我家里,就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话音未落,门口外面传来脚步声,半睡半醒的张良惠再次来了。张良惠看着还没离开的陌生人,愣在原地不敢动。

  正当中年男子靠近,健壮如牛的身体呈现眼中,吓得张良惠跑到哥哥身后,露出畏惧的表情,小小的双手抓紧张良甥的衣边。

  “小妹妹,你又起床啦,肯定睡不着了吧。”中年男子满脸笑容的说道。

  张良惠探出脑袋,瞥了一眼中年男子,默默的记住模样,直接跑进自己的房间,把门和灯关好。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张良甥,慢慢悠悠的说道:“我只不过想要保险柜的密码,对于你来说,真的很难脱口而出吗?”

  “我不是说过了,我父母已经把我们兄妹留在家里,还会告诉密码吗?现在,就连您也不相信我的回答。”

  “好吧,我应该相信你一次。”中年男子捡起地上的美人图,仔仔细细的寻找。

  张良甥叹了一口气,走向床头柜,翻开日记本最后一页,抽出小纸条。

  中年男子注意到了动静。

  “这是密码,快点打开保险柜,然后拿着钱离开我家吧。”张良甥把纸条丢在床边。

  “你这是侮辱我的智商吗?刚刚我为什么找不到?”

  “因为您太着急。”

  “有吗?不过小弟弟,你确定这是保险柜的密码吗?”

  “您总是不相信我,但事实摆在面前,您快点打开吧。”

  中年男子拿起小纸条,上面写着六位数字,然后望向张良甥。

  “怎么了?”

  “为什么骗我呢?早点告诉我不就好了。等下,我先要说清楚,这个密码是你给我的,并不是我要的。”

  张良甥一边点点头,一边看着中年男子接近墙边,按照纸条上面的六位数字,一瞬间打开保险柜,就把几捆人民币塞进口袋,两边塞得非常满。但是,中年男子并没有打算离开,拐向左边的房间。

  突然推开木门,张良惠裹在被单里面尖叫,抖动的厉害。

  “您想要做什么?”张良甥赶紧挡在门口。

  “给你妹妹一些零用钱,不可以吗?”

  “她已经被您吓着了,请离开吧。”

  “没有那么夸张吧。”中年男子看了一眼房间里面。

  张良甥用尽力量关门。

  “好了,再见。”中年男子走在过道,“真的很羡慕你们的生活。”

  “保险柜里的钱够您花了吧。”

  “再多也不嫌多,对了,等我用完以后,到时候你一定要开门哦。”

  “为什么只盯我家?”

  “因为你很聪明,无论我拿走多少钱,你也不会告发我。”

  “这么敢确定吗?”

  “当然,只要你妹妹还活着,我暂时不会被通缉。”

  “叔叔,算我求求您,能不能不要来了?”

  “我没有理由不来,况且你家里钱多的是。”中年男子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张良甥。

  就在这时候,张良甥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慢慢向后退去,背部靠在妹妹的房间门口。

  “一个小屁孩,你废话太多了。”

  听到中年男子的声音,张良甥来不及挡住,就被撞倒在地面。

  房间里面,中年男子把张良惠拎在手中,用力的晃来晃去。哭泣的声音响起,唤来张良甥的勇敢,快速撞向中年男子。

  “噗”的一声,中年男子靠在墙边,慢慢的坐到地面,脑袋向下摩擦着,划出一条鲜血淋漓的痕迹。

  “哥哥,那是血吗?”张良惠原本掉落在床上,看见这一幕,立刻跑到张良甥的身后。

  张良甥气喘吁吁的站着,脚步并没有挪动。

  就这些个时候,张良惠瞪大眼睛,面露恐惧,紧紧的盯哥哥。

  起身的声音传来,张良甥抬头一望,中年男子摇摇摆摆的走过来,鲜血从裤角里面流出来。

  “小屁孩!”中年男子咬牙切齿的喊道。

  张良甥只见中年男子怒气冲天的模样,一直在盯着自己。

  “不要打我哥哥!”张良惠挡在前面。

  中年男子甩了甩迷糊的脑袋,并没有停下脚步,朝着张良惠走去。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张良惠飞到衣柜旁边,小小的脸蛋印出中年男子的手掌。

  张良甥想要跑过去,查看妹妹还伤到哪里,结果被中年男子一把抓住脖子。非常大的力量把张良甥按在墙面,张良甥快要断气了。

  中年男子粗壮的手臂一直在用力,死死地掐住张良甥,没有松开的意思。

  “小屁孩,我今天好好替你爸妈教训一下!”中年男子呲牙咧嘴的喊道。

  “放开我哥哥。”张良惠重新爬起来,拍打着中年男子的大腿。

  张良甥已经进入昏迷状态,还有一点点意识,双手慢慢的伸向两边,摸到了坚硬的框架,应该是妹妹进入一年级的留念照,就挂在墙壁上面。张良甥努力的拽住留念照,却有一个钉着牢牢定住,但是,张良甥不急不躁的转动框架。

  由于中年男子处于愤怒状态,没有注意张良甥正在求生,当一个相框戳进眼睛,瞬间看不见,使得自己松开双手,慌慌张张的退了好几步。

  中年男子抹去盖住眼睛的鲜血,才知道眼皮被划破。突然间,中年男子意识到了危险,如果不把这对兄妹解决掉,就会命丧皇泉。

  然而,张良甥早已看出意图,拼命地向前冲去,要是现在停下脚步,妹妹和自己都会死。

  可是再一次撞过去,中年男子肯定有防备,张良甥一边思考,一边看向地上滑落的框架。

  “有本事打我。”

  这话一出来,中年男子的注意力被张良惠吸引,张良甥勇猛地扑上去,右手已经捡到框架。

  “咚”的声音响起,中年男子和张良甥一起倒地。

  “哥哥,你没事吧!”张良惠喊道。

  张良甥昏昏迷迷的睁开眼睛,只见中年男子胸口插着框架。正当害怕的时候,张良甥听到吐血的声音,定睛一看,中年男子有气无力的站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张良惠到达哥哥身边,摆出保护的动作。

  然而,中年男子倒下了。眼睛没有闭上,嘴巴由于还在涌血,地板变得鲜红。插在胸口的框架,只有五厘米。

  中年男子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双手双脚很直。

  “哥哥,他真的死了吗?”张良惠问道。

  “噗通”的一声,张良甥倒坐在地板上面,眼睁睁看着中年男子死不瞑目,心里产生了变化。

  张良惠一脸不相信走近中年男子,踩进鲜血中,抬起脚步的时候,留下小小的鞋印。看见中年男子还没有反应,张良惠坐到哥哥旁边,再也没有说话。

  沉默了一会儿,张良甥的视线依然在中年男子那里。

  “我杀人了!”张良甥开始害怕,“这属于正当防卫吧。”

  “哥哥,你真的没事吗?”

  听到熟悉的声音,张良甥缓过神,目光投在妹妹身上。

  张良惠脸上有一巴掌,眼泪已经干掉,留着几条痕迹。

  张良甥再次看向中年男子,确定死亡了。

  “哥哥,是他先动的手。”张良惠指着慢慢变冰凉的尸体。

  此时此刻的张良甥,并没有时间理会妹妹,陷入想办法的境界,突然门铃响起。

  张良甥和张良惠同时惊讶,慌慌张张地站起来,看着黑灯瞎火的玄关。

  “我去开门。”张良惠说道。

  张良甥赶紧拉住,冲着门外问道:“是谁?”

  “我。”传来王著的声音。

  “等下。”张良甥看了一眼妹妹,“隔壁的叔叔。”

  门铃再次响起,伴随着王著的声音:“为什么吵闹呢?”

  张良甥看了看床边的尸体,满屋的血腥味,并没有办法处理,只能先关上妹妹的房间木门。

  “来了。”张良甥努力的控制住手抖。

  但是,张良惠跟在后面,一脸哭相,随着哥哥开门了,只见王著笑容满面。

  “打扰到您了吗?”张良甥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没有,我怕有贼进来,因为听到很大的动静。”王著站在门外,注视着屋里,“难道我幻觉了吗?”

  “不是……”

  听到张良惠的声音,作为哥哥赶紧打断:“不是贼,是我们兄妹在跑。”

  “早点睡觉。”

  张良甥发现王著一直在观察妹妹房间的门上,斗机灵问道:“叔叔,您也想玩吗?”

  “不了。”

  “好吧。”

  “看来我想多了,这样吧,我可以进去喝口水吗?”

  “我不可能让陌生人进来。”

  “可我是你爸爸的朋友。”

  “也不可以。”

  “防范意识真强。”王著动了动鼻子,“怎么会有血腥味!”

  “啊……”张良甥的身体突然僵硬。

  “你们没有闻到吗?”

  “哦,有。那是我父母寄来的腌鱼,刚才尝了一点点。”张良甥故作镇定地看向厨房。

  “是吗?说起腌鱼,我好久也没有吃了,可以分享吗?”

  “不行。万一您吃坏肚子,我们可负不起这个责任。”张良甥摇摇头,伸出左手抓住门边,想要关上。

  看到王著转过身,张良甥松了一口气,用力的推门。

  :。:

看过《大侦探双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