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大侦探双子 > 第四章 糖果(4)

第四章 糖果(4)

  “哥哥,我想睡觉啦!”张良惠揉了揉酸酸的眼睛。

  “要不你去妈妈的房间,可以吗?”

  “你呢?”

  “哥哥还有事情要做,不然我们都会睡不着。”

  “哦,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天亮以后。”张良甥摸了摸张良惠的头发,已经湿漉漉,看来是刚才吓出汗了。

  然而,隔壁的王著还没有离开,通过一条小缝隙正在偷听。

  “那个叔叔死了吗?”张良惠再次问道。

  “是的,尸体已经凉了。”张良甥看向紧闭的房门,“你有没有受伤?”

  张良惠微微一笑,摇摇头的说道:“刚才撞到衣柜的时候,胳膊的确有点疼,现在没事啦。”

  “来,我给你抹酒精。”

  “好。”张良惠跟着张良甥走到沙发旁边,“对了,哥哥会去坐牢吗?”

  “放心吧,我这是正当防卫。”

  “哦!”张良惠一边点点头,一边感受酒精涂在胳膊。

  难以置信的是,张良惠在涂抹酒精时,并没有喊疼,只是露出痛苦的表情。

  张良甥放下酒精瓶,坐在沙发上思考。

  “我不要你去坐牢!”张良惠露出哭相,立马抱住哥哥的胳膊。

  “没事。”

  “真的吗?”张良惠看见张良甥的眼睛失去焦点,担心的问道。

  “嗯,我可是哥哥。”

  “他会不会变成鬼?”

  “放心,人死不能复生,更不能变成鬼。”

  “不要骗我。妈妈每天晚上告诉我,如果不睡觉的话,就会被阎王爷抓去。”

  听到张良惠的话,张良甥只是一笑,望着茶桌上的杯子,开始转动脑筋。

  “不要多想,警方会给一个小孩子判行,相信我。”

  响起熟悉的声音,打断张良甥的沉思,缓过神之后,只见大门被推开,王著走进玄关。

  “我没有锁门吗?”

  “是的。”王著看了一眼张良惠,已经躺在沙发上面熟睡,“你虽然年纪小,但是警方没有考虑这一点,肯定会彻底调查。”

  “从什么地方入手?”

  “作为哥哥的你,不要忘记张良惠身上的伤口。如果警方只要检查,就会发现她被推倒。”

  “不小心摔倒呢?”

  “即使用这样的理由,你脖子上的掐痕怎么解释,难道警方是瞎子吗?”

  “那我应该怎么办?”

  “能不能交给我,不会让你们受到怀疑。”

  “现在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但是,您怎么保证我们兄妹不被警方抓走?”张良甥一脸疑问。

  就在这时候,液晶电视旁边的座机响了,张良甥瞪大眼睛,正在犹豫要不要接。

  张良惠翻了一个身,应该是被闹铃吵醒,关键时刻,张良甥站起来按下通话键。

  “嘟”的一声,张良甥一边看向王著,一边深呼吸。

  “喂?是王子还是公主,我是妈妈。”

  “是……是我。”

  “原来王子还没睡啊!”

  张良甥小声问道:“明天什么时候到家?”

  “不好意思王子,我们原本买到了飞机票,在半路的时候被抢了。”

  张良甥气鼓鼓的说道:“不能再买嘛!”

  “别生气王子。”

  “怎么说,您们要晚上才到家咯?”

  “是的。”

  这个时候,王著跑到座机旁边,伸手挂断通话:“你看吧,这种情况下还要犹豫吗?”

  “我……”张良甥脑子一片空白。

  “反正我会保护你们。”王著半蹲下来,声音非常有感染力,“我现在可以进去看一看吗?”

  “啊!不行。”张良甥紧张的张开双乎,完全挡住前面的道路。

  “张良甥。”王著严肃的问道:“你一个小孩子,怎么处理尸体呢?”

  张良甥茫然若失的站在原地。

  “不要想太多,我会保护你们,如果不是的话,早在你把我轰出去之后,就已经报警了。”

  “谢谢!”

  “喂,你考虑的怎么样?”

  “啊,您继续说。”

  “我可以进去看一看吗?”

  “嗯……”张良甥拉了长音,侧脸看向妹妹,张良惠躺在沙发上睡得特别香,刚才的恐惧表情没有了。

  “倘若我真的不会保护你们兄妹,可以告诉警方,在这个家伙死之前,我来按过门铃。这样一说,警方也会认定我涉及这件命案。那么,我再怎么否认,警方仍然会把我当成嫌疑人。”

  听到王著这些话,张良甥觉得有道理,连续点点头。

  “我可以进去了吗?”

  “等下。”

  “嗯?你还要干嘛?”王著不明白的问道。

  张良甥退后几步的时候,张良惠突然大喊大叫:“不要打我哥哥!”

  “没事啦。”

  “真的吗?”

  “嗯,我会摆平这件事,我抱你去妈妈的房间睡觉。”

  张良惠半睡半醒中,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然后被哥哥抱进里屋。

  当张良惠听到关门声,模模糊糊的视线里面,哥哥小小的背影很伟岸。

  温馨的房间被打开门,张良甥跟在王著身后,小心翼翼的迈出脚步。

  门扇打开的时候,只见王著大吃一惊,立刻蹲下来,给脚底套上准备好的塑料袋。

  “我需要做什么?”

  “别乱走动就行。”王著伸出左手,慢慢进入卧室。

  张良甥听取意见,看着王著靠近尸体,毫不迟疑的蹲在地板上面,用犀利的眼神正在观察。

  这个时候,张良甥这才发现,王著的双手也戴着同样颜色的塑料袋。

  张良甥淡定从容的望向尸体。中年男子已经脸色发白,被王著抬起来的手脚,变成木棍一样。

  “叔叔,您怎么知道有贼?”张良甥问道。

  “很简单。”

  “什么事情让您注意到了?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

  王著点点头,侧脸看向张良甥:“是的,听到你要报警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了。屋里肯定有人威胁,不准你开门。”

  “还有吗?”

  王著指了指地上的鲜血:“据我所知,人血和腌鱼的味道不同,只要认认真真的闻就能分辨。”

  “原来如此!”

  “再者说了,当我第二次来找你们兄妹的时候,大厅里面并没有贼,肯定躲在内屋。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你忘记掩饰脖子上的掐痕,还有你妹妹脸上的巴掌,看见这两点就可以判断,肯定有人打你们。最后一点,你妹妹无论睡觉还是醒着,都会把自己的房门和电灯打开。”

  张良甥望着王著的一举一动,并没有松懈防备的心,因为知道这个人不简单。

  “他是谁?”王著问道。

  “一个爱钱如命的贼。”张良甥继续说,“他已经拿到钱,还举起我的妹妹,作为要挟的筹码。如果我不做出反击,躺在地面上的……肯定是我们。”

  说到这里,王著看见张良甥的表情,一直在变换。

  “还有什么话要说?”王著问道。

  “我只想保护妹妹,万万没想到,我把他杀死了。”

  王著站起来:“你的做法是正确,不过正当防备有很多种,而你的是最极端。”

  “叔叔,您打算怎么做?”

  “我不是你,不能多种选择,但是……”

  “叔叔!”张良甥激动向前一步,差点踩到流淌的鲜血。

  王著快速挥挥手,盯着张良甥的双脚后退,这才吐了一口气。

  “对不起!”

  “张良甥。”王著围绕着尸转一圈,“你真是力大无穷啊!”

  “我当时什么都不想,因为妹妹就在他手里。”

  “我知道你是逼不得已,对了,你怎么把他杀死的?”

  张良甥看了看墙壁:“我把他撞倒以后,他立马站起来,就把我摁在墙上。在挣扎之中我拔下相框,朝着他的眼睛里面戳去。等他向墙边退去,我拼尽全力的往前扑,正在我们同时倒下,相框莫名其妙地插进他的胸口。”

  王著查看了一下打斗痕迹,然后点点头:“的确没有撒谎。”

  “当然啦,我妹妹根本帮不上忙。”

  “从脸上的巴掌印可以看得出来。”

  “是我一个人把他杀了。”张良甥满脸坚定的表情。

  王著点点头,再看向尸体:“如果警方问起来,你应该怎么回答?”

  “为什么问我?”张良甥一脸惊讶,“你不是说过要保护我们兄妹吗?”

  王著指着尸体:“他已经死了,过段时间就会被存档失踪案。警方肯定会通过各种方法,找到这里来。”

  “你是说有人看见我和他在一起?”

  “张良甥,难道没有目击者吗?”

  “目击者?”

  “就是这个贼死之前,最后见到他的人,变成唯一的目击者。”

  “难道不是我吗?”

  “你是凶手……”王著突然语塞,“哎,你本来就是受害者,为什么不利用这一点,是我考虑不周到。”

  张良甥听得脑袋嗡嗡直响,好久才问道:“我刚才不是凶手吗?”

  “不对,你属于正当防卫,即使把他杀死,也不会受到法律的裁决。”王著眼睛一亮。

  “这样一说,那我为什么不报警?”

  “是啊,那我在这里的意义呢?”王著疑惑道。

  张良甥慢慢走向座机:“要不要报警……”

  “等下!”王著从身后抓住张良甥的肩膀,“你想过以后的学校生活吗?”

  “叔叔……”张良甥转过身,“我应该怎么办?”

  王著正在认真的考虑,突然说道:“对啊,我是来帮助你们的,才会踏入这个房间。”

  “如果我真的想报警呢?”

  “也没有问题,但是以后的生活,你的父母会不会叫你王子,不会买一些好吃的,这些都要时间证明。你一个小孩子能熬得住吗?”

  听到王著这些话,张良甥心里动摇了,的确回不到从前幸福的生活。

  “叔叔,您有什么办法让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吗?”张良甥问道。

  王著稍微侧脸,看着窗户的方向,嘴角上扬已经想到法子。

  “第一,死者的身份不变,却又承受以后有色的目光。第二,把这具尸体交给我处理,你们兄妹只能当目击者,怎么样?”

  “目击者还是会被怀疑,这样跟凶手有什么区别?”

  “区别就在警方不会认为你是凶手,而是提供线索的小孩子,简称目击者。”

  “哦!”张良甥点了点头,“那您怎么处理尸体?”

  “并不复杂,但是有一定的风险。放心啦,我会做到滴水不漏,让警方找不着线索。”

  :。:

看过《大侦探双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