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大侦探双子 > 第七章 糖果(7)

第七章 糖果(7)

  就这样,那辆大众被警局扣押,停放在最安全的车库。因为车子沾着水泥,等到冲洗干净以后,并没有找到有关凶手和死者的东西。

  可是警方仍然保持冷静的态度,继续在水泥厂搜查,就在后门的铁拦外面,发现了这辆大众的轮胎印。

  得到进展以后,警方再对水泥厂的里里外外搜查,因为轮胎印是断断续续,说明凶手开车围绕着转了一圈,却被员工扫掉。

  由于死者没有被毁容,用电脑很容易找到相关信息,然而,存在一个很难的问题,死者独自生活十年,并没有联系亲戚朋友和家人。

  接下来,警方抽出一些人,坐在座机面前等待家属认领尸体,到了第二天,仍然没有人打过来。

  警方为了不浪费时间,用电脑查到的地址,对十二街区进行彻底扫雷式的调查,想要寻找名叫王著的男子,或许是坚持的结果,得到街区居民的帮助,终于有了眉目。

  上海锦绣华城的十一栋楼里面,住着一位男子。经过警方盘查以后,厕所存放着另一具男尸。由于房主失职,被警员带回去问话,十一栋楼里面留有检验科,对屋内排查,得来的结果是这样的,大厅,厨房、卧室都没有血迹,包括一间小小的厕所。

  警方立刻转移调查目标,正在寻找家具上面有没有指纹,从玻璃杯到木质桌椅,依然没有找到。但是出现一件奇怪的事情,停车场有一个空位,检验科迅速取证,留下的两条轮胎印,就是那辆被偷的大众。

  接着保安亭给出监控录像,看见一个戴着帽子的黑衣人,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驾驶大众离开停车场。

  因为警方坚持不懈的调查,所以知道吊死在除尘器底部的男子,名字叫王著,一个独居的网络作者,住址是锦绣华城。

  天色已晚,十二街区很热闹,很多人选择这里旅游。

  北风吹来,卷起一个小女孩的头发,拍打在路过的双灵手背。

  双灵感觉有点痒,低头去抓手背的时候,只见小女孩旁边跟着十几岁的男孩,露着琢磨不透的眼神。

  “没有听见我说话吗?”双生走在双灵的身边喊道。

  “有啊。”双灵把视线从男孩身上移开,继续向前,“只是刚刚我没有听清楚。”

  “这里热闹非凡,出门就能买到吃的,特别适合单身的人居住。”双生说道。

  “你在暗示我吗?”

  “不要误会,我并没有叫你换新房子,对了,在我们来到这里之前,收到科长发过来的盗窃案内容。”

  “哦。”

  “你想听一听吗?”

  双灵莫名其妙感觉背后一凉,回头看去,那对擦肩而过的兄妹站在店铺面前,正在买吃的。

  “到底怎么了?”

  “没事,小生,你说你的。”

  双生点点头:“等下,我们要见的报案人是三十而立的夫妻,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就因为兄妹俩守在家里,才容易被盗窃。”

  随着话题的落幕,双灵跟随自己的弟弟来到小区内。

  双生停在电梯前面:“被谋杀的王著也住在这栋楼。”

  “我知道,因为这件案子上海警局忙得不可开交,像是活在战场一样。”

  “还有,在死者家里的厕所找到另一具男尸,已经面目全非,根本不知道装在两个桶里面的人是谁?”

  “为什么没有接到报警?”

  “我收到的消息是,房主当晚不在家里,浑然不知自己建立的楼里发生命案。”

  “原来如此!”

  “我先说说王著这个人,一个网络作者,但是不温不火,他的作品却有公司买下。”

  “你看过吗?”

  “我把他的作品全部浏览一遍,侦探小说。令我惊讶不已的是,写的每一个案件都在现实中发生过,就拿两个月前的焚烧案来说,一个公务员开车回家,半路上自动起火,经过警方两天一夜的调查,凶手竟是他老婆,因为自己欠下高利贷,所以把老公杀了,只是为了骗一份保险。”

  “这样的案例经常发生,那你还知道王著的故事吗?”

  “没了。”

  “好吧,我们想要拜访的这对夫妻呢?”

  “男主叫张贤,女主叫沈月瑟,在大学的时候结婚,毕业后一起建立公司。”

  “跟我说说两个孩子吧!”

  “儿子叫张良甥,女儿叫张良惠,兄妹俩相差七岁。”

  “也就是说,即使小偷进来拿东西,完全没有力量抵抗。”

  “是的,其实我不想跑腿。”双生唉声叹气的说着。

  “怎么了?跟哥哥一起破案不好吗?”

  “没有嫌弃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入室盗窃案太无聊。”

  “案子不分大小,以前我们还没有出名的时候,还替别人找个狗呢,现在想摆谱吗?”

  “不是啦,听说这家人非常爱干净,允许我们进去吗?”

  “你理解的很到位,不过,这对夫妻打电话过来报警,说明不介意有人拜访。等我们走了之后,肯定重新打扫家里,他们都不嫌麻烦,你担心什么呢?”

  “也是。”双生走进电梯。

  一分钟过后,双灵站在一个木门前面,挂着中国结。

  “哎,隔壁房子为什么摆着封条?”双灵疑惑不解的问道。

  “我忘了你还没来过案发现场,隔壁房子就是王著的家。”

  双灵歪了一下头,看着门槛:“那么巧合吗?”

  听到嘟嘟囔囔的声音,双生不知道双灵说什么,抬手想要敲门,就见右边装有门卫视频,通话的时候只是看不见屋内。

  “你在犹豫什么?”双灵摆正脑袋,对着双生问道。

  双生微微一笑,慢慢的伸出食指,朝着门卫视频而去。

  按下门铃以后,听到“咚”的一声,门卫视频响起男人鼻子出气的声音。

  “是张贤先生吗?”双生问道。

  “嗯……”男声传来,“我立马开门。”

  “咔嚓”大门开了,但是张贤站在玄关处,身后是沈月瑟,拿着手机非常紧张。

  双灵正眼一看,这对夫妻穿的有模有样,看上去不会做家务。

  “一定吓到您们了吧,真的很抱歉。”双灵尽量露出和善的笑容。

  “不打紧。”沈月瑟松了一口气。

  “上海警局也许跟您们沟通过,但是,还得自我介绍一下,我们是这件案子的受理人。”双灵拿出一张旧的名片,递给眼前的张贤。

  一旁的双生拍拍口袋,表示没有名片。

  “你就是双灵啊!”张贤瞪大眼睛,然后把名片给了沈月瑟。

  “可以进去吗?”

  “啊,对不起。”张贤和沈月瑟同时点头。

  坐到沙发以后,沈月瑟端来四杯茶水,还不忘问道:“大侦探,抓到小偷了吗?”

  双灵笑了笑:“破案急不得,再者说了,我们还没有查看现场。”

  “对不起!”沈月瑟点头哈腰的退后。

  这个时候,双生站起来走向卧室和厨房的过道,双灵只是看一眼,并没有跟着。

  “他不喝茶吗?”张贤问道。

  “嗯。”双灵稍微点点头,“先生,您认识住在隔壁的王著吗?”

  张贤满脸笑容的回答:“当然,他是我的朋友。”

  “看来您们真的很忙。”

  “怎么了?”

  “确切的说他被谋杀。”

  话音未落,双灵听到关门的声音,侧脸过去一探究竟。

  “谁开门?”双生从大的卧室跑出来。

  “是两个孩子回来了。”

  “哦。”双生很冷淡的语气,看了一眼张贤,再把视线移到玄关。

  这个时候,双灵小声说道:“王著的房子里面,还死了一个男子,目前警方没有查出身份。”

  正在脱鞋的张良甥,听到这些话之后,立马僵持住动作,脸上的表情慢慢变化。张良甥幸好面对着大门,站在身后的双生,并没有看见。

  “到底怎么回事?”张贤问道。

  由于自己的老公过于激动,声音大起来,沈月瑟带着张良甥和张良惠进了小的房间。

  “水泥厂的员工发现他的尸体,被吊在除尘器底部,我们和警方怀疑是被谋杀。”双灵说道。

  这时候的张贤,脸上露出悲伤的神色,坐在沙发边缘快要脱落。

  “请您节哀顺变。”

  “对了,我朋友只是一个网络作者,为什么这种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

  “警方努力调查死因中。”双灵喝了一口茶水,“张贤先生,还有,我们今天晚上来的目的很简单,想要弄清楚入室盗窃的案子。”

  “辛苦了。”

  “没事,反过来我应该向您道歉,这么晚了还来打扰。”双灵点头行礼。

  “不打紧。”

  双灵一直在注意张贤身后的小房间,突然问道:“张贤先生,两个孩子没有听到动静吗?”

  “你是指什么?”

  “不好意思,我想先了解王著的情况。他平时是怎么样的人?”

  张贤脱口而出的说道:“虽然平日里邋里邋遢,但是这个人善良大方。”

  “他经常来您们家吗?”

  “只要有我在,几乎都来喝酒。”

  “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半个月之前,我们要出差一趟,之所以叫他来家里吃饭,委托照顾两个孩子。”

  “哦,在您们出差期间,有没有打电话给他呢?”

  “两次。”

  “可以详细说一下吗?”

  “第一次打电话是开会完了,他正在接我儿女回家。第二次是两天前,我们要回国的时候,打电话叫他检查我们家的门锁。”

  双灵一边点点头,一边站起来。

  “入室盗窃案呢?”

  “张贤先生,您不用担心,我弟弟正在查看现场。”双灵走到沙发后面,突然停下来,“怎么说来,在他接您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并没有遇害。”

  “我不知道,反正我们通过电话。”

  “后来呢?”

  张贤一下子愤怒,紧紧的握起拳头:“挂掉通话以后,我们拿着飞机票去登记时,被一名男子抢走。”

  双灵对这些话进行思考,是不是有人故意阻拦张贤和沈月瑟回家,所以雇了抢劫犯。

  :。:

看过《大侦探双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