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大侦探双子 > 第十五章 糖果(15)

第十五章 糖果(15)

  双灵无比惭愧的不看着张良甥,只能仰望天空,无论吹起多大的风,也没有卷散乌云,身体只感到寒风刺骨。

  “大侦探,死在王著叔叔家里的黑衣人,到底是什么状态?”

  “告诉你不会做噩梦吧!”

  “别担心。”

  “好吧,黑衣人被五马分尸,装在两个铁桶里面,指纹和脸型被破坏,根本查不出死者是谁。”

  “能告诉我伤口吗?”

  双灵一脸震惊,看向双生之后,点点头的说道:“你真是一个小大人,一点也不怕。”

  “说啊?”

  “凶手应该先把他弄晕,然后用电锯分尸,导致流血过多而死。”

  “用什么东西毁掉指纹和脸形型?”

  “划痕经过多次检验,符合很锋利的东西,像木头一样。”

  “您的警告是对的。”张良甥一边看了看双手,一边摸了摸脸颊。

  “不要害怕。”双灵抓住机会转移话题,“听说你很聪明,帮我分析一下,可以吗?”

  张良甥拿开双手,点点头的说道:“如果黑衣人是杀死王著的凶手,他应该做了一些准备,您觉得是什么?”

  “比如偷车,买个旅行箱。”

  “有证据吗?”

  “是的,监控摄像头拍到了。”

  “那么,黑衣人又被谁杀死?”

  “这得看他当时跟谁在一起。”

  “还有其他人吗?”

  “摄像头并没有拍到副驾驶有人。”双灵说话的时候,一些路人匆匆而过,并没有怀疑自己是不是人贩子。

  张良甥问道:“大侦探,我想听听您的推理?”

  “我根据你的猜测,先假设一个情景。事情的真相是这样,黑衣人把李江龙的车子偷走,也就是早上六点左右,一路狂奔到了锦绣华城,用了半个时辰。”

  “黑衣人能确定王著在家吗?”

  “可以,因为他是宅男,整天待在家写小说。”

  “那辆大众呢?”

  “要是李江龙的车子,购买的单子应该还在。不过丢弃案发现场附近的大众,里里外外没有找到他的指纹和东西,就连死者也被排除。”

  “既然成为一个谜团!”张良甥说道。

  “只是朝着那边方向发展,因为目前都没有办法证明那辆大众是谁的,所以一直在调查。”

  “您们和警方不是已经确定车主只有两个人吗?而且分别搜查了房子。”

  “对,调查王著是执法,因为他已经死了。然而李江龙不同,他可以利用私闯民宅的理由来抵制,知道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

  张良甥看得出来,双灵已经对李江龙耿耿于怀,稍微侧脸一笑。

  “现在,有的凶手极其聪明,而且都是无中生有的计策。这件谋杀案就出现了两种,第一毁容和指纹,第二把车子仍在案发现场。怎么一来,警方无法分辨谁是车主,要是认领的人中,有一个是凶手冒充呢?”

  “不太可能。”

  双灵瞪大眼睛的看了看张良甥:“为什么?”

  “凶手会冒险去认领自己丢弃的车子吗?那可是搬运尸体的工具,一旦露出破绽,绝对是自投罗网的行为。”

  “怎么说来,李江龙并不是凶手,他只是被偷走车子的主人。”双生走过来。

  “不对,根据调查,也有人认出那是死者的车子,一直放在小区里面,大概是不出门的原因,或者不舍得油钱。”

  双生和张良甥四目相对,同时挑了一下眉,表示双灵太固执。

  “好了大侦探,无论你的怀疑还是假设的故事,凶手只有李江龙。我想问的是,他怎么杀死王著和黑衣人?”

  听到双生的声音,双灵继续解释:“刚才已经说了王著的死因,接下来还有一个人。我是这样想的,李江龙寻找车子的过程中,他来到水泥厂,看见黑衣人正在吊着王著,就从背后靠近。掏出随身携带坚韧的东西,也可以捡起地上的木头,反手捅进胸口。”

  “等等。”双生快速的伸出右手,“死者的身体素质怎么样?”

  “验尸官说生前没有病,而且四肢发达。”

  “李江龙呢?”

  “几天前你不是见过了,根据我的观察,不管是身高还是身体素质,都比死者软弱。”

  “那么就是说……”双生站在张良甥前面,“大侦探,你觉得他能杀死我吗?”

  张良甥摇摇头。

  双生一边微笑,一边说道:“李江龙要捅死黑衣人,必须站在高点,还要一个帮手。”

  “我相信验尸报告,心脏处的确有一道伤口,根据深度来看,就是一直找不到的木头。不过,死者也可能倒在地面,被凶手杀了。”

  “你啊!你真的很倔强,根本没有听取别人的意见。”

  “哎,原来有这种方法。”双灵一边逃出名片,一边冲向双生。

  “咚”的声音响起,双生被撞到墙边,刚想开口骂人,胸口感到了坚硬的东西,低头一探究竟,名片插在衣服的缝隙。

  “啊!”张良甥尖叫起来。

  双灵和双生立马说道:“我们只是开玩笑,你不能用担心。”

  另一边,张良甥的脑海里面不停地闪烁着记忆,清清楚楚的看见陈赤被自己杀死。

  “您们对我哥哥做了什么?”门口传来张良惠的声音。

  双生慌不择路的跑开,到了车子旁边。

  留下来双灵,满脸笑容的说道:“可能被我们吓到了,这样吧,把你们送回家里,算是作为补偿。”

  “不用。”张良惠翻了一个白眼,“一天到晚只会缠着我们,还说是大侦探,为什么不去抓坏人!”

  “我……”

  听到争吵的对话,张良甥甩了甩身体,恢复神智以后,打断双灵的同时,礼貌地点了一下头:“对不起,我代替我妹妹道歉,没有事情的话先走了。”

  一大一小的身影越来越远,双灵松了一口气,钻进车里。

  双生坐到正驾驶,这才问道:“大侦探,你刚才是在开玩笑吗?”

  “一半。”

  “如果这种方法是正确,只要不是五岁以下的孩子,都可以把一个大人杀死。”

  “是吗?”

  “嗯,我被你撞飞两米远,这种杀人手段可能性很高。”

  “不过小生,警方绝对不认为小孩子是凶手。就好比我开始怀疑张良甥,他有表演的成分,可是刚刚他被吓到了,说明只是假装镇定,想给妹妹竖起一个好榜样。”

  双生一边启动车子,一边看着后视镜。

  “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嗯。不过,凶手真的是一名小孩,一般情况下是自卫,法律不会判刑的。”

  “是啊。即使我们的猜测没有错,一个小孩拿着木头,拼命地向前冲,就可以杀死人。那么,我的一大堆问题来了,案发以后怎么处理尸体?怎么把两个铁桶放在王著家里?”

  “还是不推理了吧,每次想到一个答案,你都会否定。”

  “其实我有另一个设想。”

  “你真的很爱瞎琢磨。好吧,我就洗耳恭听,看看你能推理出什么?”

  “假设凶手是张良甥,案发现场就在他妹妹的房间,杀死黑衣人之后,叫王著处理尸体。这样一来,王著的家变成第二案发现场。”

  “如果大晚上搬运尸体,而且装在两个铁桶里面,的确不被发现。可是,警方一定不会承认,我一直想不通,需要哪些话可以说服?”

  “你先听我说嘛。如果张良甥是凶手,王著被谁杀,也是张良甥的话,一个小孩子根本不会开车,如何把他的尸体运到水泥厂。”

  “好吧,我的确疏忽大意了。”

  “还有,留在案发现场的车子,要是李江龙的,车里的东西被谁打扫。这个问题跟如何把尸体运到水泥厂一模一样?都需要两个人完成。”

  “那辆大众的确很难解开,好像是一道谜题,又觉得是有力的证据。”双灵缓缓地伸出手,把双生d放到口袋里面的名片拿出来,“总而言之,我现在的推理很不稳定,看到可疑人物就要询问。”

  “这是你的做法,并不代表警方能认同,我只是一个旁听者。”

  “等等,你说李江龙是不是帮凶?”

  “根据目前调查得来的结果,并没有找到张良甥和李江龙联系起来的证据。”

  “你不要忘了,张良甥点过一份腌鱼,就那样叫他帮忙处理事情。”

  “为什么别人不是我兄弟!”

  “难道说错了吗?”

  “答案根本没有存在,你只是胡言乱语了,真的想到什么说什么。”双生无奈的摇摇头。

  “好吧。”双灵把手里的名片放进口袋,突然碰到手机,“小生,你存有死者的照片吗?”

  “自己拿。”双生指向副驾驶。

  双灵捡起来,认认真真的查看,还没有到一分钟,自言自语的问道:“凶手为什么要分尸?”

  “当然是好搬运。”

  “如果你的猜对了,为什么放在王著家里?”

  “应该是凶手和王著认识。”

  “也许吧,但是,凶手不怕再次被写成小说吗?”

  “你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很难理解吗?”双灵坐到副驾驶,“死者身上多了一道伤口,说明是临时起意,肯定想把尸体处理得干干净净。”

  双生只是点点头,并没有打岔。

  “如果按照我的说法,凶手是绝对不能让尸体存在王著家里,恶臭味会引来邻居。要是被发现了,两个人都没有逃跑的机会。”双灵说话的时候,在手心画了一个鸟笼。

  不久之后,双生侧脸看去,路牌上写着“上海警局”。

  “怎么来这里了?”

  “我需要一些证物,来堵住你一天不停止的嘴巴。”

  双灵笑了笑:“真是我的好弟弟。”

  “下车!”双生一边拔钥匙,一边环顾停车场。

  走下车子,双生掏出手机,点着屏幕显示的短号,立马响起拨打电话的声音。

  “喂!你是谁啊?”通话那头传来张良甥的问话。

  双生拿着手机贴在耳朵,走进驾驶座上:“叫你跑腿的哥哥。”

  “还有什么事情?”

  “我想请客,现在你能出来吗?”

  “我还要煮饭,这样吧,到了六点钟的时候,有一点时间。”

  “好,我等下开车过来,就在小区门口怎么样?”

  “嗯,那位大侦探呢?”

  “双灵吗?这次没有他,对了,你妹妹也可以带着。”

  “哦。”

  话音未落,座机里面传来挂断的声音,张良甥紧张的站在原地,依然没有放下听筒。

  :。:

看过《大侦探双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