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大侦探双子 > 第十六章 糖果(16)

第十六章 糖果(16)

  等到电饭煲跳了黄灯,墙壁上面的钟表响起铃声,张良甥抬头一看,时间是六点五分,朝着窗外观望而去,留下一道金光闪闪的黄昏。

  “哥哥,我戴这个围巾好看吗?”

  张良甥缓过神,连忙点点头,就牵妹妹的小手走出房子,进入电梯下到大厅。

  不远处的铁门中间,只见双生站着,寒风吹起大衣的边缘。

  等到双生看见张良甥和张良惠走过来,高兴的招招手。

  “这么晚了还让你们出来,我真的有点不好意思。”双生一边挠了挠头,一边笑着说道。

  “没事。对了,为什么突然说请客?”张良甥看了看双生身后的车子,里面其实没有双生,紧张的脸色得到缓解。

  “因为我觉得很抱歉。好了,我们先上车吧,到了地方再说。”

  正在对话的时候,张良惠靠近车门,结果是台面太高,双手一直抓着安全带,特别吃劲的往上窜。

  “我来帮忙。”双生伸出手把张良惠抬起来,放到后面的座位,“千万不要解开这条带子,记住了吗?”

  张良惠点点头。

  “大哥哥,我们要去哪里?”张良甥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哦,就是那家咖啡厅。”双生微微一笑。

  “咖啡厅?名字叫双胞胎吗?”张良甥满脸的疑问。

  “你真是聪明,只要半个小时就到了,现在放心了吗?”

  “好吧。”张良甥不情愿的走进车里。

  “今天晚上,我们一定要吃好喝好,不用去别的餐馆。”

  “哦,原来那家咖啡厅提供餐饮啊,难怪生意火爆。好吧,我们还在等什么,走。”张良甥向后看了一眼。

  车子慢慢的行驶,开进了一个十岔路口,斑马线上面人山人海,立马停下来。

  “一个星期之前,我就在左边的篮球场见到你。你应该还没有忘记吧?跑腿的的时候,你碰到了黑衣人,如今他却死得那么惨。”

  听到双生说的话,张良甥紧张起来,双手微微的颤抖,只能放进口袋里面。

  “调查清楚了吗?”

  “没有。我……也就是另外一位受理人,他每次碰到棘手的案子,都会把出现的人物作为考虑的对象。”

  张良甥正在揣测双生请客的目的,车子缓缓地停下来,余光扫到一块小牌,上面写着“双胞胎”。

  解开绑在张良惠身上的安全带,双生顺便放到台阶,回过头来,只见张良甥不移动脚步。

  “来吧!”

  随着双生的声音,张良甥和张良惠跟在身后,一起走进咖啡厅。

  双生靠近柜台,还听到玻璃门的转动,无奈之下,双生只能后退几步,推着张良甥和张良惠到了一张木桌的旁边。

  “欢迎光临。”经理拿着菜单过来,也看见右边椅子里面的张良甥,一脸疑问的追问,“你是不是上次借水的小朋友?”

  张良甥顿时僵住身体,露出勉强的笑容,还要点点头回应。

  “你跟谁一起呢?”双生察觉到了张良甥的不自然,立马问道。

  “啊,就是那名黑衣人。”张良甥往上瞥了一眼,并没有看见监控摄像头,“他已经死了,经理,你记得他的长相吗?”

  “不。那个男人戴着帽子,以为是人贩子,我一直想看到脸。”

  “谢谢经理,我只为他指路,并没有被拐卖掉。”张良甥跳下椅子,弯了一个腰,作为关心的回报。

  “我是这件案子的受理人之一。”双生看了一眼经理,然后摸了摸张良甥的脑袋,“就在几天前,那个出现的黑衣人被谋杀,死在王著的家里,也是这位小朋友的隔壁。”

  “我知道,一大批警员已经来取证。”经理说道。

  “好吧,先让两个小朋友吃东西。”

  “嗯。”

  “对了,那道招牌菜还在吗?”

  张良惠好奇道:“什么?”

  “哈密瓜汤。”

  “真的吗?我最喜欢的水果之一。”

  双生和妹妹正在对话,张良甥时时刻刻的看着玻璃门外。观察了好久,对面一批的店子并没有安装摄像头,好几家已经打烊了。

  张良甥一边望着外面,一边看见双生帮忙摆放饭菜,咖啡的香味飘进鼻子,张良甥露出不适应的表情。

  等到经理拿走盘子,这个时候,玻璃门被推开,一男一女走进来。

  张良甥听到脚步声靠近,瞥了一眼左边,放松的心情又紧张起来。

  一男一女就是李江龙和陆琪亚,穿着同款的貂皮大衣,拐着胳膊站在柜台前面,样子非常的暧昧。

  李江龙发现张良甥和张良惠坐在墙角,桌子旁边还有一个人,定睛一看,原来是双生。

  经理端了一杯咖啡,路过李江龙的时候,开口问道:“先生,老样子吗?”

  李江龙只是点点头,不想让双生认出来。

  “经理,现在来的都是熟客吗?”双生说话的时候,没有抬头看向周围。

  经理放下杯子,回头看了一眼:“嗯,尤其穿着貂皮大衣的女人,从很远的地方过来,就是为了一杯咖啡。”

  “说明你做的咖啡越来越好。”

  李江龙拿起两杯咖啡的同时,听到双生和经理谈话,立马掏出钱包,丢下一百块就走了。

  来到咖啡厅的拐角处,陆琪亚悄悄的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男孩转移视线,那双眼神非常可怕。

  “你认识那个十三岁男孩的吗?”陆琪亚问道。

  “谁?”

  “就是坐在墙角的男孩,我刚刚看到他朝着这边偷瞄。”

  李江龙吐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应该想他妈妈吧。”

  “那个眼神贼恐怖!”

  “是吗?反正我不认识他,快点逛街买东西。”李江龙说完,脚步正在加速。

  “哦,我以为你们有一面之缘。”陆琪亚微微一笑,朝着前方蹦蹦跳跳而去。

  “你在看什么?”

  听到双生的声音响在耳边,张良甥故作镇定的回头:“太阳。”

  “冬天那么多乌云,可能看见吗?真是白白浪费上裸的机会,知识都学到哪里去了。”

  “也是。对了,你说请客是道歉,不过心事重重的样子,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大哥哥?”

  “嗯。”双生一边看着张良甥,一边说话,“就是你作证的事情,那个大侦探怀疑你认识李江龙,从送卖外的工作来判断。”

  “还有呢?”

  “警方并没有找到门卫视频里面的拜访记录,之所以把案子交给我们。然而,那个大侦探想要通过我,来跟你接触一下。”

  “你们是不是怀疑我杀人了?”

  双生露出抓耳挠腮的样子,然后说道:“是的,他单方面怀疑你,杀死黑衣人之后,拜托李江龙处理尸体,然后放在王著家里。”

  “大哥哥,你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件事情,故意请我吃了一顿饭,对吗?”

  “一半半。警方把你当成目击者,我也是,只有他存在疑虑。我今天过来确实有三个目的,说出来都是惭愧。”

  张良甥不自然的笑道:“什么?”

  “我想过来这家咖啡厅,看一看经理是不是记得你和黑衣人,又是怎么样离开?不过,我觉得你没有杀人,只是一个指路的目击者。”

  “我……”张良甥话到嘴边,突然一笑,“只要你相信就行。”

  “嗯。对了,这几天有陌生人出现吗?”

  张良甥摇摇头。

  “根据我的经验,虽然偷走了一半的钱,但是贼会惦记。”

  “我需要防备吗?”

  “对啊。如果你们不嫌弃我这个大哥哥,可以作为一个保镖,睡沙发上都行。”

  “这个……”

  “如果我有做不对的地方,立即把我赶走。”

  “不是不可以,主要月底我爸妈就回来了,还带来一些亲戚。”

  “抱歉,当我没有提过!”

  到了停车的地方,旁边有一个长板。

  “哥哥,我要休息一下。”张良惠撒娇的说道。

  张良甥一边点点头,一边把妹妹放到长板上面。

  “听说入室盗窃案发生在十月二十九日,也就是黑衣人死的那天,接着是王著。”双生坐下来,“不过这两个人认识,应该是分赃不均。”

  “是吗?”

  “对了,那天晚上你的确没有听见什么动静吗?”

  “因为妹妹吵着要睡觉,我就哄着她。还不到五分钟,她睡得可香甜,只能回到自己的房间。”

  “所以听了她的话,并没有关灯和关门,是这样的吗?”

  “嗯。”张良甥一边回答,一边看着妹妹,“现在出事了吧,警方和另一位侦探都认为你看见盗贼,因为害怕不肯说出来。”

  “她应该没看见。对了,你平时照顾妹妹,还喜欢做什么?”

  张良甥微微一笑:“读书写字。”

  “除此之外呢?”双生臆想着手中有一个放大镜。

  “侦探吗?的确是靠脑力的职业。”

  “不过你喜欢看吗?”

  “如果是小说,长篇大论不适合我们,最多追一下侦探片。”

  “嗯。侦探小说的内容大多是儿童不宜,改编之后,有的家长允许自己的孩子观看吗?”

  “我认为没有关系,只有一些蠢人才会罩着情节,想要瞒天过海的做成一件案子。”张良甥突然意识到了,看着双生的表情,“你是不是认为我也是那种人?”

  双生一脸迷茫:“我有说什么话吗?”

  “你并没有明确的指出来。”

  “是吗?那我先给你道歉,只想问一下现在的孩子都玩什么,喜欢看什么。”

  “怎么说呢,每个人的性格不同,我属于安安静静的待着!”

  突然间,双生站起来:“跟你聊天,老是一股大人的味道。”

  “我想回家。”张良惠拍了拍哥哥的肩膀。

  走进车子里面,张良甥和张良惠坐在一起,哼起一首歌。

  “童谣吗?”双生手握方向盘,启动着车子。

  “大哥哥,你听过?”

  “在小时候,只要我和双灵睡觉的时候,都会听到这首歌。”

  “现在呢?”

  “长大了,我和两位老人的距离越来越远。

  “可能大哥哥伸张正义太多,根本没有时间吧,就像我爸妈一样,几个月才回家一次。”

  “不说这个话题。对了,你们什么时候放寒假?”

  “都是一月到二月。”

  “还有几个月,你们就可以得到解放,心里高兴吗?”

  “没有。”双生露出一脸衰样,“到时候作业一大堆,怎么有时间玩耍,大哥哥!”

  双生觉得有道理,然后点点头,把方向盘转到右边,开进小区前面的过道。

  :。:

看过《大侦探双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