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大侦探双子 > 第二十四章 糖果(24)

第二十四章 糖果(24)

  “没……没事……”听到陆琪亚吞吐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我在他店里,你怎么有李江龙的手机号码?”

  “我刚才路过他上班的地方,顺便拿了一张名片,以为可以点餐,结果他不在饭店里面。”

  “是吗?看来我疑心了。”

  “等下你们要去看电影吗?”

  “不,我只是过来探班,说不定能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卷子呢?”

  “你放心,我怎么会傻到那种程度,已经确定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说出来。”

  “恩,好吧,那你为什么要拿走,难道知道一些内幕?”

  “好了,你们聊吧,这么晚了我得回去。”

  张良甥并没有回应,一直在等待李江龙。

  随着夜幕降临,一辆车停在电影院门口。走下来的是双生,穿着白色的西服,皮鞋底部在地板摩擦。

  大概是声音太响,一对对情侣回头,只见两个男生走在一起。

  “我去哪里你去哪里,这是为什么呢?”

  “对于已经失踪很久的人来说,我必须要负责监视到底。”

  “额,你怕我再一次逃跑吗?”双生无奈的摇摇头,“既然是跟着,你也要穿好看的衣服,怎么就披一件大衣出门。”

  “你那套衣服不是我的吗?”

  “被发现了。因为我回家匆忙,并没有带任何东西。”双生说着话,走上电影院的台阶。

  “你来这里做什么?”

  “当然是看电影,万万没想到你也跟着,简直是一场噩梦。”双生掏出口袋里面的两张票,在手指之间晃来晃去。

  “咻”的一声,顿时被双灵抢走。

  “真是粗鲁!”

  “对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跟你商讨,可以找个安静的地方吗?”

  “天台。”双生抬头一看,天空并没有下起雪,大胆迈步走进电影院。

  双灵赶紧其后。

  到了天台的护栏,双生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今天中午我坐在咖啡厅,看见李江龙把他的证人接走,还开着一辆宝马。”

  “哦。”

  “你就真的没有兴趣吗?害我在店里帮忙。”

  双生把手臂放在护栏,转动着脑袋,满脸笑容的说道:“我们已经断定出两个人是暧昧关系,为什么还要提这件事情?”

  “对啊。因为我害怕两人串通一气,对我们和警方都不利。”

  “那又怎么样?”双生转过身,看着眼前的双灵,“就算她心甘情愿为李江龙作证,我们以什么罪名抓捕呢?”

  “现在正是关键时刻,你不能马马虎虎的对待这些案子,凶手肯定在暗地里行动。虽然我不知道他的下一个目标,但是防备一定得有,即使李江龙不是同伙,也应该时时刻刻的监视,你却还有时间来看电影?”

  “我可不是便衣警员,更不会偷偷摸摸的跟踪,那跟狗仔队有什么区别。”

  “总而言之,我已经认定李江龙是幕后黑手,我会隔三差五的去拜访。”

  “你太执着了,警方都还没有公布嫌疑人,只有你在这里说三道四。”

  “那么,你说你怀疑谁?”双灵直勾勾的看着弟弟。

  双生遥望着远处的夜景,搓了搓冰冷的双手:“能不能先回家!”

  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双灵和双生终于到了家里,走过厨房的时候,一个身材苗条的女生,头发是马尾辫,带着围裙正在洗碗。

  进入书房,双生刚刚坐下来,那名女生端来一杯咖啡和一杯茶,放在桌面就走开。

  双生以为是请来的保姆,并没有询问,记起还没讨论完的话题:“如果李江龙是同伙,他得到的只有钱,岂不是亏了?”

  “入室盗窃的目的是什么?”

  “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双生说到这里,闻到了一股香浓的咖啡味,立马喝了一口。

  “没有可是。我只能把李江龙作为嫌疑人,才会符合我的推理。这三件案子当中,都有李江龙的身影,只有他可以搬运尸体。”

  “哦,我并没有反驳这个说法,他的确能力无限。”

  “是的,我也说了,如果张良甥是杀死黑衣人,李江龙非常符合作为同伴的条件。比如时间,地点,手法。然而王著死了,更加确定李江龙是帮凶。”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他的死因是窒息,如果张良甥动手,力度达不到脖子上面的深痕,应该是李江龙杀人了。这样一来,他杀人的目的只有钱财,也许当时鬼迷心窍。”

  “万一李江龙同时杀死两个人,然后假装穿黑色衣服的男子,开着王著的车子仍尸,再把那辆大众放在案发现场,这种说法怎么样?”

  “可能性很高。但张良甥的证词太流通,认定自己和妹妹没有听见动静。再加上他早上出门的那段时间。如此判断下去,他就是杀死黑衣人的凶手。”

  “我们没有找到证据,来证明张良甥涉案,怎么能进行调查?”

  “我知道,根据他的说法,早上到傍晚才回家,做作业和吃饭问完了,时间是九点钟。”

  “李江龙的行动路线呢?”

  “他是早上六点钟起来,寻找车子两个小时,报警之后就去上班。而且,我们已经找到火车票,主要是还没有跟检票员验证。”

  “这么比较,李江龙如何做到杀人和搬运尸体,因为王著的死亡时间是凌晨五点,也就是三十日。”

  “也许他下班之后,坐着火车去王著家里,这样形成不在场证明。”

  “杀人现场可是锦绣华城,而且都有住户,他用王著的车子,不被别人拦下来吗?”

  “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但是事实证明,他的确把尸体运出去了。怎么做到我却不知道,真的太邪乎!”

  双生轻轻的举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一脸茫然无措的表情。

  “小生,你有什么话直说?”

  “也不是太大的发现。”

  “没事,万一我能从你的话中得出结论呢,说吧。”

  随着双灵的激励,双生放下咖啡杯,用食指擦了擦嘴巴:“他肯定收买别人。”

  “谁?”

  “我是说小区的保安。只有他可以把李江龙放走,一定是这样。我不会认为街坊邻居没有看见,肯定用钱收买人心,毫不留痕迹的离开。”

  “有道理,可是小生,他是如何把王著的车子从仓库里面偷出来?”

  “应该是同样的办法。”

  “不对。案发当晚,房主和务业都没在那栋楼,李江龙并没有办法进去。”

  “请开锁师傅呢?”

  双灵向门口看了一眼,那名女生正在炒菜,转过脸的时候笑容很美。

  “我来总结一下。”双生满脸认真,“如果你真的不排除张良甥,案发的过程应该是这样,他杀死黑衣人之后,打电话求助李江龙处理尸体,才有王著被勒死的案件。后来,李江龙把王著的尸体运去水泥厂,清理好车子,就埋在水泥里面。”

  “是的,一个人杀死一个人,也算是同伙。”

  “那么,我的问题来了,张良甥怎么认识李江龙?”

  “点外卖呀!”

  双生摇摇头:“我们已经登门拜访好几次,没有调查到两人认识的线索。”

  “到底是什么呢?”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双生苦恼之后才说出来,“张良甥杀人的动机?”

  “你是不是想的有点多,小孩子只要被激怒,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不是。”双生暗自思考一会儿,“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杀掉一个成年人很难。”

  双灵叹了一口气,拿起茶杯。

  “总之我不会相信他能杀人。还有,你之前说出的办法行得通,却不能忽视动机。”

  “按照你的说法,小孩子杀人都要经过缜密的计划吗?就拿已经死掉的黑衣人来说,他被分尸,还被毁容,装进桶里放在王著家里,屋内就连指纹都找不到,你敢说这件案子简单吗?”

  “我……”

  “不要跟我吞吞吐吐。”双灵似手生气了,目不转睛的地盯着双生,“你这是在添乱啊!如果你不是我的弟弟,绝对以妨碍公务的罪名抓进警局问话。”

  “这样说来,我还不如束手旁观。”双生突然反击,“在推理也有不对的地方,张良甥也有不在场证明。”

  “好啊,有本事你推翻我的话,快点。”

  “如果案发当晚就是入室盗窃,那么,贼没有看见张良甥杀人吗?”

  “黑衣人就是贼呢!”

  “不太可能。”

  “为什么?”双灵一脸着急的问道。

  “如果黑衣人是入室盗窃的贼,就会事先计划好一切,不会让自己碰上钉子。”

  “不懂。”双灵点点头的时候,门口外面站着那名女生,正在招手。

  “去吧。”

  随着双生的声音,双灵站起来,走出书房之后,很细节的帮忙女生摘下围裙。

  大概五分钟后,双灵匆匆忙忙的走进来:“你还记得张良惠吗?”

  “嗯。”双生点点头,“她是张良甥的妹妹,如今在上幼儿园。”

  “她被车撞了。”

  “伤势怎么样?”

  “正在昏迷之中,事情是这样的,张良甥一直在等待老师送来,直到八点钟,接到幼儿园老师的电话,说白天放学回家,刚刚要上校车,就有一辆计程车撞来了。警方赶到现场的时候,司机醉醺醺的,一边跪在地面一边流泪,一边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真的吗?”

  “警方已经给我发车祸现场的照片,你看。”

  “怎么会这样呢!”双生一边接过来看,一边观察现场的碎片,“从留下来的轮胎印,确定有刹车的痕迹,看来不是有意行为。”

  然而双灵却摇摇头,一脸认真的表情。

  “又在怀疑什么?”

  “这场车祸。”双灵皱起眉头。

  从上海中心到达医院,路程需要一个小时,位于鲁班路的上方。

  双灵和双生走下车,飘起鹅毛大雪,穿过冰冷的地面,基本没有什么人。

  一旦进入挂号大厅,站着三排的队伍,都是一些患者和家属。

  :。:

看过《大侦探双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