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大侦探双子 > 第二十六章 糖果(26)

第二十六章 糖果(26)

  然而,这个时候双灵感受到了推力,随着力度走出大楼。

  双生这才放下手。

  双灵一边走向小区门口,一边转动脑筋:“陆琪亚并没有说谎,不过我怀疑的是,十月二十九日那天晚上,李江龙接到张良甥的电话。总而言之,我依然觉得李江龙是同伙,也是杀死王著的凶手。”

  “没有证据证明的推理,一般都是假设。”

  “是的,其实警方可以调查两个嫌疑人的拜访者,我认为案发的十月二十九日那天晚上,肯定有人知道一些事情。还有,就算张良甥不认识李江龙,也能通过其他人寻求帮助。那么,他和李江龙的不在场证明被作废,很有可能正在犯案,这样的猜想对吗?”

  “你应该还没有说完吧!”

  “这个推理最为合适。第一,李江龙的车子为什么被偷走,第二,李江龙下班之后,并没有人作证。结合以上的两点,就能得出李江龙从同伙变成凶手。应该是这样的,李江龙穿着黑色的衣服,藏在隐秘的某个地方,等到陆琪亚起床以后,故意让她看见偷车的一幕。然后把车子开走,放在距离小区半个小时路程的地方,等待和陆琪亚分开,直接去锦绣华城。这样一来,才符合李江龙报警的时间,也就是上午的九点钟。”

  “的确可以做到,还有吗?”

  “至于李江龙声称自己正在上班,那段时间的确有人可以证明,他真的在公司里面。但是,下班的时间是晚上九点,之后就可以去处理尸体和杀人。这样说来,李江龙和张良甥的不在场证明,根本就是一个骗局。”

  “小区的保安可以作证。”

  “他是一问三不知,小生,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询问张良甥的时候吗?”双灵一边迈开脚步,一边看向双生。

  “当然啦,他刚开始很淡定,后来有了面部表情。”

  “是的,还有一个问题,他回答的非常好,说十月二十九那天晚上,一直待在家里。”

  “有什么不对吗?”

  “我帮你梳理一下,他一大早出门,傍晚的时候碰到你,然后回到家里,时间是七点。吃饭之后,就是做作业,时间已经是九点,我说的没有错吧?”

  “嗯,毕竟我们已经讨论过了。”

  “根据陆琪亚的证词,李江龙只给她打一次电话,应该在公司里面。”

  “对啊,到底是什么问题?”

  “这样一来,李江龙九点以后,已经没有人为他作证,如果突然冒出来,一定是收买了,或者是威胁的。”

  “推理得很好。”

  “我想不通的是……”双灵停在铁门旁边,侧身对着双生说话,“陆琪亚证明他的车子被偷,饭店的人证明他在上班,就没有人证明九点之后,他在做什么?”

  双生也侧身,露出沉思的表情,然后说道:“是啊,不过李江龙当时没有车子,走路回家很慢,也可以坐火车回家,这样的话,他只要说出旁边是哪位乘客,应该可以排除嫌疑。”

  “然而他一字不提,足以证明正在开车,独自前往锦绣华城。”

  “他从哪里得来的车?”

  “租,也许是自己的大众。反正还没有发生案件之前,他可以把自己的车子开去公司。”

  “你这样一说,不是推翻自己之前的说法吗?李江龙开车去锦绣华城存放的猜测。”

  “那就是租,反正他打了几份工,口袋里面应该有钱。”

  “你这是强词夺理!”

  双灵一边生气,一边把目光从双生身上移开,再也没有理会向前走去。

  “难道我说错了吗?”

  “你这个弟弟,怎么老是跟我作对,怀疑张良甥和李江龙有什么不对,要不是陆琪亚的一段话,她也摆不了同伙的身份。”

  “如果按照你的推理,我觉得三个人都没有嫌疑。”

  “为什么?”

  “如果张良甥杀死黑衣人,他处理不了尸体。如果李江龙是同伙,又杀死王著,他的动机和时间不符合,如果陆琪亚是嫌疑犯,她肯定不会说出小偷的侧脸。”双生终于说出观点,“你的怀疑不切实际,因为这三个人才刚认识,怎么做到同时杀人。再者说了,张良甥和李江龙的理由呢?”

  “你的意思是说,两个人都是好人,并没有一点点嫌疑吗?”双灵问道。

  双生已经吐出心中的火气,冷静的说道:“当然有,但是张良甥和张良惠没有被贼绑起来,达不到一定程度的危险,不会启发张良甥作为哥哥的保护勇气,把黑衣人反杀掉。李江龙也是同样的道理,任劳任怨的打了几份工,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犯案,岂不是送断了自己的人生。”

  “那么陆琪亚呢?”

  “她更加没有理由,一个被包养的白富美,男朋友又是亿万富翁,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去帮忙做伪证。”

  “她不是喜欢李江龙吗?”

  “感情这种东西容易善变,不是直接付出生命,如果她真的愿意,除非李江龙已经许下承诺。”

  “哦。”

  “其实吧,张良甥符合杀人的可能,就是当他处于被威胁,一定会做出激烈的反抗。也就是说,他的妹妹被抓住,就会朝着失控的层面发展,等到脑子清醒过来,黑衣人已经倒地,死在自己的手里。之后他又不能做什么,只能通过王著的帮助,联系到了李江龙过来。处理尸体之后,王著发现他是自己写的小说里面一件案子的凶手。逼不得已的情况之下,李江龙出手,而且和张良甥达成共识,伪装成了一群贼闹矛盾,发生惨烈的谋杀案。”

  “小生,你不觉得这个猜想不是真相吗?”

  “不可能,我们已经知道张良甥和李江龙的陈述,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的确如此。”

  “对了,你为什么怀疑张良甥是凶手?”

  “因为他点的那份卖外,偏偏是发现命案的十月二十九日,腌鱼全覆盖住鲜血的味道。如果他杀人了,就会选择这样的办法,从这里可以得出,卖外是九点之后送来,正好黑衣人的死亡时间。”

  随口的一句话,让双生陷入沉思。

  “不对吗?”

  “如果我们从火车票查起……”双生停转移话题

  第二天,医院外面下着雨夹雪,张良惠正在玩弄洋娃娃,当要抬起头,两个风尘仆仆的年轻人进来。

  “我哥哥呢?”张良惠第一反应先问话。

  但是,双灵和双生同时摇摇头,一个人坐到床边,一个人坐到椅子。

  “小妹妹,你还记得我吗?”双灵微笑着问道。

  “你是大侦探,也就是他的哥哥。”张良惠指了指双生。

  “真聪明。”

  “谢谢夸奖。”张良惠一边笑起来,一边感受小脚的痛苦。

  “我们是特意来看你,而且买了两箱牛奶,一定要热了之后才能喝。”

  “谢谢宠爱。”

  “不用一直说客套话,我们还是有很多问题,今天要去哪里吗?”

  “我能去哪。”张良惠低头看着双腿,包着石灰非常重。

  “对不起!哎,你什么清醒过来?”

  “就在刚刚,我一直在找哥哥。”

  “原来如此。要不要我打电话给他?”

  “不用了。”

  “好吧,我理解你此时此刻的心情,也许他在上课呢。”

  “大侦探,不提出问题吗?”

  “对了,你有没有告诉张良甥车祸的整个过程?”双灵问道。

  “有啊,可是他不关心这件事情,还骂我不小心。”

  “是吗?”双灵说完,看向床底下的洗脸盆,里面放了很多洗漱用品。

  “还有问题吗?”张良惠一边玩着洋娃娃,一边问道。

  然而双灵已经神游,听不到张良惠很小的声音,过了一会儿,背部传来疼痛的拍打,双灵这才开口:“他真是一个好哥哥。”

  “什么?”

  “哦,张良甥把家里的东西搬来医院,一起陪你住在这里。”

  “真的吗,大侦探?”

  “是的。”双灵往下要拿出床底下的洗脸盆,“不过,你自己感觉这个哥哥怎么样?”

  “冷酷无情。”

  “那是你不听话的时候,肯定挨骂了。对了,你们家被偷,他有没有对你说一些话?”

  “有啊,叫我注意安全。”

  “哦,他什么时候变成从容淡定的样子?”

  “一直都是。”

  “啊,那么,他是不是很迷恋小说?”

  张良惠一脸疑问:“什么意思?”

  “就是他很爱看小说。”双灵一边拿苹果削皮,一边盯着张良惠,“他头脑聪明,我认为他受到内容的启发,就会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

  “可是我们每天在一起,并没有发觉不对劲。”

  “不要因为他是你哥哥,憋在心里不说实话。”双灵把削皮好的苹果递过去,“吃一半就行了,感冒又得打针,剩下的可以给我。”

  看到双灵的举动,张良惠犹豫不决的接过来吃,啃得很小口。

  “凉吗?”

  张良惠稍微点点头。

  “对了,有没有一个大姐姐过来探病?”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刚刚清醒过来。”

  “对不起,我把你说的话忘记了。”双灵露出抱歉的表情,语气变得更加柔和,“你觉得自己的哥哥是杀人凶手吗?”

  “啊!”

  “你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吗?”

  突然而来的问题,让六岁的张良惠多多少少慌张了,一直没有开口。

  “可以选择不回答问题。”双灵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

  “我知道我哥哥是什么样的人,他绝对不会杀人。”

  “你是说,他没有这个能力咯?”双灵不移动脚步。

  “他对我冷酷无情,怎么可能保护我。”

  “我明白了,把剩下的苹果给我吧。”双灵伸出手,“还有,如果你哥哥回来,就说我们来过。”

  “好。”

  双灵并没有接到啃一半的苹果,尴尬的转过身,对着双生招手,一起走出温馨的病房。

  张良惠看着两个高大的身影越来越远,紧张的心情慢慢不见。

  这个时候,张良甥手里拿着饭盒跑进来,拿走妹妹的一半苹果,狠狠的踩在脚下,残渣沾满了鞋子底部。

  :。:

看过《大侦探双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