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大侦探双子 > 第三十章 糖果(30)

第三十章 糖果(30)

  “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我是不会判定结果。”

  “哦!”

  “对了,李江龙穿的工作服,散发着气油和血腥。”双生接着说,“这两种味道参杂在一起,每次接近他的时候,真的让鼻子受不了。”

  “还有吗?”

  “如果他是凶手,为什么不干净?”

  “应该问他。”张良甥走向一个店铺。

  “你要买东西吃吗?”双生问道。

  “你真是厉害,我的确饿了。”张良甥点点头

  “哦,那我请客,只要你不嫌弃我在旁边唠叨。”双生进入门槛,跟着张良甥的身后,“王著死的附近,发现了一辆大众。根据多方面的调查,这车是他本人的,并不是李江龙被偷走的车子。大众里面留有指纹和东西,凶手已经清理干净,不过车尾的牌照还在,上面的英文字母有王著的大写名字。”

  “可以呀!”

  “想不通的是,王著被吊死在水泥厂,却把大众擦得干干净净,又埋的严严实实,这是多此一举了吧。凶手这么做的意义在哪里?”

  “大哥哥,你的看法呢?”

  “也许就是李江龙的车子。但警方认为车子很重要,并没有还回去。”

  “原来如此,凶手怎么把车子开走?”

  “具体情况不知道,但是有一个镜头拍下来了,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把箱子放进车尾,然后消失在监控的画面中。”

  “找不到其他的监控实拍吗?”

  “是的,凶手应该开进一条隐秘的道路,直接到达水泥厂。”

  张良甥完完全全的投入话题,努力控制着担心的表情。

  “你来上课了。”旁边响起熟悉的声音。

  张良甥侧脸一看,原来是班主任,穿着红色的大绵衣,赶紧点头行礼。

  旁边的双生笑道:“你好,我是侦探。”

  “啊,你好。”这位班主任是女生,年龄只有二十五六。

  “真的很幸运,既然有机会跟我的委托人老师认识。”双生说道。

  “原来你也会甜言蜜语。”张良甥一边说着,一边看向班主任,“老师,我先去结账,等下再见。”

  双生跟在身后。

  “对了,刚才你说找不到凶手的路线,难道他很熟悉上海吗?”

  “好像是的。凶手能在上万个监控之下到达水泥厂,他对地理位置了如指掌。”

  “那么,你觉得李江龙是假报案吗?”

  “不能判断,因为有人为他作证,而且黑衣人的确开车了,万一偷车的事情是真的,我们岂不是冤枉别人。不过,这也许是他的自导自演,想要回留在案发现场的大众。”

  “这不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吗?”

  双生一边点点头,一边加快脚步。

  张良甥走上最后一个台阶,终于看到学校了,大门站着纪律委员。

  “我真的舍不得离开!”双生停下脚,“可是你还要上课,哎。”

  “我们已经聊的够多了。大哥哥,改天再说吧!”

  “你觉得今天的谈话怎么样?”

  “很有意思。”张良甥笑了笑,“在我进入学校之前,有个问题想要弄清楚,可以提出来吗?”

  “当然。”

  “李江龙是不是正在利用陆琪亚大姐姐?”

  双生一脸惊讶:“我也不知道。”

  “你一定会得到答案,然后再来告诉我吧,再见。”张良甥说着话,伸手想要抓住双生,感觉关系已经很陌生。

  “怎么了?”

  “没事。”张良甥转过身,背对双生站立,眼角的泪水在打转。

  “再见。”双生摸了摸张良甥的脑袋,“我相信你不是凶手。”

  床头柜摆放着许多空的牛奶喝,张良惠仍然沉默不语,双手捧着苹果,已经削皮了。

  “小妹妹,你还要吃什么?”陆琪亚问道。

  现在的张良惠一直在观察,如果陆琪亚有着不对劲的举动,立马撒开嗓子大喊。

  张良惠连头也不抬,很小口的啃着苹果。

  因为张良惠不知道陆琪亚为什么关心自己,送了很多东西,但是从陆琪亚的口中得知,认识自己的哥哥,这才打开病房的门扇,让陌生又温柔的陆琪亚进来。

  “不要着急,没有人跟你抢,千万别噎着。”陆琪亚很是担心的说道。

  张良惠还是不说话。

  陆琪亚只是笑了笑:“如果害怕我是坏人,那我走了。”

  这个时候,张良惠稍微哼声。

  然而,陆琪亚并没有听到,一直在朝着门口走去。

  “谢……谢谢。”张良惠吞吐的说着,声音依旧细小。

  陆琪亚立刻停下脚步,坐回椅子上面。

  手中的苹果已经啃完,张良惠抬头看去,对着陆琪亚说道:“我还要。”

  “不行,我来的路上,已经跟你哥哥通过电话,他不准你吃第二个。”

  等张良惠听到这些话,立刻撅着嘴巴,露出不高兴的表情。

  陆琪亚皱起眉头:“如果你是因为我感冒了,张良甥不会让我再来。”

  “哦。”张良惠一脸回味无穷,“那下次来的时候,能不能多带一份蜜瓜沥,真的很好吃!”

  “没有问题,不过听你哥哥说,你根本不怕生,而且很勇敢跟别人交流。”

  张良惠连忙点点头:“是啊,我比他还要勇敢,在学校那些同学都认识我。”

  “你哥哥呢?”

  张良惠看了看窗外,从床头底下拿出一本画册:“他说不需要朋友,只要我这个妹妹。”

  “也是。对了,最近有什么变化吗?”陆琪亚开始找话题。

  “不能下床。”

  “实在是抱歉,我是问,你们家进贼的事情。”

  “啊!”张良惠翻了翻画册,这才说话,“不知道,反正那两个又高又大的侦探找过来,问了一大堆。”

  “哦,李江龙没有来吗?”

  “他是谁,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个名字?”

  “没事,我以为他认识你哥哥,顺便问了一下。”陆琪亚把皮包拿在手里。

  “你也要像那两位警察一样,问我一些我不懂的事情吗?”

  “额……”陆琪亚正在犹豫不决,过了一会儿把话说完,“我感觉你哥哥管的有点宽。”

  “什么事情?”张良惠兴起勃然的抬起头。

  “就是……”陆琪亚叹了一口气,从皮包里掏出一张卷子,“请还给他。”

  张良惠伸出小小的双手,接到了一看,是一把车钥匙。

  “我知道你哥哥的意思,但我喜欢的人不是骗子。”

  张良惠一眼便认出,钥匙是哥哥画的:“知道了。”

  “我不相信他,只是通过一把钥匙的话,我无法判断一个人的品格。”

  “你觉得他是骗子吗?”

  “不是,之所以才来找你,把这张画有钥匙的卷子还回来。”

  “好。”张良惠把卷子放进画册里面,然后塞进枕头底下。

  这个时候,陆琪亚开始后悔,心里出现了各种想法。

  “我哥哥只给你这个东西吗?”

  “不,还有一些话。”

  “哦?”

  “你还没有住院的时候,他拿着卷子来找我,叫我脱离李江龙的骗局。”陆琪亚一脸不屑的表情。

  张良惠再次看向窗外,竟然下起毛毛雨。

  由于医院很忙,医生和护士照顾不到张良惠,作为善良大方的陆琪亚,只好留下来陪伴。

  时间进入傍晚,张良甥背着书包到了医院,陆琪亚看到张良甥,一脸不高兴的离开。

  “今天感觉好点了吗?”张良甥对着妹妹问道。

  但是张良惠一言不发,靠坐在床头。

  “谁惹你生气了?”

  “你啊,我一直吃不饱,幸好那位漂亮的大姐姐带来蜜瓜汤。”

  “可是,医生说你不能吃太多,需要时刻注意饮食。”

  “哼,肯定是你自己说的,怕我好了就乱跑。”

  张良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把床头柜的空盒子收拾,装进一个塑料袋。

  “哥哥,你是不是挑拨离间那两个人的关系?”张良惠突然问道。

  张良甥停止收拾的动作,向门口看了一眼:“李江龙和陆琪亚吗?”

  “是的,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自有我的道理。”

  “真的吗?”

  “那是当然,只要这两个人不在一起,计划就完成了一半。”

  “那样的话,两个侦探就不会怀疑李江龙利用陆琪亚大姐姐吗?”张良惠把脑袋转向右边。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

  “嗯……”张良惠露出犹豫的表情,小声说着,“你的卷子还回来了。”

  “画着车钥匙的卷子吗?”

  张良惠一边点点头,一边从枕头底下掏出画册。

  “还得好,这下我的计划基本完成了。”

  “哥哥,你在说什么?”张良惠再次看向右边。

  张良甥置之不理的笑着,继续把盒子放进塑料袋,速度变得越来越快。

  过了一会儿,塑料袋已经装满,张良甥挺直腰杆。

  “你不回家吗?”

  “我还要照顾一个吃货呢。”

  “可是,你好久没有接那个电话了,我怕……”

  “啊!”

  响起快步如箭的声音,张良惠已经看不到哥哥。

  一个小时以后,张良甥走进公寓的电梯,一分钟过去,终于到了屋内。

  一进玄关,张良甥打开所有的电灯,检查家具有没有移动,再靠近座机。

  突然响起铃声,冷冷清清的空房子变得诡异。

  “喂,是叔叔吗?”张良甥接起来问道。

  “嗯,是我。”听筒响着李江龙的声音,“终于接我的电话了吗?”

  “对不起,因为我妹妹的事情,一直在医院住宿。”

  “哦,这几天怎么样?”

  “两个侦探轮流来找我们。”

  :。:

看过《大侦探双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