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大侦探双子 > 第三十一章 糖果(31)

第三十一章 糖果(31)

  “说明这两个侦探还是想从你妹妹嘴里得到答案,一定要注意言行。”

  “是吗?”张良甥深吸一口气,“老实说吧,您收买小区保安的做法不妥,只要被审问,他就会透露出这件事情。”

  “你是说他会背叛我吗?”李江龙看着窗外的岗亭。

  “也许您当时觉得可以,现在却派不上用场,千万要提防着他。知道吗?”

  “啊,那是自然。”

  “如今的我们非常被动,警方虽然没有追查,但是那两个侦探已经靠近真相,尤其是双灵。我想您应该知道怎么办,必须要销毁对我们不利的证据。比如……”

  “我知道,你们呢?”

  “线索和证据主要指着您,对了,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张良甥故意停顿。

  李江龙感到了一丝丝不妙:“说话呀?”

  “我刚刚回家的路上……”张良甥沉默了一下,“一直有个人跟踪,如果我发生不测,希望您保护好我的妹妹。”

  李江龙满脸猜测:“你听见他的声音了吗?是不是很沉闷?”

  “对。”

  “我们迟早会……”听简传来李江龙犹豫的声音,“现在还是思考怎么应付那两个侦探。总而言之,他们越靠近真相我们越危险,知道了吗?”

  “稍等一下,您好像认识跟踪我的那个男人?”

  大概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陆琪亚脸凑过来,却被李江龙推走:“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他只是一个混蛋,想要敲我一笔。”

  “哦。”张良甥回应一下,就听到挂断电话的声音。

  时间进入九点,双灵坐在大厅里面想事情,手机突然响起来,慢慢腾腾的伸出手接住。

  “喂!是大侦探吗?”

  耳朵传入张良甥很小的声音,双灵立刻问道:“你妹妹要出院了吗?”

  “没有,是我,想要找您。”

  “你?”双灵满脸的疑问。

  “是的,我在家里,快点过来吧。”

  “张良甥小朋友,你确定要见的人是我吗?”

  “嗯。”

  “非得当面?”

  “当然。”张良甥的声音很大,“我怕有人偷听,马上过来!”

  “你一个人吗?”

  “是呀,见面之后我能回答您想知道的事情,来吧。”

  “我去,”双灵放下手机,看了看正在换台的弟弟,“张良甥竟然主动叫我去家里。”

  “你在说什么?”传来张良甥疑问声。

  “啊!没事。”

  “我要举报王著杀人,受害者就是黑衣人。”

  “真的假的?”双灵猛然起身。

  出租车的速度非常快,四十五分钟到达锦绣华城,张良甥站在门口等待,一张冷漠无情的面孔,看着双灵走进屋内。

  “我第一次看到黑衣人的确是十月二十九日傍晚。”张良甥的声音很平淡,“我和他一起坐车回到公寓,等待他下车之后,我从小区的后门进入。不过我比他快,因为他敲错门的原因,所以我知道他要找王著。”

  “等下,我们和警方如今都不知道黑衣人的名字,很难相信你说的话。”

  “陈赤,当时他给我一张名片。”张良甥靠近液晶电视,拉开下面的抽屉。

  冷情又诡异的房子里面,只有双灵和张良甥。

  “我当时很害怕,如果他是坏人,我就立马报警。不过,我要先知道他的来历。于是主动问他一些事情。当时的场面非常紧张,那个男人一直观察周围,还在说寻找王著。”

  “目的呢?”

  “我记得……他说自己是朋友,想要向王著借一点钱。我立刻相信他,毕竟身上穿的衣服很旧,所以我放松戒心,为他指向旁边的房门。”

  “还是需要等一下,你为什么认为他是杀人凶手??”双灵质问的说道。

  张良甥缓缓地叹了一口气:“因为王著是我爸爸的朋友,之所以去过他家,并且对他非常了解。一个网络作者整天待在家里,只有一本电脑和一堆书陪伴,他怎么可能出去交友。”

  “哦,难怪你知道那么多,不过案发之后,你为什么隐瞒这些事情?”

  “害怕幕后黑手杀我。”

  “你知道是谁吗?”

  张良甥的腰杆突然弯曲,很慢的抬头:“我是怎么认为的。他策划了三件案子的发生,并且盗走我家里的钱,真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

  “所以我第一次登门拜访的时候,你当时的反应是表演。”

  听到双灵的话题,张良甥稍微松了一口气,觉得被相信了。

  “您们过来找我,只是询问入室盗窃和王著被杀的事情,幕后黑手却没有抓到,我能肆无忌惮的说出来吗?”

  “也对。”双灵点点头,“你刚才说了,因为你爸爸和王著是朋友,所以非常了解死者。”

  “是的。”

  “那么,我的问题来了,你看过他写的小说吗?”

  “是的,我很喜欢。每次阅读的时候,都是去没人的地方,就连我爸妈也要瞒着。”

  “你详细说一下?”

  “我的方法有很多种,不过小部分都被妹妹揭穿,你觉得她是不是很调皮?”张良甥露出疑问的表情。

  双灵一边点点头,一边思考中:“我觉得你在转移话题,还有,黑衣人声称自己是王著的朋友,那他为什么敲错门?而且还给你一张名片,只是为了得到信任,简直和他来的目的不同。”

  “反正我没有撒谎。”

  “对了,关于他敲门之后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他去哪里,接着发生什么事情?”

  “我只是指了右边的房门。”

  “他直接进去吗?”

  听到双灵的问题,张良甥摇摇头:“大侦探,我只告诉他王著家里的位置,然后关门了。”

  “不对,你已经怀疑他是坏人,为什么还要指路?”双灵疑惑不解的问道。

  “是他求我的,硬说自己找不到,我怎么知道他在骗人。”

  “接下来呢?”

  “我当时在关门,他却站在我家门口。为了把他赶走,我订了一份卖外,想让别人对他起怀疑,可以达到一种威慑力。可是卖外送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晚上八九点钟,那个黑衣人早就不见。”

  “你怎么知道他杀了王著?”

  “当然是跟踪,等到第二天来领,我听到小区有车子启动的声音,然后看见黑衣人扛着麻袋,扔进后备箱。”

  “等一下。这么说来,你从咖啡厅见到黑衣人的时候,已经怀疑他是坏人,对吗?”双灵一边问话,一边注视着张良甥。

  “那是当然。”张良甥淡定从容的回答,“我也很聪明的,哪有人专门挑小孩问路。说明这个人肯定调查过我,知道我住在王著的隔壁,想要杀他得到的一个掩护。一旦我不配合的话,他就要斩草除根,不会让警方从我这里得到线索。”

  “你确定他是杀死王著的凶手吗?”

  “嗯,是我一路跟踪。王著的尸体被放在后备箱时,我已经跑到楼下,拦住一辆计程车。”

  “那么,你应该知道黑衣人走的哪条隐秘路线?”

  “是的,就是废弃的地下水管。”

  “上海的确有很多,但是你的陈述不符合王著的死亡时间,另外,黑衣人是在王著被杀之前,他已经遭人分尸。”

  “我没有撒谎。”

  双灵无奈的说道:“好吧,我想听完你的目击,在王著被抛尸之前,黑衣人有没有对你进行威胁?”

  “他不知道我一直在跟踪。说清楚一点,即使他发现我,也不会因为一个小孩就错过动手时机。”

  “入室盗窃又是怎么回事?”

  “现在我能说是威胁。在我告诉他之后,也许王著已经死了,他才来我家里盗走钱财。”

  “怎么说来,你撒谎了,对我们陈述并没有看见贼的模样?”

  “是的,为了不让他伤害我和妹妹,就算再多的钱,我也会告诉他保险柜的密码。想让他拿钱完了,就当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可以大摇大摆的离开。我才编造了一些内容,比如九点钟就睡觉,并没有听见入室盗窃的动静。”

  “真的很对不起,容我再打断一下。”双灵站起来,“这些话,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吗?”

  “是的。因为警方的行动很快,我只能粗糙的编造一段。”

  “我觉得你真的很厉害,完全不像一个小孩,竟然骗过我们和警方。”

  “过奖了。”张良甥笑了笑,再次说起陈述,“他也不想惹麻烦,所以得到密码之后,立刻把钱拿走。这种结果对我们来说是好的,并没有受到一点伤害。”

  “当然啦,不过对于你的爸妈来说,那可是辛辛苦苦的血汗钱。”双灵继续问话,“后来呢?”

  “最后我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等到爸妈回家,两个人立刻报警。”

  “刚开始,我觉得你是自导自演,真是对不起。”

  “如果知道贼是谁,却没有立即报警,肯定会被当成嫌疑人。这一点我能理解,毕竟经历过一晚紧张又害怕的入室盗窃,已经深深的刻在脑海里面。”

  “发生这种事情谁也没有想到,他已经杀掉一个人,却还要顺走指路者家里的钱财。”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知道我家是富裕,因为开门的时候,那个男人的眼睛一直瞄着屋内。”张良甥说着话,双手已经变暖,不再冒出冷汗。

  “接下来……你没有行动了吗?”双灵问道。

  “当然有,只是我担心自己会被发现,原本的跟踪,在那个时候变成尾随。那段时间里面,我一直走在他的身后,其实想要报警,可是走进一条熟悉的道路,我才知道他住的地方,我家后面的矮房子。我当时真的很纠结,如果直接报警会暴露自己,要是不报警的话,又怕他会有反悔的那一天。我当时是孤身一人,想要逃跑已经来不及,谁知道当时冲出来一个神秘人。不过,幸好我躲起来了,所以没有被他发现。”

  “难道是幕后黑手?”

  “我不知道,他手里拿着一根尖头的木材,朝着陈赤胸口捅下去,然后把尸体扛走。”

  “那么快吗?”

  “我本来想要跟过去,但是害怕的原因,站起来就是逃跑。如今我还记得那条小道,又直又长,被恐怖的黑暗笼罩。”

  :。:

看过《大侦探双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