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大侦探双子 > 第三十五章 糖果(35)

第三十五章 糖果(35)

  双灵有点慌张,但是双生一直在盯着,露出疑问的表情。

  “说啊。”

  双灵把遥控器拿起,关掉液晶电视:“还是逃不过你的眼睛。”

  “因为太明显。”双生接着说,“你一会怀疑张良甥,一会又说李江龙。”

  “你知道我的推理是正确,为什么一直在反对?”

  “因为这俩人不认识,无论动机还是手法,根本没有关系。不过你的发现,让自己陷入坚信的绝境中。”

  “你到底在说什么?”双灵扫了一眼大厅。

  “我最后一次去张良甥家里,他说有人打保险柜的主意,而且三个房间的门锁坏了。”

  “然后呢?”

  “我提出了几个问题,他回答的态度一成不变。”

  “我已经知道这件事情,只是想说你是什么意思?”

  “意思?对啊,你没有经历那种事情,不会知道绝境中的人如何度过。”

  “张良甥和李江龙吗?”

  “也许是的。”

  “你呢?”

  双生笑了笑,露出迷茫的眼神:“不重要。”

  “为什么?”

  “因为我们有我们的生活。”

  双灵吐了一口气,满脸不明白的甩了头:“你回来的目的是什么?”

  “看来你已经不相信我。”

  “其实我也不敢这么想,主要你太偏执,没有一点中心。”

  “是吗?毕竟我离家出走了,无论做什么说什么,我都会被怀疑。”

  双灵目不转睛的盯着双生,然后大声问道:“你就不要再折磨我了,快点告诉我,离家出走的原因是什么?”

  “就像张良甥说的那样,我也许很生气。”

  “哦,我知道你的心中已有答案,那么,请你告诉我吧。李江龙是不是幕后黑手?”

  “你觉得呢?”

  被双生反问一句,双灵移开眼睛:“我希望他是幕后黑手,这样一来,我和警方的努力没有白白浪费掉。”

  “是这个原因吗?”

  “难道要我像你一样吗,一直在逃避案子的真相。”

  双生一边倾听,一边笑道:“你是我的哥哥,最清楚我的为人。”

  双灵无言以对,却听到窗外的风声。

  “等下我要去找一个人,你要来吗?”双生说道。

  “当然。”

  “不要忘记戴围巾。”

  “我知道了。”

  来到停车场,双生进入驾驶座,朝着海弯镇的方向开去。

  双灵立马问道:“他是不是幕后黑手?”

  双生没有回答,握着很冰冷的方向盘,继续向前驾驶。

  过了一会儿,双生把车停在海滩旁边的公路,双灵先下来,发现远处的高楼大厦。

  “那里就是目的地。”双生指着高楼大厦,“站着一男一女的门童,看见了吗?”

  双灵抬头看去,目光中出现一片亮点,旋转的玻璃门前,的确有两个穿着红衣服的男女。

  “跟我来。”

  “到底要去做什么?”

  “案发之后,我调查到了这家酒店。”

  “你是说,幕后黑手就在里面,所以没有认定张良甥和李江龙。”

  双生一边点点头,一边走上小路。

  这个时候,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出来,想要上车的时候,钥匙不小心掉在地面。

  双生大声说道:“先生过得好吗?”

  男人转过身,投着审视的目光,看见两个人从黑暗中站出来。

  双生问道:“接下来您有什么打算?”

  “哦。”男人把钥匙捡起来,“我要去一个地方。”

  “是吗?在您走之前,我们能聊一聊吗?”

  “我怕迟到。”男人摇摇头。

  “不要那么久。”双生说着话,指向不远处的水池,“去那里坐吧。”

  男人知道眼前的来者,就是负责任入室盗窃案的侦探,名字叫双生。不得不移动脚步,靠近水池旁边的木凳,可以坐下很多人

  “不要紧张,石榴先生。”

  石榴察觉到了双生的来意:“说吧,要怎么样才肯放我走?”

  “给我五分钟。”

  “好。”

  “谢谢!”双生满脸笑容,坐到石榴的旁边。

  石榴感觉不自在,挪了一下身体。

  “我又不是警员。”双生掏出一张名片。

  石榴摇摇头,并没有接过来,一直防备着双生。

  等到双灵坐在水池的台阶,石榴好奇道:“他呢?”

  “啊。”双生张开嘴巴,解释的说着,“他只是一个旁观者。”

  双灵稍微的不满,但是看了一眼双生,忍气吞声的站到远处,并没有离开。

  石榴突然问道:“他也是侦探吧?”

  “嗯。以前是上海警局的顾问,现在变成一名无业游民,不用搭理他。”

  “你们是兄弟?”

  “异卵,所以生出来不一样。”双生说着话,在脸部前面画了一个圈,表示两人的长相有区别,“是吧,我们不是双胞胎。”

  “我不想浪费时间,大侦探,你问吧!”

  “我知道您收了保险柜剩下的一笔钱,所以要去自首,变成张良甥的替死鬼。”

  “嗯。”

  双生无奈的摇摇头,站起来走向车子。

  双灵赶紧追上去:“听见你们的谈话了,他会怎么做?”

  “不知道。我只是来寻求答案,并没有劝说他作出选择,请不要误会这一点。”

  “如果他真的做了替死鬼,怎么办?”

  “随便。”双生启动着车子,“你是不是一直想跟张良甥对质?”

  双灵瞪大眼睛,立马点点头。

  “不要问我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跟我来吧。”

  “嗯。”

  一个小时以后,喇叭声响起,双生把车子开进小区。

  这个时候,张良甥从墙角站起来,手里捧着一个雪球。

  靠近张良惠的时候,双灵笑着说道:“小妹妹注意不要感冒了。”

  张良惠感觉双灵和双生来者不善,看着哥哥。

  张良甥明白那个害怕的眼神,这才开口:“外面的确有点冷,不如进去吧。”

  “没有必要,我只想见你最后一面。”双生笑道。

  张良甥也笑了笑:“什么意思?”

  双灵沉默不语,站到没有雪的地面,前面却是张良甥和张良惠。

  “你好像话多了一点!”双生突然说道。

  “是吗?看来经过你们和警方的询问,我的确变得能说会道。”

  “值得恭喜。”双生微微一笑,“能让我看看你藏起来的钱吗?”

  “不能。”张良甥回答着,“我在保护妹妹的安全。”

  “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包括收买人心。”

  张良甥在的脸上浮现出溺爱,看着妹妹的双腿,立马消沉起来。

  “你是不是怀疑李江龙做的手脚?”

  “难道不是吗?”张良甥把手里的雪球捏碎。

  双生叹了一口气:“我已经有了结论,那只是一场意外,李江龙并没有指使醉酒的司机去撞你妹妹。”

  “大哥哥,你这是在显摆自己的智慧吗?不过我有我的判断。”

  “那我要告诉你的是,李江龙没有动过一丝念头。”

  张良甥又笑道:“你是说他是一个好人,并没有惦记我家剩下的钱。”

  双生伸手想要抚摸张良甥的肩膀,却收回。

  “说呀!”

  “好。”双生抬起头,“十月二十九日,一名叫陈赤的男人死了,被分尸之后,装在两个桶里面。不过,只要找到第一案发现场,就可以做DNA鉴定。”

  “听不懂?”张良甥露出疑惑的表情,“就算你们和警方找到了,又能证明什么?”

  “陈赤死在哪里。”

  张良甥看着双灵:“你哥哥也到过我家,他现在还有什么话说吗?”

  旁边的双灵低着脑袋,根本没有出声。

  “但是我想告诉你……”

  张良甥定睛一看:“什么事情?”

  “你的头脑……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小孩,很可惜你选错了做法。”

  张良甥抿着嘴巴,角边微微上扬,一直是爱笑的面孔。

  “走吧。”双灵突然说道。

  双生一边犹豫不决,一边看着张良甥。

  “哥哥。”突然响起张良惠的声音。

  双灵没有停止脚步,却听到轮着滑动的声音,侧脸一看,只见满面泪水的张良惠,用着小手抓住冰冰凉凉的护栏,慢慢的想要站起来。

  “你要干嘛,妹妹?”张良甥喊道。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哥哥才……”

  由于张良惠情绪管理不好,小小的双手想要抓住眼前的双灵,突然跌落轮椅。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会保护好你。”张良甥咬牙切齿的再次喊道。

  “我不想让哥哥一错再错下去。求求您们了,把他带走吧!”张良惠两手撑着雪地,已经变得红彤彤,还拖着不能动弹的双腿向前爬去。

  张良甥一边摇摇头,一边向前冲,终于忍不住哭出来。

  “哥哥!”张良惠伤心的喊着。

  冰天雪地的小区里面,两个小孩的哭声很响亮,突然飘了大雪。

  双灵伸出手抓住张良甥。

  “放开吧。”双生把双灵拉开,“自卫不能判刑,而且他是未成年!”

  双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见一男一女走过来,正是张良甥和张良惠的爸妈。

  双生慢慢的退后,看着张良甥和张良惠一直在哭泣,仿佛遭受到了生死离别。

  “怎么了,我的宝贝?”

  听到妈妈的声音,张良惠擦了擦眼泪:“我摔倒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她。”旁边的张良甥正在说道。

  站在张良甥身后的张贤,立马抱在杯里:“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儿子,你已经把妹妹保护得很好。”

  “是吗?”

  “嗯。”

  随着张良甥的一声,双生看见一家四口越走越远,不由自主的朝着前方挥挥手。

  :。:

看过《大侦探双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