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大侦探双子 > 第五十八章 香水(23)

第五十八章 香水(23)

  管家站在大厅的角落,正在观望顾安,检查文件内容的样子特别沉稳,不再是迷路的绵羊。

  过了一会儿,顾安看了看手机,时间才是七点三十分。

  “有墨水吗?”顾安把手伸进胸前的口袋,拿出一根钢笔。

  “自从少爷搬进去这栋别墅,已经将老爷的所有东西仍掉,包括纸墨笔砚。我们不敢阻拦,也许是工作繁忙的原因,没有时间静下来写字,一直都是往外跑。”

  “管家,以前董事长都是一个人住吗?”

  “是的,他觉得对于将来的生活很自信,所以大学毕业之后,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

  “难怪规模那么小!”

  “对啊,他无法忘怀那边区域。如果有一段时间不踏进去,就会浑身难受。”

  顾安一边倾听,一边犹豫了一下,最后自己倒了一杯水。

  这个时候,顾安小心翼翼的回到沙发,听到门铃响起。顾安激动的站起来,朝着院子外面一看,只见穿着警服的女人。

  “有人吗?我又来了。”

  顾安和管家同时听见声音,站出门口的台阶。

  “他是谁啊?”朱寒一边问着打开铁门的管家,一边看向门口。

  顾安笑道:“我姓顾,单名一个安。”

  “哦。”

  随着没有十公分的高跟鞋声,顾安看着女警走进厅内,模样还不错。

  这个时候,一直走在身后的管家,拿起门边的拖鞋,放在朱寒脚边。

  “顾安是吧!”朱寒正在换鞋,“你来找孙浩雨做什么?”

  “有……”顾安突然觉得女警的称呼不对,看来没有那么熟,耍心眼的回答着,“有事就来,他可是虎补公司的老板,我能不来吗?”

  朱寒胸前的名字牌,在灯光的照耀之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原来你就是爆炸事件中的受害者之一!”

  “我和胡思钰的确鲁莽了。造成上海的经济损失,包括摧毁建筑物,另外,我们不应该怀疑孙浩雨,之所以每次单独过来,带着道歉的诚意。”

  顾安听懂了,微笑着点点头。

  “还在漕溪路的时候,我去找过孙浩雨,大概有七八次吧。那时候他还没有搬家,也很少有人登门拜访,但是可以想象得到,原来孙浩雨是一个孤独寡言的男人。尽管我对孙浩雨不了解,依然忍受我的打扰,并没有赶出大门。”

  “他搬家之后,你是如何找到这里,朱寒警员?”

  “很容易。”

  “说的也是,你只要查一下电脑,就知道他出生在哪里。”

  朱寒满脸通红的摇摇头:“可能让你失望了,我是通过双生,得知孙浩雨搬去什么地方。”

  “哦。”顾安回应一声,并没有多余的表情。

  “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搬家,原本去道歉,结果璃窗门紧闭。”

  顾安笑了笑,一直在盯着朱寒:“见过殡仪馆老板吗?”

  “没有。不过发生爆炸事件之后,我记得他来找孙浩雨,手里还拿着尸检证明。”

  “多久了?”

  “应该是半年前。”

  “警员就是警员,记忆力真好。”顾安一边佩服,一边说着,“我以为他太烦你,之所以换了一个地方住。”

  “没有的事。”

  “你很了解自家男主人吗?”

  朱寒犹犹豫豫的说道“这个……我要是说不了解,作为警员太失败,如果说了解的话,又有点自卖自夸。”

  “到底是什么?”

  “嗯……我好像站在中立。”

  “明白。如果你怀疑孙浩雨的时候,就会调查他,如果他的嫌疑被洗头,就会和他交朋友。”

  朱寒微微一笑:“我是不是缺心眼?”

  “这是因人而异。对了,你的专业是什么?”

  “写新闻。”朱寒沉思了一下,“就是收集关于受害者家属的诉说和要求,有时也去调查凶手,留下线索是最好的。”

  顾安似懂非懂的说道:“就是警方的报道员,真厉害!”

  “额……”朱寒有点不想承认,“正确的说是官方报道。”

  “啊,原来如此!”

  “是的。”

  “真的很抱歉,不知不觉中竟然询问你了!”顾安点头行礼。

  “没有关系。”

  等到管家端来一杯咖啡,顾安把桌上的文件收拾好了,放在自己的身边。

  “要是我和一个人熟悉起来,就会到处缠着他,比如现在,每隔一个星期都来。”朱寒说道。

  “你属于慢热型,很正常。”

  “是的。我身为一名警员,原本应该在案发现场,没想到却来这里。”

  “虽然我不知道你出于什么目的,但是多认识几个人,有利于自己的交际技术。”

  “也对!”

  顾安观察朱寒的名字牌,突然问道:“你出门的时候,都穿这件衣服吗?”

  “不是,除非我刚从警局过来,平时的话,我先回家换掉再去登门拜访。”

  顾安说道:“是这样的吗?我以为你舍不得脱掉。”

  “对了,你有名片吗?”

  顾安摸了摸口袋,并没有拿出伍佳批发的名片,因为现在时机没成熟,不能让朱寒知道自己在热水器工厂上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顾安和朱寒坐在沙发上面,但是距离很远,已经没有话题。

  为了缓解冷淡的气氛,一旁的管家开口:“少爷很快就到。”

  顾安立刻站起来,整理了一下皱巴巴的衣服和裤子。

  “淡定一点。”

  听着朱寒的声音,顾安把桌上的文件夹拿在手里:“能先让我们单独谈一下吗?”

  “我们!意思是你和孙浩雨吗?”

  “啊,对。”

  朱寒微微一笑:“可以。”

  顾安对朱寒点头示意,表达谢谢,然后看了看大厅的门口,并没有看见孙浩雨,还有熟悉的脚步声,只见空无一人的院子。

  沙发上面的朱寒说道:“不用那么着急,这个时间点,你绝对可以见到他的。”

  顾安吐着紧张的气息,犹豫不决的坐下来,看了看墙壁上面的钟表。

  店内飘着饭菜的香味,也被一股浓烈的玫瑰花盖住。孙浩雨拿着一双筷子,却被眼前的女生迷住,就连饿肚子的烦恼都忘记了。

  坐在对面椅子的女生,就是决定今天晚上补约的高娜拉,满脸歉意:“对不起,二月十四日那天我实在太忙了,没有记得饭局的事情。”

  孙浩雨挪开手边的一盘折耳根,不能让鼻子闻到腥味。

  “你生气了吗?”高娜拉双手合十,举在半空中道歉,“实在不好意思,能原谅我吗?”

  时不时闻到折耳根的味道,让孙浩雨有了变化,脸部正在挣拧,想要离开这家饭店。

  高娜拉无时无刻的注视着,正当看到孙浩雨的表情变化,赶紧低下头。

  孙浩雨很快注意到了,冲着高娜拉挥挥手:“我没有生气,只是不喜欢折耳根的味道,腥味太重了。”

  “啊!”高娜拉快速反应过来,就把盘子盖住,“现在好点了吗?”

  “嗯。对了,为什么今天晚上有空?”

  “因为我休假了。”高娜拉笑着说道。

  “我印象中的记者,每天都争着去挖掘新闻,怎么会有休假一说?”

  “其实,我被主编限制行动,时间是一个月。”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受到如此大的惩罚?”

  “为了我能在上海生存下去,主动接受五佳开办工厂的采访,因为参加一件阻拦事件,那个组长告密到了总部。”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事情很严重吗?”

  “一般吧,反正我被限制行动,待在家里也是待。还不如出来和你吃饭呢!”

  “听你这么说,感觉自己变成工具人,好像用处蛮大的。”

  “没有了,之前我已经答应你,今天晚上就来兑现。”

  “好。不过你住在什么地方?”

  “上海没有我家,而我爸妈都在美国,只能租一间房子。”

  “啊?”

  “惊讶也没用,关键是我活得很快乐,并没有让自己受到委屈。”

  “看来你是一个坚强的女生。不像我,自从我爸死了,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走出家门。”

  “看不出来呀,你的人气很旺,甚至被评为上海的十大奋斗青年。”

  “那是媒体给的,算是一顶高帽子,我却成天提心吊胆,生怕公司倒闭,走上以前我爸的道路。”

  “也许是你的压力,把不好的一面逼出来。其实,每个成功人士都经历过,但是克服住了,老板,你一定要加油,为了自己的将来,坚持到露出笑容为止。”

  “现在的记者都会安慰人吗?”

  “只有我而已。”

  孙浩雨点了点头:“也是。对了,关于制造热水器工厂的命案,你有什么看法?”

  “突然问我,还真有点始料不及。也可以说一下,施祖是五佳开办工厂的领班,却被某人杀死。如今还没有抓到凶手,就连动机和手法都是个谜题,也不存在目击者。”

  孙浩雨继续问道:“还有吗?”

  “我也同意双灵和双生提出来的谋杀,但是又觉得不可能。五佳开办的工厂都是制造热水器,上海每一个家庭买到了,只要一拆就能知道如何制造热水器,为什么还要杀人?还有一种说法,谋杀的前提有必备条件,存在利益,或者为了得到某种东西,贪婪的人就会变成凶手。”

  “说的有道理。”

  “其实我有自己的推理,怀疑外部人员干的,毕竟热水器的生意很火,有人想要占为己有。”

  “为什么不是内部人员呢?”

  “因为原因很简单,五佳文字规定,只要透露制作热水器的技术,都会被告上法庭。”

  饭菜慢慢的变少,孙浩雨就会注意到,当高娜拉说出自己想法的过程中,夹菜的双手没有停下来。

  “怎么样,我说的对吗?”高娜拉放下筷子的时候,突然问道。

  “嗯。”

  “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高娜拉看了看墙面的液晶电视,显示出九点。

  “你一个人生活吗?”

  “是的。我在上海没有朋友,说的明确一点,记者是最受人讨厌的职业。”

  “不会啊,你很善解人意,我特别喜欢和你在一起……”

  “啊?”

  “一起聊天,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

  “可是我……”高娜拉突然停顿,露出愁眉苦脸的表情,“我没有别的意思,老板,以后吃饭就要在这种地方,不用去什么大酒店,特别的浪费钱!”

  “你说了算。”

  :。:

看过《大侦探双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