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两百三六章 ‘恶赌鬼’轩辕三光

第两百三六章 ‘恶赌鬼’轩辕三光

  峨眉山脚下有间小小的玄坛庙。

  庙宇里没有供奉神像,神案上赫然坐着一个泥腿客。

  这人面如锅底,脸上兜腮大胡子,一双眉毛十分浓密,瞪起眼开,眼睛宛如铜铃,可他却只有一只眼睛,左眼上只戴着条黑布罩子。

  他裤管直卷到膝盖,双腿黝黑如铁,脚上只有双草鞋,此人歪歪的坐在神案上,看上去比土匪还要土匪,比彪悍还彪悍,裂开嘴时,立有那么几分凶猛之气。

  而在神案下,还坐着三人,正是“视人如鸡”王一抓、“天南剑客”孙天南,以及那银枪世家的邱清波。

  这三人平日神奇十足,飞扬跋扈,但此刻一个个却是垂头丧气,满面皆是畏然惊惧之色。

  泥腿大汉大笑道:“哈哈哈……格老子的,叫你们三个龟儿子赌又不是要你们死,怕什么怕?”

  三人不敢抬眼去瞧他,低头不语,泥腿大汉哼哼了两声,显得极为无趣,随口吐出鸡骨头,忽然就又看见了一个人。

  他本以为是个老头,但看那人面貌又不是,这人低头看书不看路,瞧着就有些呆头呆脑的样子,竟是个年少白头的书生。

  峨眉山脚下有间小小的玄坛庙。

  庙宇里没有供奉神像,神案上赫然坐着一个泥腿客。

  这人面如锅底,脸上兜腮大胡子,一双眉毛十分浓密,瞪起眼开,眼睛宛如铜铃,可他却只有一只眼睛,左眼上只戴着条黑布罩子。

  他裤管直卷到膝盖,双腿黝黑如铁,脚上只有双草鞋,此人歪歪的坐在神案上,看上去比土匪还要土匪,比彪悍还彪悍,裂开嘴时,立有那么几分凶猛之气。

  而在神案下,还坐着三人,正是“视人如鸡”王一抓、“天南剑客”孙天南,以及那银枪世家的邱清波。

  这三人平日神奇十足,飞扬跋扈,但此刻一个个却是垂头丧气,满面皆是畏然惊惧之色。

  泥腿大汉大笑道:“哈哈哈……格老子的,叫你们三个龟儿子赌又不是要你们死,怕什么怕?”

  三人不敢抬眼去瞧他,低头不语,泥腿大汉哼哼了两声,显得极为无趣,随口吐出鸡骨头,忽然就又看见了一个人。

  他本以为是个老头,但看那人面貌又不是,这人低头看书不看路,瞧着就有些呆头呆脑的样子,竟是个年少白头的书生。

  峨眉山脚下有间小小的玄坛庙。

  庙宇里没有供奉神像,神案上赫然坐着一个泥腿客。

  这人面如锅底,脸上兜腮大胡子,一双眉毛十分浓密,瞪起眼开,眼睛宛如铜铃,可他却只有一只眼睛,左眼上只戴着条黑布罩子。

  他裤管直卷到膝盖,双腿黝黑如铁,脚上只有双草鞋,此人歪歪的坐在神案上,看上去比土匪还要土匪,比彪悍还彪悍,裂开嘴时,立有那么几分凶猛之气。

  而在神案下,还坐着三人,正是“视人如鸡”王一抓、“天南剑客”孙天南,以及那银枪世家的邱清波。

  这三人平日神奇十足,飞扬跋扈,但此刻一个个却是垂头丧气,满面皆是畏然惊惧之色。

  泥腿大汉大笑道:“哈哈哈……格老子的,叫你们三个龟儿子赌又不是要你们死,怕什么怕?”

  三人不敢抬眼去瞧他,低头不语,泥腿大汉哼哼了两声,显得极为无趣,随口吐出鸡骨头,忽然就又看见了一个人。

  他本以为是个老头,但看那人面貌又不是,这人低头看书不看路,瞧着就有些呆头呆脑的样子,竟是个年少白头的书生。

  峨眉山脚下有间小小的玄坛庙。

  庙宇里没有供奉神像,神案上赫然坐着一个泥腿客。

  这人面如锅底,脸上兜腮大胡子,一双眉毛十分浓密,瞪起眼开,眼睛宛如铜铃,可他却只有一只眼睛,左眼上只戴着条黑布罩子。

  他裤管直卷到膝盖,双腿黝黑如铁,脚上只有双草鞋,此人歪歪的坐在神案上,看上去比土匪还要土匪,比彪悍还彪悍,裂开嘴时,立有那么几分凶猛之气。

  而在神案下,还坐着三人,正是“视人如鸡”王一抓、“天南剑客”孙天南,以及那银枪世家的邱清波。

  这三人平日神奇十足,飞扬跋扈,但此刻一个个却是垂头丧气,满面皆是畏然惊惧之色。

  泥腿大汉大笑道:“哈哈哈……格老子的,叫你们三个龟儿子赌又不是要你们死,怕什么怕?”

  三人不敢抬眼去瞧他,低头不语,泥腿大汉哼哼了两声,显得极为无趣,随口吐出鸡骨头,忽然就又看见了一个人。

  他本以为是个老头,但看那人面貌又不是,这人低头看书不看路,瞧着就有些呆头呆脑的样子,竟是个年少白头的书生。

  峨眉山脚下有间小小的玄坛庙。

  庙宇里没有供奉神像,神案上赫然坐着一个泥腿客。

  这人面如锅底,脸上兜腮大胡子,一双眉毛十分浓密,瞪起眼开,眼睛宛如铜铃,可他却只有一只眼睛,左眼上只戴着条黑布罩子。

  他裤管直卷到膝盖,双腿黝黑如铁,脚上只有双草鞋,此人歪歪的坐在神案上,看上去比土匪还要土匪,比彪悍还彪悍,裂开嘴时,立有那么几分凶猛之气。

  而在神案下,还坐着三人,正是“视人如鸡”王一抓、“天南剑客”孙天南,以及那银枪世家的邱清波。

  这三人平日神奇十足,飞扬跋扈,但此刻一个个却是垂头丧气,满面皆是畏然惊惧之色。

  泥腿大汉大笑道:“哈哈哈……格老子的,叫你们三个龟儿子赌又不是要你们死,怕什么怕?”

  三人不敢抬眼去瞧他,低头不语,泥腿大汉哼哼了两声,显得极为无趣,随口吐出鸡骨头,忽然就又看见了一个人。

  他本以为是个老头,但看那人面貌又不是,这人低头看书不看路,瞧着就有些呆头呆脑的样子,竟是个年少白头的书生。

  峨眉山脚下有间小小的玄坛庙。

  庙宇里没有供奉神像,神案上赫然坐着一个泥腿客。

  这人面如锅底,脸上兜腮大胡子,一双眉毛十分浓密,瞪起眼开,眼睛宛如铜铃,可他却只有一只眼睛,左眼上只戴着条黑布罩子。

  他裤管直卷到膝盖,双腿黝黑如铁,脚上只有双草鞋,此人歪歪的坐在神案上,

看过《漂泊诸天只求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