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心灵学者 > 第四十章 游斗
  几人在分析室里看着战斗。

  “苏晓也太怂了,之前和队长近战一次后,不敢再打了。”沙长乐道。

  “很正常,他毕竟只有觉照四阶,不可能和金铁巨像拼近战。”高歌。

  沙长乐嗤笑道:“拼近战尚有一战之力,像这样高速游走闪避攻击,时不时用个瞬移的,他真以为自己的心力耗得过觉照六阶的金铁巨像吗?”

  “战斗基本已经结束了。”一位分析师。

  虽然战斗还没真正结束,但在场的都是非常老练的修行者或战斗专家,对两位修行者都有了解,打到中盘,基本能分析出胜负了。

  林玲也面露失望之色。

  苏晓,太不敢打了。

  “就只会欺负弱者?”林玲有些闷闷不乐,自己练了那么久的单人战,结果没任何收获。

  若击败她的是很强的修行者,把谢昊阳也给打败,那还罢了,心理平衡,可林玲看着他,完全被谢昊阳压着打!

  甚至现在手都不还了,完全在闪避,拖延时间,一副混吃等死的样子。

  沙芳琴开口道:“也不能这么,胜负二八开吧,苏晓还有两成概率,灾厄黑刃到达觉照四阶时,可以制造黑刃领域,如果他近身到金铁巨像贴身距离,准确使用黑刃领域,将昊阳秒杀,那还有机会。”

  “教练,他哪儿敢近身啊。”沙长乐对着同一宗族的沙芳琴,也一样称呼教练:“太怂了,要我是他,与其等待慢性死亡,不如拼死一搏!”

  在沙长乐旁边,被沙长乐挽住手的丘雪行默默看着苏晓,内心没有什么队长占优的喜悦,反而只有一点兔死狐悲的哀伤。

  从他的身影上,丘雪行好像看到了自己。

  她出身寒冬秘境一处普通家庭,和苏晓一样是出身平凡的才。

  苏晓狼狈躲避金铁巨像攻击的身影,让丘雪行联想起自己那些不愿回忆的记忆。

  她也曾独自行走在寒冷彻骨的白毛风中,孤单的在雪原里狩猎或体型巨大,或数量众多的邪物,只为了赚取一点点修炼资源。

  她拼上性命杀死的邪物,换到的修炼资源,不过是这些顶级俱乐部修行者一周的工资罢了。

  甚至还没有算上俱乐部日常里免费提供的各种修炼资源和修炼设施。

  中夏对他们这种秘境修行者,还提供了额外优惠的收购价!

  都比不上,比不上这些顶级才。

  最后,她屈服了,冰原上的幼年狼王向富家的翩翩公子低头了。如同冻土上那传唱千年的悲剧史诗,每一位孤独的英雄都将向命运屈服。

  命运,命运就是那无法抵抗的寒潮,那吞没一切的北风,那一片又一片的异鬼,那残破的战甲与武器,疲惫到极限的身体与精神。

  想到这里,她稍微拉紧了一些沙长乐的手,开口道:“不,我不这么想。”

  “苏晓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他在模拟道法联赛里,单挑战的环节。”

  沙长乐惊异地看了眼自己的未婚妻,他有段时间没感到这么亲昵的举动了,连忙问:“怎么?”

  “在道法联赛的单挑战环节里,由于是车轮战,即使弱的一方,也要不停拖延时间,消耗强者的心力,为之后上阵的队友争取机会。”丘雪行:“所以,苏晓是想证明自己……证明……”

  “即使面对比他更强的强敌,他也不会认输,也会战斗到心力耗竭,眼睛都睁不开。这是他的固执和韧性。”

  丘雪行只了这些话,她把后面要的话咽进了肚子里:

  “这样,他就能得到更好的报价,得到更多的修炼资源,决策层欣赏那些有韧性,不服输的才修行者!”

  “原来如此……”沙长乐点零头:“那还算值得敬佩,既有自知之明,又拥有强大韧性。”

  高歌也点头,看向苏晓的眼神里,多了一些尊敬:“等他成长到觉照六阶,恐怕真能成为封王级才,而有足够修炼资源的加持,这并不困难。”

  “你们想错了。”

  此时,一向沉默少言的“纸王”高行秋开口了。

  “你们没看苏晓的眼神吗?那不是一个自认放弃者的眼神,我在其中,只看到了冰冷的冷静,理性的计算……甚至,还有一种可以称为疯狂的兴奋。”

  “谢昊阳也在如履薄冰,他一定看得出来,苏晓绝不是想拖时间。”

  “他想赢啊!”

  听到这话,在场众人内心一震。

  高歌问:“大哥,他怎么赢?他必须近金铁巨像的身,随后,准确找到队长的位置,最后,还要和队长拼反应,看是队长先杀死他,还是他先杀死队长。”

  “纸王”高行秋看着战斗画面片刻,坦诚道:

  “我不知道。”

  此时,沙芳琴好像想起什么,皱眉道:“起来……传闻苏晓具备超凡感知的能力,怀疑拥有高品的感知秘术,他曾经在很低的境界,用灾厄黑刃精准挡过子弹,他到现在都没表现出来,难道,是在藏招?”

  “如果他已经感知到了谢昊阳的位置,那胜负就不是八二开,而是四六开,苏晓虽处于劣势,但有机会,可以操作。要看两饶发挥,看他们的状态!”

  听到她的话,众人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虚拟世界的战斗上。

  虚拟世界郑

  苏晓有些无奈。

  那谢昊阳,经验太丰富了,和他纠缠到现在,都基本没有漏出什么破绽。

  甚至,谢昊阳的打法也变保守了,没有那么激进的用金铁巨像近身,而是在远处,缓慢的射出铁屑子弹,消耗苏晓的心力,似乎读出了苏晓的想法。

  “也对……像这种封王级才,不止修为厉害,战场阅读能力和战斗本能都厉害……”

  “就算原本没什么战斗本能的才,每年和同层次对手打上百场,光靠经验,堆都堆出战斗本能了!”

  “想要他们出现失误,出现破绽,只能以绝强的压力压迫,在高压下逼迫他们,放大每处细微的失误,抓住它们,放大成破绽。”

  “不能再耗下去了,必须留一部分心力用于应变,该决战了。”

  苏晓不再闪避。

  他抬头,看向那十六七米,充满压迫感的高大巨像。

  然后,朝着它冲锋。

看过《心灵学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