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缺月梧桐 > 十五节 毒如蛇蝎

十五节 毒如蛇蝎

  王天逸三个坐著驴车离开鹿邑张川秀赶著车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而王天逸在照顾躺著的赵乾捷。

  “天逸啊乾捷胳膊断了我看我先去和乾捷一起去泰山那里然後再让乾捷跟我去徐州吧。”

  “师兄不用了。就是一条胳膊断了不碍走路的休息几天就长好了。”赵乾捷从车厢里说道。

  “不行你别硬撑了你这个样子怎麽放心你一个人赶路我一定和你一起走。要不是我和天逸没法回去青城我们现在应该马上把你送回去的。天逸路远时间紧张。进了山东我们就该分开了我和你去泰山天逸去扬州。”张川秀说道。

  “那这样吧师兄和我把帖子送到泰山然後师兄继续赶路我自己回青城。”乾捷不想拖累大家。

  “不行乾捷路挺远的那个时候你的胳膊肯定还没痊愈出事了怎麽办?我看你还是和师兄去徐州也好有个照应。这里徐君致给的一百五十两银子你们全拿著当路费吃好点现在你是病人。”王天逸说。

  “就这麽定了你啥也别说了。”张川秀在前面大声说道。

  “都是我拖累大家的。”赵乾捷眼圈红了。

  “你别瞎想了!”王天逸和张川秀同时喊了起来。

  “天逸啊你怎麽武功突然好那麽多居然把那个恶棍手给斩了?现在想出来了吗?”张川秀大声问这个问题他和赵乾捷已经问了不下七八遍了王天逸也是自己说不知道所以才加了最後那句话。

  “我想可能因为那个恶棍连打两场累了然後我又是不要命的进攻他手忙脚乱所以败给我了。”王天逸挠挠後脑勺说。

  “你用的那几招剑法?”赵乾捷问。

  “你知道我舞剑都是舞不好的就是用的老师说的那些‘恶狗抢食’打法。”王天逸吐了吐舌头。

  “哈哈。真够走运的你小子。”张川秀和赵乾捷大笑起来。

  “哎你说徐家真的就被你打怕了?徐君致真是像狗一样真难想象这样的老头居然是鹿邑一霸。”赵乾捷问。

  “我觉的没那麽简单。”王天逸听到徐家皱起了眉头“鹿邑人害怕他们父子像害怕鬼一样如果真这麽简单就把徐家折服了我觉的有诡异。”

  “还不是乖乖的送吃的喊大爷啊。我觉的那老鬼是害怕咱们青城的实力哎天逸倒口那个什麽老窖给我尝尝。”张川秀在前面说。

  “别大意师兄你不怕他们投毒啊?”王天逸说。

  张川秀吓得差点没从前面摔下去“那老鬼不是把每种东西都找人吃了吗?那不就是告诉我们里面没毒吗?”

  “银针呢拿来试试。”王天逸问张川秀赵乾捷说在他包裹里的针线包里随後王天逸拿出一根银针小心的放到那坛清水里银针没有变色王天逸用布把银针又擦干净了去试那些食物和酒。“怎麽样?”张川秀大声问。

  “没毒。”王天逸皱著眉回答。“那就把酒给我喝点你们知道我喜欢这个的。”张川秀大声说。

  “我看还是鹿邑来的水和酒菜都扔了吧我老感觉不对劲。”王天逸说。

  沈吟了一会张川秀说道:“挺可惜的。前面没有村庄可以留宿扔了的话我们只能啃干粮了。那些干粮都**的了。”

  大车里外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在思考。

  突然“叮”的一声好像什麽东西钉在了车上大车一下停了。“有敌人!”王天逸一把把赵乾捷摁在被子里然後抄起剑跳了出来外边张川秀也是长剑在手一脸紧张的看著周围。

  现在已经是黄昏了官道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风扬起的土雾在路上飞旋然後又归於沈寂路两旁是树林和山岗两个人长剑横在胸前屏气凝神除了呜咽的风声竟没有其他声音。

  “怎麽回事?”听了好久都没有动静王天逸低声问张川秀。张川秀一指大车车门上赫然钉著一只小箭箭杆上绑著一个纸卷。王天逸把箭拔出来展开纸条只见上面写著一个“合”字——

  树林边八个家丁把徐家父子围在圈里缓缓向王天逸他们的驴车逼近到离得只有二十步远的时候徐君致拉过一个家丁手一指那个家丁领悟了徐君致的意思硬著头皮把刀攥得紧紧的向马车靠近。

  终於到了他睁大眼睛向露在车外的那两条腿看去感觉有些不对劲使劲往半掩门的车厢里面看去黑洞洞的什麽也看不见。扭头向徐家那边望去徐君致正打著手势那意思就是让他打开车门进去。

  这个家丁慢慢的拉动车门破旧的车厢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把家丁吓得魂都出来了硬著头皮把车门拉开一半突然现那两条腿不过是把一条裤子里塞满了草和泥巴排在车门口的他带著一脸惊骇的表情扭头刚想大喊一把雪亮的长剑从黑暗的车厢里面飞了出来把他的胸膛刺穿了。他低头看了一眼从自己胸口出挺出来的剑尖眼一闭在车门口倒了下去。

  “有埋伏!”家丁里不知道谁大声喊了一句“逃命啊”剩下的七个家丁同时扭头向大道上的马匹那里跑去。把徐家父子扔在了後面。“回来!你们这群混蛋!”徐君致跳著大骂。

  “徐君致纳命来!”王天逸从树林里一跃而出当头一剑向那个刚才出声的黑衣人刺来“当”一声一个右手包著绷带的黑衣人从旁里杀来左手刀架住了这一剑。

  那群家丁也没有跑的了张川秀从大道那里迎面杀入这七个人之中这些是没有练习过正规武功的流氓加上毫无斗志、逃命心切张川秀宛若砍瓜切菜一般一下子就剁翻了三个。

  看著徐文麟那怨毒的目光王天逸手下也不留情一剑奔著徐文麟而去徐文麟重伤在身加上没练过左手使刀手里的刀一下子就被打飞了不由的惊惶失措扭头大喊:“父亲救命。”身边哪里还有人影!徐文麟不仅吃惊的张大了眼睛。

  小腹一凉然後一阵剧痛随後就是眼前一黑徐文麟一头栽倒在地上吃惊的眼睛还在大大的睁著倒死他都没想到会被亲爹抛弃。江湖英雄榜青年组排名三十四的好手、鹿邑的恶霸徐文麟就在这个不知名的小树林边结束了他肮脏的一生。

  王天逸把剑从徐文麟小腹里抽出来目光扫去只见一个瘦瘦的黑影蹑著树林边的阴影溜过张川秀和那些家丁们的战团直朝大路跑去。

  “这个老混蛋连自己儿子都可以丢弃不顾!”王天逸咬牙切齿的想本来他们三个分配任务考虑到徐家父子那麽狡猾肯定先让人检查驴车是赵乾捷躲在车里伏杀接近车的家丁王天逸埋伏在车子和大路之间的树林里这样在有事的时候方便救援赵乾捷也方便直接跳出来杀徐家一个措手不及而张川秀则在大路对面的树上埋伏从背後杀入。

  王天逸本来想家丁肯定好对付可能徐家父子会缠住自己一个人那样张川秀解决完家丁正好和自己合围没想到徐君致居然无情到自己的儿子都可以抛弃只顾自己逃命去了。

  王天逸对徐君致更加愤怒他近距离冲击度极快提著剑几个冲刺已经追到了徐君致身後但徐君致听到背後的脚步声音他是铁鞭腿的传人腿力惊人一个飞跳居然从马後五步远一下子跳到了马背上。

  徐君致刚落到马背上就听著背後脚步重重的一响背後好像有东西凌空飞来“不好!”徐君致回手一刀砍在马屁股上那马吃痛力前行这时候脑後风声大做徐君致一低头凶猛之极的一剑从头上掠过把他的髻齐根斩断!

  原来王天逸看徐君致已经上了马著急中猛然跃起在空中追在马後面向徐君致砍来没想到被徐君致躲了过去等他从空中落地的时候徐君致的马已经和他拉开了一个马身的距离他奋起直追可是要是比耐力他的两只脚可是比不过马的四个蹄子眼看与徐君致距离越来越大王天逸甚至想:“又让这个老鬼跑了不成?”

  突然徐君致的马向前卧倒因为度太快整匹马和徐君致一下子摔在在地上滑了出去。王天逸大喜来不及多想瞬时冲过在地上翻滚的徐君致借著自己奔跑时候的强大的冲力信手挥出一剑把徐君致的一颗头颅打上了天空。又往前了奔跑了十步才刹住脚听见身後沈闷的一声响徐君致的头颅此刻才落地。

  “好快的剑!”大道旁边树林里有人拍手说道。

看过《缺月梧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