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缺月梧桐 > 第十六节 谁为鱼肉

第十六节 谁为鱼肉

  “谁在那里?出来。”王天逸大口大口喘着气说刚才那几步冲刺、斩剑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停下来之后才现自己累得够呛只感到气血翻腾、胃里也是翻江倒海热汗也马上流了满面。

  “一个看热闹的而已。”一个穿着夜行衣的人背负着双手悠然的缓步从树林里踱了出来。

  “你?”王天逸打量了这个夜行人几眼看到对方的眼睛在黑色面罩后面闪闪亮“你是慕公子?”王天逸惊疑的问道。

  “啊?你怎么看出来的?”说了这句话就等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慕秋水不禁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装束全身裹在不反光的黑色棉布里面连自己的独门兵器刀鞘上都罩上了黑色刀套不知道自己哪里有了破绽。

  拉下了自己的面罩慕秋水微笑着问:“王兄弟怎么知道的?”

  王天逸没有说话用手指了指他自己的脖子慕秋水跟着用手一摸触手处是柔软的皮毛不禁大笑起来:“原来如此啊。夜里天冷所以就把围脖戴出来啦。”

  “慕公子我第一次见到戴黑貂皮围脖的夜行人。我想在我生来见到的戴貂皮或者狐狸皮围脖的不过四个人在鹿邑里好像只有你是唯一一个穿这么奢华衣服的人所以我想也许是你。”王天逸也是微笑不已毕竟穿夜行衣还戴貂皮围脖这种事情在江湖上也是没听说过的。

  “哈哈其实我最喜欢那件银色的貂皮围脖的没想到你这么精明可以举一反三啊。呵呵那边也忙完了。”慕秋水说着话就听到身后张川秀沿着官道向这边跑来。

  “你射的马?”突然看见慕秋水右手里提着一把精致的手弩王天逸恍然大悟怪不得徐君致的马会突然摔到在路上。

  “天逸没事吧?”张川秀看到王天逸和一个黑衣人面对面站在一起不禁边跑边喊。

  “没事这位就是我说的那个慕公子。”王天逸赶紧答道。

  “呵呵我看你追得挺辛苦的举手之劳嘛。”慕秋水满不在乎的扬了扬手弩。

  正在跑近的张川秀突然一个踉跄然后好像一个东西“咕噜咕噜”的在大路上滚了起来“啊啊啊”张川秀突然惨叫了起来王天逸、慕秋水一起看过去只见张川秀手舞足蹈的在路上跳着好像见到了鬼“我踩到头了!我踩到头了!”张川秀大喊起来。

  突然想起来自己把人头砍了王天逸整个脸都抽搐起来。

  “哈第一次杀人啊。”慕秋水不禁一笑说着转身拉着王天逸向徐君致尸体那边走了过去边走边说:“恶霸不杀就要危害一方你们不要太放在心上这些人死一百次都不足以赎罪。”

  近到尸体边慕秋水掏出一个火折子一晃打亮了火然后仔细的看了起来王天逸和张川秀耐不住好奇一起凑过头来看见徐君致那个碗口大的伤口正在汩汩的流血里面红的白的黄的绿的都有两人一起扭头趴在地上狂吐起来。

  “第一次杀人都这样。刚才你们不是挺英勇的嘛。现在怎么好像这人是我杀的一样?”慕秋水扑哧一笑。笑完眉头又拧了起来“剑从脖子后面进入从前面出来后面伤口很平整脊梁骨的断处也一样说明剑砍入的时候非常快也非常有力量。喉头部分的伤口则凹凸不平说明这一剑切出时候没有保持住最好的切入姿态青城的这个家伙的剑法还没有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但是年纪青青就达到这个水平相当不易了以后恐怕是个强敌。”慕秋水心里暗想。

  “天逸、师兄你们还好吗?”赵乾捷拉着左胳膊右手提着长剑一瘸一拐的向这边走来他被徐文麟踢中了大腿虽然没有内伤但是伤还没好他在车里听见砍杀声音停息又不见天逸他们回来担心他们安危就自己一路走过来看见尸体横七竖八的摆在路边。

  “我们很好你别过来。”张川秀怕赵乾捷受不了大声让他别过来。

  “果然是你。”王天逸借着火光突然看见旁边马尸脖子上钉着一只小箭。

  王天逸他们三个出了鹿邑不久怀疑徐君致给的食物有毒但是银针又显示没有毒正在他们大伤脑筋的时候一只裹着纸条的小箭射在了他们车门上纸条上只有一个“合”字他们戒备多时也不见敌人出现只能继续赶路。

  他们三人商议良久觉的射箭的人没有敌意只是在提醒他们但是这个“合”字怎么解释呢?任他们三人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后来王天逸一眼瞥见了那些水和酒菜突然想到在四海客栈没有一个人是同时吃了三样东西的“难道是让我们把酒、水、菜合在一起?”王天逸一愣然后拿了一个碗把水、酒和一块鸡肉混在一起拿银针进去一插瞬间银针就变的黑漆漆的了。原来三样东西合在一起才是剧毒!

  三人当时流了一头的冷汗同时想要是自己吃了这些还不马上变成一具尸体?!三人觉的徐君致连这手都用的出来那摆明是不会放过自己的而且那个老板好像故意让自己中午才动身目的就是晚上在鹿邑的地头上给自己收尸。而三人中赵乾捷行动不便看来怎么也逃不出徐家的地头这一仗无法躲也躲不过去、跑也跑不开所以三人合计了一个下午决定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个鱼死网破定出了树林伏击的计策在探察他们情况的家丁一走他们就分头躲了起来果然徐家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而插在马尸上的这只小箭和给他们报信的小箭是一模一样的慕秋水听到王天逸的话不解的一抬头但马上就知道了王天逸的意思不禁一笑指着自己的耳朵说:“你知道我耳朵很好的。哈哈。”

  “多谢慕公子援手。”张川秀和赵乾捷听王天逸一说三人一起齐声道谢。

  “你们仗义出手为鹿邑百姓除害我哪里能旁观呢?一件小事而已别放在心上。”慕秋水站起来很谦虚的说青城三人的脸同时红了他们原来确实害怕徐家的实力的。

  “公子。”于叔和慕秋水的小厮骑着马赶过来了他们还带来一匹空着的马匹。慕秋水向他们打了个招呼回头问王天逸他们:“你们打算怎么处理这些尸体?”

  三人一起愣住了自己真没想到如何处理尸体的事情“摆着肯定不行这是在官道死了十个人鹿邑官府虽然形同虚设但是这么大的事情肯定要上报上面官府一定要管的尽管你们是杀的恶霸但是把你们请进去问话是免不了的还要找人证、物证没有海般的银子使出去你们别想安生你们想和官差打交道吗?”慕秋水看着三个呆若木鸡的人笑着说。

  三人一起摇头“你们夜宿的地方后面就是鹿邑河现在天气转暖冰层薄了。”慕秋水笑着提示了一句王天逸他们三个彼此看了一眼同时点了一下头。

  然后张川秀和王天逸把官道附近的尸体都拖到河边于叔和小厮侍剑帮着他们把那匹死马也拖了过来王天逸在河岸上吐了第三次胃里什么都没有了只能干呕以前听说自己的师兄杀了哪个恶霸都是很羡慕的想着自己哪一天也能如此风光一次但是现在他在路上拖着冷冰冰**的尸体而这个尸体一个时辰以前还是个活人想到这里他就要吐他自己左手提着徐君致的头右手拽着徐君致的衣服把他拖来的时候才短短几步路在半路上又吐得一塌糊涂。

  现在他坐在河岸上看于叔用斧子凿开冰层不住的把“大侠”两个字从脑海里赶开一想起这两个字脑海中就蹦出那些尸体的样子、气味而张川秀也好不到哪里去紧闭双唇合着眼睛喉头里一直呕呕作响。

  看着于叔面无表情的把那些尸体一具一具的塞进冰窟窿里还有旁边一直微笑的慕秋水指挥侍剑和赵乾捷点上火把用树枝扫土把血迹都盖上有血的枯草都烧掉他突然想到这些人一定都是些武林老手想到自己可怜的江湖经验他不仅叹口气江湖风光哪有那么好啊。

  等事情都办完了王天逸他们围坐在篝火旁吃着慕秋水带来的食物“慕公子谢谢你多亏了你指点这事情才了结得这么好。”张川秀向坐在旁边的慕秋水诚恳的致谢。

  “了结?哪有这么容易。事情还没完呢。”慕秋水一句话把惊魂未定的三个人又吓呆了。

看过《缺月梧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