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缺月梧桐 > 第十六节 经验老道

第十六节 经验老道

  被中原商会带来的正是周六安,他的管家还有曲河带去的小队长,正确的说,不是被带来的,而是被背来的,因为孟一飞他们害怕浪费时间太多,所以就把他们三个让手下背着飞跑回来了.一把三个人放下,蒋如祥就飞快的给杨振凡耳语了几句,听完杨振凡的满意的点了几下头.

  这位就是我们中原商会的会长,杨振凡.蒋如祥看周六安和他的管家看着杨振凡一脸茫然的样子,知道他们没有机会见自己会长这样的大人物,肯定不认识,就介绍了给他们.周六安两人一听吓得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第一次见到济南府的风云人物,两人除了流汗竟然想不出话来说.

  希雨,你先去正院看着,我一会就到.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妄动!杨振凡想到正院没人坐镇,怕手下再做出什么难办的事情来,赶紧让张希雨去前面看着.张希雨一躬身领命飞奔而去.

  你就是周六安啊.我知道你.呵呵,把今天曲河和那三个人的事情给我说说.杨振凡先问了周六安.

  听着周六安的讲述,杨振凡越听眉头越皱,心里暗想:一个照面曲河你就被打在地上,对方动作快得连做贼的都看不清啊.你怎么敢不了解对方身份的情况下就敢站到三个人的对面,真是混帐!你一开始被打得只能爬出贼窝后院,一会就能没事似的带着人回去报复,这说明你根本没有受内伤,人家根本就对你手下留情了!一招就把你放倒在地,想杀你还用围着打你吗?真是蠢货,连这个都想不清楚,也不告诉我就去报复,混帐东西!听着听着杨振凡的牙都开始咬得咯吱咯吱响了.

  等听到周六安说因为曲河要烧房子,那三个人勃然大怒的时候,杨振凡已经恨不得把曲河打死了:你个蠢货!你去打对方,这没有事,人家摆明了在玩猫玩耗子的游戏,反正你也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你干吗要烧房啊?!而且还是大白天!你这么多年江湖白混了吗?!你不知道杀人放火这两样是最容易结仇的吗?!你这个耗子去拉老猫的胡须可能没事,因为人家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但是如果把老猫的窝烧了,脾气再好的老猫都会勃然大怒的!怪不得一直追着打到商会来了,妈的!天天在地盘上巡逻把你巡成白痴了吗?!

  听完了周六安的讲述,杨振凡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让手下看到自己火,他低声咳嗽了几声,稳了稳情绪,转过头来问周六安的管家:刚才如祥说你看见那几个人出手了,你给我讲讲.

  杨大爷,他们打进来的时候我就在前院!亲眼看到那三个小崽子多狠!他们只有两个人拿着木棒动手打人,我们二十多个人根本不是对手,一个是两下一个,照头一下,再打胸口一下,我们的人马上就嚎叫着在地上打滚,不过领头的那个更厉害,只要靠近他我们的人就飞出去,他打人只打一下,不管是棍子拳头还是飞脚,只要我们的人中了一下,连叫也叫不出来,马上就躺在地上只有出气的份!第三个根本没动手,他就这样把双手插在袖筒里慢慢的跟着那两个人往前走,但我觉得他最厉害!大爷,你是没见他那种表情,对周围的事情好象视而不见,就好象在他自己家的花园里散步一样!平静的怕人!我当时觉得天都要塌了,这样的人找到头上来了,吗呀,吓得我赶紧去给当家的报信让他躲躲.但是曲爷当时在那里,当家的说没事.后来就和当家的说的一样了,他们逮到当家的之后,我马上就从墙角爬上墙头跑了,人家根本就没管我!太吓人了,在他们眼里,我也许和只老鼠差不多吧,连管都不用管,后来在路口等到了曲爷带着手下来,我就一直待在前院的角落里,看到他们杀出来我快吓死了啊!

  听完管家的讲述,杨振凡的表情更加凝重了,心里却把曲河的祖宗八代都骂遍了:曲河你这个蠢货!人家一个贼头的管家都看的比你清楚!你眼瞎了吗?!

  最后是那个小队长讲了他们正在往屋上堆柴火,对方突然冲了出来.领头的是那个穿白衣服的,他拿着一张八仙桌,让严阵以待的弓箭手的第一次射击全射在了桌子上,随后正在准备的弓箭手和十几个都受了伤的刀手就受到了一面倒的打击,虽然没死人,但全躺在地上了,孟二当家去的时候,他自己正在整理队伍.小队长的讲述让杨振凡确认了贴身侍卫的观点.

  他又把头扭向了在中间跪着的管家,正要开口,张希雨又跑了回来,会长,他们要见您!

  杨振凡沉思了一下,答道:知道了,我马上过去.随后居然亲手把跪在地上的那个管家扶了起来,:你叫什么名字?他微笑着问已经被他这个举动惊呆了的那个管家.

  回大大爷,小人刘刘保全管家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很好,明天你就过来吧,以后在我手下干.杨振凡笑着说道.然后带着一众手下,向正院赶去,剩下目瞪口呆的管家呆立在那里.

  知道我现在最希望的什么吗?杨振凡一边箭步如飞一边回头问身后的手下.

  几个手下面面相觑,还没有回答,杨振凡已经自己回答了:那就是我的猜测全是错的,那样只要砍死他们就行了,可是,唉!他摇了摇头,叹口气.

  而在正院里西偏房里,王天逸他们三个正在偏房里等着中原商会的负责人过来,王天逸已经用剑把曲河的衣服割成了布条,把他捆的象个粽子,而他大腿上的透骨钉已经被王天逸拔出,还用布条给包扎上了.博六在闭目养神,而丁三则和已经醒过来的曲河比瞪眼的时间.刚才他们跟着曲河打进这里,刚进去就被三十多个人围攻,有丁三和博六在,这些人还不放在他们眼里;不过随着一阵钟声响起,王天逸看到敌人从各个门里好象潮水一样涌了进来,光看那些人数,王天逸就一阵头晕,心中暗叫不好,转头看去坐在台阶上的曲河正起身准备逃开,王天逸大叫博六留下曲河,博六对曲河可是没什么好感,居然对着曲河就打出一颗透骨钉,马上曲河就一个跟头摔在台阶上!眼看敌人已经要合围了,最靠近曲河的王天逸势若疯虎向曲河杀去!他的武功可不象丁三收自如,光让敌人受伤却不流血,他就像慕容秋水评价的,一旦全力以赴就要见血,结果连刺伤七人,杀出包围,用剑把打昏了在台阶上血流如注的曲河,把他拿在手里当人质,和丁三两个退进了西偏房.

  房里,三个人刚把曲河捆好,哼!你们跑不了的!我们会长不会放过你们的!识相的把我放了!醒过来的曲河听到他们说话,冷笑着说.

  丁三问了曲河一会,站起来说道:他还不是大头目呢,只是个小喽罗的头头.这个商会也够大的,哈哈.

  博六看见这个大得可以跑马的正院已经站满了敌人,墙上还站上了弓箭手,叹口气转过头来对丁三说道:丁三,我要自报家门了.这么多敌人就算我大开杀戒也不一定能冲出去.我二爷爷说了只要我自报了家门,没有帮派敢动我们.

  啊?你跟我走前,不是给你二叔留封信说和我在一起吗?!你要是自报家门,我就危险了,很快就可能被老爹或者大姐抓回去啊!丁三很紧张的说道.

  闭嘴!你不想想天逸吗?博六这句话让丁三哑口无言.

  王天逸听到他们说话,知道了博六的意思,他也不知道博六的身份,就站起来问道:博六,外面这么多敌人,没有二百也有一百,万一你自报家门无用呢?

  那样的话,博六微一沉吟,看了王天逸一眼说道:三人里面我轻功最好,你和丁三要全力掩护我突围!我走以后,你们要尽量活下来,千万不要战死!不行就投降让他们抓!只要我出去,肯定会带人回来来救博六知道丁三虽然平常疯疯癫癫的,但脑子聪明的很,大事决不糊涂,他只担心王天逸不高兴.

  博六还没说完,丁三就打断了博六的话:只能这样.天逸你别想不开,这不是博六要逃,而是情况必需,你

  其实这还不够,王天逸知道丁三怕自己认为被抛弃,赶紧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我和丁三掩护博六先走,然后我再尽量掩护丁三离开,他轻功也好的很!三人里面我轻功武功都是最差,就算你们要带我走肯定也是大家都死在这里!而且如果三个人里面只抓到一个,他们也肯定不会随便杀死,要留着我逮你们!而且我是青城的,也是名门大派,他们也可能不敢随便杀我.你们脱险之后就去青城报信好了.

  丁三站起来握住王天逸的手,脸色凝重的说道:兄弟难为你了!

  王天逸被说得脸通红,赶紧说道:我武功这么差,是你们的累赘,而且这事是因我起的.我当弃子的话,说不定都能脱险.

  博六心里却是心潮起伏,他并不怎么信任别人,他信任的人除了他们自己家的人,就只有他从小认识的慕容秋水和丁玉展.原来丁三和王天逸混在一起,他也只是冷眼旁观,他也不相信王天逸,虽然他把姓都改了,因为他的武功太扎眼,熟悉江湖的人很容易猜出他的家门来,这样的人他见的多了,就是变着法的靠近他巴结他.直到后来王天逸在没告诉他们真名和身份的情况下,要把自己身上将近一半的钱送给他们.这就很不简单了,因为不告诉他身份,那摆明是不求回报的,说不定离开济南,一辈子都见不着了.这样的人在江湖上真的是很难遇到的!五十两银子对博六根本不算什么,他心情好的时候,一下子就给乞丐一百两银子的事情他不是没有做过,但是王天逸这个人却是把自己身家的一半给了萍水相逢的他们!这样的人品就很难求了!他后来喜欢王天逸就是喜欢他的没机心和好心肠.

  但是从后来的事情,博六又现王天逸的另一些优良品质,从他在包围中抓了人质到现在头脑清晰的分析了局势,自愿做最危险的弃子来丢军保帅!这是很珍贵的战斗才能!以前二爷爷在开家族会议的时候总是告诉他们:找外姓高手加盟唐家,一定要找人品好的,因为这样的人握在手里象握着一把好刀!而相反的人,握在手里则像一条毒蛇,说不定会咬伤自己!自己当时还不理解二爷爷的这些话,以为武功好不就够了,反正都是要花银子养的,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二爷爷的这些话了,他想如果有王天逸这种人当手下,不仅可以替自己出谋划策,而且有危险的时候肯定会用自己的脊梁给自己挡暗器箭石,在自己落难的时候,也不会突然割去自己的脑袋向敌人邀功,要是有这样的手下,那样自己岂不是连睡觉都会睡的香了?!

  想到这里,他向王天逸说道:天逸,要是一会没事了,我写封信你拿着吧,以后你学成出山了,就按那封信上的地址过来找我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王天逸没有经验,没有听出博六的意思,愕然问道:你说什么?

  丁三却冷哼一声:博六,我是拿天逸当兄弟看的,不知道你怎么想?

  博六被丁三看破了心事,不禁大窘,丁三的意思很清楚:你想把兄弟朋友变成手下,岂不是看不起人家!博六又没法反驳,气得脸通红,一把拉开房门,外面围着的人哗的一声退开了好几步.

  妈的!中原商会的人听着!把你们会长给我叫来!博六没好气的大声说道.

看过《缺月梧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