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缺月梧桐 > 第十八节 无妄之灾

第十八节 无妄之灾

  过了没多长时间一阵长笑从正院外面传来:“唐公子大驾光临济南真是济南武林的荣幸啊!我泰山派天机牛鼻子来拜见了。哈哈。”声音用上了内力聚而不散清晰而不刺耳声音不大但诺大的院子里的每个人都听到了院内武功好的人心中都是一凛都道:“这老道好强内力。”

  而侧身站在台阶上的杨振凡听到则是大喜刚才他挥退了大部分手下虽然他年纪比屋里的三个少年大了一倍还不止但是因为四大家族每一个的实力都和少林相若这样的话位于唐门核心的唐博身份地位比他高的多他本来想进屋丁三坚决不让他只好像个侍从一样侧身站在台阶边上侍立这对于在济南呼风唤雨惯了的他自然苦不堪言现在他的好友天机道长终于来了。抬眼看去只见五岳行会的天机道长在张希雨的带领下满面春风的从正门进来身后跟着他的副手邱明林以及五岳行会的七八个部下。

  天机道长年近五十了满头乌丝、红光满面看起来也就是四十岁的样子。他是泰山派的知名人物七年前被泰山派派来管理下属五岳行会他们泰山派虽然实力比少林弱一点但是却是山东的本地帮派实力在山东极强所以五岳行会也是济南的龙头老大。虽然天机来济南才七年但是和杨振凡早就认识是十多年的好朋友了。这个人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和济南的各个帮派以及官府的关系都很好除了六年前生生插进济南的长乐帮。

  天机进了正院看到杨振凡、孟一飞这些中原商会的高层从西偏房的台阶开始按职务的高低排了一排长长的队伍好像下人一样不禁莞尔一笑。走到近前先对杨振凡笑着颔致意然后走到那张桌子前面深深躬下了身子沉声说道:“我是泰山派所属五岳行会的负责人——天机道人得知唐公子光临济南府不胜荣幸这真是济南武林的福音啊。唐公子是唐家新一代的翘楚而且去年在晋阳城威名远播您能……”

  天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唐博打断了现在他懒洋洋的坐在对门的椅子上说道:“哎?我是去年去过一躺晋阳城不过是请人吃饭而已。不知道有什么威名?你的意思我不知道也不懂呵呵。”

  但是杨振凡听到天机的话脸上全变了色他终于想起来唐博这个名字了:唐家的子弟每一代都人数众多他们从小就接受严格的训练但是由于他们的祖传功夫——暗器武功还是很看天赋的所以最先练成的未必是年纪最大的那一个。一旦新一代子弟中有人学武有成这个人就会被最先派出江湖就像老狮子教小狮子打猎一样由长辈领着执行一些任务当然有时候也会单独执行一些难度较低的任务。所以看唐门的新一代中谁会在以后家族中举足轻重不是看谁的年纪最大而是看谁先被派出江湖。每一代唐门中前几个被派出江湖的都会成为以后家族的真正领导人物。

  而唐博这一代人最近几年好像还没有听说过直到去年晋阳城的血案江湖才哄传唐门新一代入江湖了。那时唐家的新买下的百得生药行的一车队药材在晋阳城西南四十里的地方被劫管事的被杀四千两银子的进货款被抢。一个月后一个少年领着一个散浓烈药味的车队从西南边进了晋阳城他拿着唐门的信物“蹑魂刀”召见了晋阳城里的武林人士这些武林人士在最好的酒楼摆了几十桌酒席招待贵客。但是这个坐在最上座的少年见人到齐了之后连筷子都没动站起来对着满楼的人作了个揖说道:“我是唐博。百得生药行是我们唐家刚买下的大家可能还不熟。以后百得生如果有事还请各位多多帮忙。”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火折子放在桌子上居然就这样在满楼宾客的瞠目结舌中离开了。

  当时把当地的武林领袖吓坏了不知道这是唐门的事前警告还是事后警告只好天天胆战心惊的揣着那个火折子全城的武林人士在那几天没有能睡好觉的。几天后才知道是城外西南四十里的卧虎寨出事了那个里面有六十多个山贼虽然是干的打家劫舍的勾当但是他们也要吃饭这样定期给山寨送米的一个米行老板看好多天寨子里的人都没有下来买米就让伙计去山寨上问问结果晋阳城血案就这样被现了。

  晋阳城的武林人士都去看了结果大部分人吐的一塌糊涂:山寨中的六十多个人全被杀了大部分是死在床上他们表情安祥的好像在梦里但喉咙都被割开了放血血流满了整个地板然后又从门缝里淌了出来。因为已经死了好几天了凝固的血把屋里的地板都涂成了紫黑色六十多个山贼喉头都是白擦擦的大口子;适值盛夏整个小山头都弥漫着腥臭和尸臭。那个武林领袖告诉几个官差这可能是唐门做的问谁碰过尸体了结果几个官差都是一看这场惨景就呕吐的直不起腰来只有仵作一个人检查过尸体了。大家不知道唐门有没有用毒也不知道这种毒会不会危害别人尸体谁也不想动连官差也一样。况且怕引起瘟疫那个晋阳的武林领袖就从怀里掏出了唐博的火折子烧了整个寨子做了唐博留给他做的最后一件事——放火灭迹。只是苦了那个唯一碰过尸体的仵作事后他被关在自己家里吃了无数的各种中药防止中毒最后过了一个月看他没事才让他出来但是落下一个病根只要看到药铺或者闻到药味他就浑身哆嗦因为这一个月他把两辈子的药都吃完了。

  经过这次事情武林就知道了唐家新一代高手开始出现在江湖上了。杨振凡不禁暗骂自己糊涂他听过晋阳城血案但是没有放在心上当时还想反正迟早要出的管他是谁。结果唐博就在自己面前自己光看他的年纪了居然没有想起那次血案。而且刚才唐博回答天机道长活脱脱的唐家口气:唐家这个世家做事很特别就是对自己做过的事情从来不承认有时候江湖生类似的惨案手脚又干净的找不出证据来武林就会询问唐家但唐家只会有两种回答:不知道和否认。他们说不知道的时候就代表是他们做的否认就说明真的不干他们唐家的事情。这样的回答往往会把人气死。

  看着天机被唐博说得也一时间找不出话来杨振凡偷眼看了一下屋里一直铁青着脸不说话的丁三赶紧对天机道长说道:“天机道长我知道你见闻广博桌上这位公子的佩剑还要请你认认。”

  天机回过神来又对唐博行了一个礼冲杨振凡笑笑拿起了桌上那把剑一看之下眉头大皱又打量了一下屋里的四个人问道:“不知这是哪位公子的神兵?”

  “我的!认识吗?”丁三原来整个身体都躺在椅子的两个扶手上了听到天机道长的话坐直了身体神情紧张的问。

  天机看到丁三这个样子突然微笑了起来:“可否请公子把剑鞘给我看看?”

  丁三听到天机道长要剑鞘脸上一红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剑鞘从腰带上解了下来扔给了门外的天机。天机伸手接过剑鞘仔细的看起了上面的纹路看着看着不禁表情大变好像强忍着笑一样。杨振凡不禁大奇也盯着那剑鞘看去只见那已经是把脏兮兮的木头壳子了实在看不出什么好笑的地方来心中大骂自己愚蠢:“自己怎么没想到看看剑鞘?一看这个剑鞘就知道三人中真正的主人是唐公子了!妈的自己光想着谁穿的好谁就是主人了混了几十年居然还是栽了!自己何必理这个唐家手下巴巴的把天机叫来。自己得罪了唐公子应该抓紧一切机会弥补误会现在倒好天机也来了少不得也要巴结唐公子那还显得出自己的这份心意来?!”想到这里不禁肠子都悔青了。

  杨振凡看着天机居然越来越奇怪了天机他脸上的表情已经扭曲到十分奇怪的地步了好像忍不住要狂笑的样子只见天机自己背过身子两指并拢如枪一下插在自己锁骨的地方痛的冷哼了一下表情才恢复了正常。转头对盯着自己目瞪口呆的杨振凡说道:“老杨恭喜你啊!你今天可真是双喜临门啊!呵呵。”说着转过身子举着那把剑正色说道:“这把剑就是丁家未来家主的信物——粼波现龙剑!”然后双手托住那把剑躬下身子沉声道:“泰山派天机道人拜见丁玉展丁公子。”

  屋里的丁三大喜一把拉住博六的袖子喊道:“哈哈博六你看见了吧?我厉害吧!好玩好玩!哈哈!”博六哼了一声把袖子扯开低声咕噜了一句:“白痴!”丁三心情大好也不在乎博六对屋外的天机说道:“好你个牛鼻子!眼睛厉害!除了你之外都是瞎子。”

  天机直起身来眼里都是笑意笑道:“粼波现龙威名远扬江湖谁人不知道?!公子过奖了。”而杨振凡一众中原商会的人都是如五雷轰顶嘴都合不上了三人里面除了唐博居然还有丁玉展!这可是四大家族之一丁家的未来的家主啊!尤其是杨振凡死盯着那把灰蒙蒙脏兮兮的木头壳子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因为粼波现龙剑太好认了只要看剑鞘就行了它的剑鞘金壁辉煌外面包满了金箔剑鞘一面用黑色碎晶石镶出了“粼波现龙”四个字另一面是黄金雕刻的一条金龙龙身上还镶着七颗颜色各异的宝石。只要把剑一亮不是瞎子的人都知道这是“粼波现龙剑”但是这个木壳子和那个剑鞘实在是相差太大了杨振凡身体摇摇欲坠感到一阵一阵眩晕“我同时得罪了丁家和唐家!”这句话如每想一次都如万箭穿心。等他好不容易镇定下来才看到天机已经在屋里和三个人攀谈了“这老混蛋又被他抢先了。”他心急火燎的一个纵跃也进了屋。

  “这位是韦…韦…”天机道长刚才还了丁玉展的剑转身也对王天逸也行了礼把王天逸快吓死了然后丁三告诉他“我兄弟是青城的”泰山和青城离得不远双方掌门都是好友天机也去过几次青城对青城的人熟的很看到这个少年和这两个大人物混在一起他脑子里认为青城派年轻高手里只有韦全英勉强有这个资格但是韦全英他认识“难不成韦全英还有个弟弟?”天机道长脑门也开始出汗了。

  “不是不是”王天逸也在青城见过天机道长不过当时他是派去给来访的泰山派的几个知名人物牵马的“天机道长在下是青城派王天逸。”手足无措的他只好也深深鞠了个躬。

  “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天机道长和已经跳进来的杨振凡同时还礼道。

  “呵呵我知道你们练武分组的看王…兄弟英姿勃以后肯定是江湖上的风云人物!现在在甲组也肯定位列前茅。”天机道长知道对方辈分比自己低的多但考虑到王天逸和丁三博六这些人称兄道弟的天机一咬牙叫了个兄弟。

  “我是戊组的……”王天逸冷汗哗哗的往下流他见过自己掌门亲自挽着天机道长引导他参观青城派对于这样和自己掌门平起平坐的人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

  “哦原来是戊…英….…自古英雄出寒门…….”天机道长也是脸上白他知道在青城戊组就是打杂的没想到王天逸居然是这么个人物他也不知道如何继续说了没话找话竟然说了个“自古英雄出寒门”。

  为了打破尴尬天机眼睛一转又恭敬的问丁三:“不知道丁公子、唐公子还有…王…王…王小哥大驾光临济南是游玩还是什么事情?”

  然后丁三和博六把他们找请柬的原委说了一遍末了博六加上一句:“没想到我们两个为了找兄弟的请柬先被火烧后被围攻呵呵差点就死在济南了厉害厉害济南水太深了啧啧。”这句话差点让杨振凡喷出血来他一个箭步挤到天机前面拍着胸脯说:“都是曲河那个混蛋有眼无珠!二位放心你们想要什么我把济南府掘地三尺也要给你们找出来!至于这些小误会二位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天机从张希雨那里已经猜到了原委看到杨振凡这次急成这个样子赶紧替他说话把济南的势力分布详细的解释了给他们三个人听最后说道:“只要我们四个出面济南的黑道白道都会望风听命我们还会替你们去找官府的力量这样不比你们自己找要好很多?而且那座山谁的地盘也不是也不知道是哪边的贼上山游玩无意中得罪了三位济南这么大你们三个也翻不完的。要是真没找到我们找人昼夜兼行去青城再开两份请柬出来最多就是七天的时间而已。杨振凡他确实不知道是你们二位驾临这真是误会……”

  话还没说完丁三一巴掌拍在腿上:“放屁!你们去青城重写请柬岂不是害我兄弟回去受罚?!而且要用七天那么多万一我被我老爹……咳咳反正不行!请柬就在济南丢的你们刚才不是说你们可以号令整个济南的白道黑道吗?那就找!连这个都找不到那你们怎么当地方武林领袖的?就会白天放火杀人吗?”

  杨振凡其实也不想去青城重开请柬因为这样要调动人力物力花费的银子很多还要欠人情但是实在找不到也只能去青城了“唉要是他们丢了一千两银子就好了不一万两也行啊。”杨振凡心中暗叹。最后天机从中斡旋商定了济南的势力先找三天请柬找不到就去青城再开。“***!青城那种鸡肋门派的请柬我擦屁股都嫌硬!但是这无足轻重的两张纸弄不好就可能把自己的身家地位搭进去了!”杨振凡真是欲哭无泪啊。

  正想着却听天机扭头向屋外叫道:“明林把东西拿进来。”只见五岳行会的二号人物邱明林现在像个小厮一样乐呵呵的提着一包东西走进屋里递给天机。天机笑着展开纸包里面却是一只香气四溢的烧鸡。他把这纸包递给了唐博:“我猜三位还没吃午饭呢来凑合着吃点这是山东的特产外地吃不到的。”

  丁玉展早饿得前心贴后心了看到烧鸡大喜一把从唐博手中的鸡上撕下一只鸡腿大嚼起来嘴里含混的说道:“好吃!你叫天机吧?你人不错!”旁边看着的杨振凡恨不得一头撞死“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呢!”他心里撕心裂肺的大喊“天机你太狡猾了!”没想到天机继续说道:“三位先垫垫肚子一会老杨还少不得请你们吃好的。”一句话把悔恨交加的杨振凡说得心花怒放一把拉住了天机的手心道:“还是你天机够朋友!”

  丁玉展嚼着鸡肉一抬头看到唐博正冷冷的打量自己突然想到一个事情大惊道:“唐博这肉里没有毒吧?你是用毒的行家你没现什么问题吧?”

  唐博一笑:“我原来也不敢肯定但看你都吃了这么几口了还没有毒我确定是没毒的了嘿嘿。天逸咱们也开始吃吧。”一句话让丁三差点摔在地上。

  那边杨振凡已经站到门外大声喝令孟一飞几个把曲河抬出去虽然中原商会有自己的厨师但为了省时间他命令手下去最好的酒楼买酒买菜要在正厅开宴。天机跟了过来对杨振凡说道:“老杨现在有个事情很重要我们得把周猛和段双全都通知过来。”

  杨振凡一呆说道:“双全来就罢了找那个姓周的老流氓来干什么?”

  天机微微一笑他知道中原商会和铁掌门一直有过节而且主要以白道生意为主的杨振凡也看不起周猛做的那些生意答道:“说实话青城派的名头在山东等于零那请柬也不过是废纸罢了但是现在不知道那个青城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让丁家和唐家帮他找请柬这样我们就不能等闲视之了。而且你居然因为这样的事情和丁、唐两家同时有了过节你想想找不到那请柬怎么让丁公子和唐公子对你高兴?万一他们对家里说了你什么怎么办?你现在只能通过找到这个一文不值的请柬来清除误会了。你一个人能控制济南的所有地盘?他们东西丢在那座山上谁知道谁拿的?没有铁掌门协助你怎么能肯定一定可以找出那些东西来?这还不够他们来了之后我让他们都签名然后你拿着联名的信去找济南的总捕头老金帮忙我们四个人联名请他协助面子够大了吧?你不方便找老周的话我叫明林去。哦对了慕容家的慕容成不是也到济南了吗?你也收到请柬了吧他们慕容和丁唐两家一向关系不错我们可以再找慕容成当当和事佬。”

  杨振凡心下感动沉声说道:“这次要是能洗清误会那多亏了老朋友你了!哎普云寺的慈空要不要请来?还有你怎么能认出那把粼波现龙剑的?”普云寺是少林的传统盟友和杨振凡关系自是好得很杨振凡也想到了他。

  “我看算了普云山离丢东西的那座山远着呐也不是城里的地盘况且慈空地盘上也没有贼呵呵。至于那把剑嘿嘿老朋友你从那剑鞘上的纹路上依稀可以看的出来。”天机说道眼里又有了笑意他心里暗想“我三十年前就见过那把剑和那个木头壳子我当然认得出来不过你是不会知道的”。

  杨振凡叹了口气说道:“我真没想到看那个木头壳子上的纹路唉我今天已经方寸大乱了啊。”

  说完杨振凡马上让蒋如祥去振威镖局把他们的总镖头段双全请来而天机让邱明林去请了周猛。

  这个时候孟一飞靠了过来低声对杨振凡说:“会长怎么处置曲河?要不要除名了他来洗除责任?”

  杨振凡听到曲河二字嘴角都抽搐起来了冷笑着对孟一飞说道:“除名?要是丢了他以后丁家或者唐家找人的时候谁去抗这个罪名?你?还是我?听好了把曲河放到后院好好歇着银子照他想吃什么就给他买来什么事情也别让他干派人昼夜看着他一步不许他离开中原商会!哼。”

  屋里嚼着鸡翅膀的唐博冷冷的看着大吃大嚼的丁玉展说道:“丁三你玩命的不让那个姓杨的去青城重开请柬怕不全是为了天逸吧?”

  “啊?嘿嘿”丁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么废时间一是天逸耽搁不起时间另外我怕在济南呆久了被老爹或者大姐抓回去。唉其实被老爹抓还算可以大不了被打一顿要是来的是大姐和她那个木头姐夫那就更惨了佛祖保佑啊阿弥托佛….”丁三心有余悸的说了起来。看着王天逸坐在旁边一脸迷惑丁三的话头被钩起来“天逸你是不知道我大姐有多可怕我给你说说去年我的事情……”

  去年丁三又和老爹吵架了嫌老爹说他年纪不小了应该开始帮家里打点生意了就连夜逃出丁家没想到第一天晚上就在客栈里被大姐从被窝里拎出来了“你怎么找到我的?”满脸疑惧的丁三问道。“很简单一开始去当地最好的客栈最好的房间找你就行了再往后就去小乞丐里找你就行了。”丁三的大姐丁晓侠笑着对他说道。“谁当过乞丐?”丁三大怒。

  说到这里丁三摇着头对听得入神的王天逸说:“你光看我大姐的名字就知道我老爹是个怎么样的老头了好好的女孩子怎么能起名叫晓侠?!”.

  然后丁三继续讲述以后的事情他们骑着马回家他被大姐和姐夫夹在中间一路上大姐嘴就没停过从江湖道义说到家族利益从“人”字的写法说到身为家族唯一传人的责任从路边的蛤蟆叫说到仁智礼义信又引申到他离家出走不对应该帮家里打点生意学习如何做家主了听得丁三是口吐白沫好几次差点坠马。“但是当时我最想打的人不是大姐是我姐夫。他就脸上带着笑听着我大姐唠叨保持着那个表情走了一路我看见他这个样子就恨不得想一拳打死他然后再打死我自己!有大姐在你耳边唠叨实在是活地狱啊生不如死啊。”丁三说到动情处眼圈都红了。

  当时丁开山收到报告说少爷被带回来了他已经带着一群家丁在豪宅门口等着了心里正盘算着这次是吊在屋梁上打呢还是绑在马厩里打。刚看见山路上一众人马出现就看到一个黑影跃下马背迅捷无伦的向自己这边跑来离近一看居然是丁玉展。

  “你这个小畜生!还有脸……”还没骂完丁玉展已经跳过来跪在地上抱住了自己的腰“爹总算见到你了……”丁三大喊。

  “咦?难不成这个小畜生转性了?”丁开山也是一愣心里暗想。没想到丁三后面的话差点把他气死“大姐唠叨死我了真还不如让您打一顿痛快呢!来人快!把我绑起来!”丁三冲家丁喊道。

  “你这个混蛋!”丁开山气的浑身抖“去!把这个小畜生吊到房梁上去再给我拿根马鞭来!不一根不够拿两根来吧!”

  “慢着!”丁三跪在地上指着那个领命要离开的家丁说道:“再搬把椅子泡壶上好的龙井送来别让老爹累着。”

  丁开山已经气得跳了起来大吼道:“把家里所有的马鞭都给我抱来!”

  “唉”跪在地上的丁三一声叹息“你们多泡壶茶好了。”

看过《缺月梧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