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缺月梧桐 > 第九节 风起秦剑

第九节 风起秦剑

  “李掌门”姚厚力对正在咳嗽的李浩然说了一句看到李浩然和李义前都向自己看了过来姚厚力没急着说话而是端起茶杯先喝了一口。

  放下茶杯姚厚力他是个胖子现在一笑满脸的肉都挤到了一起:“两位想太多了吧?唐家是很厉害但是他们是水他们再强也不会在这里呆一辈子。而你们是石头!水走了石头还在!这么点小事一做就有那么多的好处你们何必考虑那么多呢?”

  “姚先生”李义前一边给父亲捶背一边说道“我们知道您的意思但他们是四大家族对他们说的话我们怎么敢轻视呢?既然答应了不动那小子我们真的没办法了。实在爱莫能助了您不如找些少林的好手来吧我们家定会好好招待。”

  姚厚力心里大骂放屁“能找自己的人还找你们这样的小门小派干什么?这是颠僧空性大师特别交代的这么一想那个青城的小子还真有点邪门啊连空性都惊动了。再说就算现在再找时间也来不及了!那小子马上就进入长乐帮的领地了!”心里骂归骂可姚厚力脸上表情和心里想的截然不同。他呵呵笑了起来做出一幅李义前的话很好笑的样子摇着头说道:“据我所知唐门在徐云城并没有高手常驻只在城里开了一个药店徐云城附近的山里还有一个种药的药厂是他们家开的。就这么点人手你们考虑他们干什么?他们家也不怎么重视这里知道进不来也很少有大人物来这边。唐权海和唐博这次一离开他们也许这辈子也不会再来这个城市了!担心什么呢?我们开的条件那么优厚换了别的帮派早扑上来抢着做了。李贤侄你说我们开的条件怎么样?”

  李义前听到姚厚力提到少林的条件捶背的手慢了一些李浩然感觉到了说道:“姚先生那个人可是唐家六少爷的朋友啊……”

  “什么朋友?!”姚厚力声调一下子提高了他等的就是这句话“啪”的一声把茶杯重重的撂在了茶几上“李掌门和公子都是老江湖了我问你们唐博是什么身份?王天逸是什么身份?”

  不等李浩然和李义前回答姚厚力已经站了起来大步走到李浩然前面左手伸出了尾指右手攥成了拳头把拳头和尾指同时伸到了李浩然前面表情激动的大声问了一句:“我问你们猛虎和田鼠能做朋友吗?他们能成为真朋友吗?”

  看着姚厚力的样子李浩然和李义前同时被镇住了看着他们俩的样子姚厚力并不等他们回答而是自顾自的大声说了起来:“是个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你们想想唐博是武林四大家族中的公子那是什么人物?武林中的风云人物真正的幼虎!而那个青城的呢?一个可怜巴巴的小门派的学徒!唐博是老虎的话那么这个姓王的就是只小田鼠!”

  “你们都人情世故丰富那么你们说什么人能成为真朋友?肯定身上是有相似的地方可以是相似的爱好相似的性格甚至是互相的赏识!这就像谈婚论嫁要门当户对一样但这个王天逸和唐博哪里相称了?地位天上地下武功天壤之别他也不会作词赋诗弹琴击缶他身上没有一点值得唐博这种人赏识的他不过是侥幸结识了大人物而已。至于唐家少爷为何替他说话我猜此人定是个溜须拍马之辈唐家少爷旅途寂寞少个人提提行李、说话解闷才和王天逸结伴而行的唐博说的这个朋友只是指那种酒肉朋友或者是那种低三下四溜须拍马的朋友而已!”

  说到这里姚厚力看李浩然父子俩频频点头他得意的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唐家是四大家族中自己培养高手最多的他们有名的难以接近和不相信外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小小的青城弟子和你们过不去呢?更何况是这样的朋友!呵呵我猜唐博前脚离开徐云城后脚就忘了这个小子是谁了!”

  “你说的很对那个青城的小子原来到处强出头现在看唐家少爷要走了怕事就求唐博说和摆明了是那种无耻之辈。”李义前长袍内左肩的伤口还包着绷带呢虽然只是指头长的小伤口但仍然火辣辣的痛。他能不讨厌这个人吗?

  “咳咳”李浩然对于儿子这样的话非常不满说的太轻率他直了直腰转头向后瞪了李义前一眼李义前一愣马上知道自己错了红着脸低下头去不再说话了。

  “呵呵这是唐公子和那青城小哥的事情我们也不知道详情。咳咳”李浩然对站在面前姚厚力陪笑道:“刚才姚先生说得很对我们也很想帮忙。但是最近我的手下都出去下面山里收药材去了剩下的都是些三脚猫功夫的你知道本来我们秦剑门的人就少前儿今天又受了伤这您也看到了。小二孝先又从来没有在江湖上混过一直在伺候我的病说他是武林的人倒不如说是个大夫贴切。真的是人手不够啊那少年武功也挺扎手的义前都不是对手要是强行动手还要不伤人这点人肯定是不行的说不定还会打草惊蛇的。咳咳。”

  姚厚力一听就知道李浩然在推脱看来打定主意不插手此事了脸马上拉下来了鼻子轻轻哼了一声返身坐回了椅子看了看已经咳得说不出话来的李浩然心里怒道:“你这个老家伙逼我啊!敬酒不吃吃罚酒!刚才说了那么多是看的起你!现在别怪我了!”

  想到这里他冷笑了几声说道:“没想到你们秦剑门怕唐家啊!那我们少林在你们眼里算什么?”

  李浩然和李义前闻言大惊毕竟这个徐云城离得最近的就是少林的势力啊“姚先生您误会了!”李义前一边加快捶背的节奏一边说道而李浩然心情激荡下咳的说不出话来。

  “其实这个地方我们几个武林巨头谈判的时候本来要把这里所有武林势力都彻底清出去的将这里做为缓冲地带考虑到你们秦剑门一直在这里好几代了才卖了个面子给你们。呵呵你们想想这里盛产药材好地方啊多个人就少些钱啊。”说完这些姚厚力不再说话了他已经说明白了秦剑门可以不合作但代价就是少林哪天就把秦剑门赶出徐云城。

  李浩然和李义前都是满头冷汗了看两人这个样子姚厚力突然又笑了起来:“我真不知道你们怕什么?唐门的势力范围离这里很远。李贤侄你承诺给唐家的是不因为王天逸伤你的事找他麻烦现在是我们少林要人又不是你要报复他这根本两码事情啊!到哪里你也不理亏啊!要是帮了我们你们还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啊。真要是他们唐家找来了我给你们解释!这事我们少林替你们出头!”姚厚力拍的胸口啪啪响。

  “咳咳姚先生您先坐我们商量一下。”说着李浩然起身要去正厅的后面。

  看着李浩然艰难起身的样子姚厚力赶紧站了起来他不是怕李浩然身体有事他怕浪费时间“你们在这里商量我出去!”说着他打开门出去了。

  站在正厅的台阶上看着秦剑门宽敞的练武场他心情很好甚至欣赏起练武场边上那棵合抱粗的梧桐来了上面已经是满眼新绿了好像一层绿色的薄雾。因为他知道秦剑门一定会答应好的口才不一定能说服人但是强大的拳头可以。

看过《缺月梧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