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缺月梧桐 > 第十节 长乐规矩

第十节 长乐规矩

  那剑手是对着那少年的左腿直刺过去那少年左腿往后一退轻轻侧身已经躲开了这一剑不过这已经被剑手考虑在内了这右手剑是虚招要的就是对手侧身以身体右侧对着他现在他左拳已经对着那少年的后脖颈子轰然而至一下就会把那小贼砸昏在地。王天逸在边上瞧的清楚看那长乐帮的人叫的凶动起手来却没有使杀招而以活捉对方为目的不禁叹服。

  但那少年右手动了眨眼间挂在他左腰的长刀被取下整柄刀如活的一样向上弹起而那少年双手抱胸胳膊和胸脯之间夹着那把刀右手轻轻托着刀鞘的末端往上一送那刀柄就重重的撞在了那剑手的脖子上。

  剑手的行动嘎然而止右手的长剑左手的勾拳就停在了空中过了片刻脖子被刀柄重撞的剑手才轰然倒地。而那少年就那样闲适的侧身抱刀而立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一样。

  看到这一幕王天逸和剩下的那个长乐帮的人都愣在了那里那少年看着脚下昏过去的那剑手嘴边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说道:“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小爷是你能活捉的吗?太瞧不起人吧。挨揍是你自找的。”

  此刻另外那长乐帮的人抽出长刀表情凝重的扑了上去这次是毫不留情了一刀就往那少年头上砍去。“咝咝”少年右手拔刀一刀雪亮的刀光宛如长虹经天向长乐帮的刀手冲去那刀手临危不乱想横刀封挡但那道白虹突然变成了波光点点水波一样的朝那刀手涌去。

  看到这一招王天逸大惊他见过这一招那是在鹿邑徐文麟用过的!

  “凤凰刀!”王天逸心中叫道。

  当时他用悍不顾命的打法生生破了此招但现在那长乐的刀手却没有这个运气看到这种刀法他一下愣了就这一愣神的功夫那少年一脚踢中了他脖子刀手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嗨一群废物。”那少年得意的捡起掉在地上的刀鞘收刀回鞘又挂回了左腰。

  看那少年转身过来王天逸马上抽出了双剑那少年看见王天逸拿着双剑笑了起来说道:“看你拿着双剑那样子就知道你武功不怎么样。是买了剑装模作样扮高手的纨绔少爷吧。嘿嘿我告诉你现在武林中使双剑的没有什么高手你要装高手也要买把刀涂黑学慕容秋水的黑刀啊现在流行的是这个,乡巴佬。哈哈快闪开没看见我撂倒这两个废物吗?你不要命了。”

  “把钱还我我就走!”王天逸知道对手武功很好头上冷汗直冒但他所有的钱都在这个少年手里不拿回来还怎么回青州呢所以也只能硬抗这种对手了。

  看王天逸头上的冷汗往下滚那少年忍住笑说道:“别说我不知道什么钱就算是我拿的也没有听过拿了你的钱又把钱给你的啊。我说看你眉清目秀的身上的衣服也挺不错的银票一沓一沓的一看就是有钱人何必为了你这点小钱不要命呢?那点钱不过就是你一顿饭钱我会拿着他们救济穷人够好几个穷人吃几年的了你就当做了善事吧。看你汗珠子那么多小孩别热着了你哈哈。”

  说着那少年大大咧咧的走过王天逸面前王天逸后退了一步他握剑的双手颤抖内心激烈交战反复考虑着要不要上去和这少年动武。看王天逸既想上来又不敢还满头大汗的那样子那少年咧开了嘴冲王天逸得意的一笑飞身跳过了围墙。

  看着那少年的背影王天逸鼻子突然皱在一起:“不能让他就这样走了!路费不能丢!打起来长乐帮的人会过来的!缠住他!拼了!”他一咬牙也跳过了围墙那少年并没有心急火燎的跑路而是大摇大摆的就在巷子里慢慢走着还有几步就出巷口了。

  “留下钱来。”王天逸大吼一声凶猛的攻了上去。

  “你欠——”那少年骂骂咧咧的回过头来但是他没有时间骂完那句话因为他面前是凌厉凶悍的双剑上下两路同时攻击过来。

  根本没有时间拔刀情急之下那少年左手拉断了挂刀的拉扣整把刀横架在胸前挡住了这一招“噗噗”两声沉闷的声音响起两把剑都砍在了刀鞘上力量之大让他差点长刀脱身紧跟着胸脯上结结实实的挨了王天逸一计直踹整个人被踹飞出去了飞出了短短的小巷子一直摔到了人流如潮的大街上。

  “混帐!”那少年在地上一跃而起“呛啷”一声拔出了长刀看着追过来的王天逸牙齿咬得咯咯响而王天逸也是咬牙切齿、脸部扭曲的杀了过来他咬牙切齿不是因为他恨这个人那么深而是他害怕只有咬牙切齿才可能让他忘掉恐惧把力量用到极点因为他的对手甫一出手用的居然就是凤凰刀!一个只会点凤凰刀皮毛的徐文麟就差点要了他的命何况这样一个在他眼前轻轻松松打倒两个人的少年呢。所以他一出手用的就是狠招没办法他觉的对手太强了。

  看着两个人当街斗殴街上的人像炸了窝一样四散逃开但却不会回家他们都跑到安全的地方远远的围观毕竟当街斗殴这种事不关己的好事这些百姓怎么会错过欣赏呢?

  “叮叮当当”两人杀在了一起王天逸一交手恐惧感就消失了他新练这种剑法近一个月一直没有实战过。而武功的修练就像在雨水一天天落在空空的大池里水位慢慢上升而实战就像把这个大池子突然凿开一个口子大水汹涌而出正是厚积薄。所以王天逸此刻第一次毫无顾及的施展剑法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合着他的内力和鲜血在体内肆意流淌爽快不可言。

  而那少年则是暗暗叫苦他第一次遇上双手剑还没有适应对方攻击又非常凌厉左剑、右剑配合无暇攻击角度既狠又刁但他并不畏惧交手了几下他就知道自己武功在对手之上赢是迟早的事情。但这里是长乐帮的地方啊自己打了他们的人又在这里当街斗殴很快长乐帮的高手就会蜂拥而至那样可就麻烦大了。他又没打算杀人毕竟他认为自己是侠盗不是强盗更不是滥杀的强盗对手又是挨自己偷的倒霉蛋痛下杀手确实不是自己的风格。

  这样他畏手畏脚还左盼右顾查看逃跑的地方不停的分神怎么可能很快干掉王天逸呢?而王天逸倒是舒服的要死不停的攻击对手简直就像给他喂招一样双方居然堪堪打成了平手。

  而在围观众人的眼里看不出对打双方招式的凶狠只见得两个青年一个双剑一个长刀你来我往姿势都是一样的飘然宛如两只猛禽在互相扑击不由的在街口大声起哄叫好。

  此时两边的街口人群起了骚动十几条锦衣大汉分开人群拿着武器朝鏖战的两人冲了过来奔跑度都快的惊人。那少年在激战之中还能眼观八方知道是长乐帮的人到了暗叫不妙突然刀一下猛斩王天逸就如同向那少年鞠躬一样腰一弯刀从他头顶呼啸而过两手却不等身体站直就双剑齐出宛如两条毒蛇直奔那少年胸膛那少年就要这个平地一个空翻就从王天逸头顶翻了过去王天逸听风辨形身体弯着一个翻转胳膊展开像大鸟展翅一样右手剑在空中划了个弧形向敌人斩去。

  那少年在空中挥刀拨开长剑却惊叫道:“咦?‘凤凰扬翅’?”话音未落他双脚已着地此刻他背对王天逸但并不转身攻击而是转身往街边的三层酒楼跑去王天逸转身就追那少年一纵而起攀住了二楼的栏杆。这一下把酒楼上面挤着看热闹的百姓吓得魂飞魄散哭爹喊娘声中一群看客在二楼人仰马翻而三楼的满满的看客则是呼啸一声做鸟兽散了,转眼间三楼就没人了只听得有人惨叫着从楼梯上“咣咣当当”滚下去。

  王天逸见那少年爬楼大叫“留下钱来!”把剑插回背后剑鞘也跟着向上跳去。那少年并不往二层楼里跑而是又一纵攀住了三楼的栏杆紧接着用嘴咬住钢刀最后一纵双手抓住了楼顶的飞檐跳上了楼顶。这楼顶是斜的不方便站立那少年爬到屋脊上他四处张望寻找逃跑路线这酒楼另一边就是刚才阻住自己的那条河下面的街道刚才打斗的地方锦衣大汉已经开始往楼里冲了而他们面对的是鬼哭狼嚎的看客从楼里鼠奔狼窜居然冲不进去对面都是三层高的楼但距离很远跳不过去这个时候王天逸已经攀着酒楼的大酒旗也跳了上来抽剑在手踩着瓦片逼了上来。

  “小子你用的剑法是什么名字?”那少年惊疑不定的问道。

  “干什么?鸡翅剑法!把钱还来!”王天逸一边深深戒备的紧盯着对方一边踩实脚下的瓦片防止自己滑下去。

  “鸡翅剑法?”那少年疑惑了刚才王天逸的那一招和凤凰刀中的刀法“凤凰扬翅”居然一模一样这可让他吃惊了而且王天逸的那种剑法确实很好但是那种剑法的攻击节奏让他总感觉和自己的凤凰刀有相似的地方他搜寻着记忆“武林中的双手剑法有什么有名的?”突然一个尘封的记忆突然跳了出来当年他师父曾经提过的一件事情:“凤凰刀”派原来是叫“凤凰门”开创者是两个兄弟一个用的是凤凰刀法而另外一个用的却是双剑就叫做“凤凰剑法”但是这个使用双手剑的人的职业却是一个杀手还成为当时武林中开价最高的职业杀手但那杀手年纪不大的时候就在一次行动中被人杀掉了因为双手剑很难找到合适的学生教授而且“凤凰剑法”是开始容易练但是后面却极难练成练习者往往只能成为二流高手所以这个凤凰剑法的祖师死的时候也没有留下可以继承衣钵的徒弟剑谱也被这祖师的家人卖掉还债了以后也没听说武林中谁练过就这样失传了又由于杀手不是什么光彩的职业这个祖师也没人乐意提起了慢慢的凤凰门就变成了“凤凰刀”派。到了现在更是连凤凰刀的人也没几个知道创立者是两兄弟的事情了更别说那剑法究竟是怎么样的了。

  “管他是什么剑法!赶紧逃跑是正事。”那少年想道他转身就想跳到相邻的楼顶上去但王天逸那容他逃跑一下子就从背后砍了过来。

  这是在屋脊上地方只容一只脚站立不太好力奔跑度比平地上差远了那少年不敢托大如果他不理后面的王天逸直接朝相邻的楼顶上跳去的话万一背后被刺中就摔下去了所以只能反身一刀架住王天逸的长剑。“你这混蛋有完没完?!”那少年无奈的骂道两人又在楼顶屋脊上“劈劈啪啪”打了起来。

  现在他们上了酒楼的楼顶开打围观的人在街上看不到了呼啦啦的全涌进那酒楼对面的各个楼里二、三层去欣赏了这些楼的主人和仆人想拦都拦不住只能气得跺脚。而最佳观赏位置肯定是那酒楼正对面的“飞天酒楼”。但这个巨大酒楼的现在却空荡荡的别说看客连食客都没有门口、二楼布满了衣服上绣着黑鹰、腰悬兵器的长乐帮帮众因为两个重要人物来到了这个酒楼上观战了。

  三楼只有几个人一个矮矮胖胖的老头和一个脸上有刀疤的中年男子正在栏杆前面观战而八个表情肃然的保镖侍卫在远处呈一个扇形垂手立着。

  “林谦你看真巧我们刚到这里就遇上了这事情。他们是什么人?”那个矮矮胖胖的老头站在三楼的栏杆旁笑着说道。这老者正是长乐帮五兄弟中的老二黄山石他掌管长乐帮在扬州的商业事务。

  叫林谦的是站在他旁边的脸上有刀疤的长脸中年男子他就是易月的副手暗组的副领林谦。

  “黄帮主穿米黄色衣服的是凤凰刀林羽的关门弟子左飞另外一个就是最近鼎鼎大名的青城王天逸。左飞好像扒了王天逸。”林谦笑着回话道。

  “左飞?哦我知道了是江湖青年高手榜上的危险分子自称侠盗呢。王天逸啊呵呵走运的青城小子最近老听到他的名字。原来这个模样你看那牙咬的很凶狠的样子啊。既然是他们那处理起来有些麻烦。他们严重破坏了我们的规矩尤其是左飞按常理来说应该把他们抹去但是咱们长乐帮对付种严重的事的时候总是很谨慎不查明身份是不下杀手的。你看你来了我也不用派人查了省了我多少事情啊哈哈。”

  “今天也凑巧慕容秋水要来扬州肯定会来这边参观游览帮主让我来勘察地形看怎么设立防卫保证贵客的安全。不巧遇上了小毛孩打架。我的人已经上去了把他们分开就行了。”

  “嗯。看那左飞左盼右顾现在还想跑呢!哈哈。他这样还能打平手武功比青城小子强。咦?两人的招式看起来怎么有点相似?双手剑?那是青城剑法吗?”黄山石问道。

  林谦眼睛转了转笑道:“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青城新创的吧?”

  他抬眼看去只见几条迅捷的身影已经往楼顶纵跃而上了而楼顶的两人还在鏖战双方招式都是大开大阖姿势曼妙就像两只猛禽搅在一起翻滚林谦微笑了起来心道:“这可真是名副其实的凤凰大战啊。”

看过《缺月梧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