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缺月梧桐 > 第十七节 长乐若海

第十七节 长乐若海

  “对了林谦你安排天逸中午在这里吃饭。”盛若海头也不回的说道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林谦走过来对王天逸说道:“王小哥不好意思我们厉副帮主也到了你在坐一会我去去就回。”说罢他也匆匆的跟着盛若海走了出去。

  王天逸在的这个偏厅是在长乐帮正院的正西方就靠着院墙所以他伸头向门外看去大门那边的情况看的很清楚:一队人马已经从大门那里进来了长乐帮的一群杂役飞的跑过来把他们的马牵开一时间场面闹哄哄的人群正中站着一个穿黑色披风高个老者所有人中只有他一人戴着巨大的黑色披风披风上还绣着一只金色飞鹰看起来非常惹眼而经过他的每个人都对他躬身行礼使得个本来就高的他显得更加的鹤立鸡群。

  现在那老者正皱着眉头四处打量一副极度不满的样子。盛若海已经朝他走了过去大嗓门又响了起来:“老三你这次来的真叫快啊。怎么连马车也不坐了就这样骑着马赶过来的?这次你怎么这么上心了?”

  “哈哈四弟啊多日不见想死我了!”那老者正是长乐五老中的老四建康城总代理厉千秋他看见了盛若海脸上的不满转瞬不见了换上了一副热情无比的笑脸伸着两手朝盛若海迎了过来。

  “想我干什么?你不是说我见我就烦吗?”盛若海走到离他还有十步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虽然王天逸看不到盛若海的表情但听盛若海的语气却是冷冰冰的不由得心下大奇。

  “哈哈四弟你还记得我那句气话啊嘿几十年的好兄弟有什么不能担待的啊?”厉千秋依然满脸笑容的走上前来拉住了盛若海的两手。

  现在林谦也一路小跑过来了对着林谦躬身行礼厉千秋看见林谦笑容更加的灿烂了大声问道:“小林啊不用多礼。我五弟回来了没有?”

  林谦的回答声音不大王天逸却是听不到了就在这时看到远处的盛若海和厉千秋二人一起转头朝正厅方向看去王天逸跟着一看一个人正沿着主道向他们跑了过来。

  长乐帮的总部大得实在惊人光前院这条主道就长的很王天逸看那人越跑越慢跑得也开始歪歪扭扭起来还在半截上停下来顺气王天逸睁大了眼睛暗想:“高手如云的长乐帮怎么有这等人?受了内伤不成?”

  这时候盛若海把手从厉千秋手里抽出来大声冲那人说道:“远思你慢点别累坏了。你们干什么吃的赶紧帮帮刘先生啊!”听了这句话主道两边的长乐帮部下马上闪出两个人一左一右扶住了那刘远思。

  等刘远思歪歪斜斜的跑到盛若海这边林谦跑上去换过了那两个手下亲自掺着他还伸手替他抚背等他开始躬身行礼的时候一直显得很桀骜的厉千秋的更是破天荒的换礼了。

  王天逸看那人嘴巴张得大大的在喘气身体背部一耸一耸的竟然是累的王天逸自己嘴巴也合不拢了心想:“难不成此人不会武功?光看林总镖头和长乐帮帮主对那人的态度此人在长乐帮地位当是极高但长乐帮身为武林七雄难道会有不会武功的人在里面身居高位?自己从来没有听闻过武林帮派中做到高位的人没有武功的长乐帮居然有这样的人物真是难以置信。”

  现在他们几个高层人物一起往正厅方向走了过去林谦又折返了回来王天逸看他回来赶紧坐回到椅子上整了整长衫挺了挺腰背把两只手规规矩矩的在大腿上放好。

  林谦到了这偏厅门口却没有进门而是大声命令手下:“把古日扬给我叫过来。”

  过了一大会林谦才和一个长相威武的青年一起进来他没有理会王天逸的行礼直接说道:“王小哥本来呢按江湖礼节盛帮主会亲自和你吃饭的。但是你也看见了我们长乐帮今天恰好有重大事情。实在脱不开身你见谅。”

  说着又指着那个青年说道:“这是我们振威的古日扬镖头你的镖就由他负责今天他恰好也来了就由他陪着你中午在这里吃顿便饭有什么事情就问他好了。”

  听闻是负责自己的镖头王天逸连忙行礼那青年见状赶忙还礼一边说道:“不须客气日后大家相处要有些日子。王同道把我当朋友看即可。”

  “你们聊我先走了。”林谦做势就要走。

  “总镖头您一宿没睡了不休息一会?”古日扬问道。

  “唉帮主我们几个本打算现在睡会的那料想厉老来的这么快居然不分昼夜的骑马赶了来。那就得继续谈呗明天就要正式谈判了。”

  “我看刘先生挺不住了。”古日扬说道。

  “唉他不像我们”林谦叹了口气但口气一转斩钉截铁的说道:“那也得撑着!谁叫事情都赶到一块了呢。我得赶紧走了。”

  说完林谦就匆匆的走出去了王天逸听他在门外走廊里喊道:“你告诉你茶房再准备两斤最好的龙井茶听好这是专门给刘先生准备的单泡一壶不要和给其他人的混了有多浓就给我泡多浓赶紧送到飞鹰堂去!”

  王天逸从两人的对话里面才知道林谦昨天晚上也没睡因为自己的事情才巴巴的又回去了镖局接了自己来要是他不来光看长乐帮这紧张的架势自己见盛帮主门也没有啊。不由的感激起林总镖头来同时又庆幸自己这次运气好不辱使命啊。

  王天逸在这里等着对方的款待倒也不觉得无聊因为古日扬人长得威武却是非常热情说话也和王天逸胃口更兼他是出身于华山派而华山派却是青城最大的生意伙伴两家关系好得很所以王天逸聊了一会就已经和他混的很熟络了。

  听了古日扬的解释王天逸知道了振威总部因为镖师众多分成了风、雷、电、火等级的镖头和普通镖师五个等级每个等级掌握的权力不同收入自然也天差地别了‘风’是第一等级只有林谦等少数几个总镖头一级的人是这个等级而古日扬是‘电’这一级的王天逸看了看古日扬有些吃惊的问道:“古大哥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级别倒是很高的嘛。你武功很好吧?”

  古日扬笑道:“也不是是我武功好不如说我运气好这两年运镖的时候遇到了几次危险的情况被我摆平了所以前些日子升到了‘电’。呵呵。”

  “你说什么?遇到危险就是运气好?我们青城也有镖局听说里面的镖师都说出镖没事才是运气好。”王天逸惊问道。

  “出镖没事当然不错。但你要知道镖局这一行其实靠的是镖局的名声名声越大或者越狠越没人敢动你的镖。但名声怎么来的?打出来的。另外越危险的路线收费越高因而如果你想出大名赚大钱必须要走别的镖局不敢去的地方要押别的镖局不敢押的镖那地方可能有大队山贼或者土匪这些都是地头蛇十分棘手。一旦出事不仅镖有可能被劫走还可能把一队镖师的命搭上。这就叫富贵险中求!我们振威很短的时间内就成为江湖知名的大镖局靠的就是这个。”

  “那如果押运危险的镖是不是也有镖师不敢去?”

  “呵呵我们振威的升职是靠战功的你老是无风无浪的一辈子也别想出人头地。现在我们长乐帮的名声越来越响黑道要想动我们得掂量掂量所以我才说我运气好啊恰好几伙不知道死活的东西要动我的镖被我解决了其他同事羡慕的不得了。在我们这危险的镖反而一群人在抢着要去太安全的路线我们当是放假休息了。”

  “原来这样啊”王天逸倒抽了一口凉气:“我们青城镖师升职是看供职年数的只要干得时间长而且出的事情越少越能升职我听说过一个外号‘福将’的镖师他升职最快靠的是押镖从来没有出过任何事情我们掌门非常欣赏他常常夸奖他运气好。还说镖局召人要看面相要多召有福相的人进来。”

  “哼”古日扬冷笑了一声:“这也是你们青城镖局永远成不了大镖局的原因。”

  这话说得狠了古日扬话一出口就知道失言了赶忙笑道:“人各有志。其实我们天天脑袋挂在裤腰带上也危险的很没办法我们长乐帮才成立几年啊比你们青城的历史差远了这次我护送你去青城当要好好瞻仰瞻仰青城的风采。”

  王天逸赶紧客气古日扬也见风使舵两人互相客气了一番王天逸明白古日扬的意思但也毫无办法谁叫长乐帮势力比青城强的那么多呢。

  “刚才那个刘先生是做什么的?”王天逸找了话题缓解一下两人的尴尬。

  “哦刘先生是我们长乐帮的军师是我们振威的掌柜易老前些年推荐给帮主的现在是帮主的红人很厉害的人啊。”古日扬竖起了拇指说道。

  “他武功怎么样?我看他武功不咳咳他是什么武林世家的人吗?”王天逸想既然此人武功不行那肯定出身于什么世家熟谙武林事务。

  “哈哈”古日扬大笑了起来“他一点武功也不会原来是落第的秀才根本不是武林中人。在他最落魄的时候落榜之后都没有返乡的钱马上都要做乞丐了恰好被我们易老遇到了两人长谈了之后易老认为刘先生才略惊人委实是个人才就引荐给我们帮主做参谋。”

  “什么?”王天逸惊叫起来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道:“他不是武林中人不会武功能在你们长乐帮立足?”

  “那有什么?!”古日扬一撇嘴:“打仗的事情我们去做就行了关键是这个。”说着点着自己胸口说道:“刘先生腹有良谋、胸有千军。自从入了长乐帮帮助我们制定战略、协调战力为我们长乐帮的攻城略地、强力扩张立下了汗马功劳。现在他在帮中的地位仅次于长乐五老。”

  看着王天逸那副目瞪口呆的模样古日扬笑了起来说道:“也难怪王兄弟你吃惊其实据我所知所有武林帮派中能给予像刘先生这样既不会武功也不是武林中人的人如此高位的帮派只有我们长乐帮一家而已!借用我们掌柜的一句话说:‘我们唯才是举’!”

  王天逸佩服之余突然想到了长乐帮的段双全问道:“你们济南段双全会长我倒也见过他原来是济南振威的总镖头那他原来在你们扬州振威总部也是‘雷’级吧?”

  “哦段双全啊”古日扬罕见的没有马上接话他沉思了一会笑了起来:“段会长原来不是我们振威的人。”

  “嗯?那他在扬州干什么?”王天逸顺口问道。

  “呵呵他原是在扬州的一个车马行当马夫。”

  “什么?!”王天逸呆住了。

  “其实没什么”古日扬暗想段双全是做什么的江湖中只要有点阅历的人都猜的出来可是这个王天逸看来愣是不知道索性把长乐帮的那一套说词原封不动的搬了出来:“他是运气背但是他实力可是很强啊当年是少林俗家第一好手我们正好要在济南建立分部看他武功好又是山东本地人熟悉当地人情世故就从草莽中破格提拔了他。唉段双全现在在济南做的多好!我真佩服我们易掌柜看看他的眼光看人从来没走过眼。”

  “那古大哥你也是你们易副帮主收进来的?”王天逸问道。

  “哈哈长乐帮这么多人哪能人人都是他挑的?他挑的人有限我当年学成出山是林总镖头召的我。其实谁挑的无所谓这里看的是实实在在的战功只要有本事很快就能出头没本事就算帮主要提拔你都是不可能的。你要知道易老是看人看的准是说他挑的人都是有本事可以在帮里自己爬起来的人这和任人唯亲靠他自己的权力提拔人是两码事情。”古日扬微笑道。

  “听说你在青城也呆了几年了快出山了吧?以后有什么打算?”古日扬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我?”王天逸一怔接着面色一暗说道:“最好的弟子一般是留在青城的产业帮青城做事其他的弟子一般是出山做达官贵人的保镖、或者当镖师什么的家里有钱年纪也不大的可以考武举人至于自己没怎么想过我给古大哥你明说了吧我在青城是戊组的唉一般来说戊组出去也就是做护院什么的还有不少人会改行不在江湖中混了我们不适合练武。所以我也没想过自己怎么办不敢想。”

  古日扬微微一笑正想说话长乐帮大门那边突然又是一阵大哗传来。好像出了什么大事王天逸和古日扬一起站起来向外看去只见一个人骑着马冲进了长乐帮的大门而且居然没有下马就骑着马在正院的主道上朝着正厅狂奔而去一边惊惶失措的喊道:“大事不好!你们赶快去禀告帮主他们!”

  “这是怎么回事?”王天逸问道。

  “看衣服是海通水运的人那边看来出什么大事了。”古日扬眉头皱了起来。

看过《缺月梧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