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缺月梧桐 > 第四十五节 唯成追忆(五)

第四十五节 唯成追忆(五)

  既然已经和这个凶僧来到了同一条船上王天逸的恐惧很快变成了一条火烫的火蛇在自己身体里四处乱窜压迫着他找逃生的法子。

  打肯定是打不过这个家伙不会游泳但自己也不会从水里逃跑是不可能的。这个湖很深刚才自己已经差点被淹死了。

  就算是凿船和这个家伙同归于尽也不可能了自己退到了船头比船舱高出两尺说明这个地方离水还有两尺多的木板挡着就是用剑扎下去也不可能一时半会船就沉了。

  所以走头无路他脸都青了。

  “说啊他们在哪里?”胡不斩看王天逸不吭声又问了一遍。

  “说了你会放过我吗?”王天逸开口说话了这个声音吓了他一跳面对着这个死亡说话的感觉不同于平时王天逸还以为自己的声音会颤或者嘶哑但没有。

  王天逸的声音不仅沉稳毫无嘶哑或者颤抖而且还冷冷的带着一种嘲笑的尾音好像嘲笑对方在睁着眼睛说谎。这个声线让说话的本人都吃了一惊。

  “直鸟贼!说了就行了!”胡不斩笑了起来:“不要逼洒家动手啊。”

  “嘿嘿。”王天逸反而咧开嘴笑了起来。

  说了也没用自己背着梢夫跑来之前程先生就带着翠袖移动了位置以程铁心那样的人怎么可能等在原地让人捉王天逸心里想道。

  所以王天逸继续说道:“我不知道。”

  胡不斩马上眼睛瞪圆了看起来就要活活吃人一样但他马上又笑了起来很开心的笑了起来:“好啊反正追的也不是正主逮着一个算一个。你想和我玩太好了洒家怎么对付你呢?嘿嘿。”

  胡不斩说着向前挪动了脚步。

  突然他停住了侧耳在听什么。王天逸看他那样也是静下心来用力去听一个细小的声音传了来:“程先生你在哪里?我们是慕容世家的人?”

  胡不斩抬眼看去暮色中远方的岸边星星点点出现了火把不过离这里还很远是从村子那边出来的但正在向这边过来看他们打算沿着湖岸搜索。

  “离得远呢。一时半会过不来!有的是时间逃跑。先杀了这个兔崽子!”胡不斩心里暗想。

  等他扭过脸去眼前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王天逸已经站在了梢夫的身后一只手紧紧扼着梢夫的身体另外一只手握着雪亮的长剑剑尖正对着梢夫的脖子!

  “直娘贼!你疯了?”胡不斩愣了一会大笑了起来然后向前走去。

  躲在梢夫身后的那双眼睛闪动着寒光一个冷酷的声音响了起来:“敢过来我就杀掉这梢夫!”

  这声音如此的冷酷如此的决然又如此的自信让杀人如麻的胡不斩也愣了一下他的脚步停下了用长棍指着背后那人说道:“兔崽子你莫不是疯了?拿梢夫当人质威胁洒家?就是你手里是天王老子我也一样打个粉碎!哈哈!”

  “嘿嘿。”那声音冷笑起来王天逸不仅吃惊起来:这是我的声音?如此的冷酷如此的狡诈现在把梢夫握做人质的这个人已经完全占据了王天逸的身体原来的他不过像个看客一样在看着这一幕就像他在愤怒之中对华山派做的那些事情一样。

  “别忘了你不会游水也不会划船船上三个人之中可是只有这梢夫会掌控船。”躲在梢夫背后的王天逸说道声音纹丝不乱低沉中透着力量好像手里握着绝对的力量:“敢往前一步我就干掉梢夫!”

  “什么?!”胡不斩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然后愤怒从他脸上凸了出来他又狰狞起来:“兔崽子那又怎么样?我把你们都杀了!我就不信我靠不了岸!你这个样子居然还敢威胁我?你可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啊!”

  “嘿嘿”王天逸的眼睛瞳孔缩成了一个点死死从梢夫的头后盯着胡不斩他现在为自己的镇静感到了无比的震惊只是这震惊丝毫不影响他的身体他握剑的手稳的一丝都不抖剑尖稳稳的靠在梢夫脖子上甚至感觉到从剑尖传来梢夫血液的流动:“可惜你没有时间了。我们的人已经来了。你自己在湖里捣腾这船的时候恐怕人家早就把你射成刺猬了。”

  “混蛋!”胡不斩震怒之中抬起脚来但这脚定在了半空中慢慢的又收了回来。

  因为梢夫的血一下子顺着剑尖流了出来这次的王天逸没有说话而是随着胡不斩的脚一抬手轻轻一送锋利的长剑就割破了梢夫脖子的皮肤鲜血马上顺着脖子流了下来。

  梢夫本来脸色就煞白了身体抖动的好像筛糠一样这一下剧痛让他身体巨震了一下然后他裤裆里湿了一片那里屎尿横流了。

  背后的王天逸丝毫不受梢夫的影响紧紧的勒着梢夫长剑的剑尖仍然稳稳的靠在可怜梢夫的脖子上他眼睛挑衅似的盯着胡不斩嘴巴因为狠绷成了一条线在暮色中他的整个脸都透出一种让人可怖的气质。

  看到梢夫受伤胡不斩也不由得一滞他确实不敢让王天逸杀了梢夫然后自己在湖里摆弄一条该死的船所以他和王天逸对视了很久。

  胡不斩开口了:“你是王天逸吧?青城戊组的。”

  “对。没错。”王天逸笑了。本来被这种人知道身份晚上睡觉都不会睡安稳了但在对方叫出自己的身份后握住梢夫的这个王天逸反而笑了不过是“你知道又怎么样”无所谓的笑。把他心里那个王天逸惊的更是目瞪口呆。

  胡不斩也笑了:“你不是名门大派的吗?怎么能做这种把持人质的无耻之事?这样吧我们公平决斗我不用武器你放马过来。”说着“咚”的一声放开了手他的铁棍重重的落在了船舱里。

  “嘿嘿。”王天逸眯着眼看着胡不斩笑道:“不用了。你不用兵器我也打不过你。我是无耻但你陪我们一起死总比我们俩一起死在你手里好不是吗?”

  “你这杂种!”胡不斩怒欲狂他俯身又捡起了铁棍那些跳动着的火光离这里越来越近了没有多少时间:“洒家今天怎么说也要把你卸成一块块的!”

  “不要着急嘛。”王天逸从梢夫耳朵后面对他说道声音听起来就像一条狡猾的狼:“我们做个交易吧。你站在船头然后把铁棍扔在水里。不要动气嘛先听我说完条件嘿嘿。我在另外这边让梢夫靠近岸然后你跳上岸去。”

  “兔崽子!你居然敢威胁我?”胡不斩愤怒的声音都变了腔调他在“敢”上拖了个重重的长音好像要把这个字在嘴里嚼烂一般。

  “想想看你是想被一群敌人堵在满是死尸的船上还是想上岸逃生?”王天逸毫不为他的凶恶表情所动一只手微微转动着长剑轻轻的说道。

  看胡不斩张着嘴一时手足无措王天逸轻轻朝岸边努了努嘴:“我们的人马上就要围过来了!”

  最后胡不斩在离岸四丈远的地方就往岸上跳去因为用剑指着梢夫的王天逸拒绝再靠近岸边哪怕一寸也不行。结果在已经看到船向这边奔来的搜索人的压力下胡不斩只能全力跃了过去最后他**的空手爬上了岸。

  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回过头来指着船上的王天逸一个字一个字说道:“王天逸我记住你了!你有种!我会去找你的!”

  站在船头的王天逸对着他拱了拱手有些疲惫但毫无惧色的答道:“一定恭候大驾。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胡不斩看王天逸这个样子不由一愣他犹豫了一下但却像不受控制一般还是回答了:“胡不斩!”说罢扭头钻进了黑暗的树林。

  看着胡不斩恨恨的扭头跑进了黑漆漆的树林王天逸一屁股坐在了船头他听见了吓破了胆靠自己用剑指着脖子才划船的梢夫重重的摔倒在了另一侧的船头他没有勇气回头看那梢夫。

  这次没有逃生的喜悦有的只是痛苦的自责。

  很多人跑过来了站在岸边举着火把对王天逸大喊大叫但王天逸已经看不见也听不见了他沉浸在痛苦之中。

  “那梢夫是个不会武功的村夫而我为了活命却把他做人质!”他想起了他的父亲母亲还有他的那些乡邻他们和梢夫一样都是老实巴交的人刚才那梢夫还想叫人来帮自己捉胡不斩但就是这样的淳朴的乡民却被自己当成了人质自己躲在他身后用剑尖触着他的脖子只为了活命。

  “如果那和尚不退我会下手吗?”王天逸问自己。

  “不我不会我只是为了吓退那和尚。”他自己回答道。

  “不要自欺欺人了!你肯定会当时你握剑的手稳定的丝毫不乱毫不犹豫的就划破了梢夫的脖子。如果和尚不退你会毫不犹豫的下手杀死一个手无寸铁的村民的。你这无耻的恶棍!”一个声音在王天逸心里想起。

  “不!我不会的!”

  “你肯定会的。无耻的恶棍!用武功作恶的凶徒!”

  “我我”王天逸看到眼前有个人从水里**的爬上船来在他面前大喊大叫但他毫无反应他心里继续哀叫道:“我没办法啊如果我不那样做我肯定必死而且梢夫也会被那和尚在岸边杀死!”

  “你怎么知道和尚就一定会杀死梢夫?那是你的借口!是你为了自己的罪行找的借口!”

  王天逸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那个声音还不饶他:“你父母是怎么教导你的?你老师是怎么教导你的?你为什么要把那样一个村民用作人质?”

  王天逸用手捂着耳朵仰头惨叫起来但却没有出声音:他的眼前出现了程先生笑容满面的脸他在一群对着自己笑的人中间一边拍着自己的肩膀一边对着自己竖起了大拇指。

  “大获全胜。”黄山石笑了。

  “沈小姐找到了可能受了点惊吓。”黄山石对慕容秋水微笑着说道。

  “这次多谢贵帮援手了!”慕容秋水深深一揖黄山石赶紧还礼。

  “我现在去看沈小姐了。先告辞一会。”慕容秋水说完这些话就转身走开了耳后还传来林谦对黄山石的报告:“古日扬跳崖时候因为用手护着小姐两只胳膊都骨折了;宋影因为在水里拉着他们两个人被水里的木头撞昏;左飞落水时候姿势不对右腿骨折燕小乙拉着他两个人趴在木头上被往下游冲了四里才被现都昏过去了;俞世北因为最后跳崖背上就中了四箭还好”

  长乐帮的三个悍将和左飞在凤凰山且战且退一直退到了悬崖边:古日扬的箭壶空了燕小乙的暗器打完了俞世北的新换的备用朴刀又被砍断了把他只好拿着半截朴刀当长刀使左飞右腕本来就有胡不斩留下的伤一路长劈硬砍到了山顶右臂痛的甚至提不起刀来了四个人用石头往下扔了一会实在顶不住了无奈之下只好拉着小姐从凤凰山的悬崖中跳入了琴江。

  幸好长乐帮在林谦的安排下早有准备用挠钩和渔网救起了他们。要不然他们都必死无疑。

  而打到山顶的谢六横他们马上遇到和古日扬同样的景况慕容世家的人潮水一般冲了上来把他们堵在了山顶悬崖他们虽有五十人但就算人数持平也打不过慕容秋水指挥的精锐高手更何况对方人数比他们多得多。

  结果一部分人也跳下了悬崖但这次等着他们的不是渔网的救援而是长乐帮无情的箭雨只要在水面上透下头马上就被射成刺猬。

  谢六横见大势已去挥刀自尽。他还活着的十七个手下一起跟着他挥刀自尽了没有人投降。

  听到这个消息黄山石不由自主的说了句:“真义士。”但他看了一眼慕容秋水马上又改口道:“我是夸左飞仗义出手。”

  但慕容秋水表情沉重说了一句:“谢六横也是义士。虽然是对手但我一直很敬佩他。我会后葬他们。”

  现在慕容秋水到了他的帐篷里挥手让所有的部下退出然后一句话没有说就一把抓住了神色委顿的程铁心的手:“程管家我实在是很佩服你你在那种环境下不屈不挠孤身一人不仅殚精竭虑忠心护主更奇谋迭出步步谜阵声东击西、李代桃僵、金蝉脱壳费尽心血保证了小姐的安全。沈老爷子能威震辽东看了你这样的部下就知道原因了!”

  程铁心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公子过奖了。我只不过尽忠职守而已。小姐能得脱大难是她贵人自有天相咳咳。”

  程铁心说着就咳嗽起来慕容秋水连忙扶着他坐下问道:“让美貌绝伦的翠袖当替身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吧?”

  “没错。来之前怕的就是这个有了翠袖敌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了这样藏在她光环下的小姐有更大的可能性逃生。”

  “听说追你们的只有四个人大部分敌人全部都追着翠袖而去。你真是神机妙算。”

  “本应该一个都没有的。这多亏小姐福气好化险为夷。也多亏了公子找到我们及时。”

  “不知道谢六横和长乐帮那些镖师知道了他们为之豁出命去浴血奋战的人不过是个影子该如何做想?他们那一战惨烈异常啊。”

  “是真正勇士的鲜血让您有感叹了吧?他们想什么我不管。我只有一个任务就是让小姐完好无损的到您的身边。”

  慕容秋水拉住了程铁心的手连声说谢谢。

  程铁心把长乐帮三镖师、翠袖和左飞无情的当作了诱饵和弃子但却彰现了他对沈放无比的忠心。

  “还有一事相求”慕容秋水说道:“万望程管家对您替换小姐和丫鬟的事情保密不要告诉别人。就连这次沈小姐遇刺我马上也会和长乐帮商议说成是你们迷了路耽搁了行程。这事的主谋谢六横已经在凤凰山上畏罪自杀了希望沈老爷子能接受这个解释。我绝对不想搞得满城风雨。”

  程铁心微微一笑心道:“你是不想把谢六横背后的那个人揪出来吧?不过无妨那个人分量太重没有人能揪的他出来除非慕容龙渊死掉。”

  “好没有问题。老爷子那边也请放心他是个通情达理的人。”程铁心用“通情达理”表示自己完全知道慕容秋水心里想说什么。

  “而且”程铁心继续说道:“此事关系小姐的声誉这事牵扯的人太多以后江湖上难免有风言风语但当大家现沈小姐完全不是流言中说得那个倾国倾城的女子的时候流言自然就平息了。”

  “还是程先生你想得周到关于这事我们还要仔细商议一定要做的滴水不漏才行。小姐呢我想看看她。”

  “不行她不会见你。”程先生说到小姐微笑起来。

  “怎么?”慕容秋水有点紧张了。

  “她听说要见你了紧张的不行说自己在路上被风吹的太多了皮肤有些问题一定要整治到最好的时候才肯见你。”

  “啊?”慕容秋水感到自己头都有点大了:“那要多少时间?”

  “女孩子的事情谁知道?最快也得三、四天吧。希望你能把最好的女仆找来那样会省点时间。”

  “一群全建康最好的女仆、琴师、厨师、裁缝、乐队、郎中已经在路上了。我们很快就会遇到他们。”慕容秋水笑了。

  “兄弟啊敌人如蝗虫一样扑来足有几百个这个时候古大哥没箭了燕小哥也没暗器了俞世北那家伙的刀又折柄了宋影那家伙只会背后下手现在也手脚冰凉了然后你猜怎么着?我”

  “你一人劈死了其中五百个又吓死了剩下的五百个对吧?”趴在床上的俞世北没好气的打断了左飞。

  大家都笑了起来。

  这是专门为伤兵准备的房间就在凤凰镇里因为长乐帮没有参战所以现在躺在里面只有左飞、古日扬和俞世北。王天逸就坐在左飞床前听左飞唾沫飞舞的谈刚才那一仗的惨烈。

  因为完成了这么重要的任务大家都显得非常高兴虽然身体都累得要散架了却都睡不着见了王天逸来看他们都高兴起来左飞更是让佣人点上蜡烛准备和王天逸抱烛夜谈好好说说自己的英勇。

  “你你你你和我有仇吗?”左飞气得叫了起来拉动了腿上固定好的木板了马上呲牙咧嘴起来王天逸赶紧伏他躺好

  “以前我还羡慕你”左飞对王天逸眉飞色舞的说道:“现在我也是身经百战了才知道你说的那些都是小场面”

  “怎么以前你说和丁玉展杀死五百人都是吹牛?”俞世北问道。

  “啊!”左飞捂住了嘴。

  古日扬转动脖子看了看左飞笑了起来:“以前吹牛也没什么。反正我现在知道左少侠也是个不怕死的好小子。”

  左飞马上笑了起来俞世北也笑了起来王天逸也笑了起来毕竟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战场同袍这种感情不在一起流过血是体会不到的。

  “真羡慕你追你们的人居然那么少。”左飞大大咧咧的对王天逸说道。

  “怎么天逸死了你才高兴?”俞世北的抢白让左飞马上开始对王天逸道歉。

  “哎天逸啊你当时怎么突然追那程先生去了你怎么想的?”古日扬问道。

  “我我我”王天逸结巴了。

  这个时候左飞突然大叫起来:“这个家伙脸红了!啊?莫不是看上了那丫鬟!好啊我早觉的你们眉来眼去的不正常原来果然有奸情!”

  “谁有奸情啊?”宋影和燕小乙笑着挑开帘子进来。

  “天逸和那个丫鬟。”古日扬笑着答道。

  “古师兄!”王天逸急得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你也来取笑我?!”

  大家一通大笑。

  “这小子还脸红是不是在逃跑中和那丫鬟谈情说爱了?你这哪叫保镖啊简直是抱妞游山玩水啊哈哈。”俞世北还不放过王天逸。

  宋影笑眯眯的对俞世北说道:“天逸可没有游山玩水。我听说了他一个人干掉了项群方就是谢六横的副手你们知道吗?”

  大家一下鸦雀无声刚才王天逸进来只是轻描淡写的说追他们的四个人被解决掉了可没有说追他们的人里面有项群方那样的人更没有说他自己单枪匹马干掉了项群方。大家一直以为追他们的是四个小喽啰呢而一直在长乐帮支持下和慕容世家为敌的谢六横长乐帮的人都是熟悉的他的副手自然也是都知道的。

  “你怎么干的?他武功很不错。”俞世北静了良久开口问道。

  “不仅如此”宋影打断了俞世北:“还记得我们在那个村子里遇到的那个使棍的高手吗?那是很有名的杀手凶僧胡不斩。他一个人让那个凶僧扔掉了棍然后乖乖的自己走掉了。”

  所有人都瞪向王天逸这个实在太骇人了。

  王天逸脸色一暗:他又想起了那个被自己握做人质的无辜梢夫。

  “你怎么干的???”俞世北此刻如果不是肩膀上有四个出血的孔简直会一翻身拉住王天逸哪怕用刑也让他说出来毕竟那家伙一个照面就打断了自己的兵器可怕的难以想象。

  “天逸真是一个会用脑作战的人。我告诉你据看见了全部景象的程先生猜测”宋影说道。

  “宋大哥!”王天逸一声尖锐的叫喊的制止了宋影“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说。求求你。”

  宋影一怔已经明白了王天逸为什么不想说马上笑了起来:“原来是因为这事啊好好好我明白了。保密。大家都不要问了。”

  俞世北心里“哼”了一声心说:这个小呆瓜还害什么羞啊。反正你走了宋统领就会告诉我们。真跟小孩一样。

  这个时候宋影问道:“刚才听说我们的勇士喜欢丫鬟怎么回事啊?”

  马上气氛又热烈起来左飞添油加醋还连着自己的想象把王天逸喜欢翠袖的事情说了出来俞世北也跟着胡说八道王天逸面红耳赤也阻不住他们到了后来越说越下道左飞已经把说书的情节都搬出来了俞世北干脆加上了他在青楼的经验从左飞的互赠信物变成了王天逸和丫鬟两人已经行了苟且之事马上就打算一起私奔了说得有绘声绘色简直像他就在旁边看两人行苟且之事一样连王天逸先伸哪只手都说了出来。

  看王天逸几乎要一头撞死了古日扬强忍住笑说道:“小北和左飞都住嘴。说正经的不就是一个丫鬟吗?现在大家都看到了要是小姐想也不要想。但不就是一个丫鬟吗?市场上一个普通丫鬟不过值二十两银子就算是沈家的能值多少钱?最多一百两!兄弟等着!宋影你明天就给沈先生说说帮他的丫鬟找到一个好归宿能不能赎了她给我家兄弟做媳妇。要多少钱我给兄弟出了。”

  看王天逸阻止大家宋影笑着对他说:“这是好事啊拼命一场赚个媳妇也不错啊。”

  左飞更是把王天逸给他修桥的银票拿了出来大叫道:“宁拆十座桥不拆人姻缘。去***桥!兄弟九百两银子!就是金子做的丫鬟也买下来了!”

  “什么?天逸要见翠袖?什么事情?”程铁心刚起床宋影就来拜见他了本来他被长乐帮的人严密保卫着但宋影地位极高又帮了他大忙所以才被他接见了。

  “你们要赎翠袖?”听了宋影说了来意程铁心一口茶差点喷出来。

  “这这”程铁心沉吟良久才说道:“这不是银子的事情只是”

  他看得出王天逸对翠袖有意思这样的少年情窦初开未免不会苦苦相思如果碰壁万一在江湖上四处诉苦就不妙了。

  虽然程铁心极其喜欢王天逸做事有勇有谋的风格如果不是他认识了小姐他简直想把这个人招进沈家做自己的部下但这仍然不能阻止他想命令人干掉这些见过翠袖和小姐的人不过这事牵扯太多很多人知道此事了更兼长乐帮三镖师和宋影都是江湖豪强长乐帮的得力手下这些人肯定是没法干掉的能干掉的只有左飞和王天逸。

  但事情要做就得做的圆满六个人只干掉两个等于白干事情还会传出去。

  所以他沉吟良久心中已经有了主意说道:“这样吧我看看翠袖自己的意见吧毕竟她是从小和小姐一起长大的她们俩简直是亲姐妹一样。你把王天逸叫来让他自己说好了。”

  宋影满脸喜色的告辞而出照昨晚他们逼王天逸说的那些看翠袖对王天逸也很有好感。说不定就成了一段姻缘。

  沈凝竹正在对镜梳妆今天她起的非常早她要让自己看起来最美但她还不得不穿着丫鬟的衣服因为她没有衣服可换而这里全都是慕容世家和长乐帮的战士没有战士打仗还带着女人衣服。

  就算带来了她也肯定不会穿因为就算这身丫鬟的服装也价值千金寻常服装会磨坏她的皮肤的。

  “小姐有事禀告。”程铁心躬身行礼道。

  “什么事?”

  程铁心把事情一说沈凝竹皱眉奇怪的问道:“王天逸是谁?他为何想见我?”

  “这个”程铁心笑了:“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建议小姐去见见他。您还请扮翠袖。”

  “唉翠袖我都扮腻了。不过父亲说在外边全听你的。那我和他要说什么?”

  “呵呵小姐只要告诉他您身上的香粉值多少钱就够了。然后问他买不买的起。”

  王天逸满面通红的站在凤凰镇的这个房子的前厅里怀里揣着银票好像一块烫手的红薯在怀里让他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不一会程铁心和翠袖出来了。

  王天逸赶紧行礼却紧张得不想直起腰来。但丑媳妇总得见公婆他艰难的直起腰来把脸微微侧向一侧希望脸上的伤疤不会被注意到。

  “我翠袖小姐我”

  翠袖很着急她想忙着回去化妆她一抬手把手伸到了嗫嚅的王天逸鼻子边。

  王天逸惊的往回跳了一步还不知道翠袖这是干什么翠袖已经开口了:“我身上的香粉香吗?这是我最喜欢用的是波斯产的每一钱值一两黄金。你买的起吗?”

  王天逸愣住了但很快他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破旧不堪的衣服翻着花的靴子污秽的指甲除了满身的伤痕他一无所有。

  程铁心得意的看着少年的脸色和他想的一样:一开始是红红的那是害羞;然后变成了苍白了那是失望和震惊;最后又变成了血般的红色这是自惭形秽和后悔来这里。

  王天逸头都抬不起来了他一拱手转身就想走。

  但沈凝竹又问了个出乎程铁心意料的问题:“你叫什么来着?我记得你叫吕洞宾不你姓吕?”

  少年的脸色瞬间成了灰白色眼眶里有液体在打转。

  程铁心在心里却微笑道:小姐问你的名字算看得起你了。她活这么大如果不算书本上的那些文人名士的名字的话身边叫得出名字的只有三个人:老爷子、她母亲和她自己最近又多了一个慕容秋水其他的人一概叫:“你”和“来人”自己和翠袖也属于后者不过算好的她知道我和翠袖叫“管家”和“翠袖”。虽然她读诗词是过目不忘但就算让她记住身边某个人的名字她也会一天之后就忘掉因为这些人对她而言太渺小了她生来就是凤凰就高高在上。而你王天逸不过是只小耗子罢了。你应该庆幸小姐没有在意你如果她在意了你以为沈家会像西厢记里的那个土财主一样让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吗?做梦!会灭了你九族!

  “贱名不足挂齿。”少年低着头说完这句话就转身跑了踉踉跄跄的差点被门槛绊倒。

  “外边的人真奇怪。”翠袖转过了身子:“好了我得抓紧了时间了让他看到最好的我。慕容公子好儒雅俊俏啊。”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少女的脸红了。

  “小姐过一会就会有十个女仆过来但都是乡下人您先用着吧。我们今天就启程去建康慕容公子正在准备豪华的车队而且已经让大批的佣人匠人过来了请您再忍耐两天。他说了会让您在他家有宾至如归的感觉。”程铁心躬身说道。

  “昨天慕容公子和沈小姐一行已经启程去建康。”刘远思正在向霍长风报告。

  “嗯。”

  “慕容秋水和程铁心请我们对这次事情保密统一口径说是匪盗羡慕钱财劫了沈家车队而当时沈家车队中了对方的砒霜之毒。黄老已经答应了。”

  “嗯。”

  “慕容秋水希望我们能和他们一起追杀唯一逃生的凶僧胡不斩但希望是秘密的行动。林谦在和他们谈此事。”

  “嗯。”

  “据说程铁心给了左飞和王天逸每人一千两银子并许诺给我们三万两银子做为封口费和谢金。参与此事的六个人都已经对天誓: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沈小姐和程先生。”

  “嗯。不要要这些钱争取能在慕容世家和沈家的合作中分一杯羹。”

  “是。俞睿已经去接厉千秋所有亲属和心腹来扬州见厉千秋最后一面。这条船将在江中心被凿沉。此事由盛老负责。”

  “哼过几天还得给那个老贼带孝给武林装装样子!便宜他了。”

  刘远思心中一叹:厉千秋这个人是个墙头草他既不和帮主和黄老一条心也不和易老、盛老是一个山头的却以为能从在长乐帮两大派系的左右摇摆中得到利益。但是他在立霍无痕一事上把老四和老五得罪的死死的随后又异想天开的想把持建康甚至用行刺阻止慕容秋水失败后又和慕容秋水订了片面的和约让帮主和老二也恨的牙根痒痒的;结果力单势孤的他瞬间就被两派合力碾成了齑粉。但目前派系还不明显帮主还是帮内最有威信的刘远思舒了口气暗想自己这样的书生在武林帮派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上对船否则一个小混混就要了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的命。

  “老五有什么情报报回来没有?”

  “没有。慕容世家建康的负责人吕甄在谢六横的那一仗中中伏身死。”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慕容来访那么长乐帮就派地位与慕容秋水类似的易月回访慕容世家他还肩负着更重要的使命了解慕容成和慕容成建立友谊。

  没有人想和那么可怕的慕容秋水为邻更何况长乐帮新一代中没有能和他一较高下的人物。

  “这个我知道了真巧。我们的厉千秋病重他们的吕甄中了伏击;无痕担任建康城总代理帮内有何评价?”

  “大家都是很期待。说我们的少帮主终于出江湖了。再说有黄山石、林谦为副大家都觉的安稳的很。”

  “嗯这是我们商议好的。主要还是你的功劳。调开林谦让我们的人俞睿接管振威镖局。不过这只是第一步下面就按照你制定的计划让老二把全帮所有的财权都集中于扬州我们再努力弱化暗组让阳光部队慢慢和他们一起行动财力和武力都要掌控在我手里。如果能早实现这一步厉千秋不过是个跳梁小丑他哪里可能在建康做大?不过要慢慢来不要着急。”

  “本来要你们把这个偷出来但现在岳中巅替我们撕了封条已经不用偷了。里面换了本书。封条也是模仿他的笔迹做了一个青城的那小子瞧不出来。”林谦把一个匣子交给燕小乙:“任务取消你把这个送回到我们的钱庄去让他取到这个。”

  “唉”燕小乙拿过那个匣子好像是捏着一块烫手的碳:“我还是挺喜欢他的。如果帮里想要这本书的话可以在我的花红里扣掉这本书的钱不用这样对天逸吧。”

  “住口!”站在他身边的古日扬几乎是吼出来的他双手都吊在肩膀上说完这句话他马上朝林谦躬身头上冷汗都出来了急急的说道:“属下训诫无方!都是我的责任!副领请开恩!如果要惩罚的话就惩罚我吧!”

  林谦看了看赶紧伏地谢罪的燕小乙叹了口气说道:“看在小古断了双臂的份上这次就算了。‘不要问为什么’这是暗组的第一信条更别说对任务指手画脚了。另外通知你们你们都高升了:古日扬你和我一起去建康当我的副手俞世北和燕小乙因为这次的卓越表现被俞睿推荐给了少帮主。左飞还得在我们那里养伤那王天逸呢?”

  “他好像受了打击?”

  “什么打击?被程铁心逼着誓了?”

  “没有好像是因为一个女子。这几日都在河边呆。”

  “女子?年轻人嘛。明天我们送他回青城。”

  “对了”在出门的那一刻林谦又伸回头来:“忘了告诉你们了燕小乙这个月花红没有了。”

  燕小乙和古日扬一起躬身说道:“多谢副领开恩。”

  “终于要回青城了。”坐在马上的王天逸握紧了拳头:“好想念师兄师弟和青城的那些老师啊那是我的家啊。”

  然后他扭回头朝越来越远的琴江望去心底一声长叹:“终于可以离开这江湖了。还有还有还有那个人。”

  琴江上好像又浮现出了她的影子一阵心痛传来他猛地转回头马鞭用力抽马朝着青城方向飞奔而去。

  《卷四凤凰劫》完

看过《缺月梧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