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缺月梧桐 > 第十三节 举头三尺(上)

第十三节 举头三尺(上)

  “王小哥请喝茶。不必拘束。”文从云好像祝酒一般对着坐在对面的王天逸举起了手中的茶杯。

  王天逸本来头低着手脚好像都没地方放的模样对方猛可里一句话吓的他手忙脚乱的伸手去抓桌子上的茶杯慌乱间长袖上溅满了茶渍。看到袖子上的那些茶渍王天逸喉头干额头冒汗加上对面还坐着一个大人物他如同抱着一个刺猬尴尬的要命。

  他本不习惯穿长衫尤其是华贵的长衫他买不起买的起也舍不得买舍得买也不符合他的身份所以他不习惯。

  但他现在身上正穿着这么一件华贵的长衫而且并不合身显得太肥大了一些因为这是韦全英的衣服。

  “呵呵王小哥不要拘束。等我们公子和你们掌门谈完了马上就出来见你的。”文从云笑了。

  今天早晨天一亮韦全英正打算找人去衙门说说自己门徒偷窃的事情没料想老爷子找他来了。

  “你看看这个。”屏退了其他仆从韦希冲把一封信递给了自己的儿子。

  韦全英接过来打量了一下信封:信封没有火漆的痕迹看来不是远方的来信他一边抽信一边笑道:“爹是不是佃户们给您的谢信?今年他们过得挺不错的……什么?!这是?!”

  韦全英还没笑完一声惊叫脱口而出!笑容就凝固在了那里眼睛凸出好像那轻飘飘的宣纸上有无穷的吸力一般。

  “这?!这?!这?!”韦全英看完一遍又看一遍还不放心又看了一遍最后他目瞪口呆的捏着信站了起来看着父亲嘴里却只重复着惊叹语气的“这”字。

  韦希冲叹了口气说道:“看完之后我也不敢相信!慕容秋水竟然来信指名要见王天逸!而且信中称‘吾友’!骇人听闻呐!!”

  韦全英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过了好久才把难以置信的神态从脸上抹去取而代之的是紧张他急急的问道:“慕容公子现在何处?来做什么?”

  “听说北上沈家现在就在青州城的客栈里等着王天逸呢。”

  “什么?他为何不来我们青城小住?”

  “他身上带孝。”

  “哦”韦全英恍然大悟的叫了一声最近江南武林邪气重:慕容世家的重臣吕甄在剿匪中不幸身亡慕容龙渊不仅哭的昏了过去还亲自下令两个儿子以对亲长礼节为吕甄戴孝守灵;而他们的老邻居长乐帮更惨五老之一的厉长风因为年事已高在此次联合剿匪行动中得了风疾不治而亡而他的家人亲信乘坐的船则在来扬州的路上在江心触礁沉没无人幸免;一时间江南武林哀声阵阵几乎附近所有的门派都去吊唁这两大豪雄了。而韦氏父子暗自庆幸幸亏自己离的远否则自己这大寿还怎么开啊当然青城也还是受到了冲击了几乎请的大部分的江南门派都不来了而说好要来的段双全自然没法来了巴巴的跑回总部守灵去了只派了个谁也不熟的副手来代表一下——听说刚从马夫提拔起来——青城只能自认倒霉。

  现在慕容秋水这种贵客就在家门口也没法请进来给自己长脸因为自己家有红事他却戴孝如何能够互相登门拜访?!

  “我看他信里说想见他的朋友王天逸这也…那小子运气怎么这么好?不会是假的吧?谁送信来的?我们青城这种地位来的人应该是于文亮或者是齐元豪、文从云之流的人物吧?“韦全英问道。

  韦希冲摆了摆手脸上显出难色说道:“都不是是个都不认识的人穿着普通好像只是个普通随从。行动很低调还请我不要声张说他们公子不便来访只是想见见以往的朋友请他下山一叙不过他带着慕容秋水的信物倒是真的。”

  “哎呀”韦全英一声叹气“这没办法了父亲我们这就下山去见慕容公子给他说一下王天逸没法放出来他做的事情太过分了。”

  “糊涂!”韦希冲一声冷喝:“哦你下山给他说你的朋友是个贼意思是你慕容秋水瞎了眼?交这种朋友?你这不是给他脸上涂灰吗?这事传了出去不得罪慕容吗?!”

  韦全英愣在了那里想了片刻说道:“父亲要是我们放了那小贼让他跟着一起去万一以后王天逸被法办的事情传了出去不一样给他脸上抹灰吗?不还一样得罪啊。”

  “王天逸一定要去!”韦希冲斩钉截铁的说道:“但是我们就说是自己去拜见慕容顺路带着他和证人对质。”说到这里韦希冲换了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声音也低了下来:“我想慕容公子很可能有别的事情想和我们谈王天逸不过是个幌子而已。”

  “什么?”

  “你想慕容公子什么身份他那么忙怎么可能突然等一个以往的朋友就算和王天逸关系好以王天逸的身份他也会大张旗鼓的邀请我们谈顺路让我们带上王天逸叙旧这样不至于让人利用了自己的名声胡作非为啊。但这次他行事却正好倒了个明面里邀请王天逸送信的方式还这么怪不透着古怪吗?”

  “有道理啊。”韦全英说道马上他又问道:“万一慕容秋水真的只是要和王天逸叙旧怎么办?”

  “哼哼很简单”韦希冲冷笑道:“这个江湖上除了七雄不管慕容秋水请谁他们帮派的掌门都要跟着去拜见的。我们去了按礼节自然先谈要是他的意思只是请王天逸那么简单我们就旁敲侧击的告诉他真相他自然会顺水推舟——好像从来没见过王天逸这个一样我们再把这封信还给他替他保全名声;要是有别的事情见机行事!”

  就这样王天逸被匆匆的从牢里带了出来为了掩人耳目是坐在轿子里被抬到掌门院子里然后就是用最快的度的洗澡、化妆遮伤因为没有衣服韦全英把自己的华贵衣服全拉了出来让王天逸挑。但是到进了那个幽静的但戒备森严的院子之前王天逸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掌门他们只告诉他一件事——等会不准乱说话。

  等他进了那个院子他看到在两排笔直站立的高手队列尽头笑容可亲慕容秋水正张开双臂向他走来他今天足踩滚兽硬靴身着一身杏黄海纹绸长衫腰扎一条白银为扣的绿玉带头顶是一副黄金英雄冠加上他不怒自威的神态端的是让人不敢逼视的如龙人物只是那英雄冠上面系着一块小小的白布条那就是为吕甄所配的孝布了。

  “呵呵老寿星来了啊。”慕容秋水一面拱手一边打着招呼他永远那么的笑容可掬。

  慕容秋水很快就和掌门他们进屋谈去了让韦氏父子高兴的是慕容秋水果然没有让王天逸旁听这可省事多了。

  所以王天逸就在前厅等着文从云陪着他喝茶。看着屋檐外延伸出的一片蓝天白云以及上面自由飞翔的鸟雀。王天逸心里百爪挠心他哪里有心思想为什么来这里他只是惦念着如何证明自己的清白而且他也异常害怕掌门把他的嫌疑向这些外人提起。

  就算你是被冤枉的你也底气不足。

  一个人知道头顶贼的恶名就是一次耻辱一百个人知道就是一百次耻辱虽然是无辜的但觉的所受的耻辱的已经太多了多的良心都要碎掉了自己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偷的了。

  正想着对面端坐如钟的文从云“啪”的一声站了起来表情肃然宛如一棵青松立在了屋里王天逸愕然回头向后瞧去也慌不迭的站了起来——掌门父子和慕容秋水他们有说有笑的走出来了。

  慕容秋水背负双手徐徐前行宛如君王一般笑不露齿;而掌门父子则完全不同他们看起来像得了天下最大的财富满脸红光脸上笑的都肌肉扭曲了好似肚子里装了一眼趵突泉笑止不住的往外喷连腰都站不直了微躬着身体脸全对着中间龙行虎步的慕容秋水身体就如同螃蟹一般横行着过来了。

  “好说好说这事还得多仰仗青城各位同道……”慕容秋水好似随意客气着说道眼波一转已经到了面前有些拘束的王天逸身上。

  “哈哈!”一直盯着慕容秋水表情的韦希冲哪里会看不到这点他马上直腰扭身大力拍着王天逸的肩膀:“我们家天逸是我们青城最近培养出的精英弟子这次能认识慕容公子是他的福分也是我们的光荣公子觉的天逸如何?”

  慕容秋水打量了一下王天逸身上套的那臃肿不堪的衣服微微一笑说道:“自然是年轻有为。你们青城要是训练的人都如同天逸一样估计过不了两年就要加学费了。因为天下的年轻人都要来你们这里求学习武咯。“

  掌门三人一起笑了起来王天逸却是迷惑:“怎么突然间夸起我来了?”他面上烧赶紧躬身行礼。

  看慕容秋水和韦希冲分宾主落座韦全英却一把拉住王天逸的胳膊把他拉到了门外悄声赞道:“天逸你这次可立了大功了。”

  “什么?”王天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想:我本该带着镣子在禁闭室里怎么我就立了大功了?

  看王天逸迷惑的神情韦全英也不说明笑着嘱咐道:“不必多问。现在那剑谱的事情我们给你抹去那不是你偷的从来不是。“

  “不是我偷的但我有罪没有看好……“

  “好好不说这个反正那剑法就让他去吧你现在恢复自由我们会替你说明一切你自己不要乱说啊。”看王天逸不懂顺杆爬知道他犟的韦全英赶紧打断了他的话然后他继续说道:“慕容公子会在这里呆三天这三天你就住在这里陪他打猎、游玩什么的反正你就跟着他只要你跟着他我们就有借口天天来这里。另外慕容公子会给你一些书信你要贴身带着我回去就派人快马守在这里门口你赶紧回青城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书信给我!不管谁问千万不要说慕容和我们通信明白了吗?”

  “哦……明白。”王天逸这才明白原来自己的一个重要职责是信差。

  “另外你切切记住”韦全英盯着王天逸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千万不要给慕容公子说你偷剑法的事情谁也不想自己的朋友是个贼不是?就是有作贼的嫌疑也不行!慕容公子什么身份?!”

  “我明白!”王天逸只感到自己的心脏突突的在撞着自己的胸膛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好事撞晕了——不管有没有洗清嫌疑反正自己又自由了。

  “好小子!福将啊!”韦全英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他大力的握着王天逸的胳膊笑道:“你这种人才哪里找去?!以后我们亏待不了你哈哈哈哈。”

  虽然知道了自己是要陪慕容秋水游玩但王天逸看来他们三个丝毫没有游玩的意思吃过饭之后就又开始去密谈他隐约感到慕容秋水来的目的并非是游玩那么简单。

  终于天色已晚掌门父子才欢天喜地的告辞而去而慕容秋水只对着王天逸客气了一下就回自己的卧房继续披阅信件、帐目去了。

  看这架势本来王天逸以为第二天自己也会继续在客厅像个雕像一样干坐一天但没有。慕容秋水换了一身猎装请王天逸带路去附近的小山打猎。

  “当”的一声弦响一只獐子应声而倒“公子射中了!”在随从的欢呼声中文从云翻身下马去拣猎物慕容秋水微笑着把雕花云海铁胎弓挂回了马鞍上转头对王天逸笑道:“天逸下一只猎物是你的了。”

  王天逸看着身着白色披风下的慕容秋水摆了摆手里的强弓尴尬的一笑说道:“慕容公子好箭法可惜我不会射箭啊。”

  “何必认真呢玩一下而已嘛。下次他们围出猎物你射着看看。”

  可惜王天逸箭法太差不是射在树上就是只飞了几尺就钉在了地上让那些忍着不敢笑的慕容世家的高手憋的难受。

  现在是正午了他们两个并肩站在悬崖边看风景背后几十个随从正在烤慕容秋水射得的猎物一阵阵的香味从他们身后飘来但王天逸却闻如不见他心里只有对身边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青年人的高山仰止。

  “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我好几年没有打过猎了!对了你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开口不要见外啊。”慕容秋水转头笑道。

  王天逸一笑正想说“没有”突然想起一个人来胸口如被锤锥脸色不由一暗犹豫了好久才期期艾艾的问道:“慕容公子沈家的翠袖可好?”

  慕容秋水一愣盯着王天逸看了两眼面露微笑说道:“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此言不虚。哈哈”

  王天逸也愣了不知道这句评语怎么出来了——他却不知倾国倾城美貌者才是真的翠袖看了王天逸的不解慕容秋水自觉失言他清了清嗓子说道:“我这次北上就是护送他们返回关外他们一众贵客正在往这里赶来我因有点事情比他们早了几天行程呵呵不容易啊。很难脱身啊。翠袖嘛很好不过他是沈家的丫鬟不是我家的人要不我就请她和你见面了。要是我家的丫鬟送给你也行啊哈哈。”

  “最近看你气色不好不如当日我在垫石村见你时的英姿勃啊莫非是相思之苦?”慕容秋水笑问。

  “身份有别天壤之隔我心里有数只是问问。”王天逸黯然说道。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他抬起头也勉强笑了起来向慕容秋水说道:“慕容公子气色一直没变啊。”

  “哦你觉的怎么样?说说看。”慕容秋水显得很有兴趣。

  “我……我……我觉的你真是人中龙凤我……唉。”王天逸叹了口气对身边的慕容秋水说道“对你而言恐怕世间再艰难的事情你也是挥指而定吧没有任何事情能成为你的阻碍你永远快乐永远风度翩翩永远都是成功者唉我真羡慕你。”

  听到了这番话慕容秋水却收起了笑容脸上一片落寞摇了摇头说道:“其实我才羡慕你呢。”

  “什么?公子不要开这种玩笑我可承受不起。”王天逸慌乱的说道。

  慕容秋水闭目一声无奈的低笑说道:“我没开玩笑。你过的其实很好了父母双全父慈子孝回家也是其乐融融江湖再险恶世间再污秽你也至少有父母可以信任有家可以休息停靠不用在任何地方心里的弦都绷的紧紧的时时刻刻警觉防止有人背后给你来一刀我为家族办事办的不好我担心的要死怕有人借机对我母…;唉办的好我也担心的要死有人更恨我了。对我而言天下之大却全是血雨腥风的江湖竟然没有一处我可以安心睡一觉的地方!我怎能不羡慕你?!你的忧虑可有我大?你头上可如我一般悬着利剑?别说你一个青城的精英就算一个农夫过得也比我快乐很多。”

  慕容秋水的一番话让王天逸手足无措他此刻却不能理解半分心想:你那样的生活多少人打算用脑袋去换都在所不惜怎地你却说自己还不如农夫他只能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

  看王天逸那个模样慕容秋水搂住了王天逸的肩膀脸上的落寞却已经不见换上的又是平常那张和蔼可亲的笑容了:“走走走饿了吧该吃饭了尝尝烤肉如何?哈哈。“

  “公子王天逸已经返回青城送信了谈的如何?”文从云剔亮了慕容秋水榻上卧几的油灯。

  “当然是很顺利了山一样的银子而且是白给的能不顺利吗?”慕容秋水斜卧在榻上微笑道。

  “为何要把这好处给青城?我们可以在京城边缘找一个小帮派京城我们有拙楼有的是人。而且此事你还做的如此机密这是为何?”

  “因为我们和长乐帮签订的合约以前北上的路线已经完全变了。现在顺着济南、青城、京城这条线和沈家做生意是最合算的。又因为京城对武林的特殊性青城其实是中原武林的最北边缘过了青城就没有什么大帮派了。”

  慕容秋水看着那一跳一跳的灯花接着说道:“北方的货物来了之后必然需要一个集散地以青城的实力完全可以建立和保护一个市场我们和沈家互相交易的货物就在这里落一下脚先交易一批出去。虽然青城赚的只是一点小头但对他们而言已经是大的惊人的利润了。”

  “那明着说不就行了何必要如此偷偷摸摸呢?”文从云问道。

  慕容秋水叹了口气说道:“我怕长乐帮。他们曾提过想把这个市场定在济南我并不在乎谁赚这点钱。但这个市场的问题可大可小。”

  说到这里跳跃的灯花让慕容秋水脸上忽明忽暗显得他变得严肃的脸更加的冷峻了:“从家族方面说建这样的市场必然需要人手保护吧等我以市场为名调来大批高手驻扎我们就顺理成章的把京城拙楼和济南拙楼的战力连成了一条线背靠京城、虎视济南正好堵住了长乐帮北进的势头家族的势力的连接也更加的稳固。以后收拾他们的时候少费多少精神。”

  “另一方面你也看见了我现在是临时监管建康元豪为副我的目标是把元豪定为建康总管但家族中反对的势力不小啊这个我就很头疼就算我得手了我们的人控制了建康但如果在那里有动作不知道会有多少告密打给家主。但是如果在这里中原武林的最边缘谁会看到?正好可以做为我囤积个人兵力的据点之一。毕竟家主之位能通过授予取到最好但不可不考虑最坏的情况。这就是我联手青城的目的所以我必须得小心。虽然现在慕容世家在外面我说了算但不可不防长乐帮和家族里的人因此我打算底下我把这事做大但面上把这事做小能多小就多小!而且趁家主痛心于吕甄之死无心生意长乐帮柱石崩塌被丧事羁绊的时候一鼓作气生米煮成熟饭!”

  “老张开个价。”武林掮客老刘又来造访张五魁了。

  张五魁眯起了眼睛暗暗打量着老刘心里嘀咕:这小子这次怎么不打那王天逸的主意了?本来一听他来就想摆明了告诉他那小子运气太强了咸鱼翻身都做的出来现在是掌门的红人了不要打他的主意了没想到却是来问慕容秋水和掌门谈了什么?这小子背后什么人啊?

  “三……五百!”张五魁犹豫不决的伸出了手掌。

  “成交!”老刘答应的连个梗都没有。

  他如此爽快张五魁可后悔了看他的表情好像不惜代价啊张五魁愣了一下笑了起来说道:“刚才我说错了其实我要一千。”

  “哎!”老刘站了起来指着张五魁的鼻子的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哪能出尔反尔的?”

  张五魁稳坐如山一耸肩膀笑道:“唉他们谈得事情好像很机密啊我好像也不太知道啊……”

  老刘唰的一下又坐下了拍着张五魁的肩膀满脸笑容:“老张帮帮忙一千已经不少了再加我就没有了哦给你。呵呵说说他们谈的是什么?”

  王天逸意气风的走在青州的街道上按着腰里的双剑看着身边如梭的人群真感觉这几天简直是如做梦一般不仅恢复了清白掌门他们还许诺了更大的奖励。而且现在他已经带着几个师弟在巡街为了捉拿一个人。

  “师兄你看那人是不是?”一个师弟问道。

  王天逸看了看说道:“不是。比他更高更壮。”

  昨天慕容秋水已经启程北上了临走请求青城联手缉拿慕容世家的罪犯青城自然满口答应。这种联手缉拿罪犯的行为是武林白道的不成文的规定只要两派够友好一般都会同意帮你查得罪过你的人。

  慕容世家这次通缉的人已经等于死了——因为慕容世家想要他死除了沈家为了避嫌没有应声其他五雄因为慕容世家的原因已经都把他列入了缉拿名单。

  武林六雄同时要拿你——武林虽大但已无你半分立锥之地你不是等于死了是什么?!

  他就是上次袭击事件的唯一漏网之鱼——凶僧胡不斩!

看过《缺月梧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