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缺月梧桐 > 第十八节 15忠义情利(一)

第十八节 15忠义情利(一)

  “掌门有人要挑战青城所有高手!”那弟子抱拳禀告时候眼角却望向韦希冲嘴角歪在一边满面的惊惶。

  “啥?!”听报告的韦希冲父子和凌寒钩同时叫了一声看着那弟子的表情彷佛这个弟子嘴里吐出的不是字而是一只只的蛤蟆从他嘴里往外跳。

  要知道“挑战”这个词在江湖里往往代表的不是热血与寒刃而是一种礼节这是武林高手一对一的比武这一般是小武馆和小门派会遇到的事情像青城这种几百人的大门派已经很难听到这个词了。

  像这种大门派不是没人过来挑但来之前都要先一副情真意切、谦卑有理的请战书收到书的门派会根据信人的身份地位酌情向上报告然后根据他的身份地位决定要不要理、理会的话谁出战、哪方赢。

  挑战人地位低的话一个弟子就装模作样的出去比一比然后嘴里说着“承让”带到伙房吃一顿弟子的午餐如果挑战人纯粹是没钱了混饭吃的那要看被挑战方的心情高兴了管顿饭;不高兴就直接打出山门;

  如果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高手挑战那倒是麻烦往往都是些武痴但这非常非常的罕见。因为双方地位太高的话一场比武就不仅是输赢那么简单了会干系到双方的面子、权力。

  你都有身份有地位了一举一动不再是你个人的事情了而是代表了你身后的门派谁还会轻易的去挑战别人?干这鲁莽年轻人或者落魄武林人做的勾当?!

  正因为这样当年慕容龙渊挑战丁开山才轰动了武林因为双方的身份地位如此之高高到了一方下了决心另一方就不得不应战的地步。更是因为慕容龙渊此举与其身份不相称到了极点。

  要是慕容龙渊不姓慕容挑战丁开山的结果只能是被乱棍打出或者打死。

  所以此刻青城和长乐帮的高层人物听到有人出言不逊的挑战青城所有高手第一个感觉就是出门看到一头牛在天上飞的那种心情太匪夷所思了。

  “多少人?哪个门派的?什么来头?”韦希冲松了松面皮问道。

  “很年轻一个人孤身而来。我们问了来头了。但没说。”那弟子咽了口唾沫不待韦希冲问就自顾自的匆匆说了开来:“我们在看大门他就骑马到了山门上来的时候嘴里还骂骂咧咧的问答之际出言不逊对您不敬。但我们看他衣着华贵不敢轻举妄动就反复问他恼了说‘先试试不就知道了吗?’说完就上前动手四个迎宾的丙组弟子都被打倒了……”

  “动手了!”韦全英霍的一声站了起来急急问道:“可有伤人?”

  “没有。他虽腰挂长剑但一直没有拔出来然后守卫的谭剑涛师兄闻讯带着十几个同门过来了但是……但是…”

  “但是什么?”韦全英脸急红了他伸着手指着那弟子说道:“快讲啊!打起来没有?”

  此刻他心中怕的却是此人来头太大一般江湖人除了疯子没有这样无礼的上门挑战的这样无礼的年轻人的不是不要命的就是后台狠的前者并不可怕你再厉害也是一个人后者就不同了得罪了就麻烦了。现在父亲寿礼马上就要举行了来往的宾客越来越多万一是哪个朋友的儿子或者本身就是个飞扬跋扈的少帮主万一打伤了就惨了。

  “没有动手。本来谭师兄打算动手先制住他但此时一群身着黄衫的彪形大汉近来山门远远的立在他背后挑战的那人不理我们了他居然背过身去对着那群人破口大骂现在穿黄衫的人越来越多还有黄衣人在不停的上来我这个人向来机警看他们肯定是一伙的……”

  “走!”此刻屋里的三个人都知道有大事情生了不待听那弟子继续唠叨马上起身匆匆的向山门方向跑去。

  那弟子正低着全神贯注的诉说自己的机敏和果敢没想到头一抬头却现屋里已经没人了连忙连滚带爬的出来厅堂一路小跑才追上了三个健步如飞的豪杰。

  “掌门大少爷凌先生丁家的人突然出现在山门!”张五魁一个拐弯恰好遇上了相向而行的三个人“我正要去找你们。”

  “混蛋!”韦全英闻听此言大怒当即转身就是一巴掌把那报信的弟子扇了个满天星大骂道:“你这么机警怎么不看清楚服饰再来禀告?!你不知道丁家都是黄衣吗?!”

  一面骂却看向凌寒钩心里委实怕长乐帮的人嘲笑自己训练下属无方但对方却好像出神了浑然没注意青城看门弟子出的丑。

  等韦氏父子满面堆笑的出去山门放眼一看倾斜的山路上已经立了几十个黄衣大汉他们簇拥着一辆硕大无朋的华丽马车。

  “请问丁家的朋友是哪位先生光临蔽派可是杨昆杨先生?”韦希冲微微躬身朝立在山门前的一个丁家下属问道。

  “您稍等片刻。”那下属对韦希冲鞠了一个同样角度的小躬转身跑向马车在门前立定低声禀告

  过了片刻一个面如止水的黑衣公子从马车里走了下来在如云的扈从中站直了身子头高高昂起顿了片刻这才顺着下属的手指头这么一转才看见了韦希冲父子面上轻轻一笑叫道:“韦掌门大寿好啊。”

  看见此人韦希冲下意识的对着他伸出了肥大的手指满面的难以置信身子朝后仰起另一只手捂住了胸口好像一个乞丐挖出了一瓮金条激动到不能相信眼前事物。

  韦希冲好容易平下了心头的激动带着儿子颤巍巍的抱拳躬身行礼道:“原来是丁大姐来了。青城真是蓬荜生辉啊!”

  丁大姐?

  莫非来的不是丁玉展而是丁晓侠?

  闻听掌门这样称呼对方青城弟子的眼睛全都聚集到了那黑衣公子身上本来丁家下属都着黄衫他一身黑衣处在一堆黄色正中心就分外显眼而且他无论是扎在头顶的髻还是上面的碧玉簪都是男子样式更别提华贵的长衫、腰里扎着的金扣玉环带、脚下的锦靴都是不折不扣的公子哥打扮再加上不怒自威的表情、以及微微下垂的眼皮、嘴角自信的笑容青城众弟子都把他认做了丁玉展。

  猛一看谁可能把他和含羞柔软的女子联系在一起?只是他身材娇小、面色碧透有还有点女子气。若是没听到他被叫做“大姐”肯定认为他是一个美男子。

  丁开山很长时间没有儿子就训练了大女儿丁晓侠让她帮忙打理江湖生意。所以从很小的时候丁晓侠就像一个男孩子一样被训练、做事行走江湖也是一身男子打扮虽然不如慕容秋水风头劲但巾帼不让须眉在江湖中也是纵横捭阖的英雄角色对于现在地位实际上丁家副手的丁晓侠江湖人送敬称:“丁大姐”。

  因此韦全英和他父亲都是见过丁晓侠几面的只是没想到这样的大人物居然突然来了青城。要知道以青城的地位他们父子俩除了长乐帮其他武林六雄连请柬都没敢送没想到先来了武当的千里鸿虽然他现在去了济南而且不知道回来不回来但他毕竟来过不是吗;随后来了慕容秋水虽然他没打算参加寿礼也等于耍了青城一遭但撇开心里想的面子上他也毕竟来过啊;这次丁家的丁晓侠居然又来了不管她是路过也好郊游也好反正肯定会去青城坐坐这就算是来过了。

  韦希冲他能不激动吗?虽然华山的事挠心但这寿礼办的这么多大人物都来过江湖中的同等地位的老人谁有这风光?!人老了往往就怕死寿礼需要的不是医生和养生而是吉利这是一个多好的彩头啊说不定预示着他能长命百岁呢?

  “您这次来……”韦氏父子跑到了丁晓侠身边正嗫嚅的想问她来意“砰”的一声大响旁边马车车厢的门好像是被踹开的一个少年从里面跳了出来对着丁晓侠大叫道:“你有完没完啊?问完了赶紧上去!”

  看到这个少年丁晓侠脸上的自信与从容不见了换上了一种慈祥的笑容这一刻男子般的丁晓侠倏忽不见了任谁看到她现在的这副表情都会看出她是一个女子因为这是一种母亲般的笑容。

  “弟弟来”丁晓侠温柔的语调对那少年说道:“见过青城韦掌门还有你韦全英师兄。”

  见到来的居然还有丁家的独苗——未来的丁家家主丁玉展韦希冲父子两人差点晕过去浑然忘了这个人外号就是“灾星”刚才就是他挑战青城的若是刚才伤了挑战青城的他此刻韦希冲父子两人恐怕要哭着的拿出成箱的银子才能熄灭丁大姐的雷霆之怒。

  不理会搭讪的韦全英丁玉展却满面怒气的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管家模样的下属大骂道:“吕飞虹是不是你告密的?早知道不问你借银子了!”

  “三少爷饶命啊。是大小姐的命令啊。”那吕飞虹嘴里一声惨叫摊开了双手眼角却满是笑意看来对丁玉展的威胁毫不在意周围的丁家下属都是一阵窃笑因为这事是司空见惯的——三少爷这次没打算离家出走但打算自己做独行侠。

  本来因为上次和唐博在济南沦落到当乞丐的事回家又挨了老爹一顿“毒打”丁玉展暂时老实了一段时间因为他毕竟需要时间把屁股上的伤养好一个大侠就必定有大侠风范怎么能呲牙咧嘴的扭着屁股像螃蟹一样行走江湖呢?

  然后慕容秋水通商关外沈家、和仇敌长乐帮化干戈为玉帛的轰动消息不停传来丁开山认为既然慕容秋水打通了一条贸易路线那么不能让他们独享这条人参、貂皮和骏马的黄金之路丁家必须寻求分一杯羹因此和沈放的接触以及谈判就是燃眉之急了。

  沈家虽然和慕容、丁、唐并称四大家族拥有惊人的财富和实力但沈家以前和中原的这些世家的关系并不亲密:一是沈家离中原太远他的地盘虽然广阔无垠但上面人烟稀少环境恶劣如果告诉一个听惯了靡靡之音的苏州穷人去了这天寒地冻的不毛之地就可以成为大富翁他不到饿死的份上恐怕也不会背井离乡去那么远和艰难的地方;二是沈家手下很多人都是被中原武林所不容的角色他们往往被中原的黑道或者白道帮派追杀为了活命不得不远走高飞投靠天高皇帝远的沈家但沈家这样的行为怎么可能被满口道义的中原列强所钦佩呢?

  沈家自己也不想抱着金山银山在关外做财主他们的信念就是一定要得到温暖的中原地盘在这个信念的指引下几代沈家家主不停的南袭几年前关外最南边的最大帮派被沈放铲除了沈家南下中原的屏障彻底消失了。

  强横的沈家已经微笑着站在中原武林的门口了。

  但大家只注意到了沈家死士如云的战力所以以拉拢为主另外沈放的女儿做为目前江湖上地位最高的待闺千金让六雄觉的可以以婚姻换实力反正是娶进门又不是入赘加上可以想象的丰厚嫁妆联姻这生意合算的很。

  于是很多人都曾去提亲包括丁开山为丁玉展武当为千里鸿去提亲但都被拒绝了这让丁开山等一众江湖顶级强豪觉的非常没面子觉的沈放这个乡巴佬自视过高了也淡了交往的心情。

  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慕容秋水抓住了这机会利用慕容拙楼占据交通线的优势成了中原六雄中第一个和沈家大规模生意合作的人别的门派这才意识到沈家不止拥有死心塌地的杀手和生来就坐拥富贵的千金他拥有的马匹、金矿、人参、貂皮这些中哪一项在中原都是宝贝啊而沈家也缺中原的各种商品:丝绸、盐、矿石等等虽然距离很远但凭借沈家和中原武林的实力是可以开辟长距离交易路线的。

  无疑生意大有钱赚慕容秋水又一次笑傲江湖。

  但你开出路来就有人跟上来。

  为了生意安全和长远展慕容秋水轻轻挥了挥袖子就把慕容世家和长乐帮的深仇大恨拂到了一边竟然拉着长乐帮一起赚钱。

  其他四雄当然眼红的很。

  丁家打算跟上去但丁家已经落后于老朋友慕容世家很远了所以丁开山匆匆召回丁晓侠让她赶往关外开始生意谈判。

  早就想看关外壮丽景色的丁玉展怎么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抱住老爹的腿请求给他出门锻炼的机会。

  “你屁股好了吗?”丁开山怒气冲冲的问道。

  “好了!爹不信你看!”

  “小畜生!谁让你脱裤子的?!”丁开山瞪了一眼嬉皮笑脸的儿子鼻子里哼了一声冷冷的说道:“去吧!要是路上给你姐捣蛋我就砸断你的腿!”

  就这样丁玉展兴高采烈的北上了但很快他就厌倦了和大姐以及姐夫同行他虽然不打算跑到别处行侠仗义但他打算和大姐各走各的在京城慕容秋水的拙楼汇合。

  这怎么可能?

  丁晓侠微笑着搜去了弟弟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连粼波现龙剑的剑鞘都换了一个身上一文钱也没有的丁玉展只好愁眉苦脸的跟着大部队走诅咒着现在为什么是夏天身上只有一件长衫可以当掉这连顿饭钱也不够啊要是冬天身上穿的多几层衣服一进当铺路费不就有了吗?

  他向手下借钱丁家的人谁不知道少爷那一套啊况且还有大小姐严令所以大家索性把身上的钱都交给丁家的第八管家吕飞虹管理丁玉展费尽心机愣是搞不到一文钱。

  终于他和吕飞虹在住宿的一个镇子闲逛的时候方便回来的丁玉展开口了:“八管家我想吃糖葫芦拿一千….算了给一百两银子吧?”

  吕飞虹睁大了眼睛问道:“您说想吃糖葫芦我没听错吧?要多少银子?请您再说一遍?”

  “咳咳”丁玉展干咳了几声改口道:“十两吧。不是我要那卖糖葫芦的开口要这个价。”

  “什么?糖葫芦卖十两银子?这还有王法吗?”吕飞虹故作惊奇的跳了起来:“这奸商欺负您是外地人吧?混蛋我去教训他!在哪里摆摊?”

  丁玉展四下看了看周围没有丁家的人手一伸“嗵!”一声揪着吕飞虹的领子把他摁在了墙上横眉立目道:“十两怎么了?我喜欢给!拿来不准废话!”

  吕飞虹背靠在墙上满脸堆笑道:“我身上没那么多钱…….”

  “锵”的一声清越龙吟雪亮的粼波现龙被抽了出来架在了管家脖子上丁玉展满面通红的看了看周遭大呼“抢劫”四散逃开的路人急急的怒道:“给不给?!快点!一会官差就来了!”

  吕飞虹一摊两手露出手心里的三块碎银子笑道:“别!别!别!少爷你就是宰了我我浑身上下也只有三两。今天忘带钱了钱和银票都大小姐管着要不您找她要去?”

  丁玉展哪里肯信搜遍了吕飞虹全身果然是一个铜板都没有。他怒视笑嘻嘻的吕飞虹良久最后无奈的抓去三两碎银叹了口气揣进了怀里。

  “少爷您的糖葫芦?”跟在垂头丧气的丁玉展后面的吕飞虹陪笑道。

  “呔!”丁玉展满面怒色回头一喝:“那是小孩吃的!我只是觉的一个大侠身上比乞丐都穷委实没有面子而已!这是我借你的不要和姐姐说!否则有你好看!”

  “是!是!是!”八管家吕飞虹头点的如同拨浪鼓但他一回客栈就找丁晓侠告密去了。

  “他想去哪里?”丁晓侠问道。

  “我听他打听青城如何走知道了青城是我们的必经之路很好去之后高兴异常应该打算去青城吧。”说到这吕飞虹换了一种忧心忡忡的模样:“大小姐少爷现在身上有了三两银子啊!我看他那模样就算在地上拣了三个铜板也会跑您看我们是不是晚上戒备更森严一点?”

  “让他跑吧不让他出去透透气怕他憋坏了。”丁晓侠道:“再说青城也是我们的必经之地我听说千里鸿和慕容秋水都曾经在青州逗留过我也想去搜集一下情报。今夜客房、马厩守夜的人‘打盹’把那匹驽马放在马房最外边他一向牵最靠近外面的那匹马别让他走太快了。找三个人埋伏在外边出去就跟着你带上十个高手跟在跟手的后面。我们明天去捉他。”

  就这样满心欢喜的丁玉展走了没多远就高兴不起来了因为经验丰富的他觉自己被跟踪了他用大脚趾头想也知道后面死乞白赖跟着的是谁气愤之下策马狂奔但座下的坐骑委实不争气再怎么打走的比毛驴也快不了多少而且他就算要把这马扔了也办不到因为就算他把身上的东西都当了也买不起好马。

  丁三少爷心知被算计了。

  于是他很愤怒。

  但是他更多的是心急如焚他要在被大姐捉到之前好好去磨砺一下武艺因此骂骂咧咧的他上了青城没说几句就和青城看门的打起来了。

  不是他无礼是他要赶时间。

  但对方武艺太差他只用拳脚就打翻四个然后对方一群气势汹汹的武士就涌出山门直冲着他就来了看来可以领教一下青城剑法了但正在这丁三少爷高兴时候这一群气势汹汹的武士却又转过身去连滚带爬的又跑回山门里面了。

  丁玉展扭头一看自己身后已经多了十几个丁家的高手正对着青城武士抱臂冷笑——整齐划一的服饰、长短各异的兵器、身经百战的从容、挺身而立的高傲、冷寂无声的杀气就算瞎子都看得出来这群人委实可怕的很别说青城就算七雄的家门口多了这样一群人也没有人会轻举妄动的。

  被这样一群人站在身后丁玉展心知青城肯定不会来武的了悲愤之下不由的回头破口大骂起来。

  “我这次带舍弟来路过贵派拜望一下。”丁晓侠微笑着说了来意。

  “杨昆杨先生可有一同前来?”韦全英低头问道。

  “他正在赶来此地中午可到。”

  韦希冲赶忙让张五魁带几个弟子下山去迎接杨昆然后毕恭毕敬的领着丁家的人进了青城来贺寿的各路豪杰已经听到了消息纷纷在前院迎接丁晓侠姐弟。

  “丁大姐好。在下是长乐帮济南振威商会——凌寒钩。”凌寒钩在丁晓侠踏进大门的时候突然走了出来。他原本没有出去外面此刻才来寒暄。

  不过凌寒钩看着丁晓侠的表情很冷声音也透着冰凉丁晓侠看了一眼凌寒钩她的声音一样的冷:“是你啊。”

  “还记得我啊。是我。”凌寒钩脸上好像僵硬了。

  “贵派已经知会我们了。都是朋友。”丁晓侠说完这句话不等答话一拂袖子背负着双手傲然走过凌寒钩。

  凌寒钩也没有再说话只是对着丁晓侠的背影微微躬身表示了礼节。

  大门里的人不断的涌进来有青城的教官有来贺寿的宾客还有远远的想看热闹的弟子一时间闹哄哄的凌寒钩看着丁家一众人的背影仔细了看清了丁家人的每一张脸才慢慢的跟了过去丁玉展在前面大声的说话他听的清清楚楚的。

  “韦掌门你们青城不错!弟子有趣的很也勇敢的很比我见的大部分门派的弟子都要强!”

  “我家小弟一直想来拜望一下贵派在家里也时常提起。”丁晓侠微笑着说道。

  韦氏父子现在心里都浮现出一个弟子的面容来都是一滞随后又尴尬的笑了起来。

  听着丁玉展那种近乎放浪形骸的动作言辞凌寒钩眼睛盯紧了丁玉展的背影心道:“丁开山的儿子怎地如此行事?难不成天道昭彰丁开山养了个败家子?!”

  这时候过来拜见的宾客已经按地位、先后顺序排好了韦氏父子引见丁晓侠拉着丁玉展见礼而丁玉展却没有这个规规矩矩的习惯他几步跳进了宾客堆里大呼小叫起来“这不是老罗吗?你老小子怎么来这里了?”

  “啊!三少爷我和韦掌门有亲戚你不知道吗?”

  ……

  “三少爷你还记得我秦强吗?”

  “废话怎么不记得!上次去挑你们你手下那个轻戟手小方硬气的很我们从长街南头打到北头这小子来了吗?那天他可是喝得呕吐不止啊哈哈!”

  …….

  “三少爷啊没想到您也来了北方想死我这老不死的了。”

  “妈的你还知道你老啊?还强抢民女吗?”

  “哪里敢啊我认了那闺女当干女儿要不是她我们怎能不打不相识?!”

  ……

  “我我我我!三少爷!”

  “别叫了!你这家伙还有脸来见我?前年是不是你通知我爹逮我的?”

  …………

  丁玉展认识的江湖豪杰居然惊人的多这里是北方武林但他居然能认识三分之一的宾客一会搂着这个肩膀亲热一会又指着另外一个的鼻子假嗔轻骂一时间在他身边围了一个诺大的圈子圈子的每个人几乎都是他去“祸害”过的帮派的高层人物但三少爷记忆力惊人随口就把往事娓娓道来熟的好像老朋友一样加上他的地位和身份被三少爷提到的人一个个都激动的满脸红几个人甚至为了站到可以握丁玉展胳膊的位置而推搡起来。

  看到这个放浪少年被众星拱月一般围着凌寒钩肚里却升腾起一股凉意来暗想:“我没见过谁这般年纪就可以结识如此多的江湖朋友此子并非看起来那么简单。”

  凌寒钩正出神那边队伍一阵喧哗一个人推开一条路跑了上来却是华山的大师兄岳中巅他跑到丁晓侠前面马上就是一个抱拳鞠躬抬起头满面笑容道:“大姐又见到你了。丁家主身体可好?”

  “是中巅啊。”丁晓侠笑着把背负的双手抽到前面来微微一抱拳答礼道:“家父身体很好辛6雄掌门可好?”

  “家师身体一向康健前几日还提起想去拜访丁家主呢。啊三少爷也来了啊他行侠仗义我们华山都仰慕他的侠义之名假以时日必是江湖第一大侠!”

  “呵呵中巅你可真会说话我小弟是小孩闹着玩的他行走江湖还不是得靠你们这些江湖前辈和大哥照应他啊?”

  丁晓侠正客气那边丁玉展和熟人寒暄完毕已经走了过来对韦全英道:“韦大哥你的弟子王天逸呢?”

  一句话把韦氏父子打了个踉跄一起抬眼去看身边的岳中巅岳中巅听到了丁玉展的话却装作没看到韦氏父子的表情继续和丁晓侠亲热的聊天寒暄。

  “唉天逸这人的朋友肯定可以做我的朋友要是那天我走的不是那么早天逸的朋友也不会那么惨了。”韦掌门没啃声丁玉展就垂下了头自言自语说到后面语调往高里一挑大骂起来:“做人这么绝就不会商量商量吗?唐小六太楞了!”

  本来丁玉展一过来他那些熟人都跟着过来打算再拜望一下正主——丁晓侠大姐所以丁玉展身边始终围着一大群人本来都群情激昂热情高涨但丁玉展一句“唐小六太楞了!”所有的人都变了脸色缩了脖子刚才还热热闹闹的一大群人转眼间就都齐喑无声了就如同一桶雪水当头浇下把这热闹生生的冻在了那里。

  要知道“楞”是形容一个人傻呼呼的而且屡教不改缺心眼这个字从哪里传来已经不可考就算不知道涵义但光听丁玉展说这话的语气就知道绝非好话。

  骂人并不可怕也不至于让一群人突然哑口无声了问题是你骂得是谁。

  丁玉展骂得是唐博他骂是可以他不惧唐博以及他背后的势力更可能是他们本来就是好朋友这样骂来骂去也许是闹着玩。

  不过他骂可以但谁敢帮腔?骂得可是唐博啊!

  最近以心狠手辣、冷血无情出名的唐门新虎啊。

  他因为秦剑门一句无关痛痒、好像事不关己的承诺就可以辣手灭门。

  他用唐门的刀和秦剑门的血让江湖复习了一下唐门的寻仇条例。

  从这事之后和唐门的人谈生意甚至吃喝玩乐的时候江湖小帮派连玩笑都不敢开了甚至有的掌门把要说的话缝在袖子里低头看一眼才敢说简直好像作弊的私塾秀才

  而江湖上“唐门说话算话”那句格言又流行起来了但说的人都是股栗这绝非江湖人的道德突然高了而是怕真会有人把刀架在你脖子上比如唐门的六少爷。

  丁玉展不会怕唐博因为他姓丁还是唐博的兄弟唐博听到也许会对骂骂丁玉展是狗东西;但如果是不姓丁的人骂了唐博也许一向阴沉的唐门六少爷会面无表情的用透骨钉敲开你脑勺所以大家都怕了没人啃声。

  冷场了。

  丁晓侠笑了起来打了一下弟弟的后脑勺笑骂道:“你自己更楞。怎么能这样说好朋友的?”

  丁玉展一下把姐姐的手打开转过了头叫道:“韦掌门王天逸呢?我得替博六道歉。”

  韦全英偷眼去看岳中巅没想到对方一声大笑竖起了大拇指大叫道:“三少爷您真是太仗义了!啧啧回去我就让师弟们说说看看人家三少爷的江湖气度和无双侠义!”

  这一下大家都醒过神来纷纷大声称赞韦氏父子则一声叹息韦希冲对着丁玉展躬身说道:“您稍等我们这就去叫他。”

  听丁玉展口中说了要找“王天逸”还要代唐门的六少爷道歉旁边听的青城弟子早有好事的飞奔回去宣扬赵乾捷、张川秀、范德远听到这消息之后一样的合不拢嘴好久一众人才飞跑去禁闭室但里面却只有一个骂骂咧咧的胡不斩了。

  韦全英亲自接走了王天逸。

  “是因为岳中巅的事情吧。”王天逸说道。韦全英并没有着急把他带到丁玉展的身边甚至都没有告诉他丁玉展来了而是把他领到了一个花团锦绣的僻静草地处两个人边走边谈。

  “嗯你猜到了。”韦全英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王天逸叹了口气道:“师兄我对不起你啊我父亲也对不起你啊。”

  王天逸明白这是指突然再次囚禁他的事情他长长的出了口气闭上了眼睛说道:“谁叫华山强而我们还仰仗他们呢。”

  韦全英停住了脚步有些艰难的看着王天逸说道:“你不像其他弟子那么看江湖了看来你这次送请柬在江湖上学了不少东西。不错我们怕华山怕岳中巅我们不敢自己出头去质问华山为什么要抢我们的寿礼;我们不敢直接淋岳中巅一头酒水父亲被他泼了酒我们却只有下贱的去陪笑脸;现在他们华山无视我们早就签好的协议单方面要提高青木价格我们不敢指责他们背信弃义因为江湖上没有公堂刀与剑就是唯一的律法不仅如此我们还得巴结他给他送礼让他少提一点!”

  说到这里韦全英面部肌肉如波浪一般波动着里面的牙齿摩擦的咯咯乱响他的话语带着一种悲愤的口气:“这个流氓差点气死我父亲我心里无数次想过怎么杀了他用剑捅?用拳打?用石头砸?但这都是幻想这里是江湖怒火有什么用?!不是你更愤怒你就更有力量的!我在他面前像孙子一样让他嘿嘿取乐我为了什么?他青木提一成我们的利润就减一成生意一差这么多弟子怎么养?你们的月银还有武器服装在武林学徒中都是第一流的你让我减你们的待遇还是提高你们学费难道让我们青城去攻城略地向南抢泰山和长乐帮的地盘还是向西抢少林或者华山难不成我们把京城打下来?!我***能怎么办?我也是男子更是青城未来的掌门我和你们任何一个弟子一样热血但我却只能如同一个太监一样卑躬屈膝的做事?!天逸你为青城做了那么多我对不起你!”

  “没什么对不起的。”王天逸无奈的笑了一下说道:“江湖本来就是一个身不由己的地方我能想象您的苦衷要是我处在您的位置我恐怕也没办法。不管怎么说我丢了师门的寿礼还未经师门许可学习外家武功您不计我的错帮我遮掩了还给我那么多的同门们得不到的好处这些大恩大德我都记在心里。我不是恩将仇报的小人但是……”

  说到这里王天逸“啪”的一声跪在了韦全英面前“我在牢里想通了岳中巅看来肯定要我好看师父们也很难保护我我家里还有父母啊他们就我这一个独子大师兄念在我是了师门屡次得罪岳中巅的您能不能放我一马?让我逃出青城?”

  韦全英倒没想到王天逸想通了环节看他突然跪下不由一愣连忙把他扶了起来王天逸已经泪流满面了对死亡的恐惧和未来的黑暗充满了年轻的身体他哭泣起来。

  “别着急你把事情想的太严重了”韦全英伸手去抹王天逸的眼泪说道:“我们绝不想怎么样你我们更恨岳中巅!所以委屈你先在禁闭室呆一段时间等捱过了岳中巅这一段就放了你你还是去木商行职位和名册都还给你留着位置呢!只是怕你知道之后神态不像被其他人看出破绽你想想二百多弟子谁对青城贡献最大?除了你还有谁!你为了师门流血又流汗还得忍辱负重我们要是对不起你谁还敢入青城?谁还会青城尽力?我们就是承受再大损失也得保护你不对?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

  这段话说的合情合理王天逸不由的信了八成刚才心里因为老想着逃跑求生的事情而霍霍跳个不停好像已经浪迹天涯了此刻却也安稳在了胸膛里。

  “您此次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情的实情?岳中巅可还在这里啊难不怕我现在露出破绽?”王天逸又追问道。

  “不是事情有了变化。”韦全英挥着手臂脸上一副计划被打乱了的表情:“刚才丁家的三少爷突然驾临青城他指名要见你。”

  “什么?丁三来了?”王天逸惊奇的张大了嘴巴。

  “你先别高兴这也是最担心的事情”韦全英反而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放你出来是小事但我怕岳中巅看见了更恨你。几天前你做为我们青城杰出弟子的典范在宾客前宣讲你如何捉住胡不斩的时候他就恨的咬牙这个人如同毒蛇一样有名的睚眦必报的所以很多武林同道都怕他。”

  “那我该怎么办?继续呆在禁闭室里?”

  “丁家三少爷要见你你肯定得去但是我想你白天陪他晚上还回禁闭室睡。给岳中巅一个面子这样他应该会愤怒的少一点只是要继续委屈你了。”韦全英看着王天逸很心痛的说道。

  本来要是韦全英这次恢复王天逸自由然后再给赏金职位王天逸知道了原因是丁玉展要见他之后肯定认准了掌门他们只是暂时的用他用完了说不定又是一脚踢给岳中巅但韦全英并没有给他什么而且说是白天放晚上接着关这样反而让王天逸的疑心去了大半觉的掌门他们仍是真心实意的需要自己再为青城出力。

  “没问题。只是岳中巅面前还望大师兄周旋。”

  “肯定的。”韦全英拍着王天逸的肩膀说道:“我们也许会亏待有才的人但我们不会亏待任何一个为青城荣誉出力的人。记住青城不是掌门的青城也不是我的青城而是你我和所有青城现在以及以往弟子、教官的青城!也许你以后会离开青城在江湖上找到更高的位置但青城的的出身和荣誉会伴随你终生!擦亮青城的荣誉就是擦亮你自己的荣誉!为了青城出力就是为了所有爱你的同门师傅以及你自己出力!这才是最光辉的美德这才是最高尚的侠义!”

  “谨遵大师兄教诲!”王天逸抱拳答道。

  “另外希望你不要加入丁家离开青城我们需要你你是你们这群人中最杰出的弟子师傅和掌门对你期望很大。”韦全英说道。

  “师门恩我我忠师门!”

  “我就说吗青城弟子如此出众能逮住胡不斩原来是三少爷的朋友真是英雄识英雄啊!”凌寒钩嘻嘻笑着向王天逸说道。

  像在济南的中原商会的接风宴一样王天逸被丁玉展拉着坐到了一起又是最上座的桌子和掌门、丁晓侠、凌寒钩、岳中巅坐到了一起。这样一众宾客不免奉承齐王天逸来了这多好还顺路恭维了丁玉展和青城。

  宴会厅里在给丁家的贵宾举办盛大的接风宴席在韦希冲的盛情邀请下也会了借这个群雄汇集的时刻联系江湖朋友丁晓侠决定多留两天参加后天举办的贺寿大礼这自然让韦希冲等青城徒众笑的嘴都合不上了。

  “哎呀兄弟你真是了不起!”丁玉展大笑着拍了王天逸两下突然扭过头去朝来敬酒的那个人满脸不解的问道:“胡不斩是谁?”

  这引来一阵哄笑宾客都在赞叹丁三少爷可爱丁晓侠笑着朝这时站在丁玉展身后服侍的吕飞虹使了个眼色吕飞虹马上一个箭步走到丁玉展身边俯低身体说道:“胡不斩职业:杀手武器:棍….被慕容秋水通缉。”

  原来这吕飞虹能成为丁家九个管家中的第八个靠的不是武功而是是过目不忘、过耳不忘的惊人特长如同江湖人物的活辞典现在看少爷还不知道这个刚被从黑暗的武林部分中挖出来的高手马上向少爷解释。

  “厉害啊!”丁玉展听完转身握住了王天逸的手大呼道:“兄弟你长进不少啊这样的人你也捉的住?”

  “我不厉害遇到他的时候他中毒且受伤这才让有机会和他死战一番否则以他寻常时候空手我也不是他的十合之将啊。”王天逸坦然一笑。

  “哎呀呀唐博把你教坏了吧?”丁玉展收回了手满脸的惊异:“人家受伤了应该放他离开等养好了伤才公平决斗!再不行也要让他先攻三招吧?”

  “什么博六教坏我?”王天逸一声讪笑他倒是一点不惧丁玉展因为这个人实在太可亲了“我还是要命!让他三招?我看出他受伤先制人这都差点被他打成肉酱!”

  “先制人?唉你中博六的毒太深了。”丁玉展被王天逸反驳也不生气叹了口气突然眼睛亮了起来:“胡不斩在哪里?我想和他过招啊!”

  正说着门口一阵喧哗几个人进了来其中的张五魁一跨过这门槛就满面喜色的叫道:“武当千里鸿公子、丁家杨昆先生来了大家快迎接。”

  王天逸扭脸看去只见人群正中是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面色微黑表情肃穆想来就是江湖鼎鼎大名的千里鸿千公子了在他身侧却是自己见过的美男子杨昆。原来张五魁去接杨昆却遇到了杨昆和千里鸿结伴而来大喜之下一同请回了青城。

  这时候宾客大乱人人都往门口挤去丁玉展满脸厌恶的哼了一声拉着王天逸却偷偷说道:“兄弟那凶僧在哪里我们去看看好不好?”

  王天逸无奈之下向掌门看去韦希冲他们还没说话丁晓侠已经笑了起来说道:“想来小弟你肯定不喜这场合那就去看看吧。记住那可是慕容世家要的人别给人家青城添乱八管家你跟着去。”

  “直娘贼!我管你是谁?”胡不斩的猛然起身拽动身上的铁链哗啦乱响:“老子眼里只有两种人——死人和活人!放老子出去!我立马让你变成死人!”

  “哈哈!英雄啊!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站在牢外的丁玉展眉欢眼笑但看到胡不斩嘴角有条血痕流下语气马上失望了下来:“好汉子你现在的伤还没好?”

  “好个屁!”胡不斩瞋目大骂:“青城的直娘贼怕治好了老子老子把他们全杀了所以在药里给老子下砒霜!怎么能好?”

  “什么?这是真的?”此话一出丁玉展大吃一惊转头问陪同而来的杨月海道。

  杨月海急得赶紧摆手:“三少爷您别听他胡说!他是慕容世家要的人我们怎么会下毒他说杀光所有人更是胡扯这是青城谁怕他啊?可能是药不对症他的伤老不好脉象也怪异我们请的大夫几乎隔一天就来一次啊!”

  丁玉展一听也对就算胡不斩伤好青城那么多人谁怕他一拥而上就是金刚也给他剁成肉酱了不过却欣赏此人的毫不畏死的性格看了看嘴边鲜血淋漓异常可惜的摇头叹息感叹自己没法和他过招了。

  王天逸却皱起了眉头这几天他和这个凶僧同处一室他骂自己的时候都是底气十足但一旦有教官什么的来了面色马上就会委顿不堪开始还吐黑血最近虽然人一来也经常吐血但颜色已经是鲜亮的了而且一次郎中走了之后胡不斩他的袖口里掉出一粒圆石子。

  王天逸很怀疑这个家伙是装病靠在腋窝里夹住石子改变脉象外人来了就催内力吐血故意示弱但他一个时辰前还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哪有余力管这个。

  现在丁玉展觉的索然无趣返身走了一群人都跟了出去王天逸凑进他的牢边冷笑着问道:“和尚你的伤真的没有起色吗?”

  胡不斩看了看王天逸的眼睛顿了片刻一样冷笑着回答道:“直娘贼你说呢?”

  王天逸和丁玉展他们一走一直在盯着岳中巅脸色的韦希冲父子松了口气正高兴的站起来迎接已经走了过来的千里鸿和杨昆旁边坐着的凌寒钩却突然说道:“抱歉韦掌门我身体不舒服先走一步。”

  韦希冲微感唐突——怎么贵客来了你却要走身体再不舒服也得见礼完再撤席位吧他扭过头去正要挽留却看到对方的脸铁青的可怕双方眼神一触韦希冲居然觉的对方眼里全是刻骨的恨意不由的心惊肉跳张着口却说不出一个字来眼睁睁的开着他推开椅子离开桌子走向偏门方向。

  杨昆已经到了身前韦希冲正要行礼杨昆眼一转却看向了刚刚起身离开的凌寒钩因为一个突然从最上座离开的人必然值得一看能坐在这里的不会是等闲之辈恰好看到了凌寒钩的侧脸猛可里杨昆全身如被万道雷霆击中双眼圆睁浑身颤抖起来对身前韦氏父子和岳中巅的行礼视如不见好像眼珠被凌寒钩的背影拉住了一般。

  “那边的兄弟请留步!”杨昆一声大叫。

  听到杨昆的急切的声音虽然这里有上百个人但凌寒钩却好像知道杨昆叫的就是他他的身体同样剧烈抖动了一下然后他的脚步定在了那里对着杨昆缓缓的转过身来。

  “君楚!”杨昆一声大叫满面的激动和难以置信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朝着凌寒钩的方向伸了出去虽然他们两人中间隔了无数的人但这只手伸出去的仍然如此热切就如同沙漠中要渴死的旅人向着海市蜃楼中的绿洲伸出了手。

  既遥不可及却又触手可及如同真实又如同幻象。

  “还是见面了。”凌寒钩缓缓的说道他身体此刻再无半分抖动立得如同一根长枪般笔直面上的表情如同在石头上凿出来的一般坚硬眼神冷的好像里面不是黑色瞳仁而是一块玄冰:“杨姑爷尊夫人没告诉你吗?”

看过《缺月梧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