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缺月梧桐 > 卷六 雾夜飞苍 第十一节 昆仑柱梁

卷六 雾夜飞苍 第十一节 昆仑柱梁

  冬日里天黑的本就早加上一层层铅白色的云堆死鱼般的密密压在寿州上方所以等古日扬领着一群护卫从风枪门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开始黑了虽然他们等于刚吃了午饭。

  穿过黑蓝色的暮光古日扬裹紧了披风小跑几步上了自己的马车一屁股坐在柔软的棉垫子上叫了声:“赶紧回去!”古日扬把手上拎着的包裹往旁边一扔马上响起了一阵玎玲当啷的金属声。

  这声音并不怎么好听但马车上和周围的几个手下已经眯起了眼睛仿佛听见了世间最美妙的歌声。

  “头您这趟看来收获不小啊。”坐在古日扬对面的贴身保镖咽了口唾沫笑道。

  古日扬嘿嘿一声冷笑:“这是贿金。是要上交的!”

  “啥?”车厢里几个手下都满脸惊讶。

  “看你们没见过银子的模样!”古日扬的声音也伴随着颠簸的车厢高扬了起来:“拿银子是正当的但得分场合战场上我是武士或者杀手分得是战利品!可这里我是督查特使这可是不折不扣的贿金不可碰的。”

  “头你在长乐帮敬忠公事的名声真不是假的。”虽然眼里还有希望破灭的一丝失望但几个手下一起低头说道。

  古日扬听了手下说起自己的名声面上也是微笑手却又摸了摸那包裹那**的金属还带着冬日特有的刺骨冰冷但摸起来却那么舒服让古日扬心里也不禁起了一丝怅然心道:“这‘敬忠公事’四字名声真不是好来的唉。”

  幸好入夜的寒冷已经让饥饿的寿州恢复了死寂街上冷冷清清的像个死城空荡荡的街道本来就让人有急奔驰的渴望。因为寒冷而想快点回到寿州的住处。赶车地马夫大力的抽着马鞭疾驰马车驶过隆隆的街道度快的让骑马在四周护卫的三个武士都驱马在街区里狂奔起来。

  就在这地一个满头是血的蓝衫人猛地抄出小巷斜刺里从马车前方冲了过来。

  “嘘!”惊愕的车夫猛地勒住了马车而那人丝毫不停的朝车厢冲了过来。

  随行的三个骑马武士都是高手无论是作战还是保镖经验都是很丰富并没有突地情况惊惶失措最靠近车门的骑士勒马掉头已经来不及。索性一个后仰从马臀上翻了下来在口中一击横扫腿正中那人胸口等那人被踹的撞在车厢上又弹到地上的时候保镖已经马靴着地长剑已然在手凶神恶煞的朝那蓝衫人冲了过去。

  几个保镖还未回答。那蓝衫人跪在车厢外地面已经大叫起来:“古特使。我是贾六手下地晃耀有要事要禀告……”

  就这时街头传来了大叫声:“在哪里!”几个大汉挥舞着兵刃已经追了上来。

  古日扬打开车门一把把那晃耀拽进了车门低声命令道:“赶车!”这辆马车和三骑侍卫在群人跑到之前又加起来狂野的冲在了寿州的街道上。

  “什么事?”古日扬斜瞥着跪在车厢底板上的晃耀这个人他刚才见过曾经跟着贾六义在风枪门一起拜见过自己。是贾六义手下的一相掌柜此刻料想正被人追杀。

  晃耀头皮上被开了一道大口子血滴滴答答的滴在木板一对眼睛游移不定的看着围着自己的几个大汉还有高高在上地那古日扬。终于他期期艾艾的说道:“有奸人害我贾老爷听信谣言能不能请古大爷送我出寿州……”

  古日扬听了几句冷笑起来牙缝里蹦出一句话:“谁下车去!”

  “什么?”被惊呆了晃耀还没反过神来古日扬的几个手下已经握臂的握臂拉腿的拉腿车门马上就被打开了刺骨地寒风马上疯狂的灌进了疾驰的马车。

  看着还在挣扎的晃掌柜古日扬冷冷的说道:“我不插手寿州的武林事务你们的事自己解决!”

  “我知道!”半个身子被推出车厢身下就是风驰电掣般涌动的路面和石子晃掌柜手指死死扳住了车门惶恐到极点的他大吼起来:“我知道私盐!”——

  古日扬出来的晚洪家的公子洪筱寒出来风枪门就出的很早了虽然等于是没有眼色而被乐和赶出来的但年少的他并不敏感要是他父亲听到乐和那样说肯定牙齿都会咬碎。

  他心里不在乎的另一个原因是他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回忆在酒宴上见到的那些传奇人物了:孤傲不羁的丁玉展、武功天下第一的章高蝉他们身上都好像会光让身有武功的洪筱寒看来看去看不清楚好像只有两团光晕和自己干了杯。

  想起如果自己和相识的朋友说起今日的奇遇恐怕这些家伙眼珠子都人羡慕的掉下来。这种喝醉了般的得意和酒意一起冲得脑袋晕乎乎的洪筱寒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

  听着斜躺在马车后座上的少爷突然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前面赶车的车夫掀开车厢前面“望窗”的棉布帘子从望窗里看进来笑道:“少爷怎么客观开心啊?”

  对面坐着的保镖含笑答道:“少爷脸红扑扑的大约是喝多了。”

  两个仆人一起笑起来心里都说道:“小孩才知道喝酒的乐趣啊。”

  就在这时马车突然停了下来车厢里马上透进了一阵令人作呕的臭味洪筱寒不用探头看车窗都知道自己肯定到了寿庆街这里是灾民聚焦之地连空气里都浮上了他们身上特有的气味这是洪筱寒回家的必经之地每次经过这里他都让马车赶快通过。因为他受不了这条街的气味。但没想到马车居然突然停下来了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作为护卫的保镖的高手也赶紧转头朝外边喊了起来:“老王你怎么回事?停下来干什么?!”

  其实车外早就传来了车夫地怒骂声还有马鞭地抽击声此刻望窗的布帘又被掀开了满脸怒色的车夫看进来说道:“他***几个要饭跪在马车前抽都抽不走气死我了!”

  “谁叫你停车啊?一路撞过去不就行了!”保镖恨恨的骂道说着拍了拍腰上的漆鞘宝刀伸手去推车厢门。一边下车一边叫道:“老子下去打死你们!”

  “看高大哥的厉害!”车夫笑眯眯的叫了起来以袖掩鼻的洪筱寒也笑了起来。

  话音未落奇变突起!

  一道耀眼地刀光陡然从望窗那里亮起如同一张银盘砸在了笑眯眯的车夫头上马上化成了两道银带从车夫两侧流了下来。

  车夫的半个脑袋从望窗里弹进了车厢!

  上面还带着笑眯眯的笑容!

  眼睛还看着洪筱寒!

  洪筱寒愣了。

  但还没等他弄清楚生了什么事身子还掩在半个车厢门里的保镖抖地地一声惨叫。肌肉盘结的身体就算死亡也是显得如铁板一样。撞塌了半片木头车门半个身体靠在车厢地板上。

  瞪圆地两只眼睛好像死前还不相信生了什么事情但死亡并没有让他软倒而是还直立着。

  因为一根冰冷而坚硬地枪刺穿了他的喉咙却还没有抽走仍然笔直的横进了他的脖子。

  “啊!!”洪筱寒终于惨叫了起来原来还因为兴奋还红晕的脸色转眼变成了一片惨白。

  他猛地坐直了在椅子上张大了嘴巴眼睛死盯着车门一手握着刀鞘一手猛力的去拔刀。

  但第一次他的拔刀动作虽然疯狂却根本没有握住刀把右手手指还划破了自己左手手背!

  他太震骇了。

  人第一次遇到刺杀的时候往往如此。

  更何况洪筱寒还只是一个腰上挂着慕容黑刀赝品地江湖雏儿。

  别说刺杀。就连像样的江湖战斗他都没经历过。

  因为他是个生来就有保镖的人。

  但当你保镖和奴仆都死亡之后你也不得不自己战斗了。

  第二次去摸刀把终于抓住了腰间的刀把但不等他民抽出来那刺在脖子里的找枪带着被鲜血染地**的红缨抽出了车外保镖脖子上爆出的血团还没消弭在风中那枪又刺了进来!

  虽然车厢的门已经被破坏殆尽但这枪好像在炫耀自己长兵器的强劲它根本不屑从攻开的车厢门中再次进来而是直接刺穿了车壁在木壁上留下一个大洞后其势仍然势不可挡如一条白龙一飞冲天又刺穿了车顶才停住!

  洪筱寒被这条从身边急冲而过的白龙又骇得的跌回了布垫但他已经回过神来练武之人练的就是攻守趁那条枪还留在车厢里的良机他大吼着朝那车壁砍了过去他知道外边就是拿枪的人!

  在洪筱寒嘶哑而恐惧的呐喊中手里的好刀仍然一刀劈断了木壁但刀头飘明显砍了空但这一劈好像从车厢里的白龙受了惊倏地一声从它自己刺开的圆洞中抽了出去。

  枪手的第二击退去了但洪筱寒紧握着的刀和他握刀的手一起剧烈颤栗起来。

  因为他看到车厢外边一个蒙面人正要从车门里进来他手上的刀已经被染成红色那肯定就是车夫的血看着那兽光闪闪的眼珠洪筱寒就像一个大家闺秀看见了一只老鼠从裙边经过他用刀指着门口方向大声尖叫起来。

  声音尖利而惊惶到极点孤身一人的他已经看到了无常。

  而蒙面刀客也像极了要吃猫的老鼠看着浑身抖的洪筱寒他眼里满是得意而残忍的光芒一手勒住了门框一边踩在保镖的尸体上要进车厢竖起来的刀刃在血污中闪动起了寒光。

  但就在这时车厢外响起了惊呼与此同时一个黑影在望窗一闪而过车门口的蒙面刀客愕然转头看去在车门这个空中洪筱寒看到明白一只黑靴子如同空中横掠飞击的鹰隼般一击踹上了刀客的脖子!

  在这样快如闪电猛如烈风般的闪击下蒙面刀客就如风中的纸鸢被强风催裂那双凶狠的眼睛瞬间就从车门间消失不见。

  刀客只有那只勒住车框的手在他身体被喘飞的时候还来不及放手半个车壁被拉塌了。

  站在这四分五裂的马车上洪筱寒的视线再也不受阻碍车外是倒地不起的刀客和一个手持白杆长枪的蒙面人还有惊恐的行人和乞丐而使出刚才一腿就击倒一个敌人的高手就傲然站在车厢前。

  他面上罩着白色面巾冷冷的看着对面的敌人双手如鹰翼般舒缓的放在两腰边鹰翼下是两把坚刚不可曲的轻剑!

  剑并未出鞘。

看过《缺月梧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