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缺月梧桐 > 卷七 洪门三叠 第一节 暗夜斗犬

卷七 洪门三叠 第一节 暗夜斗犬

  王天逸纵马拖死华山武士已耽搁了不少时间岳中巅在前面俯身在鞍正鞭马急遁已经和他有一段距离了看追之不及了。王天逸却未勒马一边疾驰一边撮指在口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余响还未尽街边楼顶就是一声弦响一支长箭直射岳中巅。

  飞箭下射岳中巅听得清楚奈何俯身在鞍仓惶中哪里辨得清箭道只能朝飞箭袭来的方向舞动长剑防住上身要害箭声呼啸的掠过剑影长剑暗箭并未相碰。

  岳中巅暗叫不好果然身下正疾驰的坐骑猛地一抖前足就人立了起来岳中巅只感到自己整个人都要被扔了出去。

  不料射箭的正是负责瞭望之职的哨备武功一般的他不讲究一击毙敌出奇制胜却严格的按照巷战战法瞄着兵中巅坐骑放了箭长箭钉进了马臀剧痛之下岳中巅的马立刻就受惊了。

  王天逸看前方岳中巅的马匹突然悲鸣人立叫一声:“漂亮”两腿用力坐骑前力前冲只几步就已经冲到岳中巅近前。

  岳中巅亦是经验老道一把抱着马脖子没被甩下马鞍眼光扫处已经明白了此刻之境遇:坐骑受伤、上有暗箭、后有追兵这种情况下再想骑马逃逸已然是做梦了。

  既然马匹已经无用那就放弃他一个翻身从鞍上滚了下去。身子还没着地。就看到皮质鞍座上“叮”地一声直直插上了一支长箭长箭射完一支就要上箭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岳中巅在地上一滚小腿一撑不待站直身体斜着往小巷里冲去。

  才迈出一步身后急促追来地马蹄骤然减缓空中好像突然多了一团稠密的风直朝自己背后撞来岳中巅宛如身后坠上了鬼。并不回头反而咬牙低头朝前急奔果然一声兵刃破风的撕裂声被他急前进地身形堪堪甩在身后一尺处。

  这是王天逸从马上对着岳中巅飞跃而下一剑追斩却堪堪砍了个空。

  看着岳中巅亡命般的窜进小巷王天逸提着双剑也追了进去。

  在这样的深夜时分附近的居民早就睡熟了但他们不知道。这他们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巷子房屋在夜里却成了噩梦地舞台一个江湖豪杰正喘着粗气慌不择路的奔跑在崎呕不平的巷子里而他身后另一个蒙面高手却握着双剑杀气腾腾的追在他身后杀与被杀就如同一条看不见的线把他们俩个在黑夜中紧紧的扯在一起。

  如果熟悉地形前逃的人占便宜;而如果不熟悉则后追地人有优势。

  遗憾的是岳中巅并不熟悉成为他救命稻草的巷道因为在白天这种地方他这种身份的人是不会来的。就算来也会用丝帕捂着鼻子皱着眉头快步穿过;而他身后的追兵却是个高手他没有余力回头应战因为他已经把自己的背卖给了对方在江湖上东西拿回来向来比交出去难一百倍。在这种距离下转身只能是死路一条他只有一路前逃奢望在某处可以给他转身应战或者彻底逃开的机会;而逃命靠的不是兵刃和武功而是两条腿所以他只能力前冲身体不断地撞在低矮的墙上就如同一头老鼠在迷宫里碰来碰去。

  王天逸却不需要管路线岳中巅就是他的路线。他眼睛盯死了前面这个穿着奴仆装束的豪杰就如同斗犬一样耐心的在后面跟着并不急着刺出无把握地剑他在等着机会的出现那个时候将一击致命。

  踩着土里凸出的石头岳中巅猛地扭身转进另一个岔口前面竟赫然档着一道土墙这是个死胡同!

  土墙比人头高不了多少要在平时岳中巅闭着眼睛都能一跃而上但现在却如鬼门关一样高不可攀因为他身后缀着要命的王天逸。

  哪怕他放弃前冲只跳一巴掌高后面的王天逸都有机会把他瞬间砍成三截。

  所以王天逸看着他再次转向斜冲一头撞开了破旧的篱笆墙带着满面的擦伤直逃入旁边的破院之内这个时间太短王天逸在刺与不刺之间微一犹豫仍然没舍得如放开弓弦一般射出手里的轻剑他没把握能杀得了岳中巅但只要一刺自己的冲势立消所以王天逸跟着岳中巅突进了这破败的院子。

  两人距离再近一步。

  岳中巅连转头的机会都不会有了只能冲。

  院子败落的不像样子里面只有一间土蒙蒙的破房但岳中巅连从破得只剩一半的木门里进去的时间都没有他直直的对着破房的窗户一个鱼跃直直的撞了进去。

  但若是破屋战先进的人却有优势因为外亮内黑进去眼睛不能马上视物而先进者落地一个转身就正好对着亮处冲进来的敌人而且对方往往还正弓腰跃进屋猛然反击可以给追击者造成巨大的威胁身为暗组高手的王天逸怎能不知他冷哼一声长剑如白练般缠上了岳中巅的腿。

  “呀!”一剑刺进了还在空中的敌人腿脑子岳中巅带着一条血线摔进了房子。

  一击既出王天逸去势就是一滞就借这一停滞王天逸免去了窗台减之烦腿一蹬就地飞起弓腰跟着敌人跃进了屋内。

  屋内一片土气一角塌了半边看来久已无人居住但王天逸却是没时间细看了。

  他的眼睛刚适应了骤然一黑就看到满面扭曲的岳中巅大吼着杀了过来。

  岳中巅地腿受伤了。要是在外边他等于已经死了。但现在却是在狭小地屋内他腿一迈就可以动攻击了没有什么花俏的招式。双手握紧长剑当头一个全力直劈。

  但靴子刚踩到地面的王天逸看到这一招却是眉毛瞬间拧到了一块他刚着地身子还没站直腿根本不及力而且就算不顾一切地躲开。身体攻击姿势必然全无在这狭窄的空间里若是对方化直劈为斜劈甚至化为横斩他都不一定能有办法应对。

  王天逸心里暗叫不好知道自己低估了这家伙要知道暗组曾经肆无忌惮的打击过岳中巅这个人而且就王天逸私人认识中的岳中巅也不是什么有胆之人。而且今晚自己为猎人对方为猎物被自己追的落荒而逃还受了伤有了这样的先入之见王天逸才托大地毫无间隙跟着岳中巅破窗而入万没想到对方竟然突然反噬但此刻知道轻敌已经晚了。

  江湖上出错一次就可以要你的命。

  王天逸不能改变出错的结果却尽力弥补这后果。

  他同样大吼一声。全身力气集中在左手剑上由下往上的撩去。

  “当”“咔嚓”三声响。

  第一声合着火花四溅的巨响声中两把品质不分上下的唐门极品好剑对撞在一起。

  接着就是一起折断出咔嚓轻响。

  “天助我也!”王天逸心里一声大叫不理左手的酸麻。站直身子地过程中力道传到了右手另一把轻剑动了直刺岳中巅小腹。

  在这生死存亡关头岳中巅猛地一侧身子却同时前冲不理王天逸的右手剑在自己的左胁开了一道大口子右手放脱断剑一拳往王天逸面门打开。

  距离太近了!对方突然冲到了面前王天逸不及改变右手剑的方向看对方那拳轰得霸道忙不迭的放掉断剑曲手朝外格挡这直击。

  岳中巅用自己左协的血和肉感到了王天逸的轻剑左手一伸死死的攥住了那握剑的手腕。

  右手被拿王天逸左手隔开岳中巅那拳伸出指头就狠狠地朝兵中巅两眼戳去岳中巅摆头闪开王天逸的手指一下就在他眼皮下开了一条大口子可谓又快又狠但岳中巅却毫不理会眼下的血迹带着半边脸的血一头朝王天逸蒙面巾下的鼻子撞了过来。

  岳中巅死死地握住了王天逸那持剑的手腕两个人就好象左手和右手长在了一块宛如一条双头蛇般展开了一场招招夺命阴狠徒手格斗。

  岳中巅求生之际虽然悍勇但却不敌王天逸年轻力胜加之受伤在先没几招就落了下风。

  先是双方的腿锁在一起之后紧接着唯一活动自如的右手被王天逸别在了肋下了两人就如同一只巨大的鸳鸯锁一样立着别在了破房中间一时之间谁也动弹不得。

  但占据上风的却是王天逸。

  王天逸的长剑竖在兵中巅身后兵中巅可以锁住王天逸的手臂但他的腕力却压制不住王天逸的手腕这手腕慢慢的朝上挺去那手里直竖着的轻剑跟着慢慢的靠住了岳中巅的腋边肌肤接着就是剑尖缓缓的推进了皮肉之中。

  剧痛让岳中巅嘴唇哆嗦起来手上不顾一切的力下压王天逸缓缓前进的剑尖停住继续上刺。

  王天逸只感到右手好像又压上了一座泰山压得他右边胳膊血管都在凸得要爆开了沁出了一头汗的他眼睛和岳中巅双眼对视着右手力道再加仿佛连泰山都抬的起来剑尖又多刺进了一份。

  兵中巅一声低吼剑尖又停住了两人较力的胳膊都因为巨力而同时颤抖着长剑跟着也在颤抖岳中巅的鲜血顺着剑头慢慢的流下来就像一条红色的小蛇一直涂满了整个剑身又爬过了剑锷穿过了王天逸青筋突突乱跳的手背上然后蛇身才碎成一滴一摘的落在地上出“滴答”“滴答”的节奏宛如度量岳中巅生命的沙漏。

  剑捅地越来越深。但两人却停止了用别地方法判定生死。双方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这两条死死抵在一起的胳膊上因为对岳中巅而言他一旦放弃这角力。刺入地长剑将立刻贯穿自己其他的一切的攻击、逃生可能在这种伤势下都将成为幻想而对王天逸而言他有把握慢慢的透进长剑若是换去其他攻击方式即等于放弃这优势他选择这最无花俏也最稳妥的角力。他要稳稳的看着敌人慢慢地死去。

  岳中巅死压着王天逸手腕的手却无时无刻的在集中着全身力道在这样分死活的角力下王天逸只感的自己的右手臂好像都要折断了但他知道落于下风的岳中巅肯定比自己更痛苦这从他颤抖的越来越剧烈地嘴唇上就可以看的出来。

  “为了华山荣誉?”王天逸一面用力上捅一边压着嗓子低声问了一句腔调里透着惊讶。惊讶是在剑头入肉血流满地的死亡已经可见的情况下这厮还不放弃抵抗。

  这惊讶又透着钦佩是战士对另一个战士这种绝不放弃战斗的精神表示钦佩。

  眼睛血红的岳中巅盯着面前同样血红的这双眼睛一边用尽全身力气压住那把剑一边用嘶哑的嗓音对着敌人的脸骂道:“扯……淡!老婆孩子……等我……呢!”

  “做梦!”王天逸从咬紧地牙缝蹦出这两个字他咬牙切齿的往上捅剑。

  “放屁!”岳中巅呲牙咧嘴的反击了对方对自己的判断他眶眦俱裂的往下压着那手腕。

  暗夜地破屋里两个男人都是面目扭曲如鬼身上汗流浃背。地上却是鲜血淋漓。

  就在这时窗台上探过一个人头往屋里看来低低叫了声:“鹰眼?”

  闻听此声称谓王天逸气势大振岳中巅却浑身一抖。刚才扼腕阻剑的力道却是瞬间摇晃起来。

  皆是因为“鹰眼”这个称呼乃是长乐帮在此次行动中对王天逸的代号王天逸自然知道自己的小组寻到了自己而岳中巅听到说出莫明其妙的字眼来当然猜到是对方援兵到了能不气乱劲阻吗?

  岳中巅气势大弱王天逸手腕阻力猛地一轻王天逸却没一剑捅穿岳中巅反而口里却一声痛哼原来刚才二人疯狂角力此刻压在手腕上的力道突然一轻王天逸整条胳膊里好像突然钻进一只刺猬肌肉经络一起刺痛。

  这不过石光电火的瞬间过了这瞬间王天逸将一击解决岳中巅。

  但就在这石光电火的瞬间奇变又起。

  正在窗户外往里张望分辨敌友的武士突然一声惨叫摔在了窗台下院里脚步声大作一个声音急急传来:“岳先生在这里?”

  石光电火不过是石光电火岳中巅气势复振一把又压住了震惊不已的王天逸手腕。

  岳中巅援兵来了人数还不少一击就毙了王天逸的手下!

  黑暗里王天逸和岳中巅再次对望了一眼。

  这次却不再是志在必得的冷酷和舍命求生的悲壮。

  此刻却是一个是被围的恐惧混杂着功亏一篑的震惊和愤恨一个则是被救的激动缠着坚韧不拔终于拨开阴云复见天日的狂喜。

  王天逸左手陡地放脱岳中巅右手挥拳朝岳中巅太阳穴猛击而去!

  岳中巅缩身大吼中左手下压毫无力道的血染轻剑脱肉而出挥洒出血雨一蓬!

  王天逸一拳落空岳中巅脱困而出的右手撮指成刀直刺王天逸脖颈王天逸斜身急倒接着这后仰的力道空中一个鹞子平滚锁在一起的腿让岳中巅跟着凭空翻了个跟头。

  翻滚中的两人空中分开王天逸半跪落地岳中巅斜卧摔在土里而从窗台上已经跃进了一个蒙面大汉。

  王天逸已经看到了那人背后不知还有多少人并不敢恋战转身一跑一垫一跃已经攀住了屋子的那个口子上转眼间就翻出了这房子。

  那大汉落地站稳之时王天逸已翻出了破屋蒙面大汉恨恨的盯了一眼那缺口对追还是不追犹豫了一下转身对躺在地上遍体鲜血的岳中巅走了过来。

  “岳先生还好?”他俯身检查了一下岳中巅他伤得实在不轻腿上和肩后都被开了很深的口子。

  岳中巅卧在地上好像刚睡醒一般摇着头看了这个又看了那个神态平静仿佛身上根本没有多了两个呼呼淌血的口子一般。

  “岳先生您怎么样?”蒙面大汉扯脱了面罩揽起了地上的岳中巅急急的问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岳中巅突然破颜一笑接着好像有了天大好事一般哈哈大笑起来虽然有气无力的一断一续的但他仿佛难以抑制般的大笑起来一刻都不想停。

  ====================================

  王天逸逃出破房之后已经寻不到一个手下了他躲在街角黑暗处用力甩了甩剑上的鲜血倾耳去听黑夜中的动静。

  黑夜寿州城仿佛起了风厮杀和惨叫的风从风枪门那边而来比刚才长乐帮突击进风枪门的那种风声不知强劲了多少倍。

  接着空中不停传来呜咽的有声这种信号王天逸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他在训练的时候听过不知多少次陌生是因为这是他在自己参与的行动中第一次听到这信号这种信号意味着:攻击行动失败、集结剩余人员!

  “任务结束了!”王天逸鼻子里一声冷笑转身往瞭卫小组事先约定的集结地点跑去。

  他刚才和岳中巅死斗的破房与他们的待命地点相距不远那里黑巷的墙里面事先放着备用兵器和药品王天逸配齐了自己的武器靠在墙角等了片刻不出王天逸所料刚才跟着他的手下一个也没来估计全被干掉了。

  这个时候哨声又是一变集结待命的命令已经成了集结撤退看来连收拢战斗人员再次作战的余力都没有了。

  王天逸嘿嘿一笑嘴里轻声道:“真有本事这种人员规模居然还被击溃了。”说罢朝城边缘的总集结地点跑去。

  经验丰富的王天逸避开了高楼大道利用上次行动对寿州地形的熟悉尽可能在小巷里穿行他知道制高点的箭手是十分有用的不仅可以直接射击更可以召来大批高手围攻敌人但如果制高点上的自己箭手被干掉换成了敌人的射手那么十分有用就变成了十分危险。

  果然耳边不断听到楼顶冷箭唿哨声大道上的厮杀和惨叫也清晰可闻到处是长乐帮高手呼叫帮助的口今但王天逸并没有出去拯救同袍在自己人的惨叫中他静静的穿行在黑暗中直直朝集结地点而去。

看过《缺月梧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