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缺月梧桐 > 卷七 洪门三叠 第二节 长乐任务

卷七 洪门三叠 第二节 长乐任务

  黑暗中的王天逸静静穿行如同一只貍猫在蜘蛛网般的巷子里悄无声息的急奔避开所有敌人也避开一切的厮杀和打斗牢牢的把自己的方向对准寿州城边缘的集结地点。

  现在他蹑手蹑脚的跑到一个巷口边正对着一条很宽的石板大道一眼看去空荡荡的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没有不过对江湖高手而言横穿大道有时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穿越一条深夜中的大道甚至有可能要你小命就比如现在。

  王天逸非常谨慎因为他已经听到了声音他把背紧紧的贴住巷子墙壁全身埋进了黑暗紧张的侧耳倾听外边的声音他刚隐好身形顺着大道就急急跑过去两拨提枪擎刀的蒙面人。

  这是敌人一眼便知因为他们的衣服五花八门只不过脸上带了块面巾而已简直是一群乌合之众不像装备精良的长乐帮夜行衣从头到脚都是统一定制的一看便知是组织严密的高手只是现在组织严密的高手却正被这衣冠不整的乌合之众追杀的丢盔卸甲。

  敌人过去很长时间之后王天逸才一闪窜了出来在此之前他已经连听加探头出来看确认没有威胁了才像一条黑猫一样跳了出来他现在赶时间不想因为长乐帮而“无谓”的惹上麻烦。

  没想到的是他的靴子刚踩到街心背后不远处突然响起“呛啷”一声脆响。

  拔刀的声音。

  王天逸躬身潜行的身形唰地一下顿住了整个人好似凝固了街心。

  不过这震惊只是片刻眨眼间街心那只猫不见了。

  猫步变成了虎行。“咔”的一声王天逸靴底重重的踏实了街心。

  虎背取代了猫腰他慢慢的站直了腰挺起了双剑朝身后转过身去眼里已经凶光毕露。

  一眼看去抽刀的人正缓缓的在街边一辆平板大车上坐起此人衣着寒酸除了脸上的蒙面巾之外身上四处可见补丁倒是手里那把刀精光四射端是把好刀不过此刻身上头上还粘着不少稻草料想刚才正躺在车上睡觉他看着王天逸嘴里出一声轻蔑地笑声:“没想到还有老鼠啊。”

  王天逸一声不哼提剑直直的朝那人走去。眼里除了凶光还多了怒火。

  对他这暗组悍将而言并不惧和谁来场死斗被现了也不至于让他恼火但此刻这个敌人却实在让他窝火。他刚才察看情势可谓谨慎再谨慎但仍然没现这个刀手。只因为这小子居然那么长时间都躺在大车上看星星看月亮!

  要知道这可不是鸟语花香的交流你可以悠然的看风景甚至还可以附庸风雅的吟诗作赋此刻正有多少江湖高手蒙住了脸抛去了名望为了各自所属门派的胜利而杀的残肢断腿、血肉横飞、头颅乱滚。而就在这样的地方这样地时刻却有一个家伙不去提刀砍人而偷懒在车上躺着休息以至于耽搁了大忙人暗组高手王天逸的行程能不让人窝火吗?

  王天逸甚至觉得这个家伙简直是侮辱了整个江湖虽然他是敌人。

  那刀手连起身都懒懒的等王天逸走进突击范围后还坐在车沿上但王天逸根本不会考虑礼节他地战斗中从没有分胜败的比武擂台。有的只是分生死的杀场杀场只有活人和死人而对死人而言是没有礼节可讲的。

  所以王天逸不待刀手站起身形瞬间由走变冲“杀!”一声闷喝中。手里的两把轻剑化作两道白色闪电劈空而出照面就是一个双剑突刺。

  看着王天逸过来刀手本来一直在笑听得出是很轻蔑的嘲笑他地体态也表明他是轻松之极的。

  但等王天逸骤然动突刺之后笑容立时不见他现自己错了。

  看着剑客像老鼠一样偷偷摸摸溜出来他以为对方是个胆小如鼠的笨家伙但现在他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可怕溜出来的时候像老鼠并不等于咬起人来也是老鼠这家伙咬起人来像老虎他并不是庸手而是真正可怕的高手。

  面对照胸轰来的两道闪电刀手身形猛地动了动得如此剧烈和突然以至于他全身的骨头出“咔嚓”的摩擦声与此同时他手里的那把刀啪的一声爆裂了开来就像无数支离破碎的亮闪闪镜子碎片一样挡在了胸膛和追击而来的快剑之间。

  “当当”两声双剑一起砍在了刀。

  两条人影倏忽分开愤怒和轻松都不见了双方并没有继续进攻反而在街心微微弓腰眼珠瞬都不瞬地盯死了对方蓄势待的兵器轻轻荡漾开夜风宛如两头猎豹在凶狠的对峙。

  没有急不可待的进攻是因为都要重新评估对方的实力刀手自然知道王天逸的技法一流而对王天逸而言他也现这个懒蛋居然也是个一等一的高手。

  “杀场总有意外!”王天逸交着牙猱身而上劈手一个直刺他没有多少时间耗在这里。

  “小子!”刀手嘴里一声喝骂仍旧轻蔑手上却是不敢怠慢。

  两人拼了没几招王天逸就觉得头疼起来:这个刀手的刀法总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和他所知的任何刀法都不同刀式好看又犀利加上刀手本人内力、反应都不错刀快捷威猛其缺点就是用刀者杀场经验看来不足很多刀式不够利落。对杀人无用的部分较多若是给他足够的时间王天逸自信有把握毙掉此人但问题是现在就是没时间给他而且这附近已经被敌人占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援兵过来自己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王天逸看着对方那漂亮的刀法起起落落要熟悉其流法再杀了对方不知还要多长时间。心里一狠打算用险招直接料理了对方。

  想到就做杀场永远没有充足的时间让你考虑周全。以攻对攻王天逸齐出双剑凶狠的杀退对方两步右剑刺开刀手上三路左边却故意卖了破绽等着对手来从下般攻击自己左边。

  果不其然刀手身形一矮。躲过上盘快剑的同时身形已经像斜刺入土里的标枪一般对着自己倾倒了过来眨眼间就窜了进来刀光横闪。直击王天逸左腰。

  王天逸等的就是现在他不退反冲左手剑斜起靠往左边打算用贴身长剑死抗对方一劈右腿已经做好了凌空飞摆出去的准备他想使用飞脚低踹。踹到膝盖也好踹到小腹也好总之王天逸要让对方身体受伤吃痛。

  脚绝对没有刀或者剑快就算是所需幅度、空间和时间最短的低踹在如此短促的力时间里也不会有多大地伤害但高手对决就像用石子摞塔一般就算是阵风也足可以让这摇摇晃晃的塔瞬间倒塌生死当在一瞬间生死也会三脚之伤上。

  但这是一场赌博在高手的快刀面前。王天逸自己受伤的可能性比对方小不了多少但王天逸仍然要做不试试怎么知道老天站在谁的一边?

  杀场上永远要讲运气的。

  王天逸不惮于涉险而且他还提着剑活着正因为这样。他比别人经验要多的多怎样冒险的经验所以他受地伤越来越少而倒在他剑下的亡魂却越来越多。

  两个全对冲的人看起来马上就要碰在一起刀手的刀已经开始劈击了王天逸紧咬着牙青筋激凸地左手把剑直直摆在腰边等着那巨力一撞而他的右腿已经朝着刀手脆弱的膝盖将会停滞的位置踢了出去。

  王天逸伤?

  刀手伤?

  两败俱伤?

  都有可能!

  但杀场上总有意外!

  所以还有第四种可能!

  刀声、皮靴飞踢声、在两双眼睛紧张得睁得怒圆的时刻静夜里又出“呲”的一声响两个人影用剑拔弩张搭起的平衡瞬间倒塌了好像摞地好高的石子塔顷刻四分五裂:刀手身体突然以一个无法理解的角度朝地下俯冲而去疾飞的刀瞬间朝着王天逸的大腿疾飞而因为骤然失去目标而踢飞的王天逸也把握不住这变化只能顺势朝上跳去刀砍空了腿踢飞了两个高手一上一下交错而过。

  跳过对方身体的王天逸跌跌撞撞的跑了几步才稳住身形而刀手更狼狈好像是搓着泥土滑出去一样带着从额头到脚的一条线地泥跳了起来。

  王天逸看着刀手张开了嘴脸上满是吃惊神色刀手自然也看到了这家伙一脸受了侮辱的样子鼻子呼呼喘着气举刀遥遥对着王天逸愤愤不平的叫道:“我刚才不是摔倒!混蛋要不是刚才老子靴子破了我早把你砍成八半了!”

  说着居然抬起靴子朝王天逸晃了晃一个脏兮兮的大脚趾头从靴子的洞里穿出来在那里扭动原来刀手刚才急冲击全靠靴头用力那靴子破旧不堪上面已经不知用牛皮粘了多少漏洞在这样地猛力下一下子就被脚撑烂了高前冲身体前倾转刀的刀手哪里还能平衡马上就来了个狗啃屎摔在土里。

  硬气归硬气但刀手指着王天逸的那把好刀却在颤抖他在害怕。

  他脚趾头的半片指甲没了鲜血淋漓还在其次关键在于不停的抽疼。

  对刀头上舔血的高手而言这样的疼固然是不值一提的小菜但要看在什么时候!当你面对王天逸这种一流高手的时候别说指甲劈了就算沙子眯了眼都会要你命的!

  但倒霉轮到你又有什么法子刀手一边盯紧了王天逸的一举一动一边紧张的思考靴子破了脚趾剧痛的自己还能顶几招要不要豁出命去顶。

  但王天逸虽然提着双剑并无松手的打算不过也没有冲上来和他死斗的意思他的目光很奇怪里面没有什么凶光倒是惊讶居多刀手被他看的有些毛目光下移才现自己的蒙面巾刚才被地面搓掉了软沓沓的挂在脖子上他一愣擎着刀不动另外一只手手忙脚乱的往上拉面巾看起来很狼狈。

  面巾还没拉上去就听见对面王天逸悠悠的说了句:“你不应该在靴子上省钱的。”

  “什么?”刀手惊异的抬起眼睛只见王天逸一把扯下了自己的面罩:“左飞是我。”

  原来刀手就是王天逸的老相识昆仑左飞。

  “天逸?”左飞也愣了。

  刚才他也看出这罕见的双剑流武功眼熟但是却和他知道的那个热心学武的青城弟子的稚嫩的双剑剑法连不起来原因就是王天逸对自己的剑法改良的厉害这和他也没认出经由武神改良的“蝉流凤凰刀”的原因一样。

  三年没见了不仅武功变了人也变了。

  互相认出对方之后两人却再无下文只是都有些不知所措的站着他们很早就是朋友但今夜他们所属的门派却是敌人。

  要论公事就不要论私情但公事就是两人只能有一个人站着离开。两人都知道这个所以说话反而难了。

  王天逸轻轻的吐出一口气看了看四周没有别人他反提了长剑用剑柄指了指左飞背对的方向那是他要去的地方。

  “不多我一个。”王天逸说道口气有点疑问又有点恳求。

  左飞明白王天逸的意思今夜左飞所在的一方已经大胜杀敌无数不多王天逸一个敌人说的是:放我走吧。

  左飞愣了一会贼态兮兮的歪头打量了一下四周看没有自己的同伴摸了下巴脚下移步让开了街心却把脸别去了一边就像拣了钱的人现失主找来了却装作不知道不想还一般。

  看到左飞这般神情王天逸长出了一口气他委实不想要和这个人决生死因为以他的夜莺身份而言这毫无必要私心也是不想和左飞这样的早年好友分个生死亦既是说于公毫无必要于私却是不愿除非左飞铁面不私不念旧情非要留下他不可如果这样他为了完成任务只能死战不是他倒在这寿州陌生的街道上就是在熟悉的家里不停洗手直到把手掌洗破为止就像那次从晁家堡回来一样。

  王天逸提着剑匆匆的从左飞身边跑过口里说了句:“多谢兄弟。”

  左飞别了脸就如同没听见并不回声王天逸一笑继续急奔还没跑几步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左飞一声:“站住!”

  王天逸果然听话咻的一声定在那里但还没转过头去脸上已经变色铁青的脸色竟有些恐惧他缓缓的转过头说道:“兄弟你不要逼……”

  左飞一挥手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我们刚才谁赢了?”

  王天逸闻言一呆脸上神色就好像全力击出的一拳打空了所有紧张之色一扫而空换成了惊异和好笑:“你!当然是你!”

看过《缺月梧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