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缺月梧桐 > 卷七 洪门三叠 第三节 杀场靴子

卷七 洪门三叠 第三节 杀场靴子

  杀场遇故人让王天逸节省了大量的时间所以当他冲进长乐帮位于城边缘的攻击据点的时候愕然现全是对他行礼的长乐帮建康部成员他竟然是现场地位最高的指挥官。

  这个据点原来是个供马商或者货商放马的小旅店长乐帮的人看中其院子宽广前后有门的便利就租赁下来当作帮派战斗时候集结的地点现在这里人跑马嘶乱成一团只不过是人就身上伤人人都一副遑遑不可终日的样子只是还没有得到进攻或者撤退的指令只能拿着刀剑在院里急的团团转。

  “燕小乙和俞世北呢?怎么回事?”王天逸拉住一个头上绑了纱布的家伙问道。

  “不知道我们攻入风枪门大院不一会就遇到另一拨蒙面人的突袭损失惨重……”

  但禀告还没听完后门那里就传来一阵喧哗一众骠骑簇拥着一辆马车驶进门来但王天逸一眼看过去马上就是一怔脑袋上就像挨了一击闷根一般整个人身体一抖差点一跤摔在地上呆呆愣了片刻才跑上去。

  原来竟然是城外督战的霍无痕来了!

  长乐帮未来帮主在战局失利的情况下反而来到了城里战场!

  所有人都吃惊的睁大了眼睛。

  大车停下高高瘦瘦的霍无痕一把推开车门。脚还没着地先叫了起来:“小乙和世北呢?”

  王天逸就站在车门侧面恭恭敬敬地垂手弓腰眼睛盯着地面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大叫着的霍无痕就在他髻前几寸的地方走下车梯。浑然没有拿正眼打量他自然也看不到这个低头弓腰的暗组鹰领额头上已经大汗淋漓因为出乎意料和焦急。

  他根本没想到霍无痕会来城里寻常情况下战场上的最重要人物总是在躲在阵列地最后面。被保护地好好的遇到部下像现在这样的溃败。早就先掉转马头跑路了。

  但霍无痕这样的公子哥却出乎意料地迎敌而上直直的杀入城里怎能不让心怀诡测地王天逸惊恐莫名。

  突袭长乐帮的蒙面人让部下们惊恐又疑惑但王天逸绝对不会他很早以前就预见到今晚生的一切了因为长乐帮在寿州部署的所有情报都是他命令人送出去的。

  送给昆仑的秦明月。

  寿州几个门派都有后台撑腰以惯例而言这样的突袭和惩戒行动一般都会交给暗组执行易月老早就选定了由风枪门当替罪羊。但谁也没想到事情出了变故。

  霍长风注意到了寿州本土门派实力不强的特征考虑到寿州贩卖私盐的数量巨大和自己儿子还没有什么建树地因素竟然想让自己儿子以及下属的建康部负责这次行动以白捡暗组一个便宜强令暗组交出所有的相关情报。所有事项移交建康部。

  就算易月没有监守自盗对于这样抢功的事情恐怕也是要暴跳如雷更何况寿州还有他埋的一条私盐盐道在那里怎能让外人乱来。

  易月认为这次必然不能让霍无痕成功:一则不能让俘虏暴露一些蜘丝马迹二则绝不能让霍无痕立功他指示被挑入行动地王天逸秘密的将情报通知给昆仑派以夜莺的名义让他们摧毁整个行动!

  但这是基本命令身为夜莺核心成员的王天逸还担负着第三项命令前面两项不过是银子和扯皮的事情而已而这项命令如果成果将直接改变整个长乐帮!

  这个命令就是:将长乐帮在阵外督战的主将霍无痕的位置告知昆仑让他们的高手突袭杀掉长乐帮未来的帮主。

  杀将是所有帮派都喜欢的攻击模式。

  这次昆仑在寿州玩的是螳螂扑蝉、黄雀在后的把戏端的要打偷袭风枪门的长乐帮打落门牙合血吞他们情报精确、准备充足、调动的高手在人数和质量上相对于建康部都处于绝对优势不论什么帮派处于这种优势下加上还知道地方主将的藏身地点除非指挥官是个白痴没有人会放过杀将的这种江湖杀手锏。

  这时的“杀将”绝非出奇制胜而是最规范战法。

  另外秦明月虽然猜到夜莺组织和长乐帮有关但他并不知道夜莺的脑就是长乐帮的大人物易月昆仑也不知道指挥行动的脑是霍无痕——一个以生死就可以掀起一阵席卷武林风暴的级人物——要是秦明月知道他未必敢下手正因为如此需要王天逸时刻监视霍无痕的情况这也是王天逸急急赶回集结地点的原因他要去确认霍无痕有没有遇袭!遇袭后有无身亡!

  这就是易月对王天逸说的最好结果:昆仑干掉霍无痕也让霍长风苦苦传嫡的基础化为飞灰——为少帮主报复的长乐帮屠灭昆仑等于替夜莺灭口——长乐帮兵不血刃的改变嫡传模式那么第二任帮主之位肯定就是有能者居之了夜莺的脑将按部就班的掌控长乐帮的权柄!

  但当满面急色的霍无痕出现在王天逸面前的时候夜莺美梦瞬间成了泡影起码是有一半是。

  王天逸已经可以想像到一群扑了空的昆仑高手正在空空如也的城外气极败坏的破口大骂。

  微微的抬起脖子王天逸狠狠盯着正挥舞着袖子大呼大叫的霍无痕的背影心里又气又恨的骂道:“你这个吃货为什么要冲进城里来?”

  正骂着。霍无痕突地转过身来两人一个对视正在心里咒骂他地王天逸差点没被吓死赶紧转过眼神忐忑的盯上了地面。霍无痕推开侍卫组成的人圈。几步冲到王天逸跟前。两手猛地揪住王天逸前襟一下就把他拉直了:“小乙和世北呢?!有危险吗?”

  王天逸看着霍无痕那因为焦灼而变得赤红的眼睛愣了片刻才答道:“少帮主属下……属下也是刚到……不清楚二位的行踪……”

  “你不是和他们级别一样吗?怎么会不知道?!莫非你抛弃了他们自己逃了?啊!”霍无痕拽地地王天逸摇摇晃晃。看着周围那些注视的眼神王天逸面上尴尬之极。浑然一副惶恐之极、手足无措的表情。

  老实说要论武功在暗组高手面前霍公子简直说和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一样要摇动王天逸这种高手简直如蚍蜉撼树一般可笑但是此刻却是王天逸顺着霍公子地手劲自己晃着别说晃就是霍无痕一推王天逸也得老老实实的自己倒在地上。

  不是因为武功。而是因为他姓霍。

  “公子”王天逸地腔调都有点走样了:“今次我是做瞭卫的根本不参与战斗的……”

  “我不管!他们要死了你就去死!”霍无痕大吼着。

  王天逸直觉手脚冰凉连嘴都吓得合不上了:自己早就禀告过这个混蛋各自的职责了。这个混蛋看来是根本没往心里去!就算听估计也是根本什么都不懂的外行但这个混蛋一副怒欲狂的样子一腔怒火全在自己这现场级别最高的暗组准鹰领身上了真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何况自己和他不熟这里又连够资格劝他的人都没有!要是万一燕小乙他们不幸被打死了他盛怒之下不分青红皂白的一剑捅过来自己是躲还是不躲?就算躲开了他非得把气撒到自己身上一定要自己死那该怎么办?!

  “我他妈地只负责瞭卫啊!”王天逸只能在心里惨叫却不敢开口说半个字看着盛怒的霍公子战战兢兢的他只有脸色惨白、冷汗直流的份。

  就在这时前门那边突然一阵喧嚷墙头上负责警戒的人回头大喊起来:“俞统领回来了!”

  “呀!”霍无痕一声大叫就像个听到父亲带糖回来地孩子一把就把手里的玩具扔了扭头就往门口跑。

  只不过现在他扔脱的玩具是一个暗组的高手。

  但这个可以十步杀一人的高手却真如一个玩具一般被霍无痕一推之下差点摔个屁股朝天狼狈的站稳后只有不停挥手摸汗的份他从人堆里浑身浴血杀出来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多冷汗过。

  “公子很真性情。你不要放在心上。”一个穿黑色武士服的侍卫从后面扶住了王天逸。

  王天逸回头一看原来是一直跟在霍无痕身边的佘展今次燕小乙和俞世北这样的公子亲信都去参与战斗了他就被暂时赋予了侍卫长的重任领着十人之众的护卫专门负责霍无痕安全因为王天逸和燕小乙一众很熟经常一起喝酒也认得此人。

  那边厢衣衫血迹斑驳的俞世北骑着马领着一众伤痕累累的手下冲了进来身前马鞍上还横放着一人他还未下马就大叫起来:“郎中呢?!郎中!小乙受伤了!”

  人群立刻围拢上去霍无痕冲在最前面不顾伤者的血流如注弄脏了自己的昂贵丝绸衣衫亲自把横放在马鞍上的燕小乙扶了下来只见燕小乙伤得委实不轻一根弩箭箭矢射透了他的左肩箭头透出背后一寸多长鲜血染透了整个左肩衣服。

  “小乙!”霍无痕坐在地上把燕小乙斜靠在自己身上看着随行的郎中慌不迭用剪刀剪去箭身做临时处理霍无痕已然泪流满面。

  燕小乙微微动了一下慢慢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嘴里说道:“公子败了我该死……”

  王天逸那边扶住了刚下马脚步蹒跚的俞世北光从他的样子就知道他经历了怎样一场恶战:浑身衣衫破烂不堪。身上十八条大大小小地伤口翻开的皮肉像小孩嘴一般微微张着连手里坚硬的朴刀已经被砍得卷刃了他自己更是连路都走不利索了大腿上的一道刀伤。让他只能一蹦一蹦的跳着前进。

  “公子!您怎么能够来这里?!”已经杀晕了俞世北这才清醒过来。他把手里地朴刀塞到一个侍卫手里在王天逸地搀扶下一蹦一蹦的朝霍无痕跳了过去语气着急的都走调了:“敌人马上就会杀来!您您您怎么能来这里?!!”

  这话被刚醒过来的燕小乙也听到了耳朵里他浑身一震。不理霍无痕地命令强自站起身来。对霍无痕说道:“公子您怎么?谁让你来这里的?!佘展呢?”

  燕小乙最后地口气已经极其无礼但霍长风却不像对王天逸那样愤怒他甚至有点羞傀的说道:“放心不下你们两个啊!”

  王天逸听得燕小乙最后口气已然不部下的口吻倒像是兄弟一般他心知燕小乙此人一贯忠诚霍无痕却没想到能忠到敢直令长乐帮未来帮主的地步了而霍无痕对燕小乙他们的口气根本无所谓此人对自己浑然比暴君还凶狠。但对燕小乙两人却不像浑然不像个上司;

  “老师说的不错果然是个不讲公事只知私谊的混蛋。”王天逸心里暗骂。

  此时佘展听得燕小乙叫自己赶紧跑了上来燕小乙和俞世北看着他眼里好像要冒出火来。燕小乙更是厉害也不说话照着佘展劈脸就是一耳光扇了过去!

  但奈何燕小乙自己伤重右手一动还没碰到佘展整个人就一声痛哼倒了下去霍无痕和俞世北同时大叫一声抱住了软软倒下的燕小乙。

  那边佘展被吓了一跳大叫道:“不关我事!是公子非得要来我劝过他了!”

  “和佘展无关是我要来的!”霍无痕抱住燕小乙急急说道:“你们知道他劝不住我地。”

  王天逸心里冷笑一声:“这家伙对自己手下倒是关心的很不过这样倒是让你逃过一劫!”

  俞世北却道:“此刻不是追究的时候我们还是布下防御让公子先行撤离吧。敌人势力强悍追兵恐怕马上就至!”

  “没……错”燕小乙摇摇晃晃的还想站起来:“老北你跟着公子吧别人我不放心我留下领着他们指挥……”

  “不行!”霍无痕有些无助的看着院里那些手下他们已经被击溃了一次人人有伤士气全无听见燕小乙在这种情势下还要再战来拖住敌人人人都是面如土色他斩钉截铁地说道:“都跑!别打了!我们一起跑!”

  “不行!”俞世北愁的皱起了眉头:“一起跑目标太大敌人一次追击公子就有危险!若是分开逃离保卫公子的力量又嫌不足那批该死的是谁武功太好了……”

  燕小乙委顿呼呼的喘着气强自开口说道:“我……伤太……重了……只能拖累公子公子……把衣服给我……换上我进公子的马车……驾车直冲风枪门……可引开他们一会……”

  本来人人都关心下一步如何逃生大家都竖起耳朵听中间这几个脑商量燕小乙的声音虽然微弱但高手都听得清清楚楚听了燕小乙这话一时间整个大院都鸦雀无声人人都轻轻低下了头。

  燕小乙这是金蝉脱壳之计他坐着霍无痕的大车穿着霍无痕的衣服要以自己作为霍无痕的替身敌人若是现这如此显眼的豪华马车就算怀疑是疑兵但不可避免的会暂时吸引他们所有的注意力给正主脱身拿下时间而且敌人很可能不认识长乐帮脑杀了燕小乙也许就以为杀了某个大人物在追击上放松气力但燕小乙这是用自己的牺牲来引开敌人啊!

  “绝对不行!”霍无痕一声大吼:“我不允许!跟我一起走!”

  燕小乙给了俞世北一个眼色后者微微点头突然从背后一把勒住了霍无痕。猛力地朝后拉去脱离了霍无痕的搀扶燕小乙马上软软的坐到了地上。

  霍无痕先是一惊马上知道了俞世北的意思他大叫放开我。脚蹬的老高。但这种挣扎对俞世北这种高手根本毫无作用俞世北一边抱着少帮主往后走一边大叫:“过来扒了少帮主衣服!准备马匹!马上撒离!”

  燕小乙坐在地上转了头对着少帮主微微一笑闭上了眼睛。他也没有力气说话了。

  “畜生!放开我!”霍无痕看着燕小乙舍身前地从容两行眼泪流了下来。

  王天逸一直在旁边看着建康部一众脑地表现。心里却有了变化:看着燕小乙的舍身救主少帮主的真心爱护手下心里难免有了一种兔死狐悲的伤感他在战士地时候也是讲救护同袍战友的但他成为指挥官之后大部分普通武士地生死在他眼里只不过是张轻飘飘的银票而已这种银票要多少有多少帮里会付帐。他唯一要做的是花的有价值一张银票的代价必须要有更多的回报除此之外绝无半分感情作为一个工作就是花钱的人不会在乎一张小小银票消失与否。不会考虑银票的父母妻子他只在意那银票在消散前留下地价值。

  在看到霍无痕今晚表现以前王天逸对自己这种心态并无什么犹豫因为他知道自己也是一只更大手中的银票之一而已。

  但现在王天逸心里有了些感动不过他挥挥头把这样的念头赶了出去他和一般银票不同的是他自己想为那只手消散的有价值!

  这就是忠诚。

  为了忠诚他不在乎采取背叛或者牺牲地任何手段。

  所以现在王天逸为了忠诚打算使用和燕小乙对霍无痕一样的手段!

  “我替燕小乙去!”

  院里因为急于撒离的而引起的喧闹因为这石破天惊的一句话又静默下来。

  闭目养神的燕小乙睁开了眼睛俞世北停止了挟持而竭力挣扎的霍无痕也停了下来大家都静静的盯住了说这话的那个人。

  暗组的王天逸。

  “小乙哥受伤于公于私我替他去好了!”王天逸对霍无痕躬身一揖:“请公子换衣服和戒指给我。”

  “谢谢你!”霍无痕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却不知要说什么看着王天逸愣了半天拉住了他的胳膊只诚心说了这个:“刚才我不对!你好的很!”

  “尽忠帮务而已公子不必放在心上。”王天逸沉声说道眼里是一种要奋不顾身的神情这是真的!

  王天逸看出要是燕小乙却扮霍无痕说不定真能让霍无痕逃了呢毕竟昆仑那帮乡巴佬根本没见过长乐帮的公子看见一个护卫如云的锦衣白面郎君在前面跑肯定都被吸引过去了哪有足够兵力去搜索和追击?所以王天逸根本没打算跑他想自己直冲昆仑高手云集的风枪门拼上自己直接被打死的可能被俘后装成贪生怕死之人将霍无痕面目和路线告知敌人用最快的度把消息传递给昆仑!就算还没开口就被杀也减少了昆仑被疑兵迷惑的时间。

  保证了自己爱将的安全霍无痕用最快的度脱下了衣服手饰亲手背着燕小乙去马匹那里去了。

  “天逸多谢!”俞世北也过来道谢虽然刚才他就想让王天逸去做这件事但一来王天逸职位和他平起平坐并非一个组织的;二来几人私交很好涉及到这种生死大事反而不好开口;三来若是做替身的人意志不坚不能撑到被敌人瞩目就跑了还不如不去!

  “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王天逸把巨大的宝石戒指带到手指上光是这个就能让敌人知道他的身份非常了:“还有事要你帮我。”

  俞世北听完马上点头立刻命令霍无痕的十个近卫过来却原来要他们跟着王天逸一起担任诱敌之任毕竟大人物也许没有护卫但有护卫的却一般都是大人物更何况是一群衣着整齐划一、看来气势逼人地彪悍之辈。

  “绝对不行!”佘展一听就跳了起来:“我的职责就是保卫公子!来之前都定好了的!”

  几个护卫看见佘展挑头反对。都紧跟着点头称是这个任务谁也不想去!

  不是所有人都忠诚到可以为了主子去死的地步。

  护卫未来帮主的职位在选人地时候挤破头但谁也没想到跟在未来帮主身边也有让你必死地时候不是?

  这并非说佘展不如燕小乙忠诚不对只是说像燕小乙那样的人在整个江湖都是凤毛麟角而这样品性的手下遇到霍无痕那样性情的主人更是万年难遇。

  但上面要你死地时候。你不去死就不对了!尤其你拿的银子已经补偿了你死地可能。江湖本来就是刀头舔血的世界保镖就是要为主子的安全用命去搏。

  俞世北说了几句佘展根本不听他宁可要个大过也不想玩命。俞世北气得转身猛喘。背后的佘展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的苦衷:“……不是我不想为少帮主去只是您看。大部分人都有了伤需要我们这样的人去保护他啊”……要是我擅离职守万一少帮主有事我们和您回去都不好交代……”

  “我不是建康部的。”王天逸和他面对面冷冷的看着气得面色通红地俞世北说道。

  “唔我知道了。”俞世北回答道然后长长的喘了一口气。

  俞世北抬起头对着替他挟刀的低级武士一招手那人立刻双手横捧他的朴刀来到近前。俞世北扭头对王天逸说道:“你自己小心。”话音未落一把握住刀柄面目已是狰狞大吼声中就是一个扭腰回旋飞斩。

  刀光如虹中卷刃的朴刀平平砍进了背后佘展地脸。

  血珠四溅。骨茬突起半个铁青刀面硬生生的从鼻骨那里嵌进了佘展的脑袋。

  佘展就那样张着嘴立着鲜血顺着刀面噼噼啪啪的砸在地上瞪的溜圆的眼里眼珠下转好像临死前还在惊讶那眼下突兀而来的铁片。

  “呀。”俞世北全力挥出的这一刀牵动了全身的伤口疼的他放脱了手里的刀柄脸上嵌着朴刀的尸体失去的牵引嗵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王天逸冷着脸走到尸体面前弯腰拔出另在骨头里的朴刀双手握住长长的刀柄高高举起朴刀猛地朝着佘展的脸砍下。

  鲜血乱溅。

  朴刀不停的挥起落下飞溅的鲜血把他黑色的夜行衣几乎染透了。

  佘展是仅次于俞世北的健康倍第三号人物他不像暗组的人死在街上没人认识他交游甚广江湖上认识他的人很多王天逸要砍毁尸体的脸。

  等他觉得差不多了直起腰来的时候身体前面已经好像被血水淋过了一般连脸上都是溅的血从额头一直流过蒙面巾在黑巾尖角坠成了一个微微摇晃血滴子。

  剩下几个侍卫眼睁睁的看着俞世北一刀砍死护卫长而这个蒙面的暗组统领又把尸体砍成一堆烂肉面对如此残酷的手段都早已经面无人色人人股栗。

  “还有其他问题吗?”俞世北冲着他们问道。

  得到的回答是羊癫疯一般的摇头。

  王天逸把那把朴刀扔了走到几人面前平静的说道:“各位尽忠回去之后自然有厚报当可保子孙一世衣食无忧。但若有谁临阵不前你们全家都会死光!”

  说完脱下粘嗒嗒衣服换上霍无痕的华丽长衫并不理脸色惨白的护卫们自己转身朝那大车走去向后举起手指捏了个响指:“行动!”

  ===========================

  狂刀、怒枪、大呼、裹住伤口一往无前的向前、向前、再向前!

  在通向风枪门的长路上跟着那辆奢华的大车血迹斑斑的战士们疯狂的杀戮着任何敢于挡路者他们视死如归勇不可当:第一波七个敌人被砍做肉酱第二波十四个敌人被硬生生地打散……大车的轱辘碾过带出的不再是泥道。而是两条直直的血痕直直的指向风枪门!

  人是会自己找理由地。

  刚才护卫队还对这种自杀式地行动胆怯不已但真进入了这最可怕的必死之路血雨腥风非但没有让武士变得懦弱自知必死的决绝反而让这些人变成了最可怕的死士!对蹲在驾手位上地王天逸眼里不再是恐惧。而是崇拜。

  对这舍生护主之人的崇拜。便是对自己地肯定!

  这就是为何战斗的理由!

  飞蛾投火走向往光明就算不是飞蛾在面对不得不投火的境地之时那自己就是飞蛾!只能是飞蛾!

  人人心里燃烧起忠诚的烈火。对成为祭品感到无比的荣耀死亡不再是恐惧。而是向往!

  原本就强横的武功加上这以死亡为荣的决断王天逸身边的九个人越了一流高手的境界进入让敌人为之惧地死士之列他们疯狂的攻击、好像不再知道疼和害怕他们不停的死去但活下来的人却好像被英勇战死者附体他们一步一步前进打垮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长乐帮地每个战士都开始熊熊燃烧但王天逸却绝对冷静。

  看到手下如此奋勇。他却感到惊讶以及焦急:他没想到这群建康部的废物能够打到这么远!他不想给任何人留下口实他一直在等待手下的伤亡殆尽这样才能被俘否则万一有活口逃出的话自己身为暗组将领不战死而投降就是暗组领易月的大过!

  但他没想到几个护卫能够坚持如此长时间、能够让这么多敌人倒在剑下。看着身边还剩四个浑身浴血的手下看着他们看向自己的那坚定而狂热的眼神而自己非但不能领导他们走出死地相反就是要他们死光王天逸突然觉的自己真是畜生!

  王天逸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和他们一样舍弃自己献祭忠诚忠诚对象不同就是必须要分生死的死敌!

  为了老师成为畜生也无所谓!

  王天逸对着前方路口出现的一群黑影长剑直直前伸大吼起来:“杀!”

  ==================================

  双方厮杀在一起王天逸跳下马车杀进人群他听到对方在在惊叫:“就是他!就是他!活捉!活捉!”

  王天逸心头一阵轻松刚才那一路的厮杀加上自己这身鹤立鸡群的装束确实让昆仑注意到了自己但对方那嚣张的呼声却激起了建康护卫的怒火四个伤痕遍身大汉在大吼:“保护领”声中硬生生的把八个敌人杀退一圈把王天逸围在了中间像极了王天逸的地位尊贵值得死士们为之提头相护。

  就在这时一杆漆得乌黑的长枪突然在昆仑众人人缝里刺了出来枪势阴狠却又无声无息如同游出洞穴一般毒蛇骤起伤人一般。

  一枪就钉穿了一个长乐帮护卫的右臂“小心!”王天逸和其他三人同时朝受伤的同僚扑了过来但一枪得手后又如蛇一般缩回了洞穴前面的昆仑高手马上又围攻了上来阻碍四人汇合。

  受伤的护卫在大呼:“成仁我愿!”中瞬间就被乱刀砍死。

  就听圈外那使枪的人却气极败坏的大叫起来:“不要砍衣服!王八蛋!”

  听他口吻和他那高强的武功长乐帮几个人都判定此人就是这队敌人的脑几个人红了眼睛同时朝那人方向砍杀过去。

  那人却狡猾看两拨人绞杀一起脚步轻转斜斜腾空而起直朝暂时无人护卫的王天逸一枪刺来!

  王天逸早就在盯着这个敌将一个斜身一剑砸开枪身脚步一进另一剑挥剑朝那人身在空中小腿削去。

  但敌人人多王天逸一动就有一把剑直刺而来王天逸不得不挥剑格挡那枪手一声冷笑中飘然落地却不急于进攻挺枪在战圈看着委实像一头狡猾的狼在游移等待着被围住的羊露出破绽然后一击得手。

  “这家伙!”王天逸心头暗骂他遇上这种人真是头疼敌人摆明了是想让他和手下纠缠然后趁隙偷袭得手要是在平常王天逸必然缠上这种毒蛇一般的家伙先杀了他才能安心对付别人毕竟长枪易躲暗箭难防!但现在不同王天逸并不能死斗他并不是抱着杀场死士的心来和昆仑搏命的他是死士不过却是遥远地方一人在背后对长乐帮未来帮主射出的毒箭这才是夜莺战士王天逸的杀场!

  就在这时空中同时传来一声刺耳的长啸人人耳朵都是一震人人都是一愣整个战圈为之陡地一停。

  王天逸呲牙咧嘴的抵消耳朵的不适还没回过神来就见一个黑影如一只大鹤一般飘然落在了战圈最中间正好是长乐帮两个护卫中间。

  两个护卫同时吃了一惊不约而同的扭身挥刀但手还只是一动对方已经一手一个捏住了他们的头接着就是用力往中间一合。

  “啪嚓!”一声脆响两个护卫脑袋撞在一起同时碎裂连惨叫都来不及出就倒地而死。

  “保护领!”另一个护卫急急的护到王天逸身前挡开了那黑影。

  “都闪开。”黑影说道昆仑众人唰的一声分了开去王天逸自觉心头一热同时却脚底冰凉他知道武神章高蝉来了。

  章高蝉看着对他怒目而视的那护卫笑了声:“你倒忠心。”脚下轻轻朝王天逸两人迈了过来。

  “杀!”两人一前一后对着章高蝉冲了过去!

  飞蛾扑火!

  王天逸看着最后一个护卫冲了上去他本来不该跟着上去但看着那同袍声音嘶哑着朝武神举刀而去尽管面对武神但那刀拿的真有力绝无半分颤抖他不知怎么的脑中突然一瞬间一片空白身体不由自主的跟着那同袍冲了上去手里的长剑捏的咯咯响他觉得自己都要把剑柄握碎了但他知道自己的剑同样一点也不颤抖尽管对手是武神。

  只过了三招。

  王天逸就被同袍的尸体硬生生的撞飞了。

  他看着缓缓逼近的武神背靠着墙慢慢站起来长剑从虎口迸裂鲜血直流的手里落到了地上颤抖着手去拉自己的蒙面巾。他突然觉的投降很艰难。

  在同袍尽忠而死的尸体前他们的尸体还未冷在这些做出真正值得敬佩的事情的死亡者面前尽管他忠于别人在尽忠而死的尸体前投降这亵渎的做法仍然让他的手剧烈颤抖起来。

  “你无路可逃了武功不错你是谁?他们叫你领。”章高蝉微笑着继续逼近。

  终于到了王天逸面前看着王天逸那抖动的手死死捏住蒙面巾下角但那轻薄的丝巾却仿佛长在他脸上一般好像没法拉下来。

  章高蝉伸出手去去拉那面巾。

  替王天逸拉下那面巾。

  但就在这时宛如无常的尖啸三支神击弩弩箭刺破血腥的夜风呼啸着直射章高蝉!

看过《缺月梧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