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缺月梧桐 > 卷八 建康纵横 第六节 担米为仇

卷八 建康纵横 第六节 担米为仇

  林谦从红木桌子前抬起头来,看了王天逸一会,才慢慢的说道:“这次大会是长乐帮的盛事,而他是代表一个大门派而来的,是客人。他还住在我们这边,而不是慕容世家那边。他掉一根头发就是长乐帮丢面子。况且沈家势力扩大,他们现在的位置微妙,明白吗?”

  王天逸点头称是。

  林谦停了一会,把一叠文书交给王天逸,说道:“这些你这几天要做的事,都是急事,快点弄完。”

  王天逸躬身接过那叠文书,眼睛却看着林谦,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但怔了片刻,却还是什么也没说,鞠了一躬后转身往门口退去。

  “王天逸,”在王天逸脚迈出门的刹那,林谦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可以用文的。”

  ==================================

  刘三爷酒楼的贵宾包房里,两个江湖中人正在高谈阔论。

  “我这个人运气特别好,江湖上你武功再好能怎么样?抵不过运气!”说这话的是个年纪轻轻的青衣武士,他端起茶杯喝一口茶却不吞下,“咕咕噜噜”半天却歪头一口全吐下脚下锦绣地毯上:“看见没有,今天我可以拿这么贵的江南好茶漱口,有的人却尸骨都寒了。”

  旁边的那人也是一身青衣,年纪比以茶漱口的那位年纪大了不少,却毕恭毕敬的甘陪下座,此刻问道:“刘教官,老赵我虽然和您师出同门,但早早出山谋生,去年才重被聘回任镖头,您可是大红人,以前没机会和您多聊。现在您给说说?”

  被捧的那年轻人得意的一笑:“几年前,我武艺超群,被华山的那些人看上。非得求着我去给他们镖局担任总教头!我这个人啊,别的优点很多,但最大地长处就是恋旧,我就喜欢看咱们那里。就算月亮也比华山圆啊!多给点银钱就能买忠士之心吗?别扯淡了!我当时就拒绝了,唉,那时候烦死我了,齐备不过三顾茅庐,他们华山更狠,恨不得睡在我寝室门口。连那个华山的岳中巅都是天天找我。可是咱就是不为所动!你看我没去,现在没几年,华山被灭了吧,那个岳中巅也成了人家的孙子。哈哈!”

  “哎呀,您真是忠貞不二,怪不得現在混是如此风光,好人有好报啊。”

  “没错!天时是运气,天生的;地利,我直为师门做事,现在不有钱赚了吗?南长乐北沈家都有交往!人和,一来我忠心,二来我有眼光。所谓英雄惜英雄,像帮里的那仁才大哥,我可是很早就和他志趣相投,惺惺相惜!现在你看,这么出来游山玩水的好事不是落天我头上吗?”

  “天时地利人和您都占了,要不然您怎么会这么年轻就被委以大任呢?我在您这个岁数地时候,正在一个小镖局做低级护卫呢。唉,天天在外边跑,喝土都喝饱了,危险不说,银子都被镖师拿走了!我们就喝口汤的命。我和您都是一个门派出来的,怎么差距就天壤之别呢?”

  “哈哈!给你说个隐秘的事,你可不要给别人说啊。”年轻人谈的兴起,口水四溅,索性把袖子撸了起来,用手指点着胳膊,叫道:“老赵,你看看!你看看!”

  中年人把头凑过来,一看,只见那细皮嫩肉保养的极好地大臂上有个手指头粗的疤痕,像是枪头之类什么利器捅的。

  这种伤在江湖上随处可见,尽管中年人身上比这吓人的伤疤多地是,但他很迅速的摆了一个被吓着了表情:“您……您……您这是怎么留下?肯定是高手留下的!以我多年行走江湖的眼光,给您留下这伤疤的人必定是个绝顶高手!但是,从这疤痕的走向看,他武功再高,刺中您其实是中了您丢軍保帅之计,因小失大,您随后的夺命快剑肯定把他了账了!”

  青年人在中年人的唾沫飞星中,愣了一下,随后猛拍一下大腿,震天响大叫一声:“老赵,你也是个高手啊!”

  “我给你说啊,”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岂止是酒,说话更是一样,年轻人一把拉住那老赵的手,四面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谨慎的把头凑近他,摆出用小声音的口形,但话却依然响亮,只不过带了一阵阵的丝丝声:“这疤痕就是青城严禁提及的那一仗留下的!那天我匀几个精锐去办一件机密事务,没想到在石仞镇遇到了埋伏!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天黑麻麻的一团,大雨倾盆,我们十个人冒雨赶路,突然间街道前后左右房顶上出现了敌人!那密密麻麻地黑影中的人头,人数近百啊!

  看他们的伏高窜低的身手,竟然个个是一流好手啊!

  而我们呢?!我们呢?才十几个!这个时候,以前那个掌门的小兔崽子,姓韦的,当时就尿了裤子!这小子不地道,扔了长剑就钻狗洞跑了!但我们没有管他,那时候是生死关头,没卵蛋就让他去了,在血性好汉们眼里他不过像条狗而已。

  当然我就站在队列最前边,看着那些凶光闪闪眼睛像一群群的萤火虫般靠过来,我鼻子冷笑一声,只是甩甩头发,让水飞溅出去,手搭在剑柄上,根本不着急拔出来,这时候我扭头朝甄大哥说道:‘大哥,这些丑类就交给我吧。你先走吧,以后上坟的时候记得给兄弟多倒一碗水酒足矣。’”

  “甄大哥用手擦了擦额头雨水,笑道:‘兄弟,我看还是你先走吧。水酒要喝也是哥哥先喝。’”

  我们俩互相看了一眼,都笑了,身后的都是师长辈的人,本来他们武功很好,但是看那么多敌人那么好身手有些怯了,听我们这么一说,人人都是振奋,长剑纷纷出鞘。都说:‘今天就跟着你们这些少年英雄了!’

  那晚杀气遮天,流血盈街,我们十八好汉从街东头杀到街西头。又杀回东头,血溅到身上被雨水刷干,又溅满,又被冲士。到的后来,身上无血却全是腥味!

  我们手刃了整整一条街的敌人!

  但是我们也伤亡惨重,只有我和甄大哥,还有两个,活下来了!

  这疤就是那夜留下来的!”

  年轻人说完,偷眼看去。只见中年人两眼发呆,两拳紧握,一副神往不已,恨不得插翅飞往那血战雨夜的模样。这才满意的★哼了一声,舒展猿臂抄过紫砂壶来润润嗓子。

  那中年人做足模样,看了看年轻人,眼里闪过一丝好奇之色,犹豫一下,还是试探地问道:“那时候我在西边做马匹生意,听一个家伙说那些敌人里有个什么什么‘屠城双煞’的?是真的吗?”

  “扑!”年轻人一口茶差点喷了出来,一边擦着嘴一边叫道:“什么煞不煞地,江湖上的人就是嘴里能跑出卵蛋来!什么瞎话都编的出来!”

  就在这时。门外有人高声叫道:“青城的贵客可在?长乐在才朋友前来拜见。”

  屋里两人赶紧跳了起来,仓促的整了整衣着,走到门前,年轻人在前,中年人在后,年轻人伸手开了门,满脸堆笑道:“一直恭侯大……啊!!”

  本来这声音又热情又宛转。咋听起来有绕梁三匝的韵味,但这声音还没绕完,嘎然而止的仿佛屋梁绕圈的蛇突然被揪下头来,啪的一声就直挺挺地摔将下来。

  与此同时,青年人突然后背猛挺,朝后弯了过来,身体僵硬的如同门外站着鬼,紧贴青年人而站的中年人自觉他一脊梁撞在自己胸口上,两人都退了开来,中年人越过年轻人肩膀朝外看去,门外绝没有鬼,有的只是一张笑容可掬地脸,虽然那脸上有一条长长的伤疤。

  “刘兄刘元三兄,别来无恙啊。”那笑脸说道。

  半弓腰摆出一张弓步的刘元三脸色惨白,片刻后眼睛才挪到那笑脸下的鹰标上,血色又回来了,他怔了会,才立直身体强笑道:“呵呵,原来是王天逸啊,又见面了。你是怎么找来的?”

  “我们是同事呗,他一定要来拜见一下老朋友。”王天逸身后闪出刘三爷。

  ============================

  原来青城来的客人正是由刘元三和赵镖头一下一副两人带队,因为长乐帮济南部一直和青城有生意来往,他们几个人就下榻在刘三爷的客栈。

  本来刘元三看王天逸的眼光总有点像老鼠看见猫,不敢对视,总是斜斜的歪着脖子有点艰难地和王天逸对话。

  但王天逸身着长乐帮鹰标锦袍,一副守规蹈矩的模样,脸上都是笑意,嘴里全是暖语,哪里摸得到半分那雨夜夺命双手剑的冰冷寒气,刘元三的脖子也慢慢的直起来了。

  他也没不知道司礼是干啥的,问明了王天逸的级别却是相当于掌柜副手,论起来略低于他青城总教头副手一职位,腰杆随即也挺直了,舌头也快捷起来,不一会屋里居然笑语盈梁。

  一顿酒吃地倒也融洽,王天逸和刘元三两个人只论情却不论旧——不揭旧疤痕,连自己是青城出来的都不提,就算好奇的赵镖头偶尔插几句试探的话,在旁边巴巴的等着听点稀罕事,王天逸嘴里就是哈哈,却是滴水不漏,刘元三摸到了王天逸的道,心里舒服了很多。

  “天逸,长乐帮做盐生意,我恰好认识一个家伙喝酒的时候给我讲起里面的道道……”

  刘元三往盐上扯。

  摸我的底还是难我的底?王天逸心中冷冷一笑,随口说起来。

  又喝了一会,王天逸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当着赵镖头和刘三爷交给刘元三,笑道:“兄弟早年鲁莽,冒犯了青城的剑威。近年来每念及此,总心有不安,后悔不该当初。但江湖上没有过不去的河,没有趟不平的路,这里面是五千两的银票。是我的一点心意。权当补过,刘兄此刻既然是全权代表青城而来,就请刘兄代青城派收下。并转达我的歉意。”

  刘三爷也在旁边以师兄的身份帮腔,劝刘元三收了。

  赵镖头一听,熟悉江湖规矩地他心里透亮,暗道:这长乐帮的刀疤年轻人以前看来得罪过青城。此刻是来洗白来了。不过一出手就五千两银子!乖乖真不得了。长乐帮真是有钱,哎,不对了!也许是他挑的事太大了?不能啊!青城和江南距离可不近,越远洗白价就越低,而且他还是七雄门下地人,和青城洗白。能砍到三分之一!最近几年青城风平浪静,没有啥大事啊?

  刘元三凝视着那信封好半天,脸上忽阴忽晴,好半天才把信封收到桌面上。轻轻的用手指触了,缓缓的推回到王天逸面前来。

  两个长乐帮的人脸色同时一变。王天逸扫了一眼面前的那信封,一咬牙说道:“怕是心意不到,让刘兄见笑了,您开个金口吧?”

  赵镖头一惊:五千两还不够,这人还能再加码?什么事情啊?

  刘元三看着两人,嘴角轻弯,接着眼睛眯了起来,最后变成了大笑:“你这几年越活越小心了!什么事啊?!你师门都不在了啊。王兄!谁会跟不在江湖地门派过不去?”

  “原来这疤脸年轮人的师门已经不存在于江湖了。”赵镖头暗想。

  王天逸却脸色不自在起来,刘元三说的倒也在理,他早已被开除出门,可以说没有门派,在青城的痕迹也已经被青城彻底抹去了,他唯一还留下的东西怕也只是某些还活着的人地噩梦。

  刘元三又说道:“王兄太讲江湖道义了。旧疤好了就没人会再惦记,一旦非要再翻出来看。痛得不是你一个人。”

  王天逸一口气无奈的从牙缝里冲出来,有些牵强的笑了一下,捏起那信封慢慢的放进怀里。

  “对不起王兄了,其实我们情义还在,兄弟帮不上忙真难过。”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只碧玉指环,又伸出了自己地左手,那里的食指上带着一只一摸一样的指环:“这是我昨天去慕容那边游玩,在慕容拙楼买的,一对!此刻我已经带了一只,另外一只就当我赔罪给兄弟,这也喻义我与兄弟虽不在一起共事,但曾经情义却是虽远依存!”

  王天逸连忙推辞,但刘元三却一再坚持,最后亲自给王天逸戴上才算了事。

  王天逸很快就告辞了,刘元三一直送出客栈,在大街上王天逸突然转过身来问刘元三道:“听说计百连计兄也想见我,可否转告一下?”

  刘元三的脸色马上就变了,仓促间说道:“一定,一……”但瞬息间又恢复到笑容满面:“计百连?谁?哦,我想起来了,是他啊,自他出山我没见过他啊。你要是见他替我叫他来见我,挺想他的。”

  王天逸哈哈一笑,作揖告辞而去。

  刘元三一把关上屋门,低声骂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傻驴!”

  这时赵镖头赶紧对刘元三说道:“看来您和那王天逸以前交情不错啊,是以前的好友吧?”

  刘元三本来在屋里踱步,听见这话冷笑一声,反问道:“何出此言?”

  “那对玉指可是您花了高价买的,您说另一个回去送给甄副掌门,不是情深哪能送给他呢?”

  “哼哼。”刘元三冷笑几声,沉着脸在椅子上坐了。

  “不过看那人很尊敬咱们青城啊,他家门派都不在了,还掂着桌面上摆平了旧怨啊。建康离青州那么远,况且他还是长乐帮地人,咱们青城果然威风八面啊。今天晚上我得多喝几盅,嘿嘿。”赵镖头试探的问道。

  刘元三低头静了片刻,才抬头说道:“看见没有?就算你加入了别的豪门又怎么样,还不是为了以前的事情担忧的睡不着觉!身为一个武林中人,行走江湖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门派威名!门派的威名就是自己地威名!为了维护自己师门声望怎能不舍生忘死!”

  说罢,双手握拳的刘元三起靠在墙边地长剑,对赵镖头说道:“我出去找个熟人,晚饭在外边吃了。桐乡大枪门的请客你就带几个手下帮我去打理了。”

  出的门来,刘三爷走在王天逸旁边。一把拉住他胳膊对他说道:“天逸啊,你我上面可有帮规,莫要我难做。”

  王天逸嗯了一声道:“放心。文的我也不是没做过。”

  ================================

  “司礼。您难道不给我们再多指示吗?”秦盾身为队长鼓起勇气朝转身要走的王天逸问道。

  “你们不是私下里认为自己武功很强吗?还要我手把手教你们吗?又不是小孩子!”王天逸拂袖而去。

  月上柳梢夜已深沉,除了寻偶尔蹿过的野猫再无动静,这寂静下地夜色反而多了一种空明。

  一辆豪不起眼的马车轻轻碾压过崎岖不平的街道,把这黑夜中的空明拨开了一条缝。

  马车在一个看起来破旧的骡马店门口停下。虽然马停了,但斗笠遮面的驭者身体一动不动,却地只有眼珠和耳朵,空明又合拢了起来。

  用了很长时间才确认了这空明,驭者轻轻的转身扣了一下车门。

  车门打开了,车上的乘客下来了。竟然都是黑衣蒙面的江湖夜行打扮。

  穿着这身打扮地都是见不得人的人,但这几人虽然脚步都极其轻,也会警觉的四下张望,但那走动透出来的从容和大方。却不像无胆匪类,却像极了偷情的有钱大官人,尽管不愿招摇却已经放不下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骡马店后门从里面打开了,里面早有人接应,几个人鱼贯而入,领头的两个人根本没带兵刃,就是直直走到墙边,那个墙豁开了一个大口子,只有胸口高。旁边就是拴着牲口的牛棚,不理牲口的难闻气味和嘶叫,两个人就站着那里屏息凝气地朝邻居家的院子里看,身后的人则在他们身后亮出了兵刃,面朝外警戒着。

  偷看的两人一胖一瘦,瘦的一身贴身黑衣包裹,看去极尽精干利索。伸头上去就眼皮都不瞬盯着邻院,但不一会,他回过头来,蒙面巾上面露出的眼里闪着惊讶之色,他上下打量起旁边的胖子来了。

  胖子满脸羞色压低声音说道:“不用惊讶……这衣服太他妈地紧了……”

  暗夜中的高手对夜行衣要求极高,恨不得能和黑暗融为一体,不能反光,不能太紧,更不想他们太松带起风声,往往都是贴身订作的,因此极其贴身好看,穿起来在夜里打起来,不是像矫健的黑鹰就是像凶悍的暗豹,而这胖子的肉撑得夜行衣如同要炸开一般,连喘气都小心翼翼的,行动时候更是又缓慢又僵硬,宛如一具被水泡胀的浮尸。

  胖子一边说着一边尽力提着腰带,肚子那里鼓出了一个大包,看起来不提裤子,肚皮就要挤出来了。

  “本来不想来……你甜言蜜语说……别笑我啊……以前我也是一身精肉……比你还苗条……”胖子尴尬的低声笑道。

  “苏爷,我王天逸哪里会笑?我怕过一会你会笑。”瘦的却是王天逸,他把手背扳到嘴边,凑到苏晓耳边说道。

  “嗯?”苏晓愣了下,赶紧把头挤到豁口那里,举目看去,眼前只有一个被月光打的白溜溜的空院子。

  “听!来了!”王天逸笑了,尽管脸上带着面纱,声音也是刻意压得如同蚊蝻,但苏晓还是清楚的听到了里面的一股嘲弄之意,他赶紧张目竖耳起来。

  果然,有动静了。

  虽然离得不近,而且身边有骡马不时的鸣嘶干扰,但对于苏晓这样的老江湖来说,还是轻而易举的感觉到风里传来的异状。

  凭借耳朵捕捉到的那些风,一幕幕的场面仿佛就发生在苏晓的眼前:二十丈外的一辆马车正飞驰而来,还有几十双靴子在马车周围撞击着地面,随着马车一同飞奔过来。

  接着马车嘎然而止,“吁!”“咔嚓!”“哐!”“慢点!”“跟上!”……,车夫停马声、车门被猛力推开、车门撞到车厢声、呵斥声,队伍散开声,一串串声音被捕捉出来。

  “死人都给惊起来了!”王天逸一声低骂,苏晓知道锦袍队的新高手们到了,马上紧张地盯紧了围墙。

  一双紧张的眼睛堪堪露出墙头。扫了一遍又一遍,一个蒙面人才在邻居院的墙头出现了,为了刻意不造出声响,翻墙时候甚至显得十分笨拙。

  下来到院子里。前行几步,半蹲停住,手挺长刀再次张望起来,然后发现了墙外看着地王天逸两人,等识别了王天逸的手势,他浑身一抖。眼里神情大振,几乎要放出光来,点了点头,头朝后嘴里发出了代表“安全”的轻声口哨。然后闪开,悄悄从旁边阴影里挪去。

  墙头上马上又出现几个脑袋,他们都在“前哨”的指示下看到了督战地王天逸等,人人士气大振,行动也果断起来。

  纷纷像第一个“前哨”那样从墙头上十分“笨拙”的下来,仿佛几只快冻僵的蜘蛛挂在了墙上。

  苏晓暗笑了一下,正想对王天逸点头说还凑合,但就在这时,蜘蛛群里突然飞出了一只冲天鸿鹄。苏晓马上嘴都合不上了。

  墙头上的一个锦袍队战士并没有像他的同袍一样僵硬笨拙的顺着墙壁溜下,却直接从墙头上一飞而起,在空中一个曼妙之极地前转体后才飘然下落,直如暗夜里一只翩翩起舞大鹤。

  单看他那举重若轻的跃起高度、那空中翻滚的美妙姿态,那宛若羽毛般下落地静寂轻盈,他若是在舞者那般场合,任何人都会鼓掌赞叹:真好轻功。

  但苏晓和王天逸别说鼓掌了。连嘴都合不上了,因为俩人都一眼看到了这轻功的后果。

  此刻院子里,前哨正在横移给以后支军让开位置,而那曼妙的黑色大鹤在飞起前显然没法注意到这一点,飞得越高,滞空时间就越长;姿态越花哨,就越没法子看到脚下变化,等他要着地时候,身下早已不是空地,而是横移而至的前哨!

  前哨听到脑后上空奇怪的风响,他停住身体扭过头来,一双惊慌的眼睛看到的是另一双同样惊慌的眼睛。

  “咣!”一声闷响,“黑鹤”避无可避的砸在惊惶失措地“前哨”身子,两个家伙同时摔趴在地上。

  苏晓捂住了嘴巴,把那声大笑死死的闷在口里,王天逸满眼怒气,他猛地把手臂伸出豁口,五指叉开,猛地一压!

  狼狈不堪的“黑鹤”和“前哨”连同后面看到这一幕而目瞪口呆的“蜘蛛”们看到王天逸下了指令,一个个才如大梦初醒一般,一瞬间院里再无一个站着的人,全部趴在了地下,眼睛望着前面的屋子,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夜色空明瞬间又填满了这个院了。

  等了好一会,屋里并无动静,王天逸心里松了口气,一勾手,对面的地面上才蠕动起来,六个人用靴子底轻轻碾着泥土,毫无声息地挺着兵刃逼近了屋子。

  吴倒“品”字形,三个人对着窗口,三个人对着门口,正面突击的阵形摆出来了。

  王天逸猫一般的悄无声息的越过了豁口,来到了他们身后。

  锦袍队的六个手下不约而同的转头朝他,等他下命令。

  夜色中,王天逸伸开两手,用手势对着两组人下了相同的命令:从窗口和门强攻,两人突进,一人断后。

  负责第一个攻入门的是用短戟的,体内厮杀前恐惧和紧张全变成了一股迫不及待行动渴望,看向王天逸的眼睛被压得朝外死死凸出,浑身的躁热不能自禁的散发出来,隔着衣服都感到这股躁动。第二个要突入的剑手紧紧排在他身侧,右手握剑柄紧的发抖,而左手神经质的握成拳又摊开又握成拳,那里已经全是湿津津的热汗。

  另外一组负责攻窗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王天逸一点头,头阵的戟手最着急,他赶紧做好了冲击的姿势,对着门外负责断后地同袍眼神示意,那刀手一点头。对着门用吃妈的劲头踹了过去。

  王天逸突地皱起了眉头,那门板并不结实,但负责踹开门的刀手用地力气未免也太大了吧。而且瞄准的着力点根本不对,没有对着木拴的可能位置,却对着门中间那么死命的狠踹。

  果然,王天逸担心地事情发生了。

  摇摇欲附的门发出一声闷响。却并没有被踹开,而是被刀手那迅疾无比的一脚踹了个洞!把刀手整个小腿都陷了进去!

  身后不远处响起一声半截的笑,那是苏晓实在压抑不住从指缝里漏出来的。

  “谁?!”屋里黑暗中响起了一声紧张短促的喝问,接着声音就混乱起来,有人从床上跳起来,手忙脚乱乱抄东西。

  “哐!”刀手连鼻根都红了。第二脚终于踹开了门,那门几乎要碎了

  戟手从敞开地门里已经看到了人影一闪,知道对方已经到了门口直线防御线上,箭在弦上不可不发。就算前面是火海,他也会冲进去的,他脑袋早就没法转圈了。

  戟手哪里还能想起夜战不可发声的教条,大吼声中,脚步猛蹬把身体箭般朝门里送去,戟往后一甩,拉开了架势,他要进门就一个开山劈!

  不是因为勇猛,而是因为恐惧。

  不管面前是什么的东西。他总是可怕到让他窒息,所以不管什么,只要挡在面前全给劈开!

  戟手大叫,屋里惊叫,屋外则一声惨叫

  惨叫地是排在戟手身后的剑手。

  他原本和戟手一样,恨不得把眼珠当成箭射进屋里的黑暗去,一心就等着戟手冲进去。马上跟入厮杀,哪里想得到戟手身体刚离开他,卷起的风里还没离身,风里却没来由的插来一支锋利的戟刃!

  要是平日,同袍把戟朝后摆以拉开架势,这种情况这种速度当然对他这种高手构不成任何威胁,但是现在不同!

  做为入了江湖后第一次真刀真枪的团队大行动,以前连想都不会想的紧张竟然如附骨之蛆一般咬进了骨头,这种情况下,他的视线被变成了一条线,出来那门脑袋里一片空白,连同袍地戟刃都没看到。

  一戟就砍在了胳膊上!

  尽管是手后撤摆出来的戟,不足于劈骨断臂,但毕竟是高手手里握着的,锋利加上力量一下子就让剑手胳膊上皮开肉绽了。

  做梦都想不到的攻击,剧痛、紧张加上不可知的恐惧,惨叫与其说是疼,不如说是发泄,剑手大叫一声捂着鲜血横流的胳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还没怎么接战,自己人就惨叫起来,锦袍队军心动摇!

  扑到窗台上的人刚冲碎木头窗棂,就被这惨叫吓得打了个激灵,因为紧张激起来地勇气最忌神志清醒,一停滞下竟然蹲在破碎的窗户前发起了楞,破碎的窗户里头突然裹着劲风飞来一物,正敲在他脑门上,随着这一击,还被温热的液体溅了一脸,眼都睁不开了,挣扎一下从窗台上摔了下来。

  首攻摔下来,次攻握着刀冲到窗户边,还没跃进去,里面突地从窗户里伸出一把雪亮长刀在空中乱戳了几下,次攻脸色发白,居然在窗口边停下了,手握长刀就是不敢强冲而入。

  他满眼期望扭头看向身后压阵的王天逸,如同够不到桌上糖的小儿回头寻找大人的帮助。

  但他一回头就惊得动弹不得了,王天逸居然离他如此之近!不过几尺距离,以致于连王天逸那双眼睛里喷出的怒火仿佛都可以直接灼烧到自己眉毛。

  除了这怒火,刀手什么也看不清楚,因为王天逸身形是虚的。

  面前的司礼不是走的,也不是跑的,而是飞的!

  那怒火中烧的眼睛下能扑救表的就是裹着刻骨冷风的一只靴底!直朝自己胸口踹来!

  王天逸一脚踹在刀手背心上!

  闷哼声中,刀手整个人面朝下被王天逸生生地踹进了窗户。

  “……”王天逸没有发声,但那嘴里抑制不住的怒气把面纱都吹的飘了起来,他地手势也变得怒不可遏!

  这愤怒几乎要把院里剩下的人压趴下,在一瞬间每个人都感到发生脚底的恐惧,如同被猫赶着的耗子。所有人都流着冷汗进了屋子,连受伤地剑手也换了手,咬着牙握剑冲进了屋里黑暗里。

  那里早乱成了一锅粥。所发出的声音简直不像人类所能发出的。

  砍杀的快意释放、巨大痛苦的惨叫都变成了喉咙里的短促绝望地嘶鸣,一模一样。

  “谢谢哦,”苏晓带着几个下属遛到王天逸身边,满脸笑意:“我早猜到会这样。不过看一次笑一次。你怎么不找几个老手带队?全是新手自己干有点……不过笑死。”

  王天逸冷笑道:“他们对付的不过是三个外来的二等杀手,锦袍队负责战斗的新人每人单打独斗都比他们强,但是我想给他们吃吃苦头。刀不磨是不行地,看看,牛刀杀鸡都杀不动。”

  这时候左邻右舍都有了动静,这不赖他们多管闲事。在这静谧的夜里,这个院子这么大动静不知多少人会惊醒。

  撤退的讯号响了,屋后布围的人撤的脚步声传了过来,屋里三个麻袋被人提着快步送到了外边的车上。秦盾到王天逸面前报告情况,低着头连看他都不敢:“完成。锦袍队无人伤亡,只有两人受伤,一人轻微皮肉伤,一人内伤……较为……较为严重……”

  “皮肉伤自己砍的,真有本事啊。内伤我踹的,回去再收拾他!”王天逸一摆手:“赶紧滚吧,看看你们搞得这动静?!还夜战?狗咬群架也比你们漂亮!”

  在颠簸的车上,五个人挤成一团。脚下躺着被踹进屋里地刀手,他还在咯血,人人如伤考妣,秦盾突然一把揪住对面一人,怒道:“你为什么要用轻功?!为什么?!要炫耀能挑那种地方吗?!看看,你在那锦袍野兽面前一屁股把我坐到地上,这就是你要的后果?!”

  “我”那人抱住了头。

  “你别说小二了。在窗台上被一个尿壶砸下来是谁?”

  “什么?”秦盾只觉得血都要渗出脸皮来了,恼羞成怒的他就要挥拳相向。

  “别吵了,谁干的都够烂的。”一人叹道。

  马车停下来,几个人垂头丧气的从车上下来,负责包围地其他同袍艳羡的围了上来,七嘴八舌满眼羡慕的问他们战斗经过。

  “是不是干净利落?把那个野兽震了?周哥,你还挂彩了?是不是太英勇了?真像你走前说的那样,一人就把‘谨门三杀’全毙了?”

  “闭嘴!再说我先把你毙了!”

  另一辆马车上,苏晓笑道:“你怎么找到那三个杀手的?”

  王天逸陪笑几声:“想要我项上人头的人我很清楚,只又是我的地盘,只要派个人盯住主谋就万事大吉了。”

  苏晓大笑起来:“居然能一下就知道谁要做了你,看来你地位混的还不够高啊,好好干,等有一天你地仇人多的不知道杀手谁雇的时候,你就笑傲江湖了。”

  说罢,收了笑容:“说,请我看戏是什么目的?银子还是人?”

  “苏爷真是神算啊。”王天逸笑得很灿烂:“银子!好手!我都需要。还有,锦袍队需要锤炼,商会毕竟攻击任务少,账房人事还要受他们制约,以后一些少帮主管辖下的任务是不是可以分给我一点,我好替燕俞兄长分点忧?”

  ===================================

  在锦袍队俊杰们灰头土脸的第二天晚上,在下榻的院子里,刘元三回请大枪门的朋友。

  席间喝得高兴,刘元三又把袖子撸了起来,又讲了遍雨夜血战中那自己的英勇。

  主人讲了自己的得意往事,宾客不免连连敬酒,酒过三巡,刘元三喝得有点高,肚里涨的难受,告了罪出去放水。

  回来时候。摇摇晃晃的刘元三一头撞在了树上,只觉有异,抬头一看。原来花木簇拥下的卵石路上黑漆漆一片,悬挂的灯笼全熄灭了。

  刘元三摸着头上的包,自言自语地念道:“长乐帮这么有钱,怎的蜡烛也设不得放长的。倒像甄仁才那老鳖衣一般守财……”

  正念叨间,身边腥风大作!

  刘元三只觉腾云驾雾一般,一头趴倒了地上,脖子上一股大边传来,下巴一下嵌进了泥土里。

  呻吟一声,刘元三定睛一看。酒全变成冷汗出了一身,自己竟然被一群人制住了:胳膊朝后扭着,大腿上全被踩住,脖子上踩得更狠。几乎把要脖子踩断,别说扭头看身边地是谁,就是喘气都艰难,只能使劲的用下巴挖土,进出气才好受些。

  面前正对着的他的人蹲下身来,蒙面巾下地眼睛闪闪发亮,手里一闪多出一把寒光逼人的匕首来,刘元三看见这般景象,心里一下就毛了。试着挣扎了一下,只感到制住自己的那些手脚如同铁箍一般,哪里能动半分,满头冷汗中叫道:“好汉!不知何事?要银子我给!不要伤我,这里可是长乐帮制下。”

  那人看了刘元三半晌,一把捏住他下巴拽了起来,匕首尖凑了过来。几乎要贴住他眼睛再罢休,刘元三只觉眼球被丝丝寒气刺得生疼,惊恐交加下,更是眼皮连动下都不敢,只是惊叫:“别乱来!别乱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对面那蒙面人也不说话,只是凝视着刘元三,那里满脸是乱滚的冷汗,好久才说道:“姓刘的,我来只是告诉你,把这里可不是青城!要是招子不管用的话,我就帮你挖出来!”

  说着匕首一晃,刘元三浑身一抖,要不是刚刚放了水,此刻定然失禁。

  “别别别,怎么回事?我初来贵地,什么都不知道啊!”刘元三哀求道,眼睛却不敢闭上,生怕那惨白地刀尖一下扎过来。

  “哼!”那蒙面人收起了匕首一摆头,背后拗住刘元三左臂的人把他的手腕一下摁到了刘元三自己面前。

  自己的带着绿玉戒指地手被摁到了面前土上,刘元三惊恐的看了看,又抬头看蹲在面前的那蒙面人,不知道他要做何事。

  就在这时,背后绕过来一只手,一把捂住了刘元三的嘴,对面的那蒙面人同时拽住了带绿玉戒指的手指,“喀吧”一声,手指脱臼了。

  “捂!”惨叫被闷在嘴里,剧痛中,刘元三差点把自己舌头吞进喉咙里。

  等他从剧痛中的短暂晕眩中清醒过来,制住那些人正跑进矮矮的灌木从,眼前只有一根朝上撅着的手指,绿玉戒指不见了。

  满头冷汗地刘元三跪在地上自己把手指复位,并没有喊叫,一来那样对一个江湖高手来说太丢人,二来他心里又惊又怕,这件事来的太蹊跷,对方不要银子不要命,只要戒指?而且那些话说的别有深意。

  等走到宴会的门口,刘元三的手指已经肿的像萝卜一样,剧痛从那里一圈一圈的朝上攻,头上仍是冷汗,但却不会是因为疼了,更多地是他想起了那个人,心里全是害怕。

  此刻的他哪有心思喝酒作乐,草草的收了场,就坐在屋里发呆,心里一抽一抽好像百爪挠心。

  “刘爷,怎么突然说身体不适?最近酒场太多?”赵镖头进来问候,刘元三只是敷衍了几句,一片混乱的他哪有心思说什么废话。

  “不舒服,你先去睡吧。”刘元三挥挥手。

  “院里有人送来几筐水产,说是让我们带给甄仁才甄爷的。我来请您去看看,要不明天再看?”赵镖头问道。

  刘元三站了起来:“谁送的?”

  “是长乐帮看门的抬进来的,他们说送礼的人没报门号。”

  三个大竹筐排成一排放在院里,上面封着封条上写着“送甄仁才”,刘一抱着左手,皱眉看了好久,又用手推了推,感到沉甸甸的。

  “好大的腥味啊,水产我就吃不惯,太腥气了。”赵镖头捂着鼻子说道。

  刘元三一愣,一把掀开了一个筐盖,往里一看,惊住了。

  赵镖头要过来看,刘元三一把压住了筐盖,就伏在筐上面剧烈呕吐起来。

  =================================

  第二天白天,刘三爷来给刘元三说:王天逸一会就来,

  王天逸一到,刘元三两眼通红的迎了上来,慌不迭的躬身行礼。眼睛通红是因为他一宿没合眼,没敢合眼。

  “刘兄,我手下拣到了这个,我想肯定是你的。”王天逸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眯眯的从怀里掏出一枚绿玉指环来。

  捏着指环的手动作很巧妙,谁都看得到王天逸左手上带着一枚一模一样的指环。

  刘元三浑身打了个哆嗦,战战兢兢的从王天逸手指间捏过那指环来,仿佛是把手伸进了老虎嘴里。

  “我来就是送指环的,还有要事。若是刘兄有空,到我那里做客。”王天逸笑了一下,就要告辞。

  刘元三一把拉住王天逸,满脸诚恳的说道:“天然,我想了想,江湖之大,最亲近的能有几个?咱们的交情谁能比的过?你担心洗白的事情,我想你不用再担心了,回去我就给甄仁才去说,这事板上钉钉。我以我人头做担保!”

  “那多谢你和甄兄了。本来我想准备些建康特产给他,但不知道水产你们吃的惯吗?”王天逸一笑。

  “这是兄弟的一点心意,算青城的也行,上门礼,您笑纳。”这次王天逸毫无再掏银子的意思,反而是刘元三用裹着白布的左手费力的掏出一张信封给王天逸,满脸堆笑。

  王天逸走了之后,“您今天那么客气啊,您刚才给了他不少银两吧。”赵镖头试探的问道。

  刘元三低头静了片刻,才叹气说道:“没看见吗?人家可是长乐帮的人!就算咱们青城再厉害又怎么样,在人家地盘上就是要客客气气的!这是规矩。身为一个武林中人,行走江湖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江湖规矩!爱惜江湖规矩就是爱惜自己性命!懂不?!”

  出的门来,王天逸一声冷笑,正要上马,突然停了下来,扭头看去,街边正有一个唱莲花落的乞丐。

  “赏你!”王天逸撸下象征同心的绿玉戒指,顺手一扔,绿玉划了条长长的弧线,“咯啷”一声,正正落在满是黑泥的破碗里。

  “啊!”乞丐揉了揉几遍眼睛才敢相信刚才是什么扔进了自己的乞丐碗了,他捏着绿玉戒指惊恐的四望,街上什么人也没有,只有一个绝尘而去的背影。

  阅读本书最新章节百度搜:78免费小说,请收藏地址:【w】【w】【w】.【7】【8】【x】【s】.【c】【o】【m】,无广告,免费下载TXT,更新快!

看过《缺月梧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