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缺月梧桐 > 卷八 建康纵横 第七节 建康水产

卷八 建康纵横 第七节 建康水产

  “管家给我拿张三百两的银票来。”王天逸提起两把剑朝外走去:“要是锦袍队的人来找我,就让他们给晋中刀门的客人说我晚到半个时辰。”

  在“洗白”后第二天,王天逸就收到了谭剑涛的信儿,计百连要见他,地点就在“义”字酒馆。

  王天逸并没有带随从,一来要去的地方是长乐帮的地盘,二来他没打算对计百连下什么手,虽然王天逸就是通过跟踪他印证了刘元三就是雇凶的人,但计百连他不过是个靠牵线打探赚点银子的掮客,这种人江湖上到处都是,就如同大象脚下乱窜的耗子,雇主都被搞服了,掮客自然就废物了,处于可下手可不下手之间。要是大人物遇到这种事,能大开杀戒肯定不会放过一个,这种睚眦必报的策略倒处都是,就如同大象脚下乱窜的耗子,雇主都被搞服了,掮客自然就废物了,处于可下手可不下手之间。

  要是大人物遇到这种事,能大开杀戒肯定不会放过一个,这种睚眦必报的策略倒不是心胸狭隘的原因,这是规矩,就是要树立威名和杀鸡儆猴阻吓其他刺杀。

  但“睚眦必报”这种策略对王天逸这种级别来说根本毫无必要,他自己也不是心胸狭隘的人,他只是个做事认真谨慎的人,所以王天逸还想多“了解了解”计百连这个曾经的师兄,毕竟他世居京城,人脉熟络,说不定可以得到了有价值的帮派情报

  既然先有了“既往不咎”的打算,王天逸心里就没怎么多想,相反相对于这种“公事”,王天逸满心都是他自己的“私事”,那就是怎么对待谭剑涛。

  要是张川秀和他同谋也好办了,你不仁我不义,大不了一起赶出建康,再感叹一句:恩将仇报,天生的穷命!这就完了。

  张川秀好像根本不知道这事,这也符合王天逸对这个一起睡过通铺的兄弟的认识,老实人或者说没有搞事的胆子,只是谨小慎微的活着。

  在高手家里敲诈主人。这种事你借他两个胆子他也做不出来。不是不想,是不敢。

  但问题就出在这里,谭剑涛怎么说也救过张川秀的命,张川秀又救过自己的命,两人以前相依为命现在又形影不离,怎么对谭剑涛都牵扯到了张川秀,弄不好就弄地一塌糊涂,连个朋友也做不成了。

  王天逸想地脑子乱哄哄的响。连骑马的速度都越来越慢,慢慢的走近那酒馆的时候,头还在疼,在下马的时候才下了决心:不管张川秀秀怎么想自己,抽个空把三百两银子给了谭剑涛,让他回家离自己远远的,和一个曾经敲诈过自己的人在一起,心里怎么都不安稳。

  在江湖摸爬滚打几年地王天逸清楚这种人心:自己有负于他。而他一根指头就可以捏死自己,自己心里怎么不害怕,怎能不猜疑百出。

  一个弄不好,真把自己给黑了。

  虽然想定了,王天逸还是叹了口气。

  推门走进了店里,现在还是上午,店里空荡荡没有客人。

  谭剑涛就在账台前边的小马扎上坐着,一看王天逸来了,赶紧迎了上来。

  王天逸看谭剑涛看见自己。根本不敢抬脸对视,心里骂道:此刻知道没脸了,你何必当初?!

  但想起彼此地关系,心里也有郁闷,支应了一声,自顾自坐在了他最喜欢坐的位置——靠窗对门,这里既可以看到内外又方便进退。暗组呆久了,自然就养成了习惯。

  王天逸把长剑倚靠在桌子边,也不给谭剑涛好脸,冷冷的问道:“川秀呢?”

  谭剑涛在坐下的王天逸身边站着,搓着手,都是汗的脸死死的低着,眼睛只看自己地鞋子,嗫嚅了半晌才道:“他在后面厨房……”

  “他怎地不出来见我?”王天逸没好气的大声问道,在江湖朋友面前,王天逸挨了八掌也会笑,但是在这个曾经以为是兄弟的人面前,他心里实在有气,实在装不出这个笑脸来。

  “他……他……他……”谭剑涛的汗珠一滴一滴落到自己的鞋面上,脖子都红了,结结巴巴的说道:“他怕计百连来了,你们……你们……闹出……事来,所以……所以”

  “我又不是土匪!”王天逸气的一跺脚,随后想到张川秀就是这样的人,叹了口气,闭目半晌顺平了气,才问道:“计百连什么时候到?”

  “马上马上,天逸你要不要先来点吃的?我去让川秀做。”点头哈腰地谭剑涛,汗珠子乱飞。

  “不必了。”王天逸随口说道,但谭剑涛还是坚持要给桌子上摆点吃的东西,匆匆掀帘进去了。

  看着谭剑涛的背影,王天逸猜他是怕和自己独处,不由得冷笑一声,但冷笑声断后,却是酸溜溜的伤心。

  没过多久,店小二就笑容满面的端着一盘食物出来了,满面堆笑的放在王天逸面前,嘴里说道:“我家张老板亲手做的,说您最爱吃。”

  王天逸一看那东西,本来心里就不痛快,现在更是一肚子火,拉着脸哼了一声。

  端上来地却是一盘三个粽子。

  更要命的这粽子连点热气都没有,凉冰冰的摆在那里,一看就知道是以前剩的。

  王天逸是北方人,粽子北方也有,但不到端午节北方人谁吃?况且粽子是米做的,北方人都是吃惯了馍馍的,尽管王天逸这种江湖人物南征北战,对饮食并不挑剔,但谁会吃这剩粽子。

  更何况张川秀也是北方人士,和王天逸一起学武,一个盆里吃过饭的,怎么能搬出这玩意来敷衍,还能说出“最爱吃”这种话来。

  “张老板请你一定多吃点。”店小二又说,但王天逸连手都没抬,脸上仿佛罩了一层霜。

  这个时候,外头又进来一个人,王天逸抬眼一看,却不是计百连,只是个长胡子的中年瘦子,王天逸又审了几眼,看面容沧桑的他身上并没有兵刃,就是一个普通人的模样,就收回了视线,没多想别的。

  “小二,过来!”那人一坐下就大声喊起了小二,店小二就屁颠屁颠的过去了。

  王天逸百无聊赖的审题起了那些粽子,“最爱吃粽子?拿剩粽子来敷衍我?川秀啊!”王天逸百感交集,不由的伸手拿起一个端详起来,入手冰冷如石头。

  “缠成这样?还打死结?粽子都不会包吗?唉。”王天逸叹子口气,寻常粽子都是缠道细麻绳打上活结就可以了,方便打开,而张川秀送来的粽子则是纵横缠了十多道麻绳,却不是一根麻绳,而是十多根麻绳只缠一圈,然后打上结结实实的死结,一个粽子上居然打了十多个死结。

  王天逸试着用指甲拆开一个结,却毫无着手处,一咬牙绷断了一圈麻绳,结是打开了,粽子却早被弄得变形了,里头的米挤得到处都是,瞅着那缠着一圈圈死结的变形的凉粽子,王天逸扔死老鼠一般扔回了盘子里。

  “甚么呀!”王天逸鼻子里恨恨的出了股气,扭头不想看那盘乱七八糟的粽子。

  突然王天逸气歪的嘴正了回来,他扭回头,凝视起了那盘粽子,看了看不远处的那个客人,又回头看了看通往后院的帘子,眉头锁了起来。

  “大爷,来咯。”店小二春风满面的又冲了出来,这次手里可不是冷粽子,而是一盘热气腾腾的酱牛肉。

  王天逸微笑了一下,右手抄起筷子夹了一块牛肉,正往嘴里送,突然顿在了那里,扭头对店小二笑道:“这店我从王万山连着你们伙计盘过来也没几天,你们这些伙计觉得还可以吧,张谭两位老板没克扣你吧?和以前的王老板比如何?”

  “好的很,这不您看我干活多有劲啊。”店小二俯身笑得眉目都看不见了。

  “好好好”王天逸连声说好,左手伸手入怀掏出一块碎银子来,在空中摆着,笑道:“伸出手来,赏你!”

  店小二一愣,赶紧把食盘夹在腑下,卑躬屈膝的把双手伸过来。

  “好小子。”王天逸右手拿筷子,左手一丢,那银块低低的朝身子右边丢过来。

  不过看来王天逸没使力气,那银子只飞了一点距离就往王天逸胸前的桌面上落了下来。

  “小心。”店小二惊叫一声,捧着的两手在桌面上平伸过来,要接着那块银子。

  左边店小二惊惶失措的面容,右边是给赏钱失手的客人有些无奈又歉意的在微笑。

  任何一个店里都可以有这种场面,此刻并无不同,旁边的中年瘦子把目光收了回来,壶嘴里的酒又轻轻的流进了酒盅。

  “就是此刻!”歉意微笑的王天逸瞳孔陡然缩成了一个点。

  面目一下就狰狞起来,王天逸右手猛地握住筷子死力朝下面的手心扎去!

  “咔!”疾如迅雷的攻击只发出一声闷响

  但这钝钝的木筷几乎刺穿了下面的那只手,饶是这掌心硬茧如铁也没用!

  鲜血四溅!

  剧痛中店小二的面容蜷缩成一团,但嘴里撕心裂肺的大叫却仅仅是一个字!

  “杀!!!!”

  阅读本书最新章节百度搜:78免费小说,请收藏地址:【w】【w】【w】.【7】【8】【x】【s】.【c】【o】【m】,无广告,免费下载TXT,更新快!

看过《缺月梧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