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53.家庭内部矛盾
    方便下次免费阅读请记住【看书中文网 www.kanshuw.com

    cz,

    总而言之,弥雅会生白亦的气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吧?在那样的场合下发生了那种事,周围必然响起了一连串的笑声,让弥雅顿时尴尬得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虽然她对于白亦这个宛如她第二位父亲的男人很是敬重,心头也在犹豫着是不是该改个称呼,甚至还暗藏了一点有违人伦的禁忌想法,可白亦这次好像真的有点过分了?

    当晚弥雅气鼓鼓的回了家,不耐烦的踢掉脚上的高跟鞋,光着脚噔噔噔的跑上楼,结果看见白亦正霸占着她的房间,在写字台前面写写算算的,一看就知道又在进行着什么研究。

    注意到有动静后,白亦连忙扭头,看见弥雅面色铁青的站在那里,打扮得又那么漂亮,一时间有些奇怪,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出席了宴会吗?怎么满脸不高兴?被人欺负了吗?这世上还有人敢欺负你?是谁?告诉我,我替你解决掉!”

    说着,白亦走近过去,习惯性的伸手想要摸摸她的头,结果弥雅却做出了一个让人心碎的举动,猛的后退一步,冷冷的瞪着他。

    这已经是近段时间第三位闪避他摸头杀的女孩了

    “到底是怎么了?”白亦挠了挠头,实在是不太明白,又想起了之前的试验,于是也不看弥雅的脸色,继续问道:“对了,我之前取了条金鱼做实验,应该去了你那边吧?结果如何?金鱼还活着吗?”

    听见这句话,弥雅的小鼻子突然抽了抽,眼泪忍不住的夺眶而出,她低下头,抹了把眼泪,嘴里嘀咕着:“什么最喜欢的学生,什么最疼爱的女儿,什么最珍贵的珍宝,都是骗我的”

    看见小女儿居然一下哭了出来,白亦一下子慌了,笨手笨脚的想要上前安慰,结果弥雅却用力的一把推开她,一边流着泪,一边对着他吼道:“去找你的研究课题去吧!那才是你最看重的东西!”

    说罢,白亦就被赶出去了直到他一个人漫步在夜色的小径中,也没想明白弥雅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叛逆?是受了莫德雷德什么影响吗?

    于是他连忙赶去了阿雅那边,找莫德雷德询问。

    而弥雅则偷偷的站在床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看着白亦显得有些落寞的背影默默离开,嘴里嘟嘟囔囔的想说些什么,结果又什么都说不出来,气鼓鼓的扭头结果突然发现,自己的房间似乎变得整洁了许多?地板甚至都透出隐隐的闪光,像是打了蜡一般。

    自从位面战争发生之后,她一直挺忙的,一边要上课,一边要去参加各种问询会,还要写各种报告,忙得昏天暗地的,于是自己的房间就理所当然的没怎么收拾,之前出门的时候,她还记得床边堆满了各种衣物,连一些贴身的私密衣物也随意扔了一地。

    然而此时,这些衣服都被好好的晾晒在窗台外面,整个房子也被收拾得整整齐齐的,甚至连之前那张堆满了各种杂物的书桌也被整理得井井有条。

    这些事是谁做的自然不用问。

    其实自从白亦当上院长,大家分居,弥雅也长大之后,他已经有很久很久没照顾过小家伙们的生活起居了,这一次也是来找弥雅,发现她不在,就随手替她打扫好了房间,洗好了衣物。

    弥雅甚至还能脑补出当时的画面,他肯定是把衣物用魔法聚成一团,弄成一个大水球挂在背后,手头则用魔力控制着扫把拖布什么的,打扫着地面的卫生,嘴上或许还在不停的用那种无奈的口吻唠叨着:“怎么又乱买这么短的裙子?”“这么大的人了,还都不会照顾自己。”“上次说的那个问题究竟弄明白了没?”

    想到这里,弥雅突然很后悔很后悔,自己无非就是一条本来就活不长的小金鱼,无非就是被那些无聊的人嘲笑了一番,结果自己居然生气了,还冲着希望先生说出那样的话,当自己在心头埋怨他的时候,他应该正在家里替自己打扫房间,满心期待着等自己回来吧?

    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流出来了,弥雅现在很想抱着锤头鲨布偶痛快的哭一场,可是扭头看向床头,却发现锤头鲨布偶不在那里了,被她之前借给珊塔和安娜玩了

    于是弥雅只好一个人扑在窗台上,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吧白亦后来从莫德雷德那里知道了事情原委,当着皇帝的面出了那么大的丑,被那么多人嘲笑,私下里好像还被人叫死鱼美人之类的难听称呼。

    白亦当时很气,倒不是气那些无聊的人,只是气自己,确实不应该什么都不顾的一头扑进研究之中之后的两天他心头也是怀揣着后悔与内疚,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弥雅和好。

    直到这会影子突然给了他一个极好的契机,于是白亦便在心头琢磨着该怎么哄小家伙,一边走到了弥雅的小屋外面,结果却没找到弥雅,却碰见了正抱着锤头鲨布偶的安娜。

    安娜还是有些怕他的样子,紧紧的抱住锤头鲨布偶,都不怎么敢抬头看他,更不敢开口,不过好在没有扭头逃跑。

    “呃你也来找弥雅?”白亦问道。

    “嗯”安娜轻轻的点了点头,“把鱼鱼还给弥雅姐。”说罢,她低头看了眼锤头鲨布偶,满脸都是恋恋不舍的样子,还用脸蛋蹭了蹭布偶雪白雪白的肚皮。

    “这个吗?”白亦看着被小萝莉紧紧抱在怀里的锤头鲨布偶,也不太明白明明就是个毛茸茸的玩意,即使经过了各种加工,但外表一直以来就没变过啊!怎么那么受小女孩欢迎?此前弥雅长大之后好像有点冷落它了,可马上就有新的小萝莉天天抱着它,自己当初在地球上也给安娜和诺塔准备过其他款式的布偶,也没见她们如此看重啊?

    这东西,有着某种专门讨小萝莉喜欢的魔力不成?白亦脑子里突然蹦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这便开口说道:“这个东西,你弥雅姐或许也用不上了吧?你可以自己留下的。”

    谁知安娜却坚决的摇了摇头,说道:“不是的弥雅姐也很看重鱼鱼,之前就找我询问过打算要回去的,所以这才赶快拿来还她。”

    “这样吗?”白亦低声回答道,又想了想,开口说道:“弥雅这会不在家,应该在上课吧?你看这样好不好?把布偶给我,我替你还给她?”

    他这是打算借着还布偶的契机与弥雅搭话来着。

    谁知安娜又摇了摇头,认真的看着他,鼓起勇气说道:“不是布偶,是鱼鱼。”

    在意的居然是这种细节吗?白亦无奈的笑了笑,说道:“好吧,是鱼鱼,能让我帮你还给弥雅吗?”

    结果安娜还是摇了摇头,满脸严肃的回答道:“是我当初从弥雅姐那里抱走的,必须由我来还。”

    这小家伙,怎么这么不听话呢?白亦不禁暗想道,说起来,这个小家伙和珊塔那个小家伙,明明都是自己带来这个世界的,可怎么都不亲近自己?反倒是更喜欢和那些女孩一起玩?

    他当然不知道,珊塔曾经有过鼓起勇气的想要亲近他的想法,结果被他自己给吓跑了。

    “总之,事情大概是这样的”白亦无奈的开口跟安娜说明了一下自己和弥雅现在的关系,又问道:“所以你看,我是很需要这个机会的。”

    “是这样吗?”安娜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抹犹豫的神色,嘴里小声的说道:“果然是个大坏蛋呢,连弥雅姐那么好的人都要欺负”

    我都听见了哟!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有那么糟糕吗?除了当初捕获时的手段粗暴了点之外,其他时候不一直很温柔吗?怎么印象还是那么糟糕呢?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当初那个很受小女孩欢迎的自己跑到哪里去了啊?白亦在心头疯狂自问着。

    可安娜嘴上虽然这么说着,最后却还是不怎么情愿的把锤头鲨布偶递给了白亦。

    “诶?你怎么”白亦有些奇怪。

    “因为你对弥雅姐也是很重要的人吧?她这段时间一直很伤心的样子,我也希望她能早点开心起来,所以这次机会就让给你这个大坏蛋啦!”安娜说着,还冲着白亦俏皮的吐了吐粉色的小舌头,不等他回答就转身跑掉了。

    “这么看起来,好像又变得可爱了啊?”白亦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喃喃的说着,又把手头的锤头鲨布偶提到面前,捏了捏布偶的肚子,有些奇怪的嘟囔着:“你这个家伙凭什么比我还受欢迎啊?说起来,抱住蹭蹭真的有某种魔力吗?”

    说罢,他便带着学术研究的精神,学着先前的安娜和记忆中弥雅的样子,抱住了锤头鲨布偶,用面甲蹭了蹭。

    “没什么感觉啊?”白亦疑惑的说着,“再试试”他又把脸贴上去蹭了蹭,还一边转身,准备去教室找弥雅。

    结果他一回头,就看见弥雅出现在自己身后手机用户请浏览m.kanshu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