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3章 遭贼了【二合一大章】
    方便下次免费阅读请记住【看书中文网 www.kanshuw.com

    cz,

    笑闹了一阵,一个戴平框眼镜,穿粉色睡衣,胸前一对熊猫眼高高耸起的妹子,用带有川音的话问到:“香香,你说你这么漂亮,为什么没有男生追你啊?

    你看人家宁兰,一对句号都被入手了。”

    “哈哈哈……”寝室里女生顿时嘻嘻大笑。

    “喂喂喂,陈庆玲你个老污婆,有对木瓜奶了不起啊!”长相小清新的宁兰控诉到。

    那个叫陈庆玲的大奶妹,故意唉声叹气道:“哎,你不懂,大也有大的烦恼!

    老是被那些色眯眯的男生盯着看,好羞射的。”

    “哇——我也想有这种甜蜜的烦恼。

    玲玲,快教教我们,有没有什么丰、、胸秘籍啊?”

    “是啊玲玲,快说说~”

    “我从高二就开始做丰胸-操了,到现在还是没一点长进。”

    大奶妹朝那位“长胸如父”的妹子看了眼,嬉笑道:“想知道为什么吗?”

    “嗯嗯嗯!”妹子点头如捣蒜。

    见除了宋芸香之外、其余六个女生都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大-奶妹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

    盘腿坐在那里说:“别说我没提醒你们啊!

    丰胸操可不是乱做的。

    被自己喜欢的人揉,会因为分泌荷尔蒙而变大;

    但如果是单身狗自己揉,会因为脂肪分解而变小。”

    “啊——”

    一帮女生,个个惊得合不拢嘴,之前那个妹子更是满脸惊恐,“怪不得呢!我说我越搓越小……”

    “啊哈哈哈……”

    又是一阵欢声笑语。

    众人视线落在看书的宋芸香身上,见她抿着嘴在那偷笑,于是视线下移;

    然后她们注意到一个忽视已久的问题:这个聪明绝伦的女生,居然是c罩杯以上……

    几个“胸不平何以平天下”的女生,顿时愤愤然:凭什么啊?

    长得漂亮就算了,脑袋还聪明;

    聪明也忍了,身材竟然也这么靓!

    老天爷怎么什么好东西都给了她?

    然后话题自然而然集中到宋芸香身上。

    “香香,到底有没有男生追过你啊?”

    宋芸香说:“没有。”

    大奶妹摸摸没有胡须的下巴,一副女诸葛的样子说:“不应该啊!

    香香你这样才高八斗、貌赛西施的女生,怎么会没人追呢?

    难道是男生太自卑了?

    也对!

    如果我是男生,恐怕也鼓不起勇气追香香。

    不过这样可不行啊,马上都大三了,再这样下去你可就变成老姑娘了。

    咱们好不容易上次大学,要是不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那不是白来了嘛。

    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宋芸香笑着说:“随缘吧!这种事强求不来。”

    “爱情就要自己争取。总不能天天等着天上给你掉个精壮的男人吧?”

    “就是嘛。你看王依文还有陈庆玲,哪个不是主动勾引的汉子?

    咱们学校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狼多肉少,不抓紧点,回头眉清目秀的小哥哥都被抢走了,就剩下些舅舅不亲、姥姥不爱的……”

    个个异口同声劝宋芸香抓紧找男票。

    只有一个问了除男人以外的问题,“香香,我看你经常往上元那边跑,干嘛去了啊?”

    一脸恬然笑容的宋芸香,说:“过去帮朋友做点实验。”

    问话的妹子紧跟道:“男的女的?”

    “男的。”

    一听说是男的,七个或躺或卧的女生,“骨碌”一声爬坐了起来,“他干什么的?”

    “开公司的。”

    “有钱。多大了?”

    “应该是25吧。”

    “年轻。身高呢?”

    “一米七五六左右。”

    “不算矮。长得帅不帅?”

    “呃……不算帅吧?”宋芸香稍微回忆了一下那张面孔,不确定到。

    直到此时宋芸香才发现,不知从何时起,她忽略了韩义长相,脑海里只剩下一张永远笑眯眯的脸。

    “完了完了。你们看香香那副样子,明显中毒已深啊!”

    “好你个香香,不吭声不吭气的,竟然早已找到备选项了,难怪不着急呢……”

    一帮女生惊呼过后,开始了刨根问底式的调查。

    ……

    ……

    “阿嚏——”

    住在清河嘉苑的韩义,突然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说:“难道有人在背后骂我不成?”

    电话里传来一阵瓮声瓮气的笑声,“谁敢在背后骂韩老板啊,不想混了!”

    韩义哈哈大笑,“你快别给我戴高帽了,背后骂我的人多了去了。

    要不是法律约束着,想砍死我的人,十个指头都数不过来。”

    电话里的人自然是吴景。

    年前登峰国际把特效专辑发给环球影业后,那边一时间惊为天人。

    仅仅过了三个小时不到,导演f·加里·格雷亲自打电话通知吴景,同意把“速9”特效全部交给登峰国际来操刀。

    而吴景一直等今天上午美国那边签署完合同,才打电话向韩义报喜。

    此时听到韩义的话,吴景也是心有戚戚焉。

    商场如战场。

    天义科技已经推出好几项断人财路的技术。

    好比atoled。

    如果换做他是nor闪存公司老板,肯定也生出杀人心了。

    另外,正在逐步向前推进的大集成光传感器技术,就像一把悬在所有传感器生产厂家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

    一旦让天义完成全球部署,不知道多少小企业要倒闭。

    这些只是他知道的冰山一角。

    天义到底还隐藏了哪些黑科技,未来又会对世界科技产生什么样的冲击,还未可知。

    但正如韩义所说,以后想要他命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稍微沉吟了下,吴景说:“我认识一些综合实力很强的退役特种兵,要不要帮你联系一下?

    你放心,素质绝对过硬,指哪打哪!”

    韩义笑道:“谢了。回头要是需要的话,我打电话给你。”

    “好,没问题。”

    说着吴景笑道:“我最近在筹拍一部动作电影,类似战狼23,总投资规模大约在10亿人民币左右;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参合一脚?”

    韩义刚想说“好啊”,但很快反应过来,这件事可不能随便答应。

    特效支持跟参股可是两码事,前者你花钱,我帮你打造特效,至于以后电影卖多少钱,跟我无关;

    而后者则代表他要把握电影的走向。

    毕竟再炫酷的特效,没有内容来填充,也只是一张美丽的画皮。

    万一到时候扑街,丢的可不仅仅是登峰国际脸,连同他本人都要被口水淹没。

    何况拍电影亏本很平常,不是说著名导演、热门ip就一定会热如《星际特工:千星之城》,巨亏14亿美金;

    《亚瑟王:斗兽争霸》,巨亏13亿美金;

    《银翼杀手2049》,巨亏7000万美金。

    还有国产的,更是不胜枚举。

    韩义想了想问:“目前进展到哪一步了?”

    吴景说:“刚开始筹备。

    怎么,韩老板是不是有什么顾虑啊?”

    韩义也没问他具体筹拍的哪部电影,直接问:“能不能换个类型?比如科幻怎么样?”

    “科幻啊……”吴景想了想说:“也不是不行,只是没什么好的ip;

    另外我的强项就在动作片上面,科幻还没试过啊。”

    韩义笑道:“那就试看看嘛。比如三体2怎么样?”

    吴景疑问道:“三体2?三体版权在游族影业手里,

    而且第一部反响平平,我怕市场接受度……”

    “我跟你想的正好相反。增强现实技术,非常适合拍这类科幻题材电影;

    而且ip本身内容紧凑,加上宏大的星际战争场面,哪怕光靠特效也能堆出一部热卖的作品出来,你说呢?”

    吴景考虑了一下说:“要不你让我考虑一下,我迟些时候打你电话。”

    “行。”

    一通电话打了接近半小时。

    看了眼时间,已经快11点。

    灯一关,睡觉。

    ……

    ……

    第二天一早,韩义睡到自然醒。

    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挠挠乱糟糟的头发,下地施施然走向卫生间。

    拧开卫生间门把手,耳边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

    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磨砂的淋浴间玻璃后,站着个朦胧的果体,隐约可见胸前傲然挺立的椒乳。

    玻璃后面的人也听到动静了。

    没有尖叫,只是迅速蹲下去,双手紧紧环抱住胸口。

    韩义也是汗然不已,赶紧退了出来。

    站在厨房等了5分钟。

    红着脸的聂娟、包着湿漉漉头发出来了;

    走到韩义跟前说:“我……我不知道你昨晚回来。”

    “嗯!”

    韩义摸摸鼻子,也没提刚才的事情,径直去了卫生间。

    出来时,聂娟已经穿戴整齐,正在厨房里做早餐。

    韩义便回房换衣服。

    把床头的钥匙跟手机都带上,又翻翻口袋,就剩了不到50块现金。

    相比于过去,韩义现在出门更愿意带现金,而不是在结账的时候拿着手机去扫支付宝、微信支付二维码。

    拉开床头柜准备取钱,结果却发现里面一分没有。

    韩义疑惑了一下。

    他记得非常清楚,年前放了1000块钱在抽屉里,现在却不翼而飞。

    起身挪开对面的衣橱移门,拨开衣架上的衣服,露出个半敞开的保险柜来。

    韩义眉头皱了起来。

    弯腰把东西全部抱出来清点了遍。

    房产证及一些重要文件一样不差,但是里面的5万人民币以及2万美金却被盗走了。

    放下手里东西,走到另外一个床头柜看看,康必成送的“积家”大师系列腕表,安然无恙躺在柜台上的抽纸盒里。

    但抽屉里一只“都彭”周年纪打火机,两盒经典“圣罗兰”雪茄以及一支“世纪派克笔”,都没能幸免。

    伸手拿起积家戴到手腕上。

    然后又在房间看了看。

    别的就没丢什么了。

    吃早饭时,韩义随口问道:“这些天有人来过吗?”

    “啊……那个……”聂娟有些不好意思,承认说:“我同学来过。”

    “还是上次那个啊?”

    聂娟“嗯”了声,解释说:“她就是过来找我玩的,没在这里过夜。”

    韩义点点头,不经意问道:“什么时候啊?”

    “11号。怎么啦?”正低头喝稀饭的聂娟,抬头问到。

    “没什么,就是问问。”

    吃过饭聂娟说:“哥,你有没有衣服要洗的?等下帮你一块洗了。”

    “床头有两件。”

    等聂娟走后,韩义拿出手机看起了大门口监控。

    监控还是当初重组手机时安装的,连卧室内、客厅全部都装了。

    不过后来因为聂娟住到这里,他就把屋内都拆了,只留了大门口的。

    从11号开始往后看,一直翻到14号礼拜四,大门口影像中出现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楼道里竟然还打了把伞。

    紧跟着那个身影就来到了门前。

    由于角度问题,看不到那人体貌特征。

    很快大门开启,那个人跟着消失在摄像头下。

    “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人。”

    找个借口把聂娟支出去,韩义拨打了赵洪武电话。

    把情况跟他讲了遍,然后就在家里等着。

    过了大概两小时,赵洪武来了。

    “老板,查到了。”

    ……

    宁江区西郊东阳村。

    这里是城郊集合部,外来流动人口很多,而且人员复杂,三教九流,什么样的都有。

    城中村最北面一栋民房的三楼里,一伙社会闲散人员正在聚众赌博。

    每个人面前都堆着厚厚一沓钞票,目测不少于两万。

    “本门1000,上风两家1000搭角。”一个嘴里叼着香烟的男人,从手里数了20张钞票推了出去。

    庄家笑骂道:“大彪,你t最近抖起来了嘛,都下1000了。”

    嘴里叼着烟的“大彪”,得意洋洋道:“别几把废话,你就说吃不吃吧!”

    “哟呵,几天没见都会玩激将法了。下呗,怕你啊!”

    等摸好牌后,大彪开始看牌。

    884,牛头已经出来了。

    又扔了一张9出来。

    嘴里喊道:“冒尖、冒尖、冒尖……”

    突然猛的一翻牌,哈哈大笑道:“牛逼!”

    大彪话刚说完,楼下放哨的突然冲了进来,“快跑,警察来了。”

    “卧槽——”那个叫大彪的男人,连桌上钱都不要了,拔腿就跑。

    “哎呀——”

    “这边有警察。”

    “这边也有。”

    “从后窗跳下去。”

    “噗通——噗通——”

    “都别动,警察!”

    “你往哪跑啊……”

    一阵鸡飞狗跳过后,除了有两人跳进屋后河里的外,剩下的八九个赌徒,都被抓住了。

    穿着制服的警察问道:“谁叫孔德彪?”

    没人说话。

    “再问一遍,谁叫孔德彪?”

    “那个……张警官,孔德彪跳河了。”一个剃着青皮的大汉、指着窗口说。

    此时河里的孔德彪已经吓得快尿失禁了。

    他听到警察在叫他名字,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事发了。

    双手使劲在腥臭的湖水里扒拉着,而岸边警察则在厉声喝叫。

    大白天,现场又这么多警察,孔德彪怎么可能跑得掉?

    过了10几分钟,软作一滩烂泥的孔德彪,被拖死狗一样拽了回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kanshu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