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一章 听我一番话,胜读十年书(下)
    方便下次免费阅读请记住【看书中文网 www.kanshuw.com

    cz,

    值此新春佳节,骨头谨代表司礼监向各位同僚发出新春的祝福,祝各位在新的一年能够再接再励,继续勇攀高峰,为祖国的未来探索光明大道,传播中华的种子!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说句心里话,鬼才想大过年的坐电脑前码字呢,我真不想,可是,没办法。我要请几天假断更,会被骂惨,而且还会没收入。

    所以,我坚持更新。

    量多量少都是量,钱多钱少都是情,各位老哥,随手按个1,然后闭着眼睛打几个0吧。

    ……

    禇英沉默了,再看向魏良臣的眼神,已然是嘲笑。

    那目光分明是在告诉魏良臣:我堂堂建州大贝勒,岂能为你这宵小之辈所挑拨。什么嫡庶之争,你这汉人崽子分明是欺我不懂!…那《三国演义》阿玛说的明白,就是兵法,就是你们汉人用兵之宝典,哪来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知大贝勒疑我,枉我,但大贝勒何不听我解说,再来质我对与错呢?若我说的不对,大贝勒拂袖便走就是,于大贝勒无半分利益损失。但若我说的对,大贝勒却能从此书中品出美酒般的佳酿来。”良臣的目光很是平静,脸上却是说不出的自信。

    书中自有黄金屋。

    禇英犹豫了下,不知当否听这崽子啰嗦。

    “我知大贝勒担心什么,呵呵,其实大贝勒完全不用担心,我们汉人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今我奉天子之命前来建州,协察欠款钱粮事,又察六堡逃民事,此间牵涉极大,大贝勒难道就不想知道点什么?”魏良臣淳淳善导,不失时机的又抛出了诱饵。

    禇英动心了,自从这汉人崽子那日席间突然提出归还六堡和逃民之事后,父汗就一直为此事焦虑,额亦都、何和理他们都摸不透此事的底,不知是杨镐的试探还是北京皇帝的意思,还是李成梁那里出了什么变故,故而迟迟拿不出一个对策来。倘若他禇英能从这汉人崽子口中探出底来,父汗那里做出对应部署,岂非功劳一件?那帮老家伙也要对自己刮目相看。

    念及此处,禇英便不再迟疑,点头答应魏良臣,听听他怎么看《三国演义》。

    费了半天口舌,用低声下气形容也不为过,终是骗得禇英上他的贼船,良臣自是大喜,忙道此地喧哗,不是品书处,不如寻一安静所在好好研读。

    禇英也不想大庭广众之下和这杀弟仇人站得太久,自也无意见,便吩咐随从寻家酒铺,要店家将客人赶走,今日不许营业,闲杂人等也一律不准靠近。戈什哈们自是明白主子所说的闲杂人等是指哪些,当下就去准备。

    广略贝勒的话谁敢不听,很快,禇英的戈什哈便清出了一家酒铺,然后在外面守着。郑铎和降倭保镖们也被良臣留在外面。

    当下,良臣在前,不顾禇英满脸的别扭,强拉着他就入店,径直上到二楼,特意寻了窗户处坐下。也没心思喝酒吃菜,叫店家上了壶茶水来便开始了他的表演。

    “大贝勒可知袁本初是何人?”

    魏良臣兴致勃勃的问道,按吴夫子教书的习惯,开讲之前,总会找个老师和学生都知道的切入点,然后顺着这切入点下去,自然而然师生就能想到一处去。

    然而禇英却摇头道:“不知。”

    良臣有些意外,不过未有多想,又问:“那大贝勒可知刘荆州为何人?”

    “也不知。”禇英不是那种不懂装懂的人,他的确不知道什么袁本初、刘荆州,故而不屑说知道。

    禇英的爽快让良臣一时滞住,“呃,这个…那大贝勒可知曹孟德是何人?”

    禇英的反应仍是摇头。

    这让良臣有些抓狂了,敢情那龚正陆光顾着教奴尔哈赤这个学生了,半点都没教禇英这个徒孙啊。

    曹孟德都不知道啊,丧尽天良,这位的嗜好可是后世多少人羡慕的存在啊…

    三大主人公,禇英一个都不认识,有关嫡庶之争的瞎话如何说起呢?

    万水千山只等闲,尔今无奈从头越啊。

    良臣重新审视起对面的广略大贝勒了,他决定从头说起。得亏他前世是个写网络小说的,知道如何抓住要点,如何快进,如何铺垫,如何高潮。于是,一篇精彩绝伦的三国故事在他的绘声绘色演义下,以一幅极其阴暗的兄弟相残、内宫争斗的面貌呈现在了禇英的眼前。

    “……袁绍乃长子,名声极好,是而有许多人支持于他。然袁术是嫡长子,于袁家有继承之权,二人身份不同早已注定结局。”

    天花乱坠说了一通,良臣口也渴了,顺手就拿起茶碗喝了一口,尔后继续道:“这兄弟二人打小时候就明争暗斗,话说十八路诸侯酸枣会盟共讨董卓之时,那袁术为钱粮后勤总管,而袁绍却为督领诸侯之盟主。为何如此?为何那嫡长子袁术反不得为盟主,庶出的袁绍却能得诸侯拥戴呢?…大贝勒可曾想过此中原因?”

    一个好老师,不应该光顾着自己讲,光顾着把自己的想法灌输给学生,而是应该和学生进行有趣的互动,把呆板的东西讲的有趣,使学生对故事产生兴趣,进而对老师产生好感。

    能够这样做的老师,才是好老师。

    良臣觉得自己是可以做一个好老师的,因为,他可不希望朱由校个鼻涕虫被孙承宗拐跑。

    一个问题就这么抛给了禇英。

    “许是袁绍才能高出袁术。”禇英的语气有些不确定,因为,魏副使先前的所讲的故事让他产生了联想。而这个联想,却恰恰是他最不愿意去想的。

    或许,禇英都没意识到,他对魏良臣的印象从汉人崽子变成了魏副使。

    “袁绍才能高出袁术乃是外人言,事实上谁也不比谁强。若袁绍强,何以输给了曹孟德,又何以连自家之事都处理不好,以致好大的基业拱手叫曹孟德得了去呢。”良臣轻咳一嗓子,摇了摇头,“其实,才能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那袁绍会造势。”

    “造势?”禇英有所疑惑,这个词他没听说过。

    良臣笑了笑,解释给禇英听:“所谓造势,就是让别人给自己说好话。”

    “唔…”

    禇英点了点头,“造势”二字可是说到他的心坎里了。想那额亦都、何和理他们为何总在阿玛那里说代善的好话,岂不就是代善在请他们造势么。

    如果自己是魏副使所说的袁术,二弟代善则是那个袁绍,那将来?…

    禇英右手的食指下意识的抖动了一下。

    代入感是个极其微妙的存在。手机用户请浏览m.kanshu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