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我活在你身体里 > 第495章 第二场
  一些地方,会被遗忘,会被各种原因和方法给忘记掉的缘故,时间也是在直线着不停的往前进展着,可能在那片林子,有属于它的缘故,和着周围的景色是如此的不搭,而且南方很少下雪,这次既然下了起来。

  在擂台赛上那些还在打斗,都有些忍不住抬头看见掉落下来,少量的雪花,可能这只是轻微的过客,因为这种天气很少见,但不会有人去多想什么。

  只是很少见的而已,因为南方下雪了,就是这样简单又粗暴,没有任何多余的其他东西。

  情况比想象中慢慢的前进着,事情一点点的向前走着,带着很多很多都是淡然和平静的前进着,没有什么太多那些多余的东西发生,情况比想象中要简单少很多,这个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一切原因。

  不管发生些什么原因,还是些什么的缘故,这一切一切都是有不同不同的想法和做法一样,在自然的慢慢前进着。

  赛事进行着,大部分都注意着擂台上的一切,也就只有极少数能注意到赛事外的东西,一切都是有缘故的。

  杨凡从林子走出来,回头去看了,这片林子有属于它的故事,但这个自己不能去干扰,谁会知道,这种微妙的平衡如果被打破,这个水城,会变成什么样子?

  细思下,是什么样子?会成为什么东西?谁又会知道真正的结果?

  可能更严重呢?

  叹口气,还是往自己院子过去吧,明天就有关于自己的比赛,还有那两个室友的比赛,到时候估计很多人看见吧?

  其实对于胜负真的真的没有什么想法,只是觉得这个世界,这点胜只是为了计划前进小步而已。

  这片林子,它能如此微妙的融合,这些就是幻吗?

  到底真正的幻力有多么的恐怖?不知道何时才能够真正明白,才那个拥有这种力量?一切都是未知未知,不知道真实的结果。

  没有对,不知道错。

  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清楚,可现在却也逐渐明白了。

  脑海里还有那个老人,对着周围自言自语的样子,那样子,那形态,多么多么的真实,仿佛就真的在和周围对话一样?

  在他身上,能看到很多幻的力量,可惜就犹如在做梦一样,这些东西能够去弄清楚这些东西吗,难道?

  真的是

  执念在心中久了,也会成为幻的源头?而那个修树老人的幻,就犹如那个源头一样。

  问题却出现了

  自己心里的执念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些什么?

  自己真的明白自己吗?

  有人能知道吗?能了解吗?有对有错,都单纯仅仅只是那样而已吗?

  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向着回院子里方向过去,只是想这样平静的走回去?世界如此的平静?就走吧,简简单单的走回去,在平静的躺着,明天还是会迎来不一样的一天,同样也是属于不同的一天,世界还是朝前。

  到底幻要什么时候才能彻底弄清楚,并且能轻易的使用出来?

  到现在,自己都还没有使用过意念钻入那些妖的脑海里,不明白情况会不会就和往常一样的情况?还有为什么?

  最近也在施展着些少量的妖力,跟着图书馆的一些方法,多少能运行和学习一点点,可发现一个很尴尬的问题,而且这个问题,还属于比较严重的那种类型,真的就是那样,还真的属于很奇怪颜色。

  因为既然那种妖力颜色,既然是和狐小痣身上释放出来的妖力颜色差不多,属于粉红色……

  对,是这样没错。

  很快想着这些东西,就抵达了院子门口,伸手拿出钥匙,把门给犹如往常那般轻易的打开,进入里面,现在她们两都还没有回来,估计还在继续看擂台赛吧?

  不知道那两个这么想,可自己确实也属于不怎么给别人尊重就离开了一样,也没有去院子坐着,直接回房间,把门给推开,脱掉脚上的长长的鞋,在脱掉袜子放在里面。

  没有晚上洗脸,漱口的习惯,直接床上躺着。

  双手抱着头,眼睛平静的看着,轻易直视就能看见的天花板,眼睛有些累,不知不觉就闭上了眼睛。

  在想清楚,要理清楚这些事情,那个叫自己将军的乞丐的家伙叫自己将军,到底还是要去搞清楚,在这里面,到底有些什么原因还是些什么缘故之内的东西,没有完全好慢慢搞清楚。

  重点还是去到那边世界,也就是狐小痣说利用一些不知道的缘故好方法,说自己和那里有着某种联系一样,最终还是连到那个地方,可所谓的那个地方,真实的名字又是什么意识?

  要不直接去弄个清楚?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还有那里为什么是个死地?

  想着这些,缓慢的也逐渐闭上了眼睛,眼角中带着浓浓的困意,明天还有事情要去参加,虽然并不怎么在意,等于可以说是走一个过程,去看看,去了解一下,准没什么错情况,脑海中明显明显是这样子想的。

  ……

  ……

  擂台赛第二天如往常的运行着,清晨醒来,叫醒自己的也是犹如往常的熟悉,没有任何改变,昨晚没有做梦,一夜很平静,她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但今天也要上台去打赛了。

  把裤子给穿上,还有衣服披着,就起来洗漱,接着带上那对犬耳朵和伪装用的尾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个东西现在要给带紧一些,不然到时候,打着打着突然松动开了,就觉得很搞笑了,这么公共环境,突然多出来一个犹如神话版那样,是一个完整人类样子的纯状态,更不无法想象。

  现场会不会炸裂开一样?

  所以就给多少弄紧了一些,再随意的整了一下,把自己现在已经好久没剪的头发,随意的给扎起来,洗头就算了,长头发现在洗,也不容易干。

  在这边世界就已经没剪过头发,而且很神奇的是……

看过《我活在你身体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