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唐赟 > 第三百一十二章 留宿

第三百一十二章 留宿

  “皇上,若是再不下诏就真的晚了啊!”吴公公急切地说道,“皇上,您好不容易与殿下有和好的机会,要是因为这事而让殿下送了性命,那岂不是辜负先皇用意?”

  “太晚了!”李世民颓废的往后一趟,沮丧的说道:“我本以为王老他们会行动,这样一来宽儿的命算是保住了。偏偏他们什么都不做,就算我现在下诏也无理由,难以服众啊!”

  吴公公见李世民也不愿李宽被斩首,急忙道:“皇上,老奴说句您不爱听的话!楚王乃是皇上的次子,与王老并无血缘关系,您身为父亲眼睁睁的看着次子被斩首,王老他们又能说什么呢?”

  “大胆!”李世民见吴公公也来训斥自己,吴公公硬着头皮双膝跪地恳求道:“殿下乃是您的子嗣,好不容易回到皇上身边还未来得及享受父爱,就早早的死去,老奴是不想皇上将来懊悔啊!”

  李世民于心不忍,他也不想李宽死啊,就算他纨绔,又喜欢惹是生非,总归到底还是自己儿子。奈何李世民身为皇上,亦是无能为力,他已经下诏了,岂能随意收回?

  若是轻易收回自己的诏书,那他这个皇上岂不是说而反而之人,又岂能治理天下,如何让人服众?若是没有缘由的绕了李宽,那世人又说他爱子心切,枉顾大唐律令,那以后还有谁遵纪守法?

  身为皇上的李世民是左右为难,于情于理他的确有责任救下李宽,于法于国而言这都是李宽咎由自取得来的结果,李世民爱莫能助。吴公公心疼李宽的遭遇,也不想李世民以后因为此事而内疚,这才跪地求情。

  其实面见求情的又何止吴公公,太子李承乾每日前来都要求情,最后李世民实在烦了下令让他待在东宫中足不出户,魏徵、李勣等人相继求情,全都被李世民拒绝。

  李世民真的后悔自己为何没有顺势而下,如今倒好事情发展超乎想象,他心知肯定是有人恶意将消息散布出去,要不然普通百姓又如何知道个中细节。现如今李世民哪有心思去管这些,事已至此只能听天由命。

  “老婆,你该回去了!”

  李宽见天色已晚,便让武珝回府,虽说天牢房间环境不错,还是没法与王府相提并论。武珝这身板哪能跟他比,武珝倔强的摇摇头,嘟着嘴撒娇道:“不回去,今晚陪你一起!”

  李宽怎么说武珝始终不回府,无奈之下王槐等人只得自行回府,武珝当晚陪在李宽的牢房中,两人睡在一张床上。为了照顾李宽,魏徵悄悄地吩咐崔冲将李宽调至独立的牢房。

  “老公,这床铺真的是囚犯睡得?”武珝躺下后简直不敢相信,软绵绵的床铺比之前牢房的还要好,虽然没有上好床,不过床铺已经十分不错了,用的是绝对上等布匹。

  李宽一笑置之,他知道这是崔冲等人悄悄安排的,实际上天牢牢房虽好也不可能跟宾馆酒店一样什么都准备妥当,只是相比较而言好上许多。即便武珝留在牢房中,也不会有问题。

  李宽怀抱着武珝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武珝酣然入睡,她已经习惯李宽躺在身边,没有李宽在的晚上武珝始终睡不着。每次武珝前来探望,李宽都叮嘱她好好休息。

  武珝嘴上答应得好好,回去以后就睡不着,就算再困再疲惫她都睡不着,满脑子想的都是李宽被处斩的画面,吓得她魂不守舍。武珝依偎在李宽身边,很快便睡了,轻微的鼾声传来,李宽心疼的给她盖上被子,温柔地将武珝搂在怀中。

  昏暗的烛火下,李宽深情凝望着睡着的武珝,见她眉头紧锁,笑容从她脸上褪去留下的是惆怅与担忧。李宽温柔地抚摸着武珝脸颊,或许是感受到李宽的体温,紧锁的眉头悄悄舒展开来。

  “真是傻老婆,我不会有事的!”李宽小声嘟囔,心疼的亲了一下武珝脸颊,又让她枕在自己怀中让她睡得更舒服些,“这辈子好不容易与你在一起,没有享受余下的幸福又岂会离你而去,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我还没有与你生儿育女呢!”

  武珝像是听见李宽的心声,抱着他的双臂搂得更紧,李宽生怕吵醒熟睡的武珝,整个晚上都保持一个姿势不敢动。直到子时,李宽听见有脚步声,皱着眉头:“这么晚究竟是谁?”

  李宽缓缓撇着头看了过去,奈何他身体早已麻痹,想抬头都难。直到来人出现在牢房中,提着灯笼的照了照李宽,见他动都不敢动,又见床上还躺着另外一个人。

  李宽借着灯光看清来人,居然是当今皇上李世民与吴公公,提着灯笼的正是吴公公,李世民则是穿着黑色长袍将自己包裹住,露出真容李宽才知道是他,想说话却又不敢说,尴尬的点头示意。

  李世民、吴公公两人趁着夜色悄悄前来探望李宽,不曾想今天来得不是时候,看见李宽怀中睡得正熟的武珝,尤其是看见她整整瘦了一圈的脸,不忍心打扰这对痴情人。

  于是乎,李世民、吴公公两人又蹑手蹑脚的悄悄出去了,仿佛从未来过似的。若非李宽保持清醒并未入睡,他自己都怀疑是不是眼睛出了问题,当今皇上怎么可能出现在天牢中,还是来探望自己的?

  次日,武珝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摸了摸身边还在的李宽,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来,眯着眼睛傻笑的看着李宽。这一刻她的心很幸福,因为李宽还在他身边。

  “老婆,你要是再不起来的话我怕下半生要坐轮椅了!”

  李宽开口说出的话让武珝娇羞的低下头,本以为他会说出甜言蜜语的话来,没想到会是这么一句,而她也发现自己的半个身体都压在李宽身上,心里满满的暖意,幸福的笑容再次出现在脸上。

  李宽看见武珝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来,他觉得很值得。这些日子武珝的笑容都十分勉强,刹那间李宽都看呆了。不论过去多久,李宽百看不厌,武珝故意的使劲压了压腿,李宽早已麻木的身体没了知觉自然没感受到,不过武珝起来后解放的那一刻李宽麻木后的感觉让他倒吸一口凉气。

  :。:

看过《唐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