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迟到魔王的奶爸人生 > 第一零零二章 天下第一(九十三)

第一零零二章 天下第一(九十三)

  <tent>

  边境,浅层轮回。

  阴暗静谧的空间,霎时间亮起了光芒。

  在这没有边界、没有距离,也好像没有时间的诡秘之地,一个圆形阴影最先出现在空间中央,快速凝视成一张不知材质的圆桌,紧接着便是五把形态各异的长椅,分别罗列于圆桌旁。

  一道道狂暴的气流肆意飞散,五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长椅之上,其中四位几乎同一时间望向最后出现的那个人。

  “狄叶忒,我们需要一个解释。”

  娇柔的女性声音传来,却带着一丝冰冷的寒意。

  身披铠甲的虚影单手支在桌上,托住下巴叹了口气:“命运线发生了意料之外的变化。”

  其余四人分别表现出了不同程度的动摇,各自互相望了一眼,最终由身材最矮小的汉子开口:“究竟怎么回事?难道上次的警示不是一个意外?”

  “我也很想当成是一个意外,可惜一次可以看做偶然,接连两次就绝对有问题。”

  狄叶忒敲击桌面,虽然整个人仍旧处于一种虚影状态,举手投足间却发出金鸣相碰的脆响。

  “如果不是事情有些诡异,我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召集你们。”

  见所有人将注意力集中过来,狄叶忒打了一个响指,圆桌中央便浮现出几道扭曲的线条。

  墨黛丝皱眉道:“别故弄玄虚,奥贝罗的权柄被你一个人独掌,弄这些鬼画符给谁看?”

  “红色的线与乌托邦的命运有关,至于蓝色的线,则是提波休斯的。”

  圆桌上的气息陡然一变,看着那条急转直下然后又拔地而起的红线,以及原本一直平稳上升,却突然在末尾处急坠云端的蓝线,所有人的表情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改变。

  一直保持沉默的加尔多古直接站起身,高大的身躯凑到前方,像是要仔细分辨一下两道线的分水岭。

  狄叶忒没有急着解释,而是指着其他几条相对平稳的线说道:“至于这几条线……则是乌托邦之外的其他几个大陆,可以看到在乌托邦事态急转直下的同时,其他地方都没有发生意外。”

  冥拧着眉毛看过来,模糊的脸上挂着几丝阴冷,声音充满戾气:“这又是什么意思?你别告诉我,命运权柄带给你的就只是这么几条破线。”

  “这些线条的变化,只是我对命运预知的折射,为了给你们进行解释而简化的内容……你们只要知道,这种大陆之间的命运,总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互相不可能毫无关联。

  然而乌托邦出现‘沟壑’的时间点,大致就在奥丁命运线出现较大起伏的时候,与此同时,其他大陆上却并未出现任何异常……难道不觉得这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吗?”

  狄叶忒抬了抬手指,红蓝两条线便骤然拉大,可以清晰看到两次大型转折的起始点相差无几。

  “乌托邦的线暂且不提,奥丁那条命运线代表着什么含义?”墨黛丝的声音依旧冷淡,却带着一丝先前未有过的凝重。

  “我对命运权柄的掌握仅仅只有很小的程度,没法具体看到未来会发生什么。”

  眼看就要有人开口驳斥,狄叶忒立马压了压手,“这不是我在藏拙或者故意隐瞒情报,奥贝罗权柄的分量,你们各自都该很清楚,眼下这种状态,换作你们任何人,都不可能做的比我更好。”

  四人再次陷入沉默。

  “即便不知道具体会发生什么,但模糊的感知总该有吧?”

  狄叶忒看向左侧的矮人,嘴角向上一挑:“当然,一些模糊的猜测还是能够做到的……出现如此大转折,最有可能的是奥丁这个分身在未来的某一时间点出现问题,导致整个行动失败。”

  四人同时色变,脾气暴躁的冥更是直接站起来,猛一拍桌子:“狄叶忒,将权柄分割给独立灵魂的建议是你提出的,现在难道要告诉我们出了问题?”

  “不要这么激动,先听他把话说完。”

  坐在一旁的加尔多古更为冷静一些,三言两语便让怒不可遏的冥安静下来,愤愤不平的回到座位,只是双眼射出的锋芒,几乎要将人灼伤。

  “灵魂分割这件事本身没有问题,具体效果你们也都亲身体验过,如果不是误打误撞找到了这个捷径,想从这座诡异的牢笼中挣脱出去,还不知耗费多少年。”

  狄叶忒的声音依旧沉稳而冷静,全然没有受到其他人的影响。

  “可恶的巨人……就算是死,也让我们不得安生。”

  清楚自己的怒未必没有与那些巨人崇拜者暗中联系的可能,如果早就有他们的力量渗入乌托邦,是不是也可以看做乌托邦自身的变化?所以才不会有第三条线起伏……”

  这个猜测似乎有一定道理,狄叶忒眉毛轻轻挑起,眼神聚焦在那几条线上,思绪却不知飞到了那里。

  半晌,狄叶忒眼中才重新焕发光彩,摇头道:“不,直觉告诉我,这件事与那些余孽无关……不过你倒是给我提了个醒。”

  话音刚落,圆桌上方又多出一条黑线,在中间部分像是海浪一般起伏不定,接近末尾处时,先拔高了一截,接着一坠到底。

  不等其他人询问,狄叶忒便开口道:“这是那头余孽的命运线,虽然提波休斯还没上报最新情况,但想来这头龙已经伏诛。”

  “哼,也不看看使用的是谁的魔法。”

  明明前一刻还怒气满满,语气转眼就变得嚣张得意。

  然而没等冥得意太久,其余四人的目光便望了过来。

  这位魔帝脸色一顿,马上想通了原因,立马有些气急败坏,几乎脱口而出:“不可能!就算那头龙比其他三个还要厉害一点,也绝对挣脱不了我的魔法,最终只能沦为听命行事的傀儡!”

  “如果你的能力真的有这么棒,恐怕就不会出现后面的意外了吧?”

  墨黛丝语气中明显带着嘲弄,搞得冥勃然大怒,恨不得直接从桌子上飞过去与对方拼命。

  “行了,都已经成为神了,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收敛一下各自的脾气。”

  夹在中间的希留吃了冥一脸唾沫,却还是面不改色的当着和事佬,“有这个争执的工夫,不如多想想问题出在哪儿……狄叶忒,还记得提波休斯最早时提过一嘴的那个商人吗?你上次说命运线似乎有所改变,像是即将要发生什么大事的预感,会不会与此人有关?”

  墨黛丝与冥瞬间安静下来,脸上现出一抹思索的神态。

  狄叶忒目光闪烁了几下,不置可否道:“提波休斯说的很模糊,当时面对那个商人的分身力量太少,所以没能获取更多情报……不过从现有的信息来看,他应该是个至圣阶级的剑士,以这种实力,本该无法对提波休斯造成困扰才对。”

  “既然其他可能都被排除掉,那么剩下的最后一个,即便可能性再低,也只会是唯一的答案。”

  墨黛丝冷笑道。

  “这么早下定论太武断,”狄叶忒却抱持着不同观点,身为命运权柄的暂时掌控者,他能够感受到和看到的东西,远比其他四人更多:“如果真是这个人有问题,既然他来自神迹之地,那条线就不可能毫无波澜。”

  “如果他不是神迹之地来的呢?”

  五人中最沉默寡言的加尔多古,突然提了一句,却立刻让其他四人陷入沉默。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五人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不可能是‘域外者’。”

  长久的沉默过后,狄叶忒直接下了论断:“普拉姆是个可敬的对手,就算我们算是用计联手将他抹杀,但在这个问题上,绝对不会因为对我们抱有怀恨之心,而在死前松动封印……只是种族间的仇恨,远远上升不到整个世界的命运,相信普拉姆还没有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

  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墨黛丝才泄出像是自嘲般的笑声:“呵呵……最终我们竟然要相信曾经的敌人,真是一个充满讽刺的笑话。”

  “这可不是什么笑话,普拉姆的立场注定他必须死,但单就胸怀和人品而言,我们在座的所有人,恐怕都不能相提并论。”

  希留轻叹一声,说出了心中的感慨,却没有引来任何一句反驳。

  即便是性情最暴戾的冥,在这件事上似乎也有着相同的感受。

  那个人,才是真正具备了成为神明的最强大力量,即便他们几人联手,一直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也险些阴沟里翻船,被对方抓住机会反败为胜。

  只不过这一切都过去了,许多回忆也被尘封在记忆深处,如果不是今天因为一个意外突然提到,五人都不愿意去回忆这些过往。

  “如果不是那个最糟的可能,此人的身份就很可疑了。”

  希留摩挲着远比正常矮人粗大两圈的手指,脸上带着几分不解,抬头却发现狄叶忒像是睡着一般,神情呆滞的看着远方。

  四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时间再无言语,只是默默等待。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狄叶忒脸上才有了变化,并且开口第一句,就让其他四人也跟着起了变化。

  “高文死了,倒也算是有几分骨气,为了不被冥的魔法俘获成为傀儡,最终选择自爆,然而那三本书却不知去向……最后跟他在一起的,就是那个商人。”

  提波休斯最新传回的消息,似乎印证了之前的猜测,事态正往一个诡异的方向发展。

  “已经可以确定了,问题就出在那个商人身上,只是这个该死的混蛋,究竟从哪里冒出来的?”

  狄叶忒一改先前的淡定,面目突然变得狰狞起来,手掌拍在桌面上,全身铠甲也跟着发出叮叮脆响。

  “此人绝对不只是一个剑士那么简单。”

  墨黛丝也脸色阴沉,看着属于提波休斯的那条线,在最后戛然坠落,心头便升起一团火。

  希留心有所触,扭头看向旁边:“你想到什么了?”

  狄叶忒表情一下子变得更加阴暗,眼角跳了两下:“命运权柄并非全能的……至少在面对那一个人时。”

  冥瞬间坐直身子,咬牙切齿道:“胡言乱语!普拉姆早就死了!”

  “不……一定与他有关。”

  狄叶忒眼中像是激起了千层浪花,神色不定。</tent>

看过《迟到魔王的奶爸人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