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从前有位剑仙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征用调查

第二百五十二章 征用调查

  后面杨勇还在说什么,孟晨已经没去听。

  现在他只想快点摆脱这两个玩意儿,去跟张敏商量一下这个事情。

  在别人眼里,沈飞雪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可在孟晨眼里,先入为主的认为,杀那些人,都是因为寻找张敏有关。

  所以,沈飞雪在她心中,不仅不是什么杀人狂魔,相反还是重情重义的有情郎。

  最重要的是,他一直调查的事情,或许就会因为沈飞雪的到来,而发生转机。

  虽然归元宗的规模,在神剑山庄连一个剑阁都不如,但凭沈飞雪一人就将其搞得天翻地覆,已经足够其实力。

  好在,对面两人都不是夜无话那种烦人的话痨。

  杨勇见孟晨只听不说,只好提醒一阵之后,闭上了嘴。

  而沈飞雪,从头到尾,就没说过话。

  两人就这么离孟晨远去,继续去抓野兔。

  两人一走,孟晨迫不及待地钻进张敏藏身的草丛之中。

  “张姑娘,你听到了吗,沈飞雪他来啦!”孟晨比张敏还要激动。

  张敏眉头紧锁,微微点头,表示刚才的话,她都听见了。

  沈飞雪是来了,可一来就杀人,杀的全是杂役。

  “难道他没有看到给他留的书信?”张敏喃喃自语,在书信中,她的计划与沈飞雪原先的计划接轨,按理是不会出现这种杀杂役的情况。

  可现在偏偏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沈飞雪没有看到书信。

  张敏如何也想不到,她留下的书信,早在一场大火之中化作了灰烬。

  “杀那些人,是不是同样在找你的下落?”一旁的孟晨问道。

  张敏没有回应,其实她心中清楚,沈飞雪就是为了寻找她,才杀的杂役。

  一定是从某个地方,得知她假扮杂役,混进神剑山庄的事。

  沉吟一阵,张敏做出决定:“我去找他。”

  如果她不及时出现,沈飞雪必然还会杀更多的人。

  对于沈飞雪的行为,张敏颇感矛盾。

  一个人,为了她,从永兴城一路杀到神剑山庄,任谁都会被这份重视而感动。

  其实,这种心思早在云州城南部山神庙的时候,她心中就出现过。

  当时的沈飞雪,不惧任何人,不想后果,不仅得罪云州城的宗门,更是连拥有真龙金玉的人都敢杀。

  一切,都只为替她出口气。

  在那一刻,张敏就相信,在失忆之前,她与沈飞雪之间,或许有一段不一样的经历。

  她慢慢的明白,在离开云州城时,看到李婉儿那模样,她为何会莫名的生气。

  只因这份重视,被别人分享而感到生气。

  矛盾就在于,沈飞雪为她杀了这么多人,他又觉得沈飞雪太过于残忍。

  “你不能去。”孟晨拦住张敏,“解剑阁的人还在防着他,说明他藏了起来,不等你找到他,你就被其他人发现了。”

  不待张敏回应,孟晨继续说道:“我去找他吧,你告诉我他的特征,然后在山洞之中等我将他带来就好!”

  张敏垂头咬唇,犹豫起来。

  见状,孟晨劝说道:“你放心,我肯定能找到他,而且以你现在这个身体状态,怕是没找到他,你就先病倒了,听我的,你就先回山洞修养……”

  孟晨苦口婆心,但说一半却被张敏打断。

  张敏咳嗽了两声,凑到孟晨耳边,轻声说了起来。

  孟晨越听,嘴张得越大,待听完张敏的话,整个人已惊讶得无以复加。

  看着张敏许久,孟晨才缓缓从喉咙里挤出声音来:“你疯啦,这样会害了他,更会害了你自己。”

  张敏艰难地笑了笑:“放心吧,你就这样去做,而且我敢肯定,你一直调查的人,也会因此而现身。”

  现在轮到孟晨犹豫起来。

  一会儿看看张敏,一会垂头沉思。

  她暗中调查的杂役离奇消失的事,已经有两个多月,可说毫无进展。

  从始至终,她有一种直觉,感觉这些杂役消失,会威胁到神剑山庄的安危。但当她说出想法的时候,却是被她爹以及爷爷等人笑话。

  为了此事,她特意从持剑阁跑来这边解剑阁,一待就是两个月。

  救下张敏,也是在这其中一次偶然。

  如今有一次摆在面前,将此事调查清楚的机会,她也不想放弃。

  犹豫权衡一番后,孟晨终究点了头。

  将张敏送回了山洞,孟晨一个人往解剑阁那边赶去。

  ……

  太阳又一次落山,盘腿而坐的沈飞雪睁开眼,打坐一下午,灵气恢复了一些,精神也更加充沛。

  叫醒还在沉睡中的杨勇,二人慢悠悠地回去。

  当走到解剑阁山门的广场边,二人对碰到孟晨,颇感意外。

  沈飞雪也意外,原本以为,这个女人是有什么事情,一直藏在后山。

  没曾想,她还可以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解剑阁门口。

  不过沈飞雪也没有多理会,正准备进去,孟晨却是开口叫住了他。

  “有事?”

  孟晨看了看杨勇,后者十分知趣,与沈飞雪招呼了一声,自行消失。

  直到这时,孟晨才开口。

  “我现在征用你,给我办事。”她朝沈飞雪说。

  “凭什么?”

  孟晨一愣,她堂堂持剑阁大小姐,孟浩白的曾孙女,调一个杂役还要理由?

  连续两天,受这个杂役的气,早就忍不了了!

  当即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沈飞雪的鼻子,“你是个杂役,你说凭什么!”

  “哦。”

  “你哦个什么鬼,跟我走!”

  “去哪?”沈飞雪又问。

  “跟我走就是了!”

  “你不说我就不去。”沈飞雪平静地说道。

  天马上就要黑了,一到夜晚他就可以开始着手调查张敏的踪迹,哪里还会跟这个女人去其他地方。

  孟晨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怒火,她哪里想得到,竟然会有这么一个杂役,敢这么跟她说话。

  但转念一想,自己找上这人,不正是因为他的这份态度,想顺便教训他一下?

  想到这里,孟晨好受了一些,心中冷笑:“马上你就会后悔得罪我。”

  孟晨心中想着,缓缓开口:“你知道解剑阁每过十四天,便会消失一批杂役的事吗?”她压低嗓音问道。

  沈飞雪点点头,“听说是闹鬼。”

  “怎么可能会是闹鬼,这是有人在暗中策划阴谋。”

  “不会吧?”沈飞雪故作惊讶,其实心中了然,七子聚宝阵就是最好的说明。

  “本来之前我不这么认为,但自从那个沈飞雪到了之后,我就可以肯定,这是个阴谋,一个针对神剑山庄的阴谋。”孟晨认真地说道。

  “是吗?”

  “你想想看,那个杀人魔王,没事跑到神剑山庄干嘛?而且还要这样像个缩头乌龟一样,杀了人就藏起来,不是有阴谋是什么呢?”

  沈飞雪心头一愣,导致杂役消失的七子聚宝阵是阴谋他知道,可要跟他扯在一起,那就说不过去了。

  他只是来找张敏,来找灾厄剑冢而已。

  虽说也是一个阴谋,但绝不是孟晨口中的那个阴谋。

  “你在想什么呢?”见眼前的人沉默不语,孟晨问道。

  沈飞雪平静地回道:“这只是你的猜想吧。”

  “的确是猜想,但这是有依有据的猜想。”

  “什么依据?”

  “沈飞雪来神剑山庄,其中一条目的,是为了寻找灾厄剑冢。”

  沈飞雪心中一咯噔,来神剑山庄寻找灾厄剑冢的事,除了身边的几人,几乎没人知道。但此刻,却从孟晨嘴里说出。

  她是怎么知道的?

  尽管如此,面上依然平静如水,“就算这样,也不能证明那个谁和这消失的杂役有关系吧?”

  “你是一个杂役,当然不知道,灾厄剑冢中封印着地魔之祖,沈飞雪的意图,多半就是为了它而去。”

  “可这也不说明他和消失的杂役有关啊。”沈飞雪说。

  脸色平静,心中却早已波澜不息,地魔之祖在《史经》中记载,便是那上古恶魔首领的七子之一。是它们射下七子聚宝阵,意图解救恶魔首领。

  难道水潭边的七子聚宝阵,真的跟这地魔之祖有关系?

  孟晨认真地说道:“传闻中地魔之祖吸收了足够的纯阳精血,便可以破开灾厄剑冢的封印,现在这些消失的杂役,会不会是被人抓去献祭了地魔之祖。一个为了灾厄剑冢而来,杂役的消失也跟那灾厄剑冢有关,你说两者有关系吗?”

  “好像有点关系吧?”沈飞雪也不知再说什么,现在神剑山庄的事,已经令他脑子乱成一团了浆糊,根本理不清楚。

  “可不是嘛,所以我要你协助我调查,不然等那地魔之祖跑出来,害得可不仅是是神剑山庄,还关乎全天下的安危,你还愿意帮忙吗?”

  “好。”沈飞雪点头,话锋一转,“那你说的那个灾厄剑冢,到底在哪里?”

  孟晨耸了耸肩,“其实我也不知道哦,所以我们才要调查嘛。”

  “怎么调查?”

  “你跟我来就可以了。”孟晨神秘一笑,往解剑阁里面走去。

  事已至此,沈飞雪只好满心疑惑地跟上去。

  这才过了一天,神剑山庄的人就弄清他来的目的。

  不管这个女人说的是真是假,她的这些消息又是从何而来,在毫无线索之下,他还是选择了相信。

  而且,有了这个女人在,再调查时,也不用再换装,就算不小心被人发现了,还有这个女人做后盾。

看过《从前有位剑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