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从前有位剑仙 > 第二百五十三章 谁是棋子

第二百五十三章 谁是棋子

  又是深夜,沈飞雪跟着孟晨,在解剑阁楼宇庭院间猫着腰穿梭。

  随着时间的推移,沈飞雪有些觉得不对劲。

  这个女人说是来调查,但做出来的行为,好像跟调查丝毫不沾边。

  经过每一处庭院,她都会停下一段时间,但却不进院中,有的时候,甚至还故意发出一点点响动声。

  这不,前面的女人最终还彻底停了下来。

  沈飞雪看了看四周,此刻正处于解剑阁主楼之下。

  “怎么了?”他警惕地问道。

  孟晨回过头,嘴角多了一抹邪魅,“差不多了。”

  话音未落,她手上的纳戒的光辉已经闪起,一柄青色长剑出现在她手中。

  看着这笑容与动作,沈飞雪幡然醒悟。

  中计!

  不待他想通这到底是什么计谋时,孟晨的剑已经抬起,对着解剑阁主楼门口的灯笼,就是一道气劲迸发而出。

  灯笼被斩落在地,火光跳动,很快连整个灯笼都燃了起来,火苗蹿了起来。

  这么大的动作,还敢说来暗中调查?

  对此,沈飞雪却更加疑惑。

  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干嘛?疑惑着,再转头时,身边哪里还有什么女人。

  整个解剑阁主楼之下,只有他一人孤零零地站在哪里。

  但沈飞雪相信,他不会孤单太久。

  念头才刚落,四周已经响起了声音。

  数道强者的气息,已经从周围四面八方赶来。

  当中,还杂夹着神剑山庄弟子的惊呼。

  一个呼吸不到,沈飞雪便被团团包围。

  “什么人?”

  “杂役,虞浪。”沈飞雪站在原地,平静地回答。没有换装的情况下,他不会轻易的暴露自己。

  神剑山庄弟子看了看沈飞雪,又看了看解剑阁主楼门口烧毁的灯笼。

  “你做的?”

  “我说不是,你应该不会相信吧?”沈飞雪一阵苦笑。

  “带进去。”

  一群人将沈飞雪押进了主楼,外面的人也相继散去,谁也没有注意到,在附近的一处角落中,还隐藏了一人,正是之前莫名消失的孟晨。

  眼看她带来的虞浪被抓,没有丝毫的情绪,趁着夜色,回到后山山洞里。

  山洞中,张敏坐在石床之上,见孟晨回来,忍不住问道:“如何了?”

  孟晨坐到石床边,回道:“可以了,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整个解剑阁,都会知道沈飞雪来神剑山庄的目的。”

  接着,她将利用杂役,让其被抓,然后借杂役的口,转告灾厄剑冢的事情说了一遍。

  她相信,那个杂役被抓,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说出今晚的事情。

  而且,就算那个杂役不肯说,有解剑阁那些人在,想要从一个普通人口中弄点消息,有的是手段。

  那个杂役,就是一颗棋子。

  一颗转告消息的棋子!

  她早就怀疑解剑阁的刘青峰,所以她不会暴露自己。

  听完孟晨的话,张敏点了点头,并未多想。

  孟晨继续说道:“其实我还是搞不明白,为什么你要将杂役消失的事,与沈飞雪联系在一起,这样对他只会不利,而且灾厄剑冢的事,到底是你编的还是……”

  在她心中,并不像常人那样,认为沈飞雪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之人,相反还十分钦佩沈飞雪的为人。

  为了一个女人,不惜被下罪名,还潜到神剑山庄里来。

  但偏偏就是这个女人,却非要放出对沈飞雪不利的消息。

  在孟晨看来,若传出去沈飞雪为灾厄剑冢而来,恐怕整个神剑山庄都要沸腾。

  灾厄剑冢,孟晨并不是很清楚,只是在老辈人听过,具体在哪里她都不知道。更别提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地魔之祖。

  向那个杂役说的那些,都是从张敏口中得来的。

  张敏笑了笑,轻声说道:“如果你是那让杂役消失的凶手,突然听到有关于其他人分析错误的消息,你会怎么样?”

  孟晨迟疑了一阵,摇摇头,“会怎么样?”

  张敏说道:“这个消息传到凶手耳中,不管他们抓走杂役是为了什么目的,都会变得肆无忌惮,毕竟有了一个背锅的沈飞雪。

  当一个人行事肆无忌惮的时候,便是最容易露出马脚的时候!”

  孟晨似懂非懂地点头,“要是他们不相信呢?”

  “那他们就会抓到散布这个消息人,一辩真假!”

  “可他们已经抓走了虞浪。”孟晨自始至终都认为,杂役的消失,就是解剑阁那些高层搞的鬼。

  不然为什么其他六剑阁的杂役好好的,偏偏解剑阁出事。

  张敏摇了摇头,看着孟晨说道:“那个散布消息的人,是指你。”

  至此,孟晨幡然醒悟,虞浪被抓,必然会说出消息的来源,就算他不想说,解剑阁那些人有的是办法从他口中撬出来。

  所以最终的结果,那些人还是会知道,是她用这种方式,散布出的消息。

  若是她光明正大的放出消息,可能还会引起那些人警觉,可用这种方式的话,那些人除了警觉之外,更多的是想弄清楚事情的真假。

  张敏这是利用对方的心理,自己露出破绽?

  想到这里,孟晨对张敏的话全信了,急忙问道:“那我该怎么判断他们到底是相信还是不相信呢?”

  “你回持剑阁等着便知道了。”

  “可这跟灾厄剑冢有什么关系啊?”孟晨还在问。就算前面她清楚一些,但实在跟灾厄剑冢联系不起来。

  对此,张敏只是一句“到时候便知”搪塞过去。

  她这么做,看似是在帮孟晨找出那掳走杂役的凶手,但实际上,也有一己私欲作祟。

  这次来,本身就是来替沈飞雪打听灾厄剑冢的入口,只是一无所获,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告诉孟晨灾厄剑冢中的地魔之祖,不是她编的,而是真真实实存在于她脑海之中。

  不知何时,封印地魔之祖的画面,一一出现在她脑海中。

  参与的人,张敏一个也不认识。但每人飞天遁地,搬山倒海,无所不能。

  最后结下一个名叫两仪封魔法阵的巨型大阵。

  这些不仅是画面,还有声音,仿佛这一切,都是她亲身经历一般。

  对于这毫无由头的画面,张敏颇感奇怪,若不是算算时间,距离现在已过数千年,她都怀疑这是她失忆前的画面。

  虽然不知这份记忆意味着什么,但此时恰好可以利用起来。

  想来神剑山庄肯定有一些人,知道灾厄剑冢的真相。

  把沈飞雪的目的这么暴露出来,除了在意沈飞雪的下落之外,他们恐怕更加在意灾厄剑冢入口的安全。

  每个人都是,最在意的东西,就越会用心去守护。

  事到如今,她能做的也只有这样,最后替沈飞雪指明灾厄剑冢的方向。

  当然,那些被掳走的杂役,是用作于复活地魔之祖的献祭这一点,是张敏瞎编的。

  不然无法将两件事串联在一起,令孟晨心甘情愿的去办事。

  “好,那我先回持剑阁。”孟晨丝毫不觉自己被人利用,坚定地说道。

  叮嘱张敏要注意安全,不要乱跑后,孟晨快步离开了山洞。

  孟晨走后,张敏便躺到石床上,静静地睡了过去。

  这一夜,她做了许多梦,一会儿是沈飞雪,一会儿又是灾厄剑冢封印地魔之祖的现场。

  还有更奇怪的,梦境中她到了一处绿草为地,白云为天,百花盛开,鸟语袅袅,却莫名飘着鹅毛大雪的岛屿之上。

  当她被再次孟晨叫醒时,石床顶上已经射进一道日光,说明已是第二天。

  “张姑娘,你的身体越来越差了,我唤了好久你才醒来。”孟晨脸上有些焦急。

  张敏坐起身,现在她最关心的,还是灾厄剑冢的事情,遂直接问道:“怎么样了?”

  “昨夜,刘青峰亲自去了持剑阁,不仅如此,其他五剑阁的长老都到了,和我爷爷躲进持剑阁一夜,直到今天早上才出来。”

  “然后呢?”

  “他们急急忙忙飞走了,我跟不上他们,不过应该是问剑塔的方向,现在他们已经下令,除了神剑山庄的正式弟子,任何人不准靠近问剑塔,难道沈飞雪藏在了问剑塔之中?”

  问剑塔!张敏反复呢喃着,来第一天,她就看到了在七剑阁中间,较为突兀的塔,如此看来,灾厄剑冢就是在问剑塔之上了。

  “也不知道那个笨蛋有没有反应过来。”张敏心下想着,祈祷沈飞雪能够发现。

  见张敏不说话,孟晨焦急地问道:“现在他们全出动了,到底谁才是抓走那些杂役的凶手呢?”

  虽利用孟晨探得灾厄剑冢的地方,张敏却也没忘了提醒孟晨,“你怀疑谁,便可以光明正大的到那里去晃悠,但要记住小心一点,随时都可能会有人冒出来,抓走你。”

  “好,我这就去解剑阁。”孟晨说道。她对那掳走杂役的凶手的重视,俨然已超过了对自己生命的安危。

  看着急急离去的背影,张敏心中有一丝愧疚感。

  她第一次听到孟晨在做的事时,便已经知道,这丫头在意的是什么。

  或许孟晨是在无意间发现了什么,才会如此怀疑是刘青峰所为。

  或许,孟晨还将此事向其他人说过,但没有引起重视,才会引起孟晨今日般的行为。

  “孟晨本就不被理解,如今还被自己这般利用……”

  张敏想到这里,愧疚之心更盛,只能希望孟晨平安找到凶手,以抹去她心中的自责。

看过《从前有位剑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