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从前有位剑仙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伤人的代价

第二百五十四章 伤人的代价

  “听说了吗,昨天晚上那些大佬都出动了。”

  “哪些大佬?”

  “解剑阁刘青峰、临剑阁黄逍遥、禄剑阁洛川、持剑阁孟然师等等,七位剑阁长老都出动了,听说要不是孟浩白庄主闭关,恐怕也会出现。”

  “真的吗?这些大人物集体出动干嘛呢?”

  “谁知道啊,我也是听一个负责打扫问剑塔那边的人说的。”

  “对,我也听说了,好像现在问剑塔都不准人随意靠近了。”

  “连正式弟子都不能再靠近吗?”

  “不知道啊。”

  “听说昨晚有名杂役被解剑阁的人抓走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也听说了,听说是在西边偏院中的虞浪,这家伙可是个灾星,来的当天晚上,那个院子中就死了九名杂役,还有一名正式弟子。”

  “以前只是每十四天消失一批杂役,最近两天怎么发生这么多事?”

  “嘘,有人来了,快干活。”

  解剑阁大门前的广场上,一堆杂役作鸟兽散,开始与广场上的落叶做斗争。

  沈飞雪混在其中,暗叹了口气,昨晚他被关在解剑阁,被十几人轮番审问了一宿,这才出来,对外面的事一无所知。

  如今好不容易通过别人谈话,可以多了解一下,却被人打断。

  不过从这些人的话中,他也知道一点有用的信息。

  灾厄剑冢极有可能就在问剑塔。

  七剑阁的长老的突然间一起出动,均是到了问剑塔,难道不是因为昨晚那个消息?

  正想着,耳边突然传来声音。

  “虞浪,你怎么在这里?”

  害,还是被看到了!沈飞雪心中苦涩,打断这些杂役聊天的人,沈飞雪早就看清楚,正是昨晚令他陷入包围的孟晨。

  也正是因为孟晨,他才会被解剑阁的弟子,纠缠了一宿。

  起初以为这女人是发现了什么,故意将他引入包围之中,后来一想,大概是想利用自己的嘴,将她那些消息,传递给其他人吧?

  虽然不知孟晨到底抱着什么目的,不过对他没有损失,甚至还因此得知了灾厄剑冢的入口,想想也算因祸得福。

  所以此时也谈不上对孟晨抱有恨意,虽如此,但也不想跟她往来。

  指不定下次还要怎么被坑。

  看着孟晨已经到了身前,沈飞雪无奈地口:“那不然我该在哪里?”

  “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孟晨上下打量着沈飞雪,发现后者毫发无损。

  原先,在虞浪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其坑进解剑阁之中,对此孟晨还有一丝愧疚。

  毕竟虞浪只是一个杂役,虽说话的态度,以及抢她的野兔和关键时刻坏她的事有些令人讨厌,但这样坑别人,她心中多少也有一丝负担。

  “看来想象中的酷刑并没有发生在他身上!”此时看虞浪毫发无损,甚至神清气爽的样子,孟晨心中的愧疚消散。

  “他们问我什么我就说什么,他们还要把我怎么样?”沈飞雪反问道。

  “你就这样将我给你说的秘密,毫无保留地说出去啦?”

  “你又没让我不要乱说。”沈飞雪平静地说,为了不跟这个女人来往,他可是努力装作一副怕死,成不了大事的样子,“再说了,我不说他们就打我,我不是白受罪吗!”

  “额……”孟晨的脸黑了下来。

  怕受罪就一五一十的交代,这大概就是传说中当叛徒的好料吧?

  沉默一阵,孟晨朝沈飞雪挥了挥手,“走,跟我去继续调查。”

  “我不去。”沈飞雪想也没想就拒绝。

  他可不想再被坑一回。

  再说,这大白天的去调查,不是找死吗?

  “你不去我就一直跟着你。”孟晨娇嗔道。她白天来解剑阁的目的,只是在解剑阁晃悠,看看谁想对她下手就可以,自然是动静越大越好。

  “随便你。”沈飞雪挥舞着扫帚,与属于他的树叶战斗去了,铁了心不再理眼前的女人。

  那孟晨真如她所说那样,一直跟在沈飞雪身边。

  而且……

  呛~

  她拿在手中的长剑出鞘,原地就是一阵剑光霍霍。

  虽没伤人,但刚刚扫过的地就遭了殃。

  不管是青叶还是枯叶,徐徐从树上降落。

  白扫了。

  沈飞雪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眼前一脸得意的女人。

  “你到底想干嘛?”

  “练剑啊。”孟晨笑嘻嘻地说道。

  “哦。”沈飞雪鼻腔里必出一个音节,拿着扫帚,往解剑阁里面走去。

  但是,孟晨并没有放弃。

  既能引起注意,还能捉弄虞浪出出之前的恶气,光想想就觉得开心。

  跟着沈飞雪到了一处院子,不待其开工,再次抽出剑,刷刷刷就是一套行云流水的剑法,树叶纷飞,树枝零落。

  完了还得意地看着沈飞雪,眼神中写满:你快扫啊!

  沈飞雪也不知道哪里招惹了这个姑奶奶,非要跟自己捣乱,正想开口问问,却不料一记犹如惊雷的暴喝在庭院门口炸起。

  “我的南斗凝华枝……”

  沈飞雪一怔,看向门口的人,是一个和李望江年龄差不多的男子,虽不认识,但已感大事不妙。

  南斗凝华枝的功效是什么,沈飞雪并不清楚,但能叫这样名字的植物,外加那人暴怒的声音,恐怕不简单。

  如今被孟晨刷刷几剑砍完,后果会怎么样不用想也知道。

  而且,那中年男子身后,还有一名青年,这个人沈飞雪刚好认识。

  前天来时,这个人就差点对他动手。

  “又是你!”那青年显然也认出了沈飞雪,几步进院,明晃晃的剑已经握在手中。

  到沈飞雪跟前时,整个人杀气凌冽,“狗奴才,竟然敢伤我师父的南斗凝华枝!”

  话音未落,剑已像条毒蛇一般窜出,直指沈飞雪。

  这?

  眼看对方都不给自己机会解释,沈飞雪只好腰身一扭,想避过剑锋。

  可就在那一瞬间,他看到了身旁站立的孟晨,脸上露出一丝诧异。

  沈飞雪猛然醒悟,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这一剑避得太完美,立即就会引起注意。

  于是,他腰身扭动的同时,右手手臂抬起,就像普通人遭受攻击,下意识地抬手去挡。

  “哼,我的剑也是你这狗奴才能挡的?”那人冷哼一声,剑锋一晃,刺向沈飞雪喉咙的剑,立即调转方向,奔着心脏而去。

  当~

  嗡~

  兵器的碰撞与剑鸣同时响起。

  剑尖没入沈飞雪的左手臂一丝,鲜血浸出。

  眼看那人的剑刺来,为了装普通人装得逼真,只好用手去挡。

  哪怕那人自诩剑术精湛,而且也留了后招,在沈飞雪面前,依然不能入眼。

  就这样的剑术,如果不是有旁人在,那人根本不可能伤到他。

  “你干嘛伤人?”孟晨不满地看向那人。

  那声兵器碰撞声,便是她的剑与那人的剑发出。

  刚刚若不是她出手阻拦,那一剑早就将虞浪的手臂刺穿,说不定一剑还能刺到其心脏之上。

  “他破坏我师父的南斗凝华枝,杀了他都不为过!”那人冷冷的收回剑。

  想想两天之前,这个家伙拼命地提及自己的伤口,还十分无礼地直呼“那谁”。

  作为高人一等的神剑山庄弟子,何时受过这样的气。

  而且,还是一名普通的杂役!

  哪怕他就是出剑的人,他依然相信,刚刚若不是眼前的女人阻拦,这一剑早就结束那讨人厌的家伙。

  对了!女人,这个女人什么来头?

  想到这,他调动剑锋,冷冷地问道:“你是谁?”

  “蓝星,把剑收起来!”院门口的中年男子终于开口。说话间,人已经走到跟前。

  “孟小姐,您在这里是?”中年人收起之前看见南斗凝华枝被毁时的暴躁,轻言细语地问道。

  “教他剑法。”

  “骗谁呢,他就是一个杂役!”蓝星冷笑。

  “本小姐作为孟浩白的曾孙女,教谁还由得着你来过问?”

  蓝星一愣,孟浩白是谁,哪个神剑山庄的弟子不知道。

  “孟小姐,蓝星他不是这个意思……”中年人开口解释道。

  要是这个大小姐真在这里撒起泼来,可真就事大了。

  所以刚刚在发现院中有孟晨时,哪怕他再心疼南斗凝华枝,也不敢随意开口。

  “那他是什么意思?”孟晨却没有就此放手的意思,“我好不容易选好一人,参加今年外门弟子选拔,他现在一剑就将人给我伤了,你让他怎么参加选拔?”

  “他也要参加选拔?”蓝星一阵惊呀,“他明明前天才上神剑山庄,哪里有这个资格?”

  “本小姐作为孟浩白的曾孙女,有没有资格需要你来说?”

  “……”

  “孟小姐,那您希望我怎么做呢?”

  说道这里,孟晨狡黠一笑,“神剑山庄的一草一木,还有丹药都是你在炼制,你看着给他一点,算作为被你弟子所伤的补偿,这没错吧?”

  “师父,明明是他们伤您的南斗凝华枝在先……”

  “要不然我就告诉我爹,告诉我爷爷,告诉我曾爷爷,让他们来评理。”

  “……”

  中年男子终于从怀中摸出一个玉瓶,倒出五粒丹丸来,“这是五粒玄级炁灵丹,就当给他疗伤了可以吗?”

  说着,已经将丹药伸到沈飞雪面前。

  此时的沈飞雪满脸嫌弃。

  “这什么玩意儿啊?”他说。

看过《从前有位剑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