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修真军师 > 第259章 又生变故

第259章 又生变故

  “你知道,神为什么不可插手人间事吗?”伊一忽然问。

  “神太强大了,让他们插手人间事,那不就是将人间送给他当玩偶吗,想怎么玩都可以。”祁冉想了一下说。

  “知道就好。所以,我也是不能做这事的。”伊一声音淡漠。

  “可你做了。”祁冉摇头。伊一做了,还有必要解释这么清楚吗。

  “这东西,本就不属于人类,是神的物品,所以,我可以代吴越收回。”伊一冷笑了声。

  祁冉太心急了,都没听到他后面要说的但是,就打断他说话了。

  “早说啊。”祁冉嘟囔着。

  “哦,但是,人如果自愿把自己献给神做玩偶,就另当别论。”

  祁冉听伊一这么说,无声的叹了一声,鲁顷是他看好的英才,却没料到是这样的无品。这样的人,他们还能信任吗!

  “行了,鲁顷是聪明人,目前状况下,他只求自保,图纸被盗,对他来说是好事,以后,他可以大肆肢解图纸出售牟利。”伊一知道了祁冉担忧,说。

  “一个利益至上的人,在利益面前,他都可以置生死于不顾,还有什么不能出卖的!”祁冉现在不看好鲁顷。

  “你信任赵政吗?”伊一又莫名地问了声。

  “这事和赵政有关系?”祁冉吃了一惊。

  “我在查看此事时,发现了一些赵政的秘密。”

  “什么秘密?”祁冉急声问。他可是信任赵政的,陈煜现在就跟他在一起。

  “赵政并非秦人。他的师兄才是秦人,他是卫国人,鲁顷知道他身份。”伊一听出了祁冉的不安。

  “难怪,他说自己的师兄有几份图纸,有一份还是从卫国找到的。原来,他一直在陪我玩儿!”祁冉感觉心跳加速,被人利用的心情太糟糕了。

  “这就是人的生活吧,充满了爱与不爱,忠诚与背叛、生与死的种种考验。”伊一似乎并不激动,在他看来,这些很正常。

  “理儿大家都懂,但你面对一个自己把他当兄弟,而他却想着背后对你捅刀的人,肯定心寒。”祁冉抗声说。

  “这只能说明,你还没真正达到禅境。继续修练。”伊一冷声说了句后,不再理睬祁冉。他似乎也忘记了,他是要请祁冉离开吴越的。伊一的记忆力似乎很差。

  祁冉重重叹了声,这个伊一,如果他能看一下盗图的人,给他个电子图像,他现在都可以出去抓了。言情

  ......

  虞瑶没见过月影,鲁顷介绍二女认识。虞瑶听说,面前的这位中年女子,是月华阁大长老月影,起身行礼。现在的月华阁虽然阁主是月水,但背后大佬是林嫣然。

  而且经过重整后的月华阁,声名比以前更盛,是天下女子心仪的地方。

  “郡主是找游政委的吧。”月影知道面前这位美女就是虞瑶,也是满脸含笑。游然、游后现在入了朝堂,不在江湖行走,但他们在江湖地位可一直都在。月华阁属于江湖门派,她们心目中的江湖,还是游然、游后领导的江湖。

  “姐姐什么时候回阁,我与你同行。”虞瑶和月影聊过后,感觉很投缘,便想一路同行。

  “过两天就走,郡主与我同行,求之不得。”月影一口应允,祁冉肯定是要带虞瑶同行的。

  陈煜对江湖上的事知道的不多,但月华阁的事还是听说过。前段日子,江湖上天天说月华阁的事,朝廷当然都知道,李太史也给他说过。现在又经赵政介绍,也不由对月影多了几份敬重,在与月影相见时,保持尊敬姿态。

  鲁顷因为藏宝阁失窃的事儿,一直心情不好,他有几天没露面,众人都是鲁大师陪着,鲁大师过些日子就离开秦国去魏国,因为,严明大师请他去建禁牢。

  朝廷禁牢,一向是机关最多处,那儿有许多重犯,要关着他们不容易,这些人交际广,三教九流都有往来,家中多财帛,暗中有都是各种较量,能关着这些神通广大的,才是最重要的。

  赵政在秦国还真神通广大,他为陈煜拿到了新身份,陈煜现在是秦国儒生。

  “瑶郡主,你确定还要在秦都游玩?难道不怕虞庆王知道你在此处,捉你回去?”赵政看虞瑶并不想尽快离开,提醒着。

  “这是秦都,就算我父王知道了,他也不能强行带我离开吧。况且,我现在还协助秦王办案呐。”虞瑶说。

  “郡主,你自幼在宫中长大,应该对朝廷作事风格不陌生,对秦国来说,一个郡主虽然有点份量,但相较一个手握大权的亲王来说,可差远了,况且这个亲王还能以家事带你离开,秦王难道还阻拦父亲带女儿离开?除非,秦王想让你哪儿也去不成。”赵政对虞瑶的无知有此吃惊。

  “赵大侠可是听到什么风声了?”月影欠身问。

  “如果郡主直接去了陈国,早到陈京了。但现在却并没到,虞庆王一定知道郡主改道秦国进陈国,他的人早应该到边疆守军处问了。今儿我回来的路上,看到了虞国使团,郡主应该早泄露行踪了。”赵政微笑说。

  “虞、秦两国使臣来往不断,正如赵大侠所说,我还不用派出使臣吧,这末免太张扬了。”虞瑶说。

  “或许,这其中有了什么变故,言尽于此,郡主自决。”赵政并不想多说。虞瑶有贵族小姐通病,任性,自以为是。她对自己很有信心,很难听进去别人意见。

  “郡主,我认为赵大侠说得在理,还是小心为妙。”月影说。

  她在江湖上行走,能屡屡脱险,就是一向很小心。一旦发觉苗头不对,就会及时撤离。现在,她的直觉很敏锐,她在听说了虞瑶在城门出风头,还去秦宫为鲁顷解围,就觉得可能要出问题,现在听赵政如是说,第一反应就是尽快离开。

  “你不是过一段日子才走吗?”虞瑶看月影有些紧张了,不明白,她为何反应这么激烈。

  “你的安全很重要。我先送你到陈国。”月影并不想在此处耽搁。她想先送虞瑶离开,带虞瑶出京后,再传信给祁冉不迟。

看过《修真军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