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顾先生请原谅 > 第309章,法式月饼

第309章,法式月饼

  东景花园。

  景元姗早上起来,准备去瓦砚。

  二珊表示看的很开,景元姗就不去看她了,那是对她不信任。

  不是什么事都跑去关心一下就是好。人会变娇气。

  所以,这是景二珊飒的主场。

  董媞媞也不值得景元姗出手,国内各种花。

  不是景元姗瞧不起,各忙各的事,自己的事都忙不完。

  娱乐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就像瓦砚的财务也不用管到砚海去。

  有些人知道景元姗蹭不动,反正她各种牛就是,除了她,国内还有很大一块玩的。

  董媞媞就是胆大,手伸到燕大去蹭景元姗,不是作死是什么?

  景元姗到瓦砚,董媞媞竟然蹲门口。

  一些早上来喝燕窝粥的。

  喝燕窝粥是习惯,和殿下在不在是两回事。只要瓦砚将燕窝粥煮好。

  我屮燕窝粥差点喷了,就看殿下一脚,董媞媞给踢翻。

  景元姗进店。

  一群假装喝粥,啥没看见。

  董媞媞还敢上门,不就是找踹?踹她一下又咋地?

  读书,这形象大使,可以说直接踩到殿下脸上,虽然她不知道啥大使谁都不在乎。非得疯狂作死。

  不好啦!董媞媞流血,好像真死了!

  哟,一个经验丰富的看:“不会流乂产吧?”

  这分分钟能刷几个热搜,比如:【殿下杀乂人(胎儿也算)】、【殿下和董媞媞撕哔(董媞媞蹭满意了)】、【董媞媞孩子他爹是谁(现在估计没证据了)】、【董媞媞清纯形象(早就没了)】

  董媞媞的助理将她送去医院。

  景元姗在店里忙。

  瓦砚是分分钟火爆。

  殿下回来,不火也不行。

  “跑到隔壁想吃面的,扔下碗就跑。”

  “殿下我以后再也不吃面了,要吃殿下做的米粉。”

  “不知道砚海的面也是殿下教的吗?”

  “不想知道,我就问,你们知道今天是法式米粉吗?233333殿下要上天!”

  “殿下把法式米粉带回来了,我竟然觉得贼好吃,我是不是没救了?”

  冯若作为吃货,都觉得自己没救了。

  景元姗可高兴了,法兰国没空做米粉,琢磨了好几次,可以祸害假粉了。

  然后,假粉团结起来,求祸害!

  景元姗从早上忙到中午就没停,只能认输:“米粉、月饼,自己选。”

  一群纯粹蹲这儿看殿下的,逗乐了。

  不对:“殿下做月饼?”

  纠结了:“法式米粉要吃,月饼、有法式吗?”

  景元姗眨眼睛,还没想好。

  一群,竟然自己商量法式月饼。

  别人创造过不管。管自己想吃什么,一定要殿下做出来。

  Then,网上就出了这么一个头条:【想吃什么样的法式月饼?】

  这头条是霸网了,或者把吃货都炸出来了。

  也有对中秋这传统节日的这个、比如应该在法兰国卖月饼、稍后再说。

  月饼先分,广式?苏式?粉丝都能上房揭瓦的,要求殿下做。

  去年的烤鸭月饼?那是必须做的。

  再说重点,法式月饼到底该怎么做?

  “殿下中秋节不是在法兰国吗?同一个月亮同一个圆,必须请他们吃月饼。”

  “冷静冷静,是不是说,法式月饼分两种:一种国内吃的,一种国外吃的?”

  “当然是中法都爱吃的。”

  景元姗都被吵嗡嗡嗡了,想要静静。

  董媞媞的人来,想告景元姗,被一群月饼轰出去。

  有人觉得,景元姗太狡诈了。反正现在董媞媞说什么都没人理。

  还是有人好心:【董媞媞怀乂孕三月流乂产】

  董媞媞一些粉丝不信不信。

  好心人在医院上的实锤。

  这回脱粉就严重了。

  大家也是不太明白,LVHM要收购TF,为何还让TF找董媞媞代言。难道LV针对殿下的?

  但针对殿下,也不该找董媞媞这种有问题的。所以,TF一身骚,股价都跌了。

  更骚的是,LV跟着跌,SH股价又涨了。

  还有骚小朋友去问SH,会不会涨价?

  SH给问懵了。以为有什么不太好的传言。

  景元姗给Sofia解释:价值和价格有时候并不对等,大家认为SH价值更高的时候,认为物超所值。

  Sofia认真回应:SH的价格是根据成本计算的,能让顾客满意是SH最好的回报。

  这正儿八经的,还戳中了大家萌点。

  “殿下再上了价值和价格的一课。e,pre的未必价高。”

  “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波动。”

  “看,这就是读书多的。”

  “你们一个玩笑把SH搞懵了,殿下还得翻书给你答案。”

  “SH和西岩乡有类似的品质:不涨价,就是供应跟不上。”

  “求别催单。”

  “西岩乡这可是蹭上SH了。”

  粉丝强的很,又去和SH解释了西岩乡的梗。然后,撩法兰国的,要吃法式月饼咩?

  法兰国的朋友、脑洞也很强:“中秋到西岩乡吃月饼。”

  一群半懂不懂的,和法兰国的撩骚。

  然后这边笑话那边,那边友好互嘲。

  嘲一嘲,有些不理解的也就明白了,再不明白找殿下,她肯定知道。

  于是,Sarah殿下给封了中法通的头衔。

  中法粉丝能打的这么火热也是少有了,总之,最后也没说清楚法式月饼吃啥样的。

  瓦砚的厨房,景元姗在静静。

  法兰国的呢,大概知道,做什么样是殿下的事。

  国内的内,说说过嘴瘾,若是被采用当然高高兴兴。

  瞿韵过来,中秋这么有文化的事,要参与。

  玖儿、时纷时宜、幼琼也放学回来。

  玖儿和大姐学:“幼琼当班长了。”

  景元姗支持:“厉害!”

  别人问:“幼琼怎么当班长的?”

  玖儿知道:“他们班几个想当班长,幼琼最会照顾小朋友。老师当场考法文了。”

  好像get到了,撩幼琼:“老师能听懂吗?”

  幼琼不好意思讲。

  老师自己来讲:“我不会,和幼琼学呢。幼琼这点就很礼貌,不言长者过。”

  好多人反应过来。

  一般小孩,若是比老师厉害,是不是要吹两句?

  围这儿都比较熟,和幼琼聊聊法文。

  幼琼看大姐,聊就聊,就是随便说的。

  好吧,几个口音没幼琼正,退散。

看过《顾先生请原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