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武侠修真 - 你给我的不只是仙途在线阅读 - 八十八章 难堪

八十八章 难堪

        “实不相瞒,我之所以去而复返就是看重展道友一身高深的本领和修为的。其实到现在为止我已在门派外历练了两年有余,两年前我曾路经一片沼泽地,在那片沼泽地中发现了一株三百年一开花的灵草。

        此灵草名为“肚脐草”本身并无多少价值,但其开出的花朵却是炼制焙元丹的主材。焙元丹是增进修为的丹药,在筑基期前对修为的增加都有明显的效用,所以一见那灵花,我便准备着手采摘下来,以便日后回山门炼丹之用。

        可万没料到的是,就在我出手采摘的那一刻,一条身长三米的巨大蛟兽忽然从身后偷袭过来,要不是我及时催动护身灵符并及时逃走,恐怕当场就陨落而亡了!而那蛟兽见撵我不上,回头就将那株灵花给吞食掉了!”

        芊玉子说得很详尽,一听便知所言不假,并且说到最后一张白皙的圆脸整个都气得发红了,其模样更是咬牙切齿般的,一看就是想将那蛟兽给碎尸万段。

        “芊道友的意思是让我帮你斩杀掉那只蛟兽吗?”展一天见绿衣少年生气的样子也挺有趣的,不禁微微一笑的问道。

        “不错,但这只是其一。因为我的护身灵符制之不易,在那次被袭后也已成废品,所以如果展道友能帮我斩杀掉那只蛟兽后,蛟兽的皮必须分我一半,而其内丹也必须给我。”芊玉子眼珠一转,但迅速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呵呵,你这买卖倒是做得不亏啊,我不但要涉险为你报仇,而且所得的好处大都被你占去了,我是不是有点亏啊?”展一天闻言呵呵一笑,言语中却是透出一丝委屈的味道。

        “当然不会了,如果此事做成,我将会把阵法之道传授于你,这对展道友来说不是最大的好处吗?再说了,那只蛟兽的内丹对展道友来说也许并无太多价值的。”芊玉子听到展一天这么一问,弯细的眉毛向上一拢,竟是满脸不解的反问道。

        可展一天听了芊玉子的话语,脸上的笑容立刻一敛,有些不满的问道:“芊道友不是说好了将灵兽驯养之法和阵法之道一并传于我的吗?怎么现在却打算只将阵法传于我了?”

        “嘻嘻!只做成这一件事当然不行了,毕竟这驯养灵兽的秘术可是我星海派立派的三大秘术之一啊!若要是换作别的星海派门人,定然没人敢用其与道友用做交易的。

        不过展道友若是肯与我联手去做另一件事情,即便完成不了,到时我也定会将驯兽之术全传于你,你看如何?”

        芊玉子见展一天脸上终于转晴为阴了,非旦没有觉得丝毫不妥,反而嘻嘻一笑的又说出让展一天为之一愣的话来。

        “另一件事?看来你小子隐藏的密秘还真不少,不过既然是你我联手去做,我倒也不怕被你给坑了。也罢,那就这么说定了,只是……那只蛟兽就竟是什么样的东西?它,它恐怖吗?”

        芊玉子笑得很逗人很天真,展一天见了反倒诙然一笑了,并隐隐对他产生了莫明的亲切感,一声“你小子”却是将以前张小明称呼他的口吻,转移到了眼前的绿衣少年身上。

        而这一称呼竟也让芊玉子微微一愣,随即用一种特别的目光看向了展一天。

        只是当芊玉子看到展一天发自内心,毫不作做的一句忧惧的问话后,小脸上竟又浮现出一丝不屑和无奈。但少年心底却又有种说不出的怪怪感受,让他不知不觉的想拉近与展一天的距离感。

        于是芊玉子小脸一正的认真说道:“那只蛟兽身似鳄鱼头似蛤蟆,其嘴无齿但却有卷起的长舌头。而它最大的利器便是那突然伸出致人死命的大舌头……..”

        数天后,在一片冒着浓浓晨雾的沼泽边缘,一白一绿两道人影正并肩站在一起谨慎的打量着四周。

        这是一片处在昆仑山脉边缘,一处人迹罕至的巨大山谷沼泽之地。

        沼泽以南是一片原始丛林,以北是山峦,而在西面的群山夹缝之中,却有一条一尺来宽且散发着热气的地下温水,正源源不断的沿着夹缝向东面的低洼之地而流。

        于是在这片野草丛生数千亩大的谷山里,形成了一个常年冒着白雾的神秘沼泽。

        而此刻,凝望着这片沼泽的两个人影,正是从一千里外,一路行来的展一天和芊玉子。

        这一路上,两人白天赶路聊天,夜里打坐修炼,经过三天三夜的相处,两人间变得更加熟络起来。

        这两个人一路上,“展大哥、你小子”的互相称呼着,倒还真像一对好兄弟一般了。

        “展大哥,这片沼泽便是那木灵蛟经常出没的地方了,虽然时隔两年,但我肯定那木灵蛟还隐藏在这片沼泽地中。因为事后,当我悄悄再次返回此地,并用路卡察探那木灵蛟的踪迹时,意外的在沼泽地的中心处发现了它的巢穴。只是看其巢穴的规模还不小的样子,也成了我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芊玉子小脸一扬,看着展一天肃然的说道。

        “哦,这里竟有它的巢穴,如此看来,依照蛟兽的习性和这里特殊的环境,它半多不会走远的。不过先前你小子可没说它是一只木灵蛟啊,其木属性的内丹对我的木灵根多少也应有些助益的,要早知道这点,我可不会轻易就答应让予了你。”

        此刻再次听到芊玉子对那蛟兽的说法,展一天点头肯定的同时,脸上却又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看着芊玉子说道。

        “嘻嘻!展大哥修为高深,这区区一枚凝气后期的兽丹又哪能真对大哥的灵根有所帮助的!”

        芊玉子闻言嘻嘻一笑,他暗自明白展一天只不过是说笑而已。

        “这可是凝气后期的兽丹啊!你以为我是什么修为?”可展一天听了,神色不由一愣的立即问道。

        芊玉子听到此问,心神不由一紧,自知自己说漏了嘴,不过其小小年纪应变却是飞快:“展,展大哥当然是凝期后期圆满境界了,虽然小弟看之不清,但展大哥总不会是那种屈指可数的筑基期前辈吧?”

        说完,芊玉子用他那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盯上了展一天有了一丝慌乱的脸。

        “这,这当然不是了。这样的兽丹对我也确实用处不大,而用在你小子身上倒是正好,我可真不会与你相争什么的,你就老老实实呆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吧!”

        展一天对眼前一脸童真的芊玉子,还真是一时有些拿捏不住了。自己在他面前掩饰修为放低姿态,不仅是为了拉近与他的距离容易套学更多的东西,更重要的也是一种颜面问题。

        毕竟展一天入道时间相对太短,所知修道学问甚少,可他偏偏误打误撞连带机缘的将修为搞高到了当今修真界相对极高的境界中。

        如此一来,也将他自己无意中放在了一种尴尬的境遇中,在面对这些同道中人时竟有种知识上的无力感,这也是展一天自从学校里出来后,第一次感到的挫败感。

        于是展一天匆匆应对几句话后,便驾起金角刀一头就扎进了雾腾腾的沼泽之中,似乎此刻面前的芊玉子比那沼泽中潜伏的怪蛟还要难以对付一般。

        “嘿嘿,你就装吧,只要你自己不露出马脚,这样下去倒也有趣!”

        芊玉子看着展一天匆匆消失在雾中的身影,却是暗自偷笑的喃喃了几句,怎么看都像是展一天成了做错事的小孩子了,让人不禁心生诧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