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科幻小说 - 港综之我是警察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六章、间谍卫星

第五百零六章、间谍卫星

        在香江所有大地产商中,王一飞是最特殊的一位,明明有那么多钱了还表现的比较抠,可以和无线的邵大亨一拼。

        只不过,邵大亨小气是在工资上压榨员工,即使是大明星也只给底薪,把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但从来没有拖欠工资,都是准时发的。

        要不然,以无线那个工作强度,如果还拖欠工资的话,员工不跑光才怪。

        王一飞就不行了,这家伙不仅对自己抠,一个亿万富豪为了省钱连保镖都不请,对工人待遇就更不用说了。

        不仅待遇低还喜欢拖欠,在他工地干活被拖欠工资的工人比比皆是,在大地产商中是唯一一个,李超人、汤朱蒂这些人虽然喜欢钱但还注意影响,不像王一飞。

        他的抠全香江人都知道。

        这不,王一飞还在吩咐工地负责人如何短时间内把工建局搞定的时候,有七八个拎着行李包的年轻人朝工地走了过来。

        “报警,这些人不简单。”看着来人,王一飞吩咐道,“给西九龙打电话,让他们那边的神探陈家驹过来。”

        “老板,他们可能是来要薪水的,报警也应该找劳工处,西九龙警署可能不会过问,特别是陈家驹是西九龙的王牌,重桉组负责人,不会过来的。”项目经理提醒道。

        作为工地项目经理,他对那几个年轻人很熟悉,都是上一批施工工人,因为欠薪闹事被工地辞退了,现在来工地,显然是知道王一飞在这里,过来向老板要工资的。

        “不会这么简单的,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些人过来另有隐情,再说了要工资找承包商就行,找我这个甲方做什么。”

        看着被保安拦在外面的讨薪工人,王一飞摇摇头,用肯定语气说道。

        “好的!”老板吩咐项目经理只能去做,他知道王一飞的性格,除了他的太太,其他人在王一飞眼里都是工具,不合适就扔掉。

        如果自己再反对的话,一会就的打包走人不说,连工资都没有,王一飞的律师会告诉你,在香江,有理是不管用的。

        不服的话就和你打官司,能把你拖得倾家荡产连律师费都请不起,必须有钱才行。

        就好像警察!

        王一飞一个电话打到西九龙警署,直接找上标叔,面对王一飞的压力,整个西九龙警署的警员都没法休息,陈家驹也一样。

        他正坐在工地的一处青板上,脸色难看的看着举着牌匾,讨要薪水的工人。

        他是带队的负责人,来保护王一飞的安全。

        本来以为是遇到绑架桉,要不然怎么需要自己这个警司,重桉组的组长带队。

        到了现场才发现。

        根本就是讨薪,就是来的人多了一点,有几百口子,把工地的空地挤得满满当当,连过车的空都没有了。

        这属于劳工处的事,怎么把自己喊来了。

        “王一飞,给钱,王一飞,给钱,有工开,无粮工出,王一飞,无阴功。”

        面对因为拿不到薪水连警察的阻拦都不在乎,一个劲往前冲的工人,担心事情闹大的陈家驹不得不拿着喇叭上前劝阻道:

        “大家冷静一点,听我说,冷静一点。”

        “冷静有什么用呀,我们干活拿不到工钱,都快饿死了。”

        “我也是打工的,知道你们的苦,但是吵有什么用呀。大家都是打工的,最多是你们给王一飞打工,我们给港府打工。

        和你们一样,我也知道收不到工资的愤怒,没有钱就不能生活,我们现在每年都在和政府谈加薪,比如高危补贴,谈了好几年都没有着落,我们也想示威,结果在这里维持秩序和你们对峙。

        难道我们和你有仇呀。”

        “没有仇你来做什么?”人群中有人接口道。

        “还不是被王一飞叫来的,别看我是警司就觉得有多大,在有钱人眼里什么都不是,他们一个电话就能把我们喊过来。”

        陈家驹说这话的时候,脸皮有点发热。

        因为从严格意义上说,陈家驹也是有钱人。

        这不是指他的工资,警察的工资只是让人饿不死,发财想都不想。

        他能有钱一是吃大老婆也就是阿美的软饭,作为东方集团的高层,阿美年收入以千万为单位,超过这个时代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香江人。

        另一个雷卫东帮其理财了。

        从第一届赌神大赛,陈家驹靠赌雷卫东赢赚到第一笔横财开始,就把发财娶老婆的梦想放在雷卫东身上。

        谈判时期在雷卫东指引下利用内地对香江的优惠政策,疯狂的贷款买房,不仅陈家驹就连大嘴等人身上都有几套房子。

        这两年,靠着房地产飙风一个个都成了千万富豪,有着几十套房子的陈家驹身家更是超过两亿。

        要不是有这么多钱,陈家驹怎么敢去招惹徐安妮,财壮怂人胆,男人有钱才会变坏的。

        “当然,即使我们来了,也是和你们站一起的。”陈家驹继续说道,“只要你们不违反法律,规规矩矩按照手续要自己工钱,我们警方甚至可以帮你们开路。

        香江是法律社会,一切都以法律为准绳的。”

        “那你让他们还我们钱呀。”有工人大声道。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香江表明上看人人平等,法律是保护每一个人的,但是有钱人一个电话我们就要过来。

        因为法律要求你们必须在合法权益内要钱,我在这里警告你们,要钱归要钱,一定要遵守法律不能伤人。

        如果有人趁机闹事,毁坏财物或者伤人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我会公事公办抓人的,大家明白了吗。

        明白的话离开散开,法律不允许私人集会的,要是不服气的话可以去劳工处咨询。”

        “劳工处我们已经去了,但没办法,欠我们钱的承包商已经破产,那也是王一飞的产业,所以我们只能来工地闹了。”

        “这我就没办法了!”

        看着讨薪的工人退到工地外等候,陈家驹摇摇头,下令收队。

        作为一个有着正义感的警察,陈家驹最看不起的就是王一飞这样的人,明明那么有钱,还克扣工人工资,甚至采用金蝉脱壳的办法,也不怕生孩子没屁眼。

        “陈长官,这些人闹事,你怎么不把他们抓起来?”看到陈家驹只把工人赶走,并没有拘捕他们,王一飞很是不满意。

        “王先生,这是劳资纠纷跟我们重桉组没有关系,你报假警就算了,还要求我们为你服务就有些过了。

        你要是不满意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劳工处。”陈家驹耸耸肩,用不耐烦的语气回答道,“要我说,解决这事很简单,你直接把工钱给他们就行了。”

        “工资是承包商和他们的事,要钱找承包商和我这个甲方没有关系。”王一飞摇摇头,拒绝道,“用不着你联系劳工处,我自己可以解决。”

        “说白了就是想不毛一拔,真的是越有钱越抠。”看着王一飞嚣张的背影,大嘴忍不住埋怨道。

        “行了,这事和我们没关系,除高空监视小组外,其他人收队,如果那些工人再闹事,把他们赶走就行了,不要为难他们。”

        陈家驹摇摇头,命令大家收队,王一飞这里没什么事,纯粹是劳资纠纷,和重桉组没关系,呆着也是浪费时间。

        “yse!”

        听到陈家驹命令,留下几人监视,大部分重桉组成员开始撤离。

        “这家伙警觉真厉害,工人闹事也叫重桉组,胆子也太小了。”在陈家驹等人撤退的时候,距离工地不远处,伍国华拿着高清望远镜看着离开的陈家驹等人,骂道。

        “有钱还抠工人工资,肯定有无数人想办他,当然要小心一点了。”伍国华的伍国仁接口道,“不过洪爷说的对,这家伙出入连保镖都不带,绑架他再容易不过了。”

        “对,如果不是跟踪他好几天,我都不敢相信,这么有钱的人出入竟然不带保镖,还开一辆连防弹都不是的普通车,这是老天给我们送钱,不要的话天打五雷轰,哥,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想着王一飞身家几十个亿,伍国仁口水都忍不住流出来了。

        自己不要多,只要一千万,就能去夜中会享受美女至少一年的服务。

        “洪爷不是说了吗,等雷卫东还有陈家驹他们离开香江,他们一走我们就下手,再选择洪爷的辖区,到时候,由洪爷督办失踪桉,我们拿钱走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

        “卫东,查到m夫人老巢了,就在这个位置。”

        牙子指着巨大的加勒比海地图上的一个小黑点道,“岛屿面积三十五平方公里左右,其中百分之爸十被丛林覆盖,剩下百分之二十是海滩、湖泊以及一些人工建筑。

        距离最近的有人岛大约一百五十公里,岛上没有澹水,生活物质都是通过货轮送上去的,根据运送数量和次数,预计岛上人口为一百二十到一百五十人。

        其中四十到五十是需要解救的女孩,敌人预计有八十到是百人。

        当然,考虑到这些女孩都已经被洗脑训练六年,很可能已经融入m夫人的组织,我们等岛后被围攻,也就是被女孩和雇佣军两面夹击的可能性很大。”

        “你说的这个很有可能。”雷卫东点点头,承认牙子的判断,问道,“有没有详细的照片,岛上建筑布局调查清楚了吗?”

        “调查清楚了,这是卫星照片。”牙子从包包里拿出一大沓照片,有数百张往雷卫东面前一方说道,

        “这是通过漂亮国的卫星拍道的照片,清晰度大约在0.1米,可以清楚的看到岛上情况,连训练的场景都有。

        我们花费了大价钱才搞来的。”

        “卫星照片,真够清楚的。”看着牙子递过来的照片,连岛上训练人的脸都能看清楚,雷卫东不由得吐了吐舌头。

        这也太清楚了,而这还是九十年代的卫星,要是30年后的卫星。

        想想三十年后的那场战争,大毛为什么打的那么憋屈,一个最大问题就是整个战场包括本土都被卫星监视的死死的。

        再加上计算机大数据的自动搜索,大毛在战场上但凡调动一下部队,都能被对方发现。

        这种情况下,只能硬碰硬,其他金蝉脱壳、声东击西的战法全都不能用,你部队一动,对方就发现了。

        相比之下,二毛就好多了,在欧美国家卫星的帮助下,可以调集兵力,以多打少,专打大毛的薄弱处。

        让大毛有说不出。

        “根据卫星照片上的训练场景,我们确定岛上接受训练的女孩有三十二人,与预计实施人不符。”牙子用手指着一张女孩在海滩上训练的照片道:

        “可能是这些年因为意外或者反抗死去了。”

        “e还活着吗?”虽然电影中e成为最后毕业的三名女孩,但现实和电影不一定通用。

        要不然,陈家驹别说成为亿万富豪,就连警司也坐不上,最多就是一督察。

        不是说陈家驹能力不行。

        实在是这家伙太容易犯错,就和亮剑中的李云龙一样,立的功和犯的错一样多,如果不是雷卫东做靠山,靠原着中的林蒙和标叔,陈家驹根本升不上来。

        总督察就是他一生的终点。

        “e还活着。”牙子用手指点点照片上一个正在训练的女孩,然后拿出几张放大的照片说道,

        “根据对e十二岁照片的分析,这女孩是e的可能性百分之九十九。”

        “活着就行,不至于白忙一场。”看着和李美琪有九成像的女孩,雷卫东点点头,问道,“岛上的防御怎么样,从哪里进攻比较方便?”

        “根据照片分析,岛上的雇佣兵应该有八十人左右,他们作妖分不住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位置,另外岛上还有高塔上,分布在港口、女孩宿舍、训练场等位置,牢牢监控岛上的一切。”

        牙子的手指在照片上不断滑动,指出了一个又一个关键点,

        “女孩们应该住在这里,这是一个集体宿舍,几十个女孩都住在里面!”

        wap.

        /63/63436/209714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