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血手玛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四将星围剿

第一百一十章:四将星围剿

        托特兰的气氛此时阴沉到可怕。

        “你说什么?”

        卡塔库栗站在蒙多尔面前,面色发寒,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暴动出手一样。

        佩洛斯佩洛、斯慕吉等人此时也是脸色阴寒,身上满是按捺不住的杀气。

        蒙多尔咽了一口口水,冷着脸说道:

        “刚刚我检查生命纸的时候,发现……嘉蕾特的生命纸已经烧完了。”

        “……”

        卡塔库栗的身上顿时爆发出极为骇人的气势,蒙多尔浑身一抖,    连忙向后撤开几步。

        不用再多说什么,生命卡燃尽意味着什么,在场的人都相当清楚。

        “嘉蕾特死了……”斯慕吉的语气有点难以置信。

        “她是和阿曼德一起行动的,”克力架咬着牙说道,“阿曼德的实力可一点都不差,如今阿曼德杳无音讯,嘉蕾特也死了,他们到底遇到了什么……”

        “这可是伟大航路前半段。”斯纳格语气沉闷地补充道。

        “……总而言之,    我们要先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卡塔库栗沉声说道。

        “要告诉妈妈吗?佩罗。”佩洛斯佩罗摇晃着自己的糖仗有些心神不宁。

        卡塔库栗摇了摇头。

        “不,现在还不能告诉妈妈。”

        “为什么?”

        “妈妈最近的状态太不稳定了,在事情还没调查清楚以前,把这件事和妈妈说了,我担心会出乱子。”

        卡塔库栗说着,大步流星的走向了图书馆。

        “蒙多尔,把最近的报纸全部拿过来。”

        “好。”

        蒙多尔点了点头,去取出最近的报纸。

        “卡塔库栗,这是……”斯纳格皱眉问道。

        “把最近和她们有可能有交集的人都找出来。”

        卡塔库栗边走边说道:“阿曼德她们最近去了香波地群岛——找找最近有什么人来了香波地就可以了。”

        “一个个追过去,总是能找到发生什么事情的。”

        “嗯。”斯慕吉点了点头。

        “这些就是最近的报纸了。”

        蒙多尔气喘吁吁地把一沓报纸抱了过来。

        卡塔库栗立刻开始翻阅,而他身边几个弟弟妹妹也紧跟着开始查阅。

        这几个弟弟妹妹都不是战斗人员,他们的能力更倾向于文职。

        而大妈海贼团中,唯一称得上文武双全的只有卡塔库栗。

        “这几个人……一定要关注一下。”

        卡塔库栗眯了眯眼。

        “这帮人——”

        “黄金的世代。”

        “嗯?”克力架挑了挑眉头,这帮小鬼。

        其他人也满是质疑的神色。

        “虽然这帮人只是初出茅庐……”卡塔库栗摇了摇头,“但是实力恐怕没那么简单。”

        说着,卡塔库栗把一张报纸挑了出来。

        “摩尔冈斯的报道,看看。”

        “这……”

        众人看着顶天立地的魔像,一时间都有点沉默。

        “就算不是他们,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他们也肯定知道些什么。”

        卡塔库栗收回了报纸说道:“在那座岛上,我们目前明确知道的只有他们和心脏海贼团。”

        “抓住他们,让他们说出自己知道的情报!”

        卡塔库栗看向众人,接连说到:

        “斯纳格,你前往七水之都,我前往人鱼岛。两个方向一起堵截。”

        “斯慕吉,你和克力架去香波地群岛调查具体情况,有什么新的发现记得和我说明。”

        “哥哥,你安抚住妈妈,如果有了新的进展的话,我会打电话回来通知你。”

        “欧文,大福,我们不在的时候,你们要配合哥哥守好托特兰。明白吗?”

        他语速飞快,思维敏捷,没有任何犹豫和迟疑地安排到。

        这如临大敌的安排让众人都有点不解。

        “等等,等等。”克力架有些吃惊地打断了卡塔库栗,“哥哥,    抓两队不入流的家伙……四将星一起出动,这也未免太夸张了吧?”

        “一点都不夸张!”卡塔库栗怒声打断了克力架。

        所有人的呼吸都微微一窒。

        这个时候,    他们才注意到,卡塔库栗的脸色凶暴至极,身上的怒意比任何人都旺盛。

        刚刚卡塔库栗的思考和布置,让他们以为卡塔库栗仍然能一如既往的冷静沉着。然而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卡塔库栗其实才是所有人中最为愤怒的一个。

        “48年,自我出生以来,从来没有弟弟妹妹死去。”

        “这是第一次……”

        “阿曼德如今还生死不明,我们这种架势难道都算过头了?”

        “如果不是因为万国还需要守卫力量,我甚至想把所有人都安排出去!”

        卡塔库栗猛地把土龙插在身边的大地上,连带着周围的一大圈地块纷纷破碎。

        这个【无败的男人】此时的盛怒仿佛可以吞噬整篇托特兰。

        一时间,哪怕是其他几个将星都噤若寒蝉,咽了口唾沫。

        “呼——”

        卡塔库栗深深吐出一口气,缓了缓情绪,也让其他人心头的压力微微一松。

        “我们缺少耳目,因此,抓住这些人,搞清楚情况是最重要的。”

        “接下来我再仔细地安排一下具体的计划,蒙多尔,把地图拿来。”

        “欧佩拉,准备好远航的物资。”

        “卡斯塔德,去仓库里把永久指针都带来!”

        卡塔库栗的眸子中闪烁着凶光,语气冰寒地低吼道:

        “四皇海贼团可不是好惹的啊……”

        ……

        “全部都搞定了吗?”

        “物资,齐全。”

        “火器齐全。”

        “药物齐全。”

        ……

        玛丽按着清单上的要求一个个检查过去,基本都准备到位了。

        “行,达斯琪,去给恩希娅打个电话,让她别在外面浪了,准备出发了。”

        收起清单,玛丽对达斯琪嘱咐道。

        “是!”

        达斯琪转身离开,玛丽又看向身边的艾希:

        “艾希,战利品收拢的如何?”

        “收拢完善,包括名刀白鱼等。”艾希缓缓点头。

        “好,我们出去吧。”

        玛丽微微颔首,收起了手中的清单。

        然后走出了储藏室,向甲板上走去。

        走到了栏杆边上,玛丽单手撑在栏杆上,一脸好整以暇地看着海岸上有些手足无措的库尔曼。

        他正在手忙脚乱地向那位名叫埃德娜的女孩解释着什么。

        “那个女孩是……”艾希走到了玛丽身边,趴在她身侧的栏杆上问道。

        “嗯,嘛……”

        玛丽眉头微微一挑:

        “应该会成为他未来的梦魇吧?”

        “?”

        艾希的脸上浮现出困惑的神色。

        玛丽也不多做解释,只是耸了耸肩,露出一个极为不礼貌的笑容,仿佛想到了什么很失礼的事情。

        “……搞不懂。”艾希默默说道。

        “搞不懂就对了,你这个年龄也没必要懂这些。”

        玛丽随口说道。

        沉默片刻。

        “那个……玛丽,”艾希有点犹豫地说道:“你好像比我小。”

        “……”

        “玛丽?”

        “我不想说话了。”

        “啊,哦,那我下去了。”

        被深深扎心的玛丽表示你爱咋咋地。

        许久之后,库尔曼才送走了埃德娜,快步小跑着走上甲板来。

        “哟,哄老婆哄好了?”

        玛丽一副老成的语气说道。说起来,论心理年龄,这六人中他应该是和库尔曼最接近的人了。

        库尔曼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啊,我可还没结婚呢,别乱说。”

        “啊!?”

        玛丽的表情错愕了一下,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库尔曼。

        “那么亲近还没结婚呢?我看你这个年纪的人应该也已经有家室了啊。”

        “怎么,你不会打算吊着人家女孩子搞暧昧吧?”

        玛丽眼神促狭地调笑道。

        库尔曼闹了个大红脸,连忙挥手否决。

        “可别污蔑人。”

        “这个事情原因……还是比较复杂的。”

        “之前怎么说呢?反正以前是没有那个心思去考虑这些事情。”

        库尔曼好似想起了什么一样,摇头叹气。

        但眨眼间,他就又振作起精神,笑着说道:

        “不过,今天我已经答应她了。”

        “继续耽误下去,也不是个事情。”

        他认真地看着玛丽,一字一顿地说道:

        “等这场实训结束了,我就来香波地找她结婚!”

        此话一出,玛丽神色狂变。

        那突然变得苍白惊骇的神色把库尔曼都吓了一跳,让他赶忙问道:

        “喂喂,怎么了,突然这个样子……”

        “库尔曼!”

        玛丽忽然出声大喝道。

        “???”

        库尔曼一脸懵逼。

        “你最近……”玛丽的神色欲言又止,一句话在嘴中憋了半天没憋出来。

        最后,她只能呐呐地说道:

        “注意安全。”

        “啊……”库尔曼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看着库尔曼诡异的神情,玛丽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捂了捂额头。

        半晌后,才挥了挥手说道:

        “总之,最近好好注意安全,不要涉险。”

        “这……为什么要突然说这个?”库尔曼眉头微皱。

        “——女人的直觉!”

        玛丽笃定道。

        “……好吧。”

        库尔曼的语气明显是有点应付的,没办法,任谁听到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都会感觉荒谬的。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玛丽一直以来的表现都比较靠谱,现在库尔曼可能扭头就去叫医生了。

        看着库尔曼一副满不在意的神色,玛丽也有点无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之所以会这么紧张,相比前世任何常看文娱作品的人都能理解。

        那句经典的老flag——

        “打完这场仗,我就回老家结婚。”

        这句话,多么经典,多么出名。

        多么……具有征兆性。

        作为出了名的死亡flag,这句话从库尔曼最终说出来的那一刻起,玛丽心中的警惕性就被拉到了最高。

        但死亡flag这种说法本身又不好和库尔曼解释,所以玛丽也只能用直觉来搪塞过去。

        现在看来,库尔曼根本没把这话放在心上。

        ……也是,随便换其他人来,恐怕也不会信这种莫名其妙的【直觉】。

        玛丽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算了,库尔曼不注意的话,我注意点。

        最近不要让库尔曼太多的独立行动,也尽可能不要让他脱离自己的视线吧。

        她无奈地想到,默默望向天空发呆。

        “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想静静。”

        “……?”

        库尔曼现在非常深刻地理解了船医的必要性。

        这个时候明显需要船医来看看玛丽是不是撞邪了。

        ……

        三小时后。

        “喀喀喀喀……”

        拔锚声响起,蒲公英号渐渐动了起来,缓缓离开海岸。

        “香波地之行结束了啊,真是舍不得啊。”

        恩希娅略有遗憾的靠在船板上,目光眷恋地看着远处的香波地,一种留恋不舍的眼神让气氛显得相当浪漫——

        如果没有她身后的那一堆人头的话。

        达斯琪毛骨悚然地整理着那些死不瞑目地人头,从她微微颤抖的手就看得出来,这个过程相当的挣扎。

        “……你是舍不得香波地群岛上一片片的赏金吧?”

        库尔曼无语道。

        “欸嘿嘿,话不能这么说,库尔曼。”恩希娅咧起嘴来说道,“我当赏金猎人可不是为了赏金。”

        “你现在是海军。”一旁的保罗纠正道。

        “——是是,是海军。”恩希娅摊了摊手。

        “那你是为了什么才去当的赏金猎人?侠义?”

        库尔曼好奇地问道。

        “——嘛,秘密。”恩希娅在自己的唇前竖起了一根食指,挑眉笑道。

        “还是说你还是想知道嘛?”

        “算了,我可没有打听别人隐私的兴趣。”

        库尔曼果断地拒绝,然后转身离开。

        恩希娅无趣地摇了摇头,这个时候,保罗默默地站到了她边上。

        “为什么?”

        “……”

        恩希娅挤眉弄眼地戏谑道:“你想知道?”

        另一边,库尔曼找上了船头的玛丽,和她一起看着远方的海域。

        “离开了香波地群岛,我们的下一站就是七水之都吗?”

        库尔曼看向玛丽。

        “……”玛丽眯了眯眼,回道:“不是……至少第一站不是。”

        “哦?中间还要经过……”

        库尔曼思考了一下,但是回忆中的海图上,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个时候,玛丽开口了。

        “库尔曼,你听说过一个传说吗?”

        “传说?”

        库尔曼神色困惑。

        “是的,一个传说。”

        玛丽轻轻拍着双臂,缓缓说道:

        “一个名叫‘魔鬼三角地带’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