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血手玛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天灾降世(下)

第一百一十五章:天灾降世(下)

        拿哈那的港口,巨浪拍烂了靠在岸边的渔船,扑上了陆地。

        但是没过多久,就又一次褪去。

        这些都只是前兆,远处的海面上,连天蔓延的如同山脉一样的巨浪正缓缓倾碾向这座贸易城市。

        距离海岸极远的空中,一个身披青色斗篷的男子凌空虚立着。

        “青极风障。”

        青色的斗篷下,    一双沧桑的大手伸出。

        狂暴的青色飓风凭空生成,一堵数千米的青色风墙横陈在巨浪前。

        “轰!!!!”

        两个巨物相撞,两者交界处发出振聋发聩的咆哮。

        狂暴的反冲气浪掀开了斗篷一直罩着的那张脸。

        脸上红色的方形刺青格外的瞩目。

        “真是可怕的天象……居然各个海岸都形成了这个规模的巨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龙口中不解地说道。堪堪挡下一处巨浪,他便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片海岸。

        青色的气流裹挟着他的身体消失在暴风雨中。

        ……

        鱼人岛附近的海底,仿佛是大海在哀嚎一样,地壳上发出了可怕的开裂声,    整片海底都战栗了起来。

        阳树夏娃的根部开始略微的脱离海底,    鱼人岛的光芒忽然变得晦暗。

        在数秒钟的颤抖后,    整片海底忽然出现了一道数万米长的巨大裂隙,其中赤红色的洪流夹杂着乌黑的毒烟喷涌而出。

        眼看着这附近的海水都要被煮沸,连带着剧毒的物质即将冲向海面,把这方圆数百万平方公里的海域都变成死地的时候,一股巨大到令人无法忽视的力量忽然从海水中爆发。

        整片海底的海水此时此刻忽然像是一双无形的大手,爆发出凡人不能企及的伟力,生生地把海底的裂缝掰了回去,粗暴的把裂缝合在了一起。

        一时间,热流和毒烟都不再向外涌出,大海除了不断地震动之外,又恢复了平静。

        虽然海底的震动无法传递到鱼人岛中,但是夏娃的异动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喂……你们看外面!”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海王类全都在逃离海底?”

        “夏娃在颤抖……”

        龙宫中一片骚乱,人来人往。

        左右大臣急得都要飞起来了,连带着三个王子也马不停蹄地处理着鱼人岛中的乱象。

        “查清楚了吗?到底发生了什么?”

        尼普顿火急火燎地看向忙活的几人,急切地问道。

        “不清楚,目前只知道海底出现了异动,    但是具体的情况……”

        左大臣脸上满是急迫,但是也满是无奈。

        “知道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

        “我们已经派出了龙宫护卫前去调查,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出结果了……”

        “误人性命。”

        就在左大臣紧锣密鼓的对尼普顿汇报的时候,陌生的女声从他身后传来。

        “嗯?”左大臣微微一怒,扭头看去。

        “谁在这种时候捣乱……呃……”

        在左大臣渐渐变得惊骇的目光中,一个身材曼妙,全身上下覆盖着雪白色鳞甲的女性缓缓靠近。

        她的身上长着八条手臂,每条手臂上都有着一个莫名其妙的花纹。而她的脖子上,也有着同样的花纹,一直爬到她的双颊上。

        她的眼睛如同蛇一样,冰冷而凶暴,释放着随时可能择人而嗜的凶光。

        而在她的身后,龙宫的护卫倒了一地,就连三位王子都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左大臣被这一幕吓呆了,但是尼普顿仍然保持着镇定。

        他缓缓上前,语气凝重地问道:

        “阁下是谁?”

        女子看了尼普顿一眼,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缓缓开口道:

        “那些士兵,我已经来不及救了。他们已经不可能活着回来了。”

        “!?”

        尼普顿的脸上露出一抹惊容,但还没等他问出下一个问题,女子接踵而来的第二句话就让他脸色狂变。

        “这一届的海王在哪里?让她出来见我。”

        “八百年前的约定,    到了兑现的时候了。”

        ……

        红土大陆发出骇人的爆裂声,这世界的脊梁此刻如同过山车一样上下起伏,摧毁着位于其上的一切。

        玛丽乔亚上,房屋垮塌,街道皲裂,cp们惊慌失措地保护着吓傻了的天龙人,奴隶们也在这种节骨眼上大规模地叛逃。

        “朋友们!!!”

        一个外貌狼狈的奴隶站在街道上举手高挥着:“数年前的费舍尔·泰格的壮举,即将在我们面前重现!!”

        “哦!!”

        这一声高呼让所有奴隶胸口中都燃起了一阵莫名的火焰,不多时,数量惊人的奴隶汇聚成了一批混乱的洪流,碾向远处的盘古城。

        他们要做得比费舍尔·泰格更好,甚至,要一口气推翻世界政府的统治,出了心中的这口恶气。

        所有人的心中都似乎把世界政府垮塌的胜利未来当成了现实,脸上都洋溢着兴奋地笑容。

        脚下的步伐无比轻捷,这个时候,不管是什么种族、什么国家,所有人都齐心协力地碾碎所有挡在他们面前的cp,没有任何阻碍的逼近盘古城。

        眼看着胜利遥遥在望,最开始领头的那个人再一次高呼道:

        “胜利就在眼前,朋友们,冲……”

        忽然,一道略显乌黑的气弹从遥远的街道另一端飞射而来,瞬间击穿了他的头颅。

        “啊……”

        一声还未完全说出的词语噎在喉咙里,他的尸身扑通一下倒在地上。

        奴隶的人群骤然停止下来,原本喧闹的人群也忽然变得安静。

        轰隆隆颤抖着的大地上,隐约传来了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轰,轰,轰,轰……”

        道路的尽头,一列列身穿灰色铠甲的战士迈着坚定有力的步伐,不急不慢地靠近着奴隶的洪流。

        天空中,也有数不清的月步使用者飞来。他们身披灰色的斗篷,看不清真实面目。但是其惊人的数量让天空中的阳光都被完全遮蔽住了。

        “嗡——”

        在奴隶们还在发愣的时候,空中的斗篷军队方向忽然传来了整齐划一的蜂鸣声。

        只是一个呼吸间,就有将近一半的奴隶被飞指枪击穿了大脑,无力地倒在地上。

        庞大的洪流轰然倒下一半,顿时震撼了所有人。

        “这……”

        有的奴隶犹豫了,但是有的奴隶反而被激发起了凶性。

        “该死的,以为我们是想杀就能杀的猪狗吗?”

        “我们已经不再是你可以随便摆布的了!!!”

        一部分奴隶怒吼着冲向那些身披重甲迈向他们的人,身穿灰色斗篷的那批军队似乎直接忽视了那些人,径直飞向剩下的奴隶们。

        见状,剩下未动的奴隶们心中顿时又燃起了一丝生还的希望,然而下一刻——

        “咚!”

        “咚!”

        沉闷的响声接连不断地响起。

        在众多奴隶惊恐而茫然的目光中,那些冲向重甲部队的奴隶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伴随着沉闷的响声,齐刷刷地拦腰而断。

        重甲部队似乎什么事情也没做,就连队列都没有任何混乱,仍旧保持着之前的方形阵列缓缓靠近。

        当他们沉重的铁靴没有任何迟疑地践踏在那些奴隶的尸体上,溅起了一片稀烂的血肉的时候,奴隶们这才意识到,自己面对着什么。

        “怪,怪物……”

        这是所有奴隶的心声。

        要知道,刚才胆敢冲上去的人几乎都是数一数二的强者。没有一定的实力资本,在刚刚斗篷部队的威慑下,根本不会有再冲上前的勇气。

        事实上,刚才冲上前的人中不乏恶魔果实能力者。甚至——其中还有几个自然系果实能力者。

        这一路披荆斩棘,他们对战cp0,杀得战果赫赫,所有人对他们都相当眼熟。

        然而这些独挡一方的强者,在这些重甲部队的面前,没有一丝反抗的能力。

        重甲部队沉默着,沉默着,一步步踏来。他们的身后,阴沉沉的天空缓缓地蔓延,如泰山压顶一样死死按在了每个奴隶的心头。

        终于,重甲部队逼近的脚步声,击垮了剩下的奴隶们的心理防线。

        “跑……跑啊!!!”

        一个奴隶发出惊恐的叫声,扭头仓皇逃窜。

        而这一个逃窜,带动了整个奴隶狂潮的溃散。一时间,原本拧成一股的洪流四散开来。

        而斗篷部队也在同一时刻分散开来,毫不留情地对逃跑的奴隶残党们展开了绞杀。

        盘古城最高点,巨城的顶端,一个身材高挑的白衣男子站在飓风中,仍由风吹动自己的披风。

        “跑吧,跑吧……”

        “果然,人类,乌合之众。真是愚蠢啊。”

        “你们与我为敌,和我与你们为敌,这其中的区别,居然没有人能看得出来。”

        “可笑,太可笑了。”

        伊姆伸出双手,在风中展开,他仰首看向苍穹。

        “我已经等了你很久了,乔伊波伊,我为此也准备了很久了……”

        他低下头去,看向玛丽乔亚之中,沉默着所向披靡的军队。

        “我的勇士们,我的后裔们……”

        “是时候把你们的生命奉献于我了!”

        这笑声似乎传得很远很远。重甲的军队前,领头的人忽然停了下来。

        整个部队令行禁止,在领头的将军停下脚步的时候,也没有任何迟滞地原地站定。

        所有人都沉默着,散发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死寂。

        那位将军看着战火纷飞的玛丽乔雅,只字未语,缓缓摘下了自己的头盔。

        头盔下,一副苍老的面容显得十分憔悴,他回过头去,看向身后的盘古城。

        犀利而深邃的目光仿佛看穿了漫天飞扬的沙尘,看向高处的伊姆。

        站在顶点的伊姆忽然沉默了,半晌后,缓缓地用手摸向自己的心脏。

        高空之中寒风呼啸,面前是一望无际的青空,雨雪渐渐飘落,让玛丽乔雅在战火中变得湿冷。

        雪花自伊姆的眉角滑过,洁白的披风在雨水的浸润下变得潮湿。

        诡异的天象下,死伤无数的玛丽乔雅渐渐变得寂寥。鲜血汇聚在盘古城下,洁白的墙面被染上了一层洗不掉的污秽。

        只有伊姆的双眸是洁白无瑕的,只有他从口中呼出的气是温暖的。

        冰冷的雨水顺着他的双目,凉进了他的内心。

        “是啊,已经八百年了。”

        “上一次红土大陆大地震,已经过去八百年了……”

        ……

        马林梵多,海军基地的两侧,通天高的巨浪遮天蔽日地向马林梵多砸来,引得港口处的海军一片惊慌失措的乱象。

        就在海啸降临前的一刹那,一个瘦高的身影跳到空中。

        他双手伸出,两道冰柱迅速飞射出去。

        “ice    time.”

        随着他慵懒而轻松写意的声音,呼啸而来的两道巨浪瞬间化为了两块巨大的冰雕。

        这个时候,一道橙黄色的光束飞上天空,化成人形。

        “八尺琼勾玉。”

        比之前的声音更加不着调的声音传来,天空中爆发出了密密麻麻的闪光,将两侧的巨大冰雕打得粉碎。

        中将们迅速奔走在港口上。

        “不要惊慌。”颤抖的大地上,鼯鼠按剑而立,整个人笔挺的就像是一柄插在大地上的利剑一般。他这一派镇定自若的气质也让原本慌乱的海军,慢慢地重新恢复了秩序。

        在底下有序组织海军们应对这场史无前例的天灾大合集的时候,空中的黄猿和青雉已经开始扯皮了。

        “哎呀哎呀,想不到老夫刚刚回来就遇上这种事情呢,好可怕哦。”

        黄猿嬉皮笑脸地说道,顺带着眯着眼睛看了看一双黑眼圈的青雉。

        “看来你这段时间也没少被战国折腾啊。”

        “……”青雉一言不发,困倦地打了个哈欠。

        “赶紧结束吧,结束了,让我回去睡觉……”

        ……

        和之国外,连绵数千里的巨浪裹挟着海底岩石,化作浑浊的洪流碾向和之国海岸。

        然而,鬼岛之上,一头数千米长的青龙腾空而起。

        “热息!坏风!”

        随着粗犷的怒吼声,一道赤色的波纹夹杂着青色的乱刃化作一道死光拦腰轰断了气势汹汹的洪流。

        然后,凯多的大脑扭动,死光转瞬间甩动,将巨浪斩了个粉碎。

        做完这一切后,凯多不屑地打了个响鼻。

        “哼,区区巨浪。”

        然后,他的背后发出骇人的爆炸声。

        凯多微微一愣,扭过头去,只见和之国的大地崩碎,密密麻麻的炎流从地缝中喷涌而出。

        “——!”

        “烬!”

        “是!”

        一声令下,百兽海贼团顿时完全运转了起来。

        干碎天灾容易,但是要在天灾中保住自家的基业,那可就得费上一般功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