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血手玛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八章:再度会首

第一百二十八章:再度会首

        蒲公英号安全靠岸。

        “呀吼~”

        恩希娅身先士卒,飞身跑下甲板。

        “喂喂喂,玛丽,你好像是这个国家的贵族吧?”

        她朝着玛丽挤眉弄眼地说道:“贵族不是一般都有封地的吗?你的封地在哪里啊?”

        “我的封地……”

        玛丽愣了一下,挑眉思考了片刻。

        “嗯……我的封地在雨地。”

        “这里是油菜花,离雨地可远着呢。”

        “喔,还真有啊!”

        恩希娅打了个响指,    凑上前去看向玛丽。

        “你手下的封地,能不能分一点给我?”

        “嘿嘿,让我也过把瘾。”

        “得了吧。”玛丽撇了撇手,“我自己都懒得管理,交给你?你有时间管吗?再说了这玩意也不是我说封就封的,还得看薇薇的意思……大概。”

        玛丽也不清楚阿拉巴斯坦的贵族权力,但是这种事情推到薇薇绅士是准没错的。

        “薇薇?薇薇是谁?”

        恩希娅愣了一下。

        库尔曼停好了船,    从两人身边走过,    幽幽地说了一句:

        “奈菲鲁塔莉·薇薇,当今阿拉巴斯坦实际掌权人,阿拉巴斯坦第13代国王。”

        “据说和玛丽是相当要好的朋友。”

        “哦!”

        恩希娅仿佛听到了什么大消息一样:“是男是女?”

        “女的。”

        “嘿嘿,果然玛丽你是男女通吃啊!”

        “闹够了没有?”

        玛丽无奈地扶额。

        来到了一个风土人情与绝大多数地方截然不同的国度,船上的众人都显得有点兴奋。

        “喂,船长先生,我去逛逛这里的市场,看一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建造材料。”

        基尔对着玛丽挥了挥手,背起了一个巨大的背包。

        “随意。”玛丽点了点头,“买完了到时候来找我报账。”

        “ok。”

        基尔眼前一亮,连忙点头答应,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

        “哦,等等,我也要去!”

        恩希娅神色一振,三步并作两步跟上了基尔。

        “你去凑什么热闹?”

        玛丽挑了挑眉头。

        “我的【希泰科】配件需要稍稍更新一下。”

        恩希娅拍了拍自己肩上搭着的超长步枪说道。

        “原来那把老式步枪名叫希泰科吗?”

        “什么老式步枪,你很没礼貌欸!”

        “嘛,    开个玩笑。”

        玛丽耸了耸肩,转过头去不再管那俩个活宝,    而是扭头看向库尔曼。

        “库尔曼,    麻烦你看好一下玛丽安努了。”

        “那个小姑娘吗?”

        库尔曼回头看了一眼还在甲板上专心画画的玛丽安努。

        “交给我吧。”

        “保罗现在手臂也好得差不多了,有我们两个人守着船,你就放心吧。”

        “哈,那就好。”

        玛丽笑着点了点头,看着远处结伴离开的达斯琪和艾希。

        “这两个小姑娘现在倒是混在一起了。”

        “毕竟是同龄人,更有共同语言一些。”

        库尔曼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得了吧,我可不觉得一个剑痴和一个双面人会有什么共同语言,顶多是在某些角度上能同一阵线而已。”

        玛丽的脸上浮现出促狭的笑容。

        库尔曼对此不置可否,看向玛丽:

        “你不去岛上做些什么吗?”

        “我在等人。”

        玛丽摇头说道。

        “等人?”库尔曼愣了一下,“等谁?”

        “秘密。”

        玛丽按了按自己的军帽,低声说道:

        “没想到来的还挺快的。”

        “嗯?”

        顺着玛丽的目光看去,库尔曼看到了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朝他们走来。

        而后,玛丽也快步走了上去。

        黑色斗篷人在玛丽身前站定。

        “阁下就是玛丽·维尼修斯吗?”

        “如果你说的是海军中的玛丽·维尼修斯,那么没错,是我。”

        黑色斗篷人点了点头,转身说道:

        “总长已经等了你很久了,请跟我来。”

        随后,    迅速向小巷中走去。

        玛丽转过身去,    看了库尔曼一眼。

        “库尔曼,和保罗一起保护好蒲公英号。”

        “嗯。”

        库尔曼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有些深邃。

        玛丽的身上……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吗?

        见库尔曼点头,玛丽也点了点头,转身迅速跟上了斗篷人。

        然后,不过几秒钟后,就消失在了库尔曼的视野中。

        ……

        两人在无人的小巷中走了十几分钟。

        “还真是隐蔽啊,你们革命军的基地。”

        玛丽感慨地说道。

        黑衣斗篷人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这种警惕性,我们撑不到现在。”

        玛丽点了点头,换了个话题:“话说你们革命军的斗篷不一般都是青绿色的吗?怎么这一次换成了黑色的了?”

        黑色斗篷人说道:“因为绿色斗篷本身就是革命军的制服,披着斗篷的原因是为了遮住我们的真面目,但是看到绿色斗篷的话,世界政府的人都会觉得是革命军的人。所以既然是和您这种并不是革命军的大人物会面,自然不能披着绿色斗篷。”

        “否则可能会害了您的。”

        “……我也算不上什么大人物。”

        玛丽耸了耸肩。

        黑色斗篷人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抬头说道:

        “到了。”

        说罢,黑色斗篷人站在了一个小楼前,轻轻敲门。

        门内传来一声:“送餐的吗?”

        “来接人的。”

        “啪嗒。”

        门打开了,里面一片黝黑。

        “进来吧。”

        黑色斗篷人对着玛丽招呼了一声,径直走入黑暗中。

        玛丽也紧跟了上去。

        “接下来,向前走,上楼,到了四楼,走左边的交叉口,右侧第四个房间,龙先生在那里等你。”

        黑色斗篷人这般说完,整个人便彻底融入黑暗中。

        “有意思。”

        看着没有任何留恋直接消失的革命军成员,玛丽笑了笑,便顺着黑色斗篷人的指引一路走去。

        到了四楼,数了数房间,玛丽径直走到了龙的房间前。

        就在她刚站定准备敲门时,里面传来了龙的声音。

        “进来吧。”

        玛丽愣了一下,顺手推开门。

        “你是一直开着见闻色霸气吗?我刚到门口你就知道了?”

        玛丽一边推开门,一边揶揄道。

        “时局所迫,不得不如此。”

        龙坐在窗边,扭头看向推门而入的玛丽。

        “你现在看起来,比起几个月前,要沉稳多了,看来成长的不少。”

        龙说着,还赞许地点了点头。

        “毕竟面对的事情有点多了。倒是你,相比起罗格镇的时候憔悴了很多啊。”

        玛丽说着,关上门,走到了龙对面的位置坐下。

        随后,从怀中掏出一本黑色封皮的笔记本和一本白色封皮的笔记本。

        “黑色的是《剩余价值理论》和《工资、价格和利润》,白色的是《批判与自我批判》和《实践论》。我想作为革命军的前期指导思想过渡,肯定是够用的了。”

        见到两本笔记本,龙的表情顿时一肃,小心翼翼地接过两本笔记本,认真地翻阅了起来。

        玛丽倒是也不着急,趴在桌子上发呆。

        得亏她前世考公的时候被勾起了兴趣,多看了一会儿社会主义相关的作品,才能胡诌出不少相关的理论。

        这四本都不是原著——原著她也背不下来,这四本笔记本里写的都是她读完那四本书后的一些感想,这种个人理解没那么容易忘,玛丽就直接把这些写在了笔记本上,掺入一些原著里她印象很深的一些话,就交给了龙。

        如果前世和那些马院的神仙比肯定是不太行的,但是在这个思想发展程度较低的世界,拿来撑撑场面倒是足够了。

        果不其然,龙看着看着,便面露惊容。

        ‘有些地方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而且相对的指出了根本原因……’

        ‘如果根据这种社会结构进行改造的话,需要做的事情是……’

        龙的脑海中,数不清的想法激烈碰撞,他的神色也产生了丰富的变化。

        玛丽在一边看着陷入深思的龙,也不由得点头。

        第一次看一种特殊的理论就可以理解,难怪在这种世界也能看清楚海军乃至世界政府的本质,并且拥有独立出来建立革命军的勇气啊。

        许久之后,龙深吸一口气,合上了手中黑色的笔记本。

        白色的笔记本他还没看,但是光从黑色笔记本就可以看得出来,白色笔记本中的思想也不会是糊弄人的玩意。

        出乎意料的,他站起身来,非常郑重地对玛丽鞠了一躬。

        玛丽面皮一抖,连忙站起身来。

        “感谢阁下将这些宝贵的思想赠予我们,非常感谢。”

        龙抬起头来,神色庄重。

        这下倒轮到玛丽有点拘束了。

        “不……我也不是无偿帮助你们革命军的。”

        玛丽摇了摇头。

        龙点了点头说道:“这一点我当然明白。阁下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出,在革命军能力范围内的,我们会尽可能帮助你。”

        就等你这句话呢。

        玛丽微微一笑,计划达成了一半,不过不着急,让龙帮着去守推进城这件事情等两人混熟了再说不迟。

        毕竟现在两人严格来说只是见了两次面,哪怕加上玛丽送的这两本笔记本,也算不上多熟悉。这时候提出这个要求有点太过突兀了。

        反正之后在阿拉巴斯坦还能呆上许久,和龙相处的时间不少,没必要那么急迫。

        相比起守推进城,现在玛丽倒是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拜托龙。

        “龙,你这里,有没有防窃听的电话虫?”

        “嗯?自然是有的。”

        龙下意识地回道,然后微微一怔,笑道:

        “阁下需要吗,那我就把我的电话虫送给你吧。”

        “啊?这……合适吗?”

        玛丽看着龙不假思索地从手腕上取下一只白色的电话虫,不由得愕然。

        “没关系,这种防窃听电话虫我们还有很多。”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这不是你的电话虫吗?万一别人要联系你……”

        “阁下不清楚防窃听电话虫的构造吗?”

        龙挑了挑眉头,看着不解的玛丽,说道:

        “防窃听电话虫母本本身并没有号码,只能单方面联系他人,子本才有号码,但是那个号码只能由专门的母本联系。”

        “我的这个防窃听电话虫是单只母本,所以只会单方面联络他人。将它赠予你并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相对应的子本需要替换而已。”

        龙解释道。

        玛丽听完,片刻后,也接过了龙递来的电话虫。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接过电话虫,玛丽立刻向门口走去。

        “我先去一趟天台。”

        “请自便。”

        龙并没有多做询问,而是坐了下来,打开了白色笔记本进行翻阅。

        玛丽点了点头,离开了龙的房间。

        半晌后,玛丽终于来到了天台。

        “这革命军的基地内部道路怎么也这么弯弯绕绕的……”

        在大楼里面困了半天的玛丽吐槽到,拿起电话虫,拨通了一个号码。

        阿拉巴斯坦的时候,妮可·罗宾给自己留了她的联系号码,之前一直碍于没有合适的防窃听电话虫,所以玛丽哪怕拿到了历史正文,也没有联系过罗宾。

        现在从龙那里获得了防窃听电话虫,虽然有被革命军监听的可能,但是和世界政府不一样,至少自己和妮可·罗宾联系被革命军听到了也没啥大问题。

        毕竟和龙有联络罪名可比和罗宾有联络大得多了,因此革命军知道这件事玛丽并不在意。

        电话拨出去几秒钟后,被接通了。

        “喂?请问你是……”

        电话对面,传来一个知性女子谨慎的声音。

        玛丽沉声说道:

        “我是玛丽·维尼修斯。”

        “还记得我吗?妮可·罗宾。”

        电话虫对面的声音停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

        “那是自然,现在全世界都在报道阁下,我当然不会忘记。”

        “怎么,现在阁下有事情需要找我吗?”

        “不错,罗宾。我的确有事情要找你,可能需要面谈。”

        玛丽点了点头,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我现在在阿拉巴斯坦。”

        “你还在阿拉巴斯坦?没离开吗?”

        “不,曾经离开了一段时间,只不过最近又回来了而已。”

        罗宾轻笑着说道:“而且阁下现在应该也在阿拉巴斯坦吧?”

        “你怎么知道?”

        玛丽眉头一挑,然后,原著里罗宾两年间的经历忽然出现在脑海中。

        她神色一振,问道:“喂喂,不会吧,难道说……”

        “阁下现在在什么地方?”

        “……”玛丽深吸一口气,“天台上。”

        “吧唧。”

        电话断了。

        片刻后,天台的门打开了,一个肤色微沉的性感女子从门内走出。

        看着表情有点讶异的同时又仿佛在意料之中的玛丽,罗宾笑着微微行礼。

        “又见面了,玛丽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