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科幻小说 - 从全能学霸到首席科学家林晓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七章 致命的问题?!

第一百零七章 致命的问题?!

        “awosome!”

        “牛逼六六六!”

        “斯国一”

        “сильный!”

        掌声中,夹杂着观众们的称赞声。

        华国这边,十几名学生虽然看不懂,但不妨碍他们喊几句“大佬牛逼”。

        有一名魔旦大学数学博士一边鼓着掌,一边询问自己的教授。

        “他是证明成功了吗?”

        “基本上……证明成功了吧。”

        教授也鼓着掌,只不过心中苦笑着,他是研究拓扑的,    对数论研究的不多,所以到后面的地方时,他已经看不懂了。

        不过他也不好意思跟学生说自己没看懂,但反正大家都鼓掌了,坐在最前排的大佬们不也都鼓掌了吗?

        而不远处的袁亚教授也鼓着掌,他倒是看懂了,不过这是因为他事先看过林晓的论文,    要是当场看的话,    他恐怕也要跟不上了。

        “看来我待会儿回酒店后就可以写推荐信了。”

        旁边的徐晨点了点头。

        对于这个年轻人,以前他觉得是个可以平等交流的人,但是现在看来,他心中已经彻底服气了。

        如此的天赋斐然,让人轻易地就能够感觉到差距的巨大。

        而台上的林晓,则面带微笑,直到场下的掌声逐渐消停后,他便说道:“那么,接下来如果有朋友存在问题的话,现在可以问了。”

        很快,下面有人举手,是一个看起来二三十来岁的人,挺年轻的。

        “林教授您好,我想问的是,第34页第3行,    为什么j(τ)是权为零的模形式?”

        林晓失笑地摆摆手:“我现在不是教授,    也不是博士,    叫我……mr.lin就行。”

        而后他翻开自己的论文看了看后,便解答道:“j(τ)在完全模群sl2(z)下是不变的,    即j[(aτ+b)/(cτ+d)]=j(τ)……所以可以得出这个结论。”

        提问者思考了一下,很快便恍然大悟,感谢道:“我懂了,谢谢林教授……啊,林先生。”

        林晓朝着他微微一笑,随后看向其他人,说道:“下一位。”

        很快,又有人举起了手,问出了自己的问题,而林晓也就一个一个地进行了回答。

        他的论文,他当然已经看了许多遍了,对于他们可能有什么问题,都已经做出了猜测,所以回答这些问题也很简单。

        于是就这样,大概回答了五个人的问题后,场下就没有人举手了。

        他礼貌性地再次询问:“还有什么问题吗?”

        就在这时,他看见坐在第三排的位置中,    有一位老人举起了手。

        林晓转头看向这位老人,    朝他微微一笑,    等待着工作人员将话筒送到这位老人手上。

        不过,    他感觉当这位老人举手时,场中其他人都安静了一下,许多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这位老人,似乎有些人也议论起来。

        他再一看,这位老人前面坐着的就是蓬皮埃利教授。

        好像是位大佬?

        这时候,这位老人也拿到了话筒,笑着说道:“未来的林教授,你好。”

        此话一出,场中的人都不由笑了起来。

        刚才林晓说自己不是教授,这位老人就说未来的林教授。

        倒是有种搞怪的意味,当然,更多的也是对林晓的看好。

        林晓也哭笑不得,干干脆脆地认了下来,说道:“现在的这位教授,你好。”

        他不知道这位老人是谁,那就直接称呼教授好了。

        反正这位老人一看就知道是位教授。

        老教授笑了笑:“呵呵,你的报告,很出色,它让我想起了我在证明费马大定理的过程中,是如何证明所有的椭圆曲线都有模形式的参数来表示的。”

        此话一出,场上一片哗然,和林晓一样没认出来这位老教授的人,都意识到了这位的身份。

        证明出费马大定理?

        那可不就是安德鲁·怀尔斯吗?

        众人都忍不住惊讶起来。

        这位怀尔斯教授居然认为林晓的理论中存在问题吗?

        这让大家都不由提起了注意力。

        刚才,询问问题的人,在学界中的名声都并不是赫赫有名的那种,而且大多都比较年轻,他们有问题,基本上可能是因为没有听懂报告中某个部分。

        而这种真正的大牛存在问题,那可能对于整个论证过程来说,都是致命的。

        他们都不由替林晓抹了把汗。

        而这时,安德鲁·怀尔斯也终于问出了自己的问题:“不过,我曾经考虑过的一个问题,如今也在你的报告中以另外一种形式出现了,所以我想问问,你要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而我的问题就在第41页,第10行。”

        所有人一愣,第41页?

        那不就是整个报告中,最核心的部分吗?

        所有人都连忙翻到第41页,找到了第10行。

        而这时,怀尔斯也终于问出了自己的问题:“你有没有考虑过c(lm)^1/2小于(s0)2,你的不等式(12)应当如何成立呢?”

        听到怀尔斯的问题,所有人都迅速看向了怀尔斯说的地方。

        思考了一下后,很快,看懂这个问题的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当然,看出这个问题的人,只有很少一部分,其他人仍然连怀尔斯的问题都没有看懂,还需要理解一下。

        蓬皮埃利、德利涅几人此时也都拧起了眉头。

        确实,这里的确是个问题。

        它足够微小,藏得也很深,但却对整个论证有着致命性的威胁。

        而怀尔斯能够看出这个问题,也是得益于他对这个问题曾经的研究,以及一种来源于直觉性的数感。

        所有人再看台上的林晓,发现他此刻正拿着论文看着,面上没有什么表情。

        虽然他没有表现出焦急的样子,但在底下众人的眼中,他这是遇到了问题。

        因为之前回答其他人所提的问题时,林晓都是简单看了一下问题的地方,就直接做出了回答。

        而此时的他,却已经拿着论文看了十秒钟了。

        全场安静了下来,都默契地没有出声。

        没有人希望自己打扰到林晓的思路,他们也想见证这样一个可以称为出色的新理论的诞生。

        但是任何一个理论想要出现,都必然面临着挑战,哪怕没有今天的怀尔斯问出来,等到以后,也迟早会有别人问出来。

        如果林晓不能做出回答,那么他刚才骄傲命名的“形式群变换法”,就要烟消云散了。